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44: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西蜀奇缘
  4. 第二回 七试赵升,收得爱徒

第二回 七试赵升,收得爱徒

更新于:2018-03-15 07:12:43 字数:3810

  话说张辅汉降服青龙白虎,落户鹤鸣山,以无比神力削山盖房,那是令整个西蜀传为佳话。又听说张辅汉开设文昌堂,广收具有仙缘的弟子,传以正一之法,盟威之道。整个蜀望城的青年男女,不远百里,前往鹤鸣山,渴望拜这位得道天师为师。

  一日,一位相貌英俊的白面书生,来到属望城,在一个茶馆歇脚之时,听见邻桌的几位青年谈话,谈话内容是说鹤鸣山来了一个法力高强的张天师,不紧道法高深,还广收弟子,可是去求学者甚多,入山门者却少之又少,而他们此去也是想碰碰运气,看自己是否有仙缘,能成为张天师的弟子。

  这时白面书生,唤来店小二,问此鹤鸣山在何处?经店小二的指引,此往西走三十里便到了。这白面书生就是赵升,赵升本是京都人士,原本他可以在朝廷混个一官半职,可是从小就喜欢延年长生之术的他,为了巡防仙术,他一直在打探张天师的消息。

  经过半日赶路,赵升终于到了鹤鸣山,这一路上的人那可是连绵不绝,可是返回的人那也是不少,赵升心想要做这张天师的弟子,却非容易的之事。

  赵升跟着一众人等,通过迎仙桥,只见一个偌大的殿宇展现在眼见,殿宇前面有个巨大的太极八卦图,八卦图的右边雕刻了九只仙鹤,左边则雕刻的是九龙缠绕,右前方有个六和塔,四周柏木苍天,妙高峰和留仙峰环抱,真是天成的灵气聚集之地。殿宇正门有块巨匾,上面写着硕大的“文昌堂”三字,大殿左前方有块石桌,石桌后面坐着一位青衣道士,石桌上放着一个暗绿泛黄的珠子,每一个人都要先用手抚摸此珠,细语之中听说此珠就是传说中的避尘珠,此珠不紧有避尘不染之功效外,还能测量一个人的修仙体质,所以能使此珠放光者才能进入殿内,由天师测试资粮,安排跟从师父学习。

  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一个的去抚摸那珠子,但是很少有人能使那珠子放光,只有极少人,能使它放出微弱光亮。终于轮到了赵升,他小心的把手放在珠子上面,眼睛紧紧的盯着珠子,可是珠子却没有半点反应,他又使劲的摸了下,珠子开始震动起来,突然青光大放,在场所有人在这光亮中,都无法正常的睁开眼睛,直到他的手离开珠子,才恢复平静。这时场中一阵骚乱,因为从张天师开堂招徒以来,还没有一个人能使避尘珠发出如此的光亮。

  那青衣道士,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这时从大殿里面走出一个道士,只见他身着道袍,手拿拂尘,身背双剑,身旁还跟着一个器宇不凡的道士,赵升心想这估计就是张天师了吧,可是听说张天师年近七十,眼前此人却在四十上下,可见真是个得道高人。

  “方才是你抚摸了避尘珠?”张天师道。

  “未学赵升,拜见天师。”赵升连忙跪地叩拜。张天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此人冰胎玉质、道貌安然,是修道的上上品资质。张辅汉继续问道:“你可是前来学道?”

  “未学久闻天师威名,特从京都赶来,向天师求道。”

  “你既是前来求道,可曾了解我门中规矩,前来求道者需有五斗米,才能入我门派。”张辅汉继续道。

  赵升一听,需要五斗米,自己常年巡防,身上的积蓄也并不多,这五斗米之事却一直没有听说,现如今就算准备,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银两,连忙回张天师道:“天师,我从京都赶来,未曾准备,请天师给我时日,定将这五斗米补上,还望天师能收我为徒。”

  “你既然是诚心学道,想入我门派,却连我本门收徒需以五斗米作为学费,都不知道,你说诚心,岂不是妄言,本门不收你等,还是速速回去吧。”说完张辅汉便转身回殿去了,在场的人无不为赵升感到惋惜,也不知道为什么张天师却放着这么一个大好人才却不要,反而发如此之大的脾气,实是罕见,真实让人一时摸不到头脑。

  “天师若不收我赵升为弟子,我将长跪于殿前不起来,直到天师收我为止。”众人都劝说赵升先离去从长计议,可是赵升却意已决,不愿离去。

  不一会儿一朵乌云飘来,这山中的天气那是可阴晴不定,不一会儿便下起了瓢泼大雨,人们纷纷散去,只留下赵升一人跪在大雨之中,可他丝毫还是没有起来的意思,这时,不知从何处来了一位貌美女子,询问道:“这位公子,为何跪在雨中,这山里寒气重,你这样浑身湿透,会生病的。”

  “多谢姑娘关心,我赵升一定要拜张天师为师,就算我跪死病死于此处,我也绝不起身。”

  “公子这又是何必啊,你今日先去我家,吃顿饱饭,喝碗热汤,待明日,无雨之时你再来求天师,那也不迟啊!你何必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这女子身着彩衣,属于少见的美人,可是赵升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上一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殿宇道:“我赵升求道之心,坚如磐石,就是让我三天不吃不喝,我赵升也是无悔,姑娘您还是请回吧。”

  女子见劝他不住,便自己离开了,说也奇怪,这女子刚走不到半刻,刚刚还是大雨倾盆,此刻太阳又出来了。赵升心里也感觉有些奇怪,不过这山中的天气,也许就是如此吧,正当他思索之时,发现自己的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金元宝,难道是刚才那女子落下的?赵升拿起来看了看又放回了原地,虽然自己可以用金元宝换取五斗米,拜入天师门下,可是这元宝本不是自己所有,现在就将此元宝放于此处,等那女子再回来取。

  很快便到了夜晚时分,整个殿外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现在的他其实已经是饥饿难忍,但是他立了誓言,若不能拜入天师门下,自己就算饿死,也不起身。这时候四处已经空无一人,就在他昏睡之间,突然听见一只老虎的嚎叫,只见送仙桥后的半山上,有只白虎死死盯着他,看样子是想拿他下肚了。

  那老虎三两下,便从山上跳了下来,慢慢的靠近赵升,用巨大的虎头闻着赵升的味道,赵升紧闭双眼,看样子今天是要死在这饿虎嘴里了,那老虎绕着他转了两圈,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悄然离开了。赵升心想今日可算是命大,竟然能从这老虎口中逃生,可这一个晚上赵升都没有合过眼,生怕那白虎再次的返回来,将他一口吞下肚去。

  二日清晨,昨日雨中的那女子再次出现,可是此次出现,她似乎不是那么的友善,质问道:“你这公子,昨日我好心待你,没有想到你居然将我身上的金元宝偷了去,你赶紧还我金元宝,不然我这就将你送去官府,看你如何能拜张天师为师。”

  赵升听到,马上便去找昨日自己看见的金元宝,可发现那金元宝竟然不翼而飞,解释道:“这位姑娘,你昨日走后我的确看见有一个金元宝,我想定是姑娘落下,可我又放回原处,想你来时告诉你,可是现在这金元宝不知为何,竟然不翼而飞,我真不知道是到哪里去了。”

  那姑娘厉声道:“你分明就是偷了我的金元宝,想用此元宝换五斗米,拜天师为师,你现在却说我的金元宝不翼而飞,我看定是你将我的元宝,收入自己的囊中了。”

  听那女子这么一说,赵升百口莫辩,那女子死活要求赵升还她的金元宝,不然就要将他送去官府,赵升也未作更多解释,便把自己怀中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信物,天蚕丝绢,作为赔偿给了那女子,天蚕丝绢可是难得之物,那女子一见便欢喜的拿走了。现在的赵升可算是一身空空,连最后母亲的信物,都没有了。

  待那女子走后,殿门开了,张辅汉慢慢的走了出来,对赵升道:“你先起来吧。”

  “天师若不收我为弟子,我决不起身。”

  “你学道,是为了什么?”

  “我向天师学道,是希望能像天师一样,祛除世间妖魔,造福于天下百姓。”赵升回答道。

  张辅汉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先起身吧,念你如此诚心,我就收你为我派弟子。”

  “赵升拜谢师父。”然后赵升感激涕零的不停叩谢,张辅汉将他将他扶起,吩咐王长将他带到斋堂吃饭。

  转眼之间三年过去,张辅汉的众多弟子之中,却没有让他非常满意之人,能传他法门宗要,一日,张辅汉带着众弟子登上云台峰绝崖,悬崖下的数十丈之处有一颗桃树,红色果实累累,此桃树乃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结果,三十年一熟。凡人吃了百病不生,益寿延年,修道者吃了,能增强法力,转凡为圣。大家见了莫不心动,但要想获取,却又退缩三分,张辅汉见状二话没有说,便要跳入崖下采摘大桃,众弟子一拥而上,拦住师父。

  然后王长和赵升却木然不动,默然不语,谁知道众弟子未能将张辅汉拦住,他分开众人,朝着桃树的方向,一跃而下。众弟子齐聚悬崖边上,往下俯瞰,却不见师父踪影,一时惊骇悲啼,面面相觑,无奈之下失望而归。

  只有王长和赵升二人,站在悬崖边上,相视不语,然后一口同声说:“师者如我父一般,如今师父自投这深不可测的悬崖,我辈何能安在?唯有随师父一起去吧!”说完两人一起向师父所投方向跃去。

  正落半空时,忽然刮起一阵风,两人却正好落在张辅汉两侧,张辅汉笑道:“我就知道,我门弟子,唯有你二人胆敢前来,赵升,为师七次试你,你皆通过为师的考验。”

  “七次试我?”赵升有些疑惑。

  张辅汉继续道:“是的,当你让避尘珠放光之时,为师当时就很是看重你,第一试,辱骂不去。第二试,美色不动心。第三试,见金不取。第四试,见虎不惧。第五试,偿绢不吝、被诬不辩。第六试,存心济物。而最后一式,也就是今天的第七试,舍命从师。为师今日也是倍感欣慰啊!”

  张辅汉如此一说,赵升才明白为什么当日在殿**到那么多的怪事,原来是师父一直在考验自己,张辅汉继续说道:“今日我便传你二人大道要术,你二人当认真修习,饥饿之时你们就摘这树上的果子吃。”

  随后张辅汉便将太上道祖传授的吐纳之法传与王长和赵升,并将大道修真要术也一并传授,他二人就在这桃树下的石台上,吸天地灵气,融道法于自然,入天人合一之境。

  三日之后,张辅汉三人便回到天柱峰,门中弟子见后,惊愕不已,后来知道整个事情原委,个个追悔莫及。而王长和赵升二人,余后三年中勤加练习,又因吃了悬崖上的仙桃,逐渐了悟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