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踏天升魔
  4. 第三章 聚魂珠!凝识境五层!

第三章 聚魂珠!凝识境五层!

更新于:2018-03-15 09:16:43 字数:2773

  时光如白马过隙。春去秋来,沈一鸣已在木屋内呆了三年。

  这三年里他除了修炼还是修炼,甚至没去找过师父。

  虽然修为每日都在增加,可增加的速度却委实不敢恭维,三年时间沈一鸣只修炼到凝识境三层,这还是在有珠子的帮助下。

  三个月时达到凝识境一层,然后用了半年达到凝识境两层,又用了一年多才达到当前的境界。

  如果依照照这个速度,再修炼十年,恐怕也无法达到凝识境九层。

  眼看又要到三年一次的斗法大会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沈一鸣怕是又要再等三年才能证明自己,但是沈一鸣不想错失这次机会。

  三年,看似很短,可沈一鸣等不起,他很想利用这次表现,向宗门提出,回家探望老迈的父母。毕竟……他当年是偷跑出来的啊。

  他一咬牙,快速进入修炼之中,感应到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所化的光芒,快速吸入体内。随着修为提升,他吸收的速度快了不少,但还远没有达到沈一鸣希望的程度。

  正当沈一鸣刻苦地修炼时,他无意中感觉到,这些灵气光芒似乎有些畏惧他,不敢离他太近,即使无意间来到他身边,也会迅速退开,似乎他身上有让这些灵光恐惧的东西。沈一鸣很是疑惑:这到底是什么回事,难道他是个怪物,这些灵光都惧怕他?

  思来想去,沈一鸣推翻了这个设想,如果他是灵光惧怕的怪物,那为何以前修炼时没出现这种情况,反而达到凝识境三层后才有呢?

  忽地,沈一鸣想到了那件神秘珠子,那东西只有他修为提升后才能操控,现在修为达到凝识境三层,不是正好达到可以操控的境界吗?沈一鸣散发神识感应起体内的情况,没多久便在意识海上空发现了一枚圆球。

  那是一枚仅有指肚大小的珠子,通体血红,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莫非就是这东西,让天地灵光害怕?”沈一鸣犹豫了一下,他神识落在红色珠子上,还未过多感应,便有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遍布于全身,仿佛这东西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再仔细感应,他的神识进入珠子内,三个血红的大字出现在沈一鸣视线中。

  这三个字苍劲有力,如金钩银划,可见其写书者绝非普通魂修。

  “聚魂珠?”

  看到这三个字,沈一鸣微微一怔:“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可以聚集别人的魂魄?可是,天地灵光不是魂魄,这些小家伙为何惧怕他?难道……”沈一鸣大胆的猜测,“这些小家伙莫非也有灵性,他们也拥有魂魄不成?”

  “一定是这样的,拥有灵魂的东西才懂得惧怕,这些小家伙灵魂很弱,所以只懂得简单的躲避,却没有思维。”沈一鸣想明白这一点后,为了证实猜测是否正确,他的神识进入聚魂珠内部。

  沈一鸣神识散发的范围陡然增加了三倍,他只要看一眼周围的天地灵光,这些小家伙便慌忙躲避,似乎他一个眼神便能击杀这些灵光。

  此时沈一鸣内心竟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他仿佛是天地的主宰,只要一个念头,便能决定这些天地灵光的生死。

  “好强大的感觉,这件珠子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法器,为何有这样的感觉?”沈一鸣心头狂喜,他没时间去细想这是怎样一件珠子。心念一动,一股无形的能量从聚魂珠内释放而出,瞬间覆盖周身。那些天地灵光猛然颤抖,全部飞落在地面上,好像在向他顶礼膜拜。

  此时沈一鸣福至心灵:“要么消散,要么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沈一鸣用意识“说”出这样一句话,这句话外人听不到,但他相信这些天地灵光可以听懂。

  果不其然,这些天地灵光快速的向沈一鸣身前飞去,沈一鸣一张口,把这些灵光吞服而下,而后掐动修炼法决。灵光进入血脉中,形成一个循环,而后转化为纯净的灵力,储存在意识海中,随着意识海变大,他的修为也在快速的提升。

  “凝识境四层,凝识境五层!”竟然连续突破了两个境界,太不可思议了!

  兴奋之余,沈一鸣又开始仔细感受周身变化,天色也渐渐变得昏暗下来。之前五颜六色的各种灵光,绝大部分都难以看见。然而有一种颜色的天地灵光还在,那便是黑色灵光,不过却少得可怜,方圆十丈内只有三五百。

  沈一鸣从修炼中醒来,再次确认自身的修为,他也是心惊肉跳一般。内心狂喜的同时还带有微弱的不踏实感,以及对于未知的担忧。

  “无论如何,依照照着这个修炼速度,凝识境、御物境,将再也不是梦想了。”

  此时沈一鸣想到了自己的仇恨,想到很快可以复仇,兴奋不已,起身向房间外走去。

  这三年里他一直在修炼,从没离开过房间,他刚站起身来,便发现身上有许多粘稠的黑色物质,难闻至极。沈一鸣知道这是修为突破后,体内排泄出的杂质,人吃五谷杂娘,这些东西不可避免,魂修首先就是要清除体内杂质,让身体更为纯净。

  沈一鸣离开房间,来到山脚下的小溪,开心地清洗自己的身体。

  半个时辰后,沈一鸣刚洗完澡,便有一道身影飞速而来,转眼间便落在身前。

  月光如水,照射在天地间。

  沈一鸣发觉有人先是一惊,待借着月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后,沈一鸣一怔,忙抱拳道:“师父,您怎么来了?”

  “我见你没在房间,就过来看看。”张廷云淡淡的说道。其实这三年里,张廷云时不时便会用神识查探沈一鸣住所。这也是一种暗中的保护,他不希望再有上次的事情发生,毕竟沈一鸣是自己唯一的弟子。

  张廷云语气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三年一次斗法大会的报名时间到了,你这次参加吗?”

  “当然,我一定要参加。”沈一鸣紧握拳头,立刻释放自身的修为,信心十足地说道,“师父,弟子已有了一战之力!”话落,沈一鸣身上散发出不弱的气势,这股气势下,他身上的衣服在无风的情况下猛烈的翻腾起来,发出唰唰的声响。

  张廷云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他甚至无法相信自己的神识。他对沈一鸣的天赋体情况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日夜不停的修炼,也不可能在三年内超过凝识境四层,更不要说此时的表现。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张廷云怔怔地问。

  沈一鸣刚想如实回答,却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然后回答:“师父,我就是用您告诉我的办法修炼的。”

  张廷云自是不信,然而他却没有多问,反而满意的点点头,道:“你做的很好。”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每个人身上都有秘密,不要轻易告诉别人,修行界内强者为尊,利益大于一切,你以后会明白的。”

  “师,师父,其实我……”沈一鸣突然之间感受到师父对他的一种关爱,想要全盘托出。

  “不要说出来。”生性洒脱无忌的张廷云,面带微笑地摆手道:“我也能猜到一些,你能有今日的造化,那是你的福气,或者说这是你应得的。”他话锋一转:“你能有如今的修为,为师很高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张廷云很是慎重地看着沈一鸣。

  “师父,请说。”沈一鸣恭声道。

  “做到不骄不躁。无论你达到何等修为,千万不要骄傲,一个人太过骄傲会眼高于顶,无法看到自身的不足,对今后的修炼不利。”张廷云道,“至于不燥,修炼到瓶颈千万不要着急,越是急躁,越是无法突破。”

  “多谢师父教导,弟子铭记于心。”

  张廷云颔首,没有继续多说。他只要把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即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沈一鸣是他的弟子,是他张廷云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