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执天仙灵辰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十年磨剑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十年磨剑

更新于:2018-03-14 19:24:31 字数:6141

  天空雷雨交加乌云一片下着朦胧细雨,阴暗的天气像是上天也为此感到不幸!

  一殡仪馆挤满了众人,每个人露出不同的表情,像是哀伤像是同情,大堂之上灵位前摆放着一对年轻夫妇的遗照,两边堆满了祝福的白菊花,众人陆陆续续前去送上祝福,摇头叹息看向大堂边的一个六岁小孩,这名六岁小孩身穿白色孝服双眼空洞无色,整个人像是失去灵魂一样坐着发呆。

  “太可怜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还只是一个孩子,确亲眼看见自己父母死在眼前,怕从此之后心中会留下永远也抹不去的恐怖的阴影,如今他父母亲戚都不想收留他,这么小的孩子只能无依无靠送往孤儿院!”

  “哎,谁说不是,从父母死后到火葬一句话都没有说,整个人像是植物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估计是吓疯吓傻吧,所以那些亲戚一看是情况都不想收留他!”

  此刻门外突然开来一辆军车,随后下来了几名军人和一名身着便服的中年人,几名军人手持枪支围绕在一个中年人身边慢慢的走进大堂,众人面对军人心中顿时产生一股莫名的敬畏,分别四下惊恐的让开。

  为首之人是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一身西服穿戴整洁略有几分领导风范,几名军人跟随中年人其后双眼警惕的看向四周,中年人将鲜花放在灵位前默默地献上祝福,随即转过身来面对坐在大堂旁发呆的小孩身前开口道

  “孩子,虽然我只和你见上几面你可能会不记得我,但是我是你的父亲的上司刘伯伯?听闻你父母的亲戚都不肯收留于你,你要不要来刘伯伯家生活?”

  被问话的小孩依旧没有丝毫回答,仿佛真被抽掉灵魂剩下一张躯壳没有任何反应如同真吓傻了一般,而自称是小孩的刘伯伯看到他这时模样更是心中大惊,这孩子该不会是真吓傻吧?连忙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急道“孩子,你醒醒,你别吓刘伯伯啊!”

  此刻众人皆闻之色变心中一颤,只见那小孩双手突如其来的抓住眼前的中年人,双目血红如丝面容尽是扭曲浑身颤抖如同发狂的野兽般嘶吼道“凶手呢?杀我爸妈的凶手呢?我要宰了他!我要亲手宰了他!”

  “好!好可怕的孩子,父母死后以为他是被吓傻了,既不哭也不闹如此冷静的可怕,第一句说出来的就是要杀了对方!这还是六岁小孩该做出的反应吗!”

  中年人也吓了一跳随后松了口气,还好没被吓疯吓傻“孩子,很遗憾,刘伯伯没能抓住杀害你父母的凶手,几天前查到他们的踪迹时已经逃出国外,刘伯伯已经私下派人将它抓回来。”

  听后那小孩的反应在此惊吓众人,目光阴寒满脸狰狑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抓住!竟敢,竟敢,对我爸妈下毒手我要宰了他!宰了他!”

  好奇是众人的天性,几乎所有人都看向这对话的两人听后不禁的变了变脸“这......这还是六岁的小孩吗?,这么小报复心就如此强烈,怕长大之后也会成穷凶极恶的杀人犯,这种人为什么没有当时就没有和父母一同死去还留到世上?将来绝对也是危害社会的人!”

  一人听后不忍反驳道“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这种事发事到任何人身上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你想想如果你家小孩失去父母会是什么反应,怕也好不到哪去吧?只是这小孩如果真没有人改正他,将来或许真有可能走入歧途!”

  中年人身后的一名军人对他小声私语道“司令,我劝司令还是不要收留他,你看他就完全不像是一个六岁小孩该有的天真无邪,而是发出如此阴狠可怕的表情,我怕司令收留了会……!”

  中年人看见他此时的表情也给震惊住了声音更是哽咽难受“别说了,他变成这样我更不能不管,当年他父亲还是我身边警卫员时,多次拼死相救于我,如今小林出了意外更不可以对他撒手不管,如能如何我都要将它正确的拉回来!”

  面对满脸扭曲杀意滔天的小孩,突然将他抱在怀中轻轻的抚摸他后背轻声细语道“孩子,这种事就交给你刘伯伯,你现在还小要心理健康的成长,不要从小复仇感就这么强对你将来的成长不好,你来刘伯伯家住,和刘伯伯成为一家人好吗?”

  也许在疼爱与关怀中的他,外表倔强而坚强的小孩再也坚持不住失声哭了出来,搂住眼前带来安全感的中年人哭的撕心裂肺心如刀绞。小孩抹去眼角的泪水道“你能让我变强吧?你能让我变强吧,能不能!告诉我能不能!”

  中年人突然哽咽道“我……。”

  面对满脸期待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轻易答应,是什么让这六岁的小孩如此执着于变强“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变强?”

  林辰没有任何犹豫脱口而出“我要报仇,我要替父母报仇!”

  某军事基地中林辰被安排在这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刘军长也真是的,让我去训练一个小屁股,我是能照顾小屁孩的那块料吗?”看着突然摔倒在地突然无声哭泣的林辰,龙教不停的抱怨着

  “哭,哭也没用!是谁当初信誓旦旦的像老子保证能吃苦,这才跑了一个钟头就吃不了了,你想为父母报仇的信念就这么弱吗?起来继续跑!”

  小孩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摸干眼泪站起身继续跑着期间摔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摔倒坚持那一圈又一圈的慢跑,终于在片刻后再也坚持不住摔倒在地

  累晕过去,随后做着那挥之不去的噩梦。

  八月十五日,也就是中秋节现在的三个星期前,一家人虽然不富裕但也不穷日子过得简单幸福,母亲在厨房里做着菜,而小孩和父亲坐在沙发上,沙发上父亲突然对林辰道“林辰你这混小子,你今天又欺负人家女孩子了是不是!”

  这名小孩名叫林辰的,六周岁现读一年级,一双乌黑圆滑的大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明伶俐活泼调皮的男孩子,然而父亲口中的小女孩则是邻家一个跟屁虫,林辰露出天真的模样像是自己很无辜道“怎么会了,爸爸我一向很听话的!”

  “混小子,你敢不认账,人家小女孩亲自找上门来说你,脱了她的裙子还把自己的小JJ露出来给他看,哎哟,老子丢死人了,怎么会生了你这样一个丢人现眼的臭小子嘞?”

  林辰满不在乎堵着嘴“谁让她没JJ,老爱说我是小JJ,我也只好把JJ给她看,在说爸,你的JJ怎么又黑又大啊,你快教教我,我也要变大变黑以后她就再也不敢骂我是小JJ了!”

  父亲顿时雷晕过去“哎哟,我的天啊,你都是跟那些人学来的,小小年龄就如此死不要脸!”

  林辰洋洋得意“当然是跟你学的啊,老师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我这些当然是跟你学的!”

  父亲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屁,混小子你敢乱说,老子为人正直可从来没有教过你这样!”

  林辰撇了撇嘴“骗谁呢?妈妈说,是你这老流氓教坏我的,我那一切都是跟你学的!”

  父亲羞怒道“你这臭小子,老子教你认字学好你记不住,这些你无师自通一沾就会!”

  林辰得意洋洋回答道“嘿嘿,那还不是继承爸爸的优良遗传!”

  父亲顿时捂着脸像是没脸见人一样哀嚎道“唉哟,老子丢死人了,老子怎么会教出你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流氓呢!”

  林辰得意忘形道“我是小流氓你还是老流氓呢!老流氓爸爸要不等会我告诉妈妈那些都是你教我做的,包括脱她裤子!”

  父亲听后顿时大惊失色,要是这臭小子真污蔑是老子教他,非得被老婆打断腿不可,哀求道“臭小子,别!别啊!别告诉你妈妈!不然你老子我又要跪搓衣板了,你不忍心看到你老子我受苦吧?”

  林辰露出狡猾的眼光道“行啊,不要我告诉妈妈也行你得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小JJ变黑变大?”

  父亲顿时捂着额头作势要倒在沙发上声音发颤“儿,儿啊,老子发现和你比起来,简直就是小污见大污了,你老子我可不敢告诉你,不然你妈妈非得打断老子的腿不可!”

  林辰撇了撇嘴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另他很不满不爽道“老不知羞,你不告诉我我还不稀罕了,我等会问妈妈是怎么让爸爸的JJ变的又大又黑,!就说是爸爸让我问的!”

  “你...!你敢污蔑你老子!”

  父亲顿时胀红着脸,做为一个父亲被老婆欺压也就算了,现在怎能被儿子骑在头上还耀武扬威,以后还如何在家里做为一个父亲的尊严,忽然脸色大变道“你这臭小子是欠收拾了,看老子我不拔下你一块皮!”

  林辰顿时惨叫道“妈!妈!辰儿有话要对你说.....呜呜……呜!”

  父亲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捂住林辰的嘴瞬间投降“混小子,你翅膀硬了,敢威胁你老子,老子....老子我发现你就是老子的小祖宗....供你吃供你穿老子还动不得你!”父亲气恼的坐着沙发上抱怨着老天不公

  林辰装作不好意思小脸微红道“也没爸爸说的那么好啦!”

  “你大爷的!”

  听到林辰惨叫,母亲顿时从厨房走出来看着父子俩疑惑问道“辰儿,你有什么话要对妈妈说?”

  父亲顿时小声哀求道“儿,儿啊,你别乱说,你老子我已经跪不起搓衣板了……!”

  林辰对父亲做出一个游玩的手势威胁着,父亲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憋屈的连连点头,林辰沾沾自喜道“没什么,就是辰儿很爱很爱妈妈,每天都跟别人说我妈妈有多么温柔多么漂亮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父亲苦笑着脸,心中一个劲都肺腑着,你就装一个劲的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得性

  母亲感动的将林辰抱在怀中“辰儿,你小嘴真甜,是不是又想要买什么玩具了,跟妈妈说妈妈明天就卖给你!”

  “妈妈!”

  这本该是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有着美好的时光和家庭,可是即将发生的事也是林辰永世难忘!

  “砰!砰!砰!”

  门外发生激烈的砸门声,仿佛是外面有什么人在砸门一样传出阵阵雷霆巨响,此时一家快乐和谐的气氛被打破,林辰的父亲翻身而起眼中尽是沉重“情况不对,老婆你快带辰儿去卧室避一避!”

  母亲连忙恐慌的拉起林辰朝卧室里跑,将林辰藏在床下神色惊恐道“辰儿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别出来出声,知道了吗?”

  林辰惊恐带着哭腔“妈,妈你怎么了,辰儿害怕!”

  “嘘,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别出声!”

  母亲关上卧室,许久门外传来被砸开门的声音,突然听见了两声枪响以及打砸声,林辰担惊受怕的想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脑海中一道母亲最后嘱咐让自己绝对不能出声出来。

  六岁的林辰躲在床下祈求着老天保佑自己爸妈不要出事,过了许久没有传来一丝声响,林辰终于忍受不了心中的担忧跑出出来,可是眼前出现的场景确将自己整个人都给吓懵了,血泊中父亲和母亲浑身是血不知生死。

  “滴......请留言,是林辰的父母吗,你家儿子在我家住今晚就不回来了,我是王姐!”原来是林辰母亲用手机录音功能,制造出林辰不在家的景象,林辰方才逃过一截

  “爸……妈……你们别吓辰儿啊,爸!妈!”林辰绝望的移着缓慢的步伐,踉踉跄跄像是随时可能摔倒晕厥过去,精神面临到崩溃边缘。

  “是辰儿吗?”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林辰浑身一颤,林辰急急忙忙的跑在母亲身前扑在怀中失声痛哭“妈……妈,你别吓辰儿,辰儿会做一个好孩子,会好好认字,会好好听话,辰儿不在挑食不在调皮,妈!妈!你不要离开辰儿!”

  母亲安详漏出满足的微笑,轻轻抚摸着林辰的脸颊,抹擦着林辰不停悲伤哭泣的眼泪“辰儿乖,听妈妈说,以后辰儿要是找不到爸爸妈妈,那是爸爸妈妈在和你玩捉迷藏,别哭,辰儿,爸爸妈妈并没有离开你永远都会守护着你,你要好好活下去!“

  嘴角滑落出丝丝鲜血,湿润无力的双眼充满温柔与不舍,双手无力的将林辰楼在怀中难舍难分“妈妈也舍不得辰儿,妈妈还有好多话要对辰儿说,妈妈我最放不下的就是辰儿你,妈妈我好想看着辰儿无忧无虑的长大,答应妈妈别让仇恨伴随着你一生,妈妈最希望你健康快乐的活着……还有妈妈......妈妈我对不起辰儿...!”

  “妈!妈!不要,不要!”突然躺在床上的林辰惊醒了过来,泪水早已染湿了脸颊口中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

  龙教看着又做噩梦哭醒的林辰伤感的摇了摇头,小脸倔强龙教沉声道“林辰,刚才司令让我让我告诉你,杀害你父母的凶手已经押送到军事法庭,几日后执行枪毙,你要去见他吗?”

  林辰听后随之浑身打颤,双手握拳死死咬着下唇眼中止不住的滔天杀意,随之脑海闪过母亲最后的话,双目看向天花板无神发呆,龙教也不着急静静的看着他,片刻后林辰没有任何表情,神情像是苦笑低声道“不去了,几日后我再去见他,现在请带我去父母墓前!”

  龙教无声的摇了摇了,这些表情会是一个六岁小孩该露出的吗?吸了根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几分钟后龙教开车带着林辰来到他父母安葬的地方,遍地洁白的白菊花如同白色大地洁白美丽没有一丝污迹,随风浮动花瓣漫天卷席像是思恋随风飘逝,这是刘伯给林辰父母安葬的地方,林辰慢慢的移动步伐眼泪止不住的又不停滑落,林辰来到两墓碑前将手中鲜花放在墓前轻松与父母交谈

  “爸妈,辰儿来看你们了,辰儿好想你们,辰儿好孤独,辰儿好想在见到你们,爸妈你们知道吗,杀害你们的凶手被抓回来了,辰儿也会好好变强的活下去,辰儿还有好多话要对你们说........!”龙教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安静向父母哭诉痛苦的林辰

  十年后,已经十六岁的林辰已经成为一名出色的军人,小小身躯肌肉紧绷坚实充满力量,眼色坚毅刚强像是什么困难都绝不皱眉退缩,嘴角露出邪邪的笑容躺在草坪想道

  “没想到,时间过着这么快,刘伯要自己回去读书虽然近四年来也在龙教逼迫下学了不少知识,但撑死也只是小学水平,到底去不去呢?听说学校枯燥乏味,自己还是喜欢冒险!已经成为通过考核可以参加任务还是过几年再说!”

  不久草皮上来一位身穿军服的人道“林辰,龙教让你去一趟!”

  林辰熟悉来到教导自己十年的龙教所在处,龙教手上拿起一份资料说道“林辰你已经通过考核可以参加任务,刚接到命令,有五名外国匪徒劫走了一样国宝,剩余四人在向俄罗斯边界逃亡、让我派飞龙特战队前往逃亡地将其击毙,并安全护送会国宝,你现在开始代号为孤狼和飞龙特战队一起前往匪徒逃亡地!记住绝对要在他们逃出国界外将其击毙,非否让其成功逃离将会成是中国的奇耻大辱成为世界各国笑柄,这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能不能做到?”

  十年在军中的生活让林辰条件反应行了个军礼说道“能,保证完成任务!”

  不一会林辰全副武装和飞龙特战队一起的乘坐直升机飞往匪徒所逃地,来到了距离离俄罗斯边界国界内一丛林,传呼机传来声音道“孤狼,警方已经把匪徒向这里逼近,你在这里隐蔽警戒,敌人很可能会向你这方向逃亡发现目标注意狙杀!我和其它战友在前方给你做掩护!

  “明白!”林辰寻找一处掩体潜伏手持半自动狙击步枪一动不动等待这目标出现,根据资料中剩下四人都是经历过大小生死战,是经历丰富的退伍老兵和特种兵,携带重火力在世界各地连番作案,自己的任务就是在这隐蔽将其狙杀!

  传呼机传来声音“孤狼,注意敌人即将逃窜到你方向,八点钟位子,注意狙杀!”林辰向八点钟位子瞄去,很快看见在前快速逃窜的两人,剩下两人在后面阻击打着掩护,脚下埋着反步兵地雷、压炸雷、与拉线手雷阻挡着警方派来的特警。

  “报告队长,劫匪已进入射击距离,命中率95%,请求射击!”

  “准许!砰!!”狙击枪枪身传来强烈的后坐力与沉闷的枪声,瞬间将前方两名在逃的一人击毙

  “蹲下,有狙击手!老三去看看老五怎么样了!”剩余三名匪徒躲在掩体处,趴在地上爬行让林辰无法瞄准。

  “老二,老四狙击手就藏在北边三点钟位子,我做掩护你带兄弟们先走!”

  头上不断传来子弹穿透声不敢冒头“孤狼,向左边转移在寻找目标将其击毙!“不,老大要走一起走!兄弟们不会丢下你的!”

  匪徒老大看着不断接近的特警吼道“快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正当林辰从新寻找掩体想将匪徒老大击毙时,这时候刚还是碧蓝白云的天空瞬间被诡异的满天乌云给遮住,天空电闪雷鸣震耳欲聋,出现漫天红色雷电

  如下雨样到处劈,然而林辰眼前出现一道密密麻麻麻的红色电流和漆黑的圆形空间,将林辰吸入进入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