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2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天庭通缉令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妖祸之乱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妖祸之乱

更新于:2018-03-14 18:22:54 字数:3194

字体: 字号:
  “青年大街发现尸体,封锁三号区域,收到请回复!”

  “收到!”

  青年放下对讲机,披上雨衣,踏入了雨幕,天空不断响起炸雷,狂风携杂着雨水击打在忽明忽暗的广告牌上,带起滋滋啦啦的噪音。

  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犯罪动机不明,手段粗暴凶残,让市民产生了极大的恐慌感。

  南宫策走在空旷的大街上,谨慎异常,对方可能再次作案,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他低头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的是凌晨三点,正是凶手最喜欢的作案时间。

  愈来愈临近三号区域,南宫策的心跳开始不自觉的加速,脑海中不断回放着满是尸体碎块的杀人现场,周围只剩下风雨声,让他的心紧绷起来。

  “啊!!!”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尖叫,南宫策一个激灵,快速赶往现场,身边的景物飞速后退,他行至了一个漆黑的巷子。

  巷子阴森灰暗,地面积留的雨水倒流进去,在巷子口形成一片水洼,里面隐约传来女子的尖叫声和猥琐的淫笑。

  南宫策摒住呼吸,双手持枪,缓缓贴近巷口,他交叉着步伐,尽量不激起水花。

  “师傅,这回咱们发了,把她卖到老刘头那,咱就可以换身行头了。”一个有些猥琐的声音传来。

  “就知道钱钱钱,你他吗傻了啊,把她关起来,好好调教一番……。”另一声音道。

  “是啊……是啊……大师兄说的对啊!多好的灵宠料子啊!”猥琐声音应和道,女子尖叫起来,应该是猥琐男子对她作了什么肢体接触。

  南宫策听二人言语,瞬间便给二人打上了人贩子的标签,身为和谐社会的有为青年,他对这些家伙的态度绝对是零容忍。

  “别磨蹭了,赶快装起来,让人发现就麻烦了。”一道苍老的声音提醒道,接着传来的,就是女子的尖叫声和抬箱子的声音,南宫策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

  “大师兄,听说最近妖怪价格波动挺大啊。”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握着锁链,嘟囔道。

  “都是上面闹的,听说天庭出事,放跑了不少妖怪……真他吗是坑队友啊,咱们老实发育,他们这帮****非得强行送一波!”高大青年光着膀子,雨水顺着臂膀留下,他往女子嘴里塞了一团麻布,咒骂着。

  “徒儿勿要乱说,对上界神仙要给予应有尊重!要是让这帮犊子听到你在骂他们,那就糟了。”一个干瘦的老头吧嗒着烟嘴,教育道。

  “师傅说的是啊!”他把锁链绕到女子身上,谄媚的笑道。

  “不许动!警察!”南宫策打开手电,突兀的跳出来,大声叫道。

  三人惊呆了,本能的举起手,青年手中的铁锁哗啦啦的砸到了少年脚上,让少年忍不住破口大骂。

  “师傅咋办!”青年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问道。

  “你问我咋办?我他吗的问谁!你当师傅我是神仙啊!”老者大怒,抽出鞋底子狠狠抽在青年的头上。

  “你们被捕了!”南宫策大声警告道,这三人怪里怪气,穿着打扮一看就不像正常之人。

  “请老实一些,三位涉嫌拐卖妇女罪,我们有权对诸位作出十五天的有效拘留!”南宫策掏出一副手铐,把它扔在了地上。

  “你去把他拷上!快!”南宫策大叫,他驱使着少年给魁梧青年戴上手铐,无论如何,这个满身肌肉的家伙必须优先解决。

  “师傅,咋办?”少年问道。

  “看来……为今之计,只有先把他撂倒了。”老者吧嗒着烟斗,不缓不慢的说。

  “我要开枪了!!!”南宫策再次警告,对面三人虽然手段卑劣,举止怪异,看起来丧心病狂,但也许并非是真正的穷凶极恶之人呢。

  青年狞笑着,甩着铁链奔向南宫策,南宫策刚要开枪,

  却被一道黄色光芒击中了胳膊,手枪飞到了水洼里。

  “拖鞋……”南宫策震惊了,他没想到,输出这么爆炸的凶器竟然是一只拖鞋。

  他一个后滚翻捡起手枪,一口气打出六发子弹,但瞄准却是对方的腿部。

  “师傅,这小子又回来了!”少年大喊,老者和青年正把女子往箱子里塞,闻言不禁加快了速度,女子挣扎着,给他们增加了不少难度。

  老者吐出一口烟雾,准确的拦截住了子弹,青年冲向南宫策,与他对打起来,这青年力量奇大,武艺不凡,南宫策一时竟然不敌。

  “壮士救命!”女子大声哭喊。南宫策此时才看清了这女子,竟然是一眉清目秀的美女,她长发披肩,柳叶眉,瓜子脸,一袭火红的旗袍将她火辣身材凸显得淋漓尽致。

  “和谐社会竟然存在你们这伙奇葩……”。南宫策吐出一口血沫,恨恨道。

  他一拳打向青年的小腹,肘部回旋击向青年的下巴,高大青年吃痛,南宫策反手搂着他的脖子,把他摔在了地上。

  那女子眼中含泪,不断挣扎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小友莫要误会,这女子乃是妖孽,并不是寻常百姓人家啊!”老者摇头晃脑的说道

  南宫策勉强打起精神,骂道:“胡说八道!你一把年纪还色心不改,放开那女子我算你自首!”

  突然,那旗袍女子挣开了锁链,狠狠的咬在了老者虎口上,泅泅鲜血顺着她红唇流下,让她神情显得有些狰狞。

  南宫策不疑有他,瞬间加速用右脚铲起一片雨水,水花四溅,南宫策一拳击破水花,打中了老者的胸口。

  老者胸膛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南宫策用枪托狠狠锤在老者的太阳穴上,左小腿同时踢在老者的裆部,他以右脚为轴,左腿发力,将老者绊倒在水坑中。

  “逃……”南宫策三两下解决少年,拉着女子跑向巷子外,谁知这怪老头还会弄出啥幺蛾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事后他有的是办法料理这老头。

  瓢泼大雨洗刷着路面,南宫策拉着这红衣女子,深一脚浅一脚的逃进了附近的公园里,雨水将女子的旗袍淋湿,暴露出她诱人的曲线,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南宫策心里也泛起奇异的感觉。

  “多谢壮士出手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女子软软的声音传来,让南宫策心头不禁一荡。

  他暗恨自己不争气,正气凛然道:“除暴安良是人民警察的天职,无需客气。”出了这片树林,就可以看到他的警车了,南宫策舒了一口气。

  “你怎么不走了?”南宫策疑惑道。他偏过头看向身后的女子,女子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着他,红唇微启,突然抱紧了南宫策。

  “你相信我是妖怪吗?”女子把脸贴在南宫策的肩膀,吐气如兰。

  “自然不信!老子活了二十多年,信奉的是唯物主义,不相信鬼神之说!”南宫策大声道。“你先放开我,咱们有话好好说……大姐,你手别乱摸……”南宫策哆哆嗦嗦的说道。

  “我还没有报答恩公呢!”女子娇笑道

  “壮士……”女子柔柔道。

  “干嘛?”南宫策语气渐冷。

  “我准备现在就报答你!把你吃掉……”她轻声在南宫策耳语道。

  天空响起炸雷,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南宫策猛然惊醒,女子的双手紧紧搂住他,犹如铁钳,她的瞳孔呈碧绿色,脸上出现了翠色的鳞片,嘴角也显出了弯曲的獠牙。

  “吃这个吧!哈哈!”南宫策把电棍塞在她的嘴里,在她惊愕的眼神中按下了按钮。

  “你当老子傻啊,这雨又大又冷,你大半夜跟老子搞暧昧,正常人能干这事吗?”南宫策抿抿嘴,暗道晦气,今天晚上真是点背,啥事都让他碰上了。

  “没想到这世上真有妖怪啊,也不知道抓住她会不会给我涨工资……”南宫策摸着光溜溜的下巴,沉思道。

  南宫策正得意着,却突然觉得肩膀一疼,那红衣女子正满脸媚意的笑着,哪里还有半分麻痹的样子。

  “你骗我……”南宫策看向肩膀的伤口,惊愕道,他只觉得血液倒流,头昏脑胀,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他联想到了一种生物,毒蛇!

  “你把妖当什么了?我们可没有你们人类那么脆弱啊。”她把电棍随意扔到地上,冷冷道。

  “那个老头……”

  “他有法力,而你没有!”女子毫不客气的打断他。

  南宫策暴起,用左手插向她的双眼,女子歪头躲开,南宫策化指为拳,不痛不痒的打中了她的脸颊,他现在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我救了你,为什么要杀我……”南宫策看着刺穿胸口的蛇尾,眼中闪过一丝金芒,最后只剩下些许黯然与留恋。

  “其实理由很多啦,比如人与妖怪不两立啦,或者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啦。”她吐出鲜红的信子,舔了舔嘴唇,笑道。

  “总之,你不能相信妖怪,尤其……像我这样的女妖怪……”女妖喋喋不休的讲道。

  “死了?真没意思……”她用尾巴卷起南宫策,消失在了夜幕中,片刻后,伴随着隐隐约约的手电,林地中传来了噪杂的人声。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