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5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黄郛临危受命记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义弟相邀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义弟相邀

更新于:2018-03-15 10:27:08 字数:3555

  在江西南昌最繁华的街道中山路旁边的东湖内,有一个由三座小岛用桥合成的美景,名叫“百花洲。”其名顾名思义就是奇花异草特别多的意思。

  百花洲四面环水,环境幽雅,闹中取静,岛上有一栋由青砖砌成的五层欧式建筑,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即设立于此。

  此时,这座五层欧式建筑的二楼西面,一名中等个子,穿着呢料中山装的的中年男子正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的湖水,长圆脸上的一双剑眉一直紧皱着,时不时还会用手去抚摸一下头上那层薄薄的细发。

  这位中年男子正是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他此时正在为1933年江西剿共失利和华北抗日前线战局恶化的事情烦恼着。

  剿共前线不断传来战败的消息,损失好几个师,没办法再打下去了,华北抗日前线更惨,日本关东军只是出动了五万日军,三万伪军,就能十四天轻取热河,现在我军的三十万大军在长城一线也只是勉力支撑而已,照此下去,恐怕平津失守只是时间问题。

  军事连连失利,指望英美施压更是遥遥无期。

  原本蒋介石还想寄希望于英、法、美站出来帮中国说两话,向日本施压一下压力。谁知让外交人员一番交涉后,驻英公使郭泰祺表示没有美国牵头,英国无意干涉中日华北冲突,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更是不可能;顾维均访问法国时也得到一样的结果,法国表示制裁要由美国牵头才行,单凭法国的国力是不可能单独行动的;英法踢皮球给美国,可是美国却根本不愿意接,驻美施肇基表示美国新总统罗斯福刚刚就职,主要关注于国内经济的恢复,无意干涉外部事务。

  “唉,英、法两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实力下降,美国又陷于经济衰退,都不愿意招惹已经成长为世界新贵的日本了。”蒋介石在心里感概到。“怎么我这么可怜,竟然遇到这么糟糕的局势,这内忧外患的问题得要先解决一个才得啊。”

  咚、咚、咚,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蒋委员长的思绪,把他带回了现实,他转身轻声说道:“进来。”

  听到门里面同意的声音,嗞嘎一声,一名穿着军装的的青年军官扭开办公室的木门走了进来,递给蒋介石一份长长的电报。

  “委员长,是何部长的急电。”青年军官恭敬地说道。

  这名青年军官名叫毛庆祥,时任南昌行营办公厅机要室主任,兼蒋介石侍从秘书,一般蒋委员长的电报他都会亲自拿过来。

  蒋介石接过电报仔细看了起来,毛庆祥则识趣地后退几步在旁边耐心等待,这样蒋委员长看完电报之后,有命令的话,他好马上执行。

  看了一会,蒋介石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电报是何应钦汇报华北前线的战况,今天4月11日,防守河北滦河东岸地区的东北军一触即溃,正在向滦河西岸撤退。另外,防守冷口关隘的商震三十二军也已经败退,冷口关隘丢失。

  “看来华北前线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既然美、英、法都不愿意调停,我们得直接跟日本人谈判才行。”蒋介石在心里想到。

  找谁去跟日本人直接谈呢?按道理讲,国家谈判自然要由外交部出面了,可是蒋介石一想到外交部长罗文干就头疼,那家伙跟顾维钧、宋子文等人一样,都主张对日采取强硬政策,要召回驻日大使、接管日租界和彻底断绝同日本的经济来往,他们觉得只有中国对日采取强硬态度,英美才有可能向日本施压,让其撤出东四省。

  “召回驻日大使、接管日租界和彻底断绝同日本的经济来往。乖乖,这不是逼日本人打过来嘛,恐怕到时英美顶多谴责一下就完事了,可是就我们中国现在这四分五裂的状况,顶多坚持半年就完蛋了。到时真像朝鲜那样亡了国,想要复国不懂要到猴年马月?”蒋介石在心里悲哀地想到。

  不能依靠外交部,我要找谁去跟日本直接交涉会比较合适呢?蒋介石思索一番后,想到有个人是最合适的,这位跟他一起在日本留过学,日语流利,不是国民党员,却是同盟会的辛亥元勋,还当过前北洋政府内阁总理和外交总长,在日本人心中留有十分不错的印象。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是他蒋介石将近三十年的结拜大哥,绝对比其它人更让他信任。

  “一定要请义兄出来。”蒋介石打定主意后,突然说道:“拟电。”

  “是,委员长。”时刻准备着的毛庆祥立马拿出笔和记录纸出来准备开始记录。

  “义兄膺白,…………举世处境最艰苦者莫弟若,层累曲折亦太多,深盼兄即日来南昌详商一切,弟中正真。”蒋介石快速地说道。

  毛庆祥的记录速度自然过关,在蒋介石说完之时,他也记录完了。

  “请委员长过目一下。”毛庆祥把记录纸递到蒋介石面前,让他检查一下是否还有什么遗漏。

  “好了,就是这样了,去机要室发吧。”蒋介石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问题,就挥了挥手,说道。

  “是,委员长。”毛庆祥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走了出去并把门随手关上。

  ——————————————————————————

  ——————————————————————————

  浙江莫干山是天目山的尾巴,植被覆盖率有92%之多,那里有夹道万芊成绿海的竹林、有松、柏、杉、香樟等众多乔木,还有泉水叮咚,溪流湍急,恍如像仙境一般。

  在莫干山底下一个名叫庾村的小村庄里,有一个无线电台和六名工作人员两班倒轮流待命,这些人是蒋介石的幕僚兼义弟张群从杭州派来的,以便蒋介石随时能与他的义兄联系,省得老要他在上海转达,那样太麻烦。

  一收到南昌行营的电报,待命的译电员立马把电报译好,让通信员拿着电报前往在莫干山上顶芦花荡区的白云山馆,蒋委员长要找的人就住在那里。

  通信员已经不是第一次去白云山馆了,他走了几个小时,终于走到了莫干山山顶,他走到门前种着枫树,挂着509号的别墅大门上拍了几下。

  “又来送电报了?”一名中年女佣打开到大门,看到来了几次的通信员,笑着说道。

  “是啊,我又来给黄先生送电报了。”通信员微笑着说道。

  “知道了,跟我来吧。”女佣等通信员进来,关好大门,领着通信员穿过前厅和走廊,来到了同样种着许多枫树的白云山馆的后院。

  后院中间的一棵枫树下面,一名戴着一双近视眼镜,看上去五十多岁,穿着一件旧长袍的老人正躺在一张睡椅上,悠闲地看着一本古书。

  睡椅边旁边立着一个小圆桌上,圆桌上放着一杯半掩住的茶杯和一碟小糕点,老人看书渴了随时可以喝,饿了随时可以吃,生活过得那叫一个惬意。

  这名老人就是蒋介石的结拜了近三十年的义兄了,他姓黄,名郛,字膺白,自从济南事件之后,备受国人攻击的他就辞去南京国民政府的外交总长之职,在杭州旁边的莫干山上买了一栋别墅,跟夫人沈亦云过起了读书研佛的闲居生活。

  中年女佣打了个手势,示意通信员在原地站着先,然后她轻轻走到黄郛旁边,轻声说道:“老爷,通信员又送电报来了。”

  “哦,那他拿过来吧。”黄郛双手撑着扶手坐了起来,说道。躺着接待客人总是不礼貌的,哪怕对方只是一名通信员。

  “好的,老爷。”中年女佣答应一声,向通信员招了招手。

  通信员看到女佣招手,立马快步走到老人面前,双手恭敬地递上电报说道:“黄先生,这是蒋委员长的急电。”

  “哦。”黄郛接过电报仔细看了起来。

  女佣和通信员很懂规矩地往边上退后了几步,这种秘密的电文,他们是不能看的。

  电报并不长,黄郛看完后陷入了深思,自从1933年2月21日,日本关东军对热河发动总攻击前后,蒋介石就一直在给他电报,不过之前都是把驻日公使蒋作宾和其的往返电报抄给他看,有时还有一些讲述华北前线战况的电报,像这次直接恳请他出山商谈的电报还是头一回。

  “举世处境最艰苦者莫弟若,层累曲折亦太多,深盼兄即日来南昌详商一切,弟中正。”黄郛心想能把他的义弟逼到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局势已经恶化到不能再恶化下去的地步了。

  “东北向称关外,有长城相隔,在政治上素为中央势力所不及,还可以等待国联仲裁。相比之下,华北非东北可比,北平是覆盖北方,影响全国的学术文化中心,天津则是中国第二大商业城市和北方最大的金融商贸中心,关税收入仅次于上海,占全国第二,这两个地方如果丢了,全国必将群情激昂,要求政府全力对日作战,到时国家恐怕就没有恢复元气的机会了。”黄郛在心里默默思考着时局,他明白此次蒋介石缴请他前往南昌商谈的电报,估计就是要他出山直接与日本人谈判了。

  “唉,无国哪有家,这回就再帮义弟一回,为国尽最后一份力吧。”黄郛终于在心里打定主意,出山助蒋介石一把。

  黄郛把电报放在旁边的小圆桌上,笑着朝通信员招了招手,通信员赶紧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并拿出一支笔和记录纸准备记录。

  黄郛轻轻念道:“义弟中正,奉读真电,不禁歉然。弟处境最苦,兄深知之。兄用心亦苦,弟当能信之也。承邀面叙,至所心愿,容稍事拼挡再行。兄郛叩。文。”

  通信员记录完递给黄郛看了一下,他看了一下没问题,把记录纸递回给通信员,挥手说道:“好了,就这样回电吧。”

  “好的,黄先生。”通信员接过纪录纸,恭敬地说道,然后他转身跟着女佣走了出去。

  通信员一来一回,送个电报都花了大半天时间,等蒋介石收到黄郛的回电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