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斩之弑刀者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5 07:24:58 字数:3991

字体: 字号:
  清泉村,一个普通的村子,它没有太多先进的现代科技品,有的只是那个挂在村子中央石架的扩音喇叭,还是数年前政府为了通知紧急情况而安置的。很长时间过去了,喇叭并没有出现一丝损坏,就这么静静的挂在那里,数年来这个喇叭一直没有响过,有的人甚至认为它已经坏掉了。村子里,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则生活,直到一天,这个规则被打破了,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凌晨,山边的朝霞缓缓显现出来,天边还有几颗不愿离去的星星。此时人们已经各自起床开始了忙碌的一天,小孩的笑声回荡在这个宁静的小村子里。村子角落的一个木屋里,床上睡着一个男孩,十岁左右的样子,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张俊俏的脸带着一丝冷毅的气质再配合着那一身精壮的身材,就如同一只小狼一样慵懒的睡着。此时房间门被推开,一个雪白的小身影闪过,随即一跃就跳在了床上,“懒猪哥哥,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一个同样乌黑的短发小女孩,骑在男孩背上大喊道。“是是是,我马上起床。”男孩显然很无奈妹妹的行为,只得应声回答道。“今天爸爸妈妈又要去隔壁村子了。”小女孩嘟着漂亮的小脸蛋一脸不满的囔道,男孩看到妹妹这样,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她的头:“还没吃早饭吧,走,哥哥去弄你最喜欢的甜糕。”“好啊,好啊,我要放糖很多的!“听到哥哥要弄她最喜欢的甜糕,随机脸上的不满瞬间抹去,露出甜美的笑容高兴地喊道。

  “噔噔”一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正在和妹妹吃着甜糕的徐风志快步走上前开了门,门外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桐婶。”一看到是爸妈的朋友桐婶,他脸上立马浮现出一丝笑容问候道,由于父母很少在家,桐婶总会来看望他们兄妹两,对此徐天志一直对她抱有一种感激与尊敬。“小志啊,爸妈又不在家吧,婶带了些东西给你兄妹两。”随即从挎篮里拿出一大块被满是油渍的白布裹着的肉,“婶,这我不能要,您还是留着给风天吃吧。”他显然被这么大一块肉吓到了,要知道在他们这里很少吃上一顿肉,最近唯一吃过的一次肉还是他爸爸不知从哪里逮着的小野兔弄的,他自然知道这一块肉的重要性。“拿去和小洁吃吧,你叔最近都去隔壁村忙去了,风天那小子也因和他爸起了矛盾不知到哪儿‘离家出走’了,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说着便把肉往徐天志怀里塞去,随即叮嘱了一下便迅速离开了,望了望桐婶离开的背影,又瞧了瞧手中的肉,徐风志变得异常的温和。“耶!哥哥,今晚我们有肉吃了!”说完徐雪洁丝毫不顾肉上的油渍会弄脏她的白色连衣裙,一把把肉抱在怀里。看到兴奋的妹妹,徐风志出现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后的徐天志把妹妹抱起放床上后,吻了吻她的额头,随即离开了房间来到了自己的床上。望着窗外漫天的星星,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满意的入睡了。村子里最后一户灯火熄灭。

  吱——-,一个杂乱而又刺耳的声音突然传响在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徐风志不悦的起了床,走出门外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一开门,整个村子的街道站满了人群,顺着人们的目光他找到了声音的来源,那个挂在石架上的喇叭传出来的。那个喇叭不是坏了吗,难道有什么紧急事件吗,一个个疑问在人们的大脑里生成,正在人们小声讨论之时,杂音消失,一个雄厚而又沧桑的老人声传来:“紧急通知!今日下午5时,所有居民一律禁止外出!”话音刚落,喇叭又恢复了正常,仍然默默的悬挂在石架上,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这则紧急通知在村民之间炸开了锅,各自纷纷讨论要发生什么大事,听完通知,徐天志微微皱起了眉头,随即又恢复那冷毅的气质。“哥哥,外面怎么了啊,怎么这么吵?”刚回家门的徐风志,就遇见了起床不久的妹妹,“没什么事,大概是村子里的庄稼又被野猪给破坏掉了吧。”他显然不想让妹妹知道这个消息,随即便撒了个谎,“噢”徐雪洁似乎很信任自己的哥哥,乖巧的答道,“对了,快换衣服吧,今天我们得去帮王爷爷放羊呢。”他显然不想在这话题上耽误,转移话题道。“对啊!我们得去放羊呢。”说完她便快步跑到了自己房间换衣服了,不到一会,房间门便打开了,徐风志都不禁看呆了,徐雪洁换了一身素白色的短裙,与昨天不同的是,裙子上绣着几朵若隐若现的昙花,再衬着她那接近黄金比例的小身材和乌黑柔顺的小短发,整个人如同小圣母玛利亚下凡一样,从小就是这样一个小美人胚子,长大还得了?正当徐风志这样想时,徐雪洁一把拉住哥哥的手就兴奋地往门外跑去。

  由于牧场离村子比较远,他边走边欣赏着周围的美景,真是好久没出来逛过了。看着跑在前方的妹妹一会去摘一朵小花,一会去把弄着其他东西,他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他多么希望这种幸福生活一直过下去啊。不到一会,远处就传来一阵羊叫声,一望无际的绿草原,此时的一群群白羊犹如白色的毛毯一样。

  “哥哥,你看我找到什么好东西了!”正当徐风志躺在山坡上看着下面的羊群时,徐雪洁捧着一堆红色的果子兴奋的朝自己跑来,看到她手里的红色果实时,徐风志额头布满了黑线,这种果实不但产量少,且光是果苗就是一笔天文数字,而且这一大堆果实又是搞哪样?但看着妹妹兴奋的脸色时,他的心又软了下来,拍了拍她的头:“小洁啊,你今年都快9岁了,怎么还乱拿别人家的东西?”面对自家的这个妹妹,他也是没有一点办法,谁叫父母和村里人从小就惯着她。看着妹妹低着头,小声的抽噎着,徐风志连忙一把把果子全塞嘴里吃了起来,这时她才停止抽噎了,然后一脸微笑的问哥哥好不好吃,徐天志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随着一番折腾,看着西落的太阳,徐天志的心颤了一下,不会到5时了吧,正当他准备喊妹妹回家时,一个金属摩擦的声音传来,羊群也因这个声音而迅速的散了开来,似乎在忌惮某样可怕的东西。徐风志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天空,一副令人震惊的景象袭来。

  一艘超巨大的飞船盘旋在空中,地面也因飞船的覆盖而变得暗淡无比,那只“巨鲸”不时发出一阵低吼声,令人恐惧。“哥哥,那是什么,我好怕”徐雪洁也因恐惧以至于声音都失去先前的活泼,徐风志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背起妹妹就往村子方向跑去,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场灾难!“巨鲸”开始不安宁了,不断地向地面进行轰炸,此时的草原已经变得一片漆黑,还附和着一些因轰炸而不幸死亡的动物尸体,犹如人间炼狱一样。徐风志背着妹妹在不断的飞奔着,突如其来的几次轰炸差点殃及到他们,不到10分钟的路程,他们已经来到了村口,莫不是一块焦黑的木板上刻着‘清泉村’的字样他恐怕不敢相信这是他那个从小熟知的村子。此时的村子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倒塌的房屋上还有些许没燃过的火焰,村民们的尸体遍布在各个角落,每个人的死状极其惨烈,犹如被一种冲击力冲击而死。“哇——”徐雪洁凄惨的哭声传来,顺着她的目光,徐风志发现了一个被石板压住的尸体,急忙快步跑去查看,嘶——,虽然尸体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但他还是发现那是桐婶的样子,“啊!!!!”徐风志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哇嘎嘎,原来还有一个臭小子和一个臭丫头活着啊!”一个雄浑而带着暴虐气息的吼声从徐风志身后不远处传来,他能感觉到身后这个身影的恐怖,转过头去,一个身高近4米的,脸型极为扭曲,身体相当于两头大象那样大,穿着一身刻着骷髅头的盔甲。露出大片绿色肌肤的肌肉的怪物正向他走来,壮大的上半身与矮小的下半身配合着走路极为滑稽,但此时徐风志的心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怪物走得越来越近,他下意识用尽全身仅有的力气把妹妹扔出去一段距离,“快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哥哥一会就来!”随即向妹妹大声吼道,徐雪洁虽然没被刚才那一扔给伤到,但此时哥哥的要求让她有些发愣,她的直觉告诉她一但自己跑了,那么哥哥永远回不来了。

  “快走!”徐风志眼泪都出来了,大声的嘶吼着。徐雪洁嘴唇都咬出血了,然后迅速往通往村外的出口跑去,拼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跑了20分钟的路程,“哥哥!!”此时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痛苦的抽泣着,如果此时有人,一定会看到她眼瞳中出现了一抹猩红色,令万物为之恐惧!她的体力终于到了极限,双眼缓缓闭下,身体躺在了软软的草地上。

  “低贱的人类!你惹怒了我!”怪物望着徐雪洁离去的方向怒吼道,就在她离去时怪物准备去抓住她时,徐风志抄起了周围的一把钛刀砍向了怪物的颈椎。“呵呵,我不管你们来地球的意图是什么,但一旦动了我最重要的东西我一定要你死!”此时的徐风志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杀气昂然,怪物已经彻底怒了,粗壮的拳头向他挥过来,徐风志下意识地把钛刀挡在胸前想要阻碍哪怕一点点冲击力。但他低估了这一拳的力量,在拳头与刀身接触的瞬间,钛刀哗然碎了一地,其余的冲击力毫无保留地打在了他身上,噗!一团鲜红的血液不控制地从口中喷出来,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轰!这一拳直接让徐风志飞出好远,还好身体受到了废墟中一张床垫的缓和,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二次伤害。转眼间那个怪物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他明白死亡即将降临到自己身上,闭着眼睛接受命运的裁决,此刻他感觉身体里有一颗种子爆发出来了,断裂的骨骼与破裂的内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怪物也被这番景象惊到了,但这种惊讶只持续了一瞬间,下一刻便是带着暴虐气息的拳头向徐风志挥去,眼看就要命中头部。此时一个灰袍身影悄然而至。

  “居合斩!”一声拥有王者气势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即将接触到徐风志头部的拳头几乎嘎然而止,怪物如同雕像一样站着一动不动。“嗤——”怪物身体身上开始出现一丝丝血印,随即身体瞬间分成几大块,壮大的头颅被切下,此刻它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暴虐,剩下的只有震惊。

  处理完怪物后,灰袍人用接近瞬移的速度来到了徐风志的身旁,摘了兜帽后露出一个刚毅的脸庞,徐风志此时虽然已经接近昏迷,但还是明白危机已经结束了,随即双眼紧闭昏睡了过去。“好小子,命真大!”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他大脑盘旋着。他做了个梦,梦里他和父母还有妹妹,一家人围在破旧且布满油渍的饭桌上吃着甜糕,他的嘴角那抹笑容又一次显现出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