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秦时铁书
  4. 第三章 半卷铁书

第三章 半卷铁书

更新于:2018-03-15 07:55:40 字数:3240

  坐在沙发上,从怀里掏出一包烟,我点着了一根,心里开始琢磨刚刚发生的事,什么人会寄这段视频给我,难道只是想告诉我,他也有一卷铁书吗?但是他是怎么知道我也有一卷同样的铁书,又是从哪里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和地址的,我下意识的摸起裤袋中的手机,想把手机里的电话本一一查看一下,我这一摸,什么也没摸到,这才想起刚刚太气愤把手机给砸了,我不由叹了口气。两天后,我手机响了,手机昨天千手已经帮我办好,给我拿过来了,当时一进门,就叽叽喳喳问个没完,想来是对下地的事兴奋劲还没过,一看手机,是千手打来的。“喂,千手,什么事。”“失手了,那个李拐子身边跟着两个练家子,我跑的快,他们没看到我的样子,现在他们朝你家去了”电话里传来千手有点颓废的声音。“失手了,那你没事吧?”我顿时有点急了,我知道这小子的手艺,要是他想从我这里摸东西,那我可能连感觉都没有,东西就不见了。“没事,没受伤,妈的,那两个练家子有点本事,一会他们到了的时候我会藏在你家旁边那条巷子里,有事你就闹点动静。”说完千手挂掉了手机。李拐子什么时候找了两个怎么厉害的练家子,要知道李拐子这些年在这行当里,名声可不是很好,手底下收的人命可不少,想着想着,就听到有人在叫门,暗道一声“来了。”我起身朝门口走去,把大门打开,就看到李拐子那张长的一般,但是我怎么看怎么感觉不舒服的老脸。“哟,张二爷,劳烦您老亲自来开门了阿。”“这四合院就我一个人,我不给你们开门,你想让什么东西给你们开门呢?”我淡淡的回道,同时开始打量起站在李拐子身后两个人,都戴着眼睛,看到不这两人的眼睛,身材偏瘦,肌肉也不是很发达,手微握着拳头,看到不掌心,看样子都是差不多三十几岁上下,穿着只是很普通的休闲装,样子普普通通,如果没千手事先打过招呼,怎么也看不出这二人都是练家子。李拐子尴尬的笑了笑,我也没理会,转身把这三人让到了里屋,顺手带上了门,在门快关上的时候,巷子里有人朝我招了招手,我知道那家伙是千手,若无其事的把门关上,但是没有锁死,这样外面的人要进来就很简单了。然后我领着他们来到了里屋。刚坐下来,我就直接问道“李拐子,那半卷仙丹带来了吗?”“张二爷的信誉那是没话说阿,我只是向雇主暗示一下,对方马上就同意了。”我知道他这是暗示我东西不是我的,看完后要还要归还的。李拐子说完,把头转向了他身后的那两个中年人,好像是在请示一样,我立马回来神来,原来这两家伙是雇主的人阿,我说李拐子哪里找来这样两个好手呢。只见其中一人,从身上的背袋上掏出了一个长十几公分,呈正方形的物件,用布包了起来,接着那个中年人把手中的物件放在桌子上。这是一种手法,不直接递给我是因为怕我突然把手收回来,让物件掉地上,导致物件的损坏或者破相,这样他回去不好交代,而我如果去接他突然放手,我也会有不小的麻烦,所以才把物件放在桌子上,要看就必须自己去拿。在他把手收回去的时候,我看到他手掌上那些老茧,这些老茧的位置我很熟悉,这是常年拿洛阳铲和枪械长出来的老茧,看着老茧的厚度,这得有十来年的苦工了吧。心里想着,我不动声色的把桌子上的物件拿了过来,慢慢解开了包在上边的布条,这是十一片,长十几公分,宽只有大约一公分的铁条子,很薄,有两个小孔,作用是可以用绳子都这些铁片都连接在一起的,而我手上的这十一片已经散开了,顺序已经没办法还原了,铁片上边刻这那些我一见就眼晕的文字,因为我手里有一卷完整的,还有视频中见到了另外一卷,所以我知道,每卷应该都是二十四片,这东西一上手我就知道这是真的,手感和那种气息跟我地下室里的那卷一模一样,应该是同一人同一时间铸造。“十一片,这东西一共几片?”说着我把东西又放回了桌子上。“根据拿出这东西的人说,这东西一共是二十二片。”中年人说着把东西包好收回背袋上。二十二片?怎么还少两片,我心里很奇怪,我就问道“这东西在墓里什么地方找到的,出来那个人呢?”“听说是在主墓室里找到的,找到的时候已经散开了。”中年人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愿意多说了。“那拿出这东西的人呢?现在。。。”话音未落。李拐子就抢先说道“张二爷,坏规矩了不是,您看这东西是真的吧,那么您看什么时候可以动身阿?”干我们这行当的,在没到古墓前是不可以打听古墓的消息的,只要为了防止古墓所在的位置泄露,但是等到了古墓,自己如果感觉这墓没把握,可以选择不进去,但是也不可以离开,必须等到有人从墓里出来才可以离开,这样是为了防止有人眼红找雷子,去倒斗的人不会全部都进去,会留下一些手下在墓外面,是为墓里的人出事后有个支援的对象,可以望风,也可以用来监视那些到了古墓不进去的人有没有过早离开。“东西是真的,装备的情况呢?”要知道某一些雇主手段通天可以拿到一般人没见过的装备,下地装备可就是命阿,特别是光源,没了光源就跟等死差不多了。“看您说的,装备绝对是最顶级的,我看您老也来兴趣了,要不您过一过这龙楼,也让大伙知道知道您的手艺。”李拐子一见我有点松动,马上献媚的说了起来。“多准备一个份的装备,我会带多一个人去,如果不行,那就另请高明吧。”这话我说的很冷,还摆去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说完,我看了看那两个中年人,这话多多少少我有点想激怒他们的念头,毕竟千手吃了大亏,我现在又没理由动手,先不说打不打的过人家,我敢肯定,千手这小子现在应该在哪个窗户下偷听呢,所以这话我还是要说的,不然,就千手这关我也过不了阿。谁知道那两个中年人听完我的话,只是笑了笑,然后向李拐子点点头。“张二爷请去的人,我李拐子是想请也请不到阿,您老放心,你请的那位一分钱不会少,咱们规矩照旧。”李拐子也精明,那中年人一点头,他马上就把话堵死了,人家这么上道,现在我想说不去,也没这脸开口了。“收起你的花花肠子,这活我接了。”说完我摆摆手,意思是不送了。李拐子站起身来,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纸片,放在桌子上,然后和那两中年人转身走了出去。在他们转身的时候,我又看了看那个从一进门就像木头一样杵着,没说过话的中年人,步伐缓慢沉稳,难怪千手会折在这两人手上。“我们在来的路上,见到了个妙手门的人物,手艺还不错,但还不能从我们哥俩身上摸走什么东西,不知道张先生对本地妙手门熟悉不?”在我看着那个中年人的时候,他突然回身说了这么一句。“自然熟悉,明儿我打声招呼,你们以后就放心出门吧。”“那真是谢谢张先生了。”我点头不语。等他们走远了.千手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进来也不说话,就拿起桌子上的纸条看了看。“三天后,晚上八点,**车站”说完千手又把纸条放到桌子上,转身对我说“刺头,那东西不就是你们家传下来的那铁书吗?”“不是,但是出自一个人的手,可能记载着同一个秘密。”“这东西在你们家怎么多年了,你们都没有解开这鬼东西到底干什么用的,你说他们会不会多少知道一点?这次的雇主规矩是什么?出多少价阿?”说完千手有点期待的看着我。“也因为这个所以我才接下这趟活得,这次出手真大方,雇主只要那些铁书,墓里一切别的东西都不要,事后每人三百万,千手,这个墓不好进阿,上一批进去的人也不知道折了多少,我们有可能进了就出不来了,要不你不要跟着我了。”我有点担心的说。看着家伙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什么都没听进去,就听到三百万了,果然千手怪叫一声才说“三百万!别的东西全不要?就要那几片破铁条?”“我说,这次很危险,你不要跟我来了,而且那铁书我也要了。”可能千手还在想着他的三百万,突然我不让他跟着去,他就像是被人踩着尾巴一样,整个人跳了起来。“不让我去,开玩笑,老子不会跟着去阿。”说完千手才回过神来,接着又问“你说那铁书你也要?”“对,志在必得,你考虑一下,可能我们两个都回不来。”说着我给他一根烟,自己自顾自的抽起来。千手也把烟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起身往门外走,快出门的时候,他才转过身来对我说“三天后,晚上七点,我过来找你,你小子要敢让老子找不到人,老子把你干的事全抖出来,妈的。”我知道这小子说的是玩笑话,也不在意,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把古墓里和雇主手上的那些铁书搞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