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来问鼎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纨绔少年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纨绔少年

更新于:2018-03-15 12:06:52 字数:4711

  苍海州,南云城。

  朝阳升起,城中人来人往,显得异常热闹。街道上,各行各业的人都在交头接耳,仿佛在交谈着什么彼此都感兴趣的话题。

  “听说了吗?留香院花魁今天开始接客了。”

  “何止听说,我看见上官老头都去了。”

  “上官老头都去了?不会吧!他都几十岁的人了,去真是糟蹋人家了!”

  “哎!人家有钱,我们管不着。”

  “对啊!我们也去看看吧!哪怕凑凑热闹也行!”

  “对,只为一睹花魁风采。”

  这些人讨论着,便三五成群地朝留香院走去。

  留香院。

  大厅中早已人满为患,以前能坐的位置都成了两个站着的位置了,当然除了前排的,因为那是贵宾席。

  每年的花魁接客日都是在大厅举行的,因为大厅宽敞,可以接纳许多的客人。花魁接客日是南云城中的大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不过这天来喝彩的都是男性花妓而已。

  留香院的主事人易娘最喜欢这一天,因为这天给她带来的收入不匪。开妓院不就是为了给男人快活,然后男人给你钱花吗?

  易娘道:“感谢各位前来捧我们解菱姑娘的场子。不过还是老规矩,只要你们之中谁给得起钱,今年的花魁今夜就是谁的。”

  老鸨的话刚刚说完,在座的人中站起一人,穿着华丽,抚摸着一缕山羊胡须,哈哈大笑起来,道:“老天待我不薄啊!论财富,我有的是。易老板,给老夫开个天字房。”

  见到此人的举动,场中人表情不一,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

  “这上官老头还真是财大气粗,也不知这体力跟得上不?要不我来替他好了。”

  “痴心妄想啊!人家是我们南云城的大商户,你能和人家相提并论吗?”

  当众人你一言我一句之时,留香院外传来一个不协调的声音。

  “上官宝,你有钱了不起吗?”

  上官宝朝门外看去,怒气道:“是要谁和我做对?不想活啦!”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年纪十六七岁,相貌英俊,全身释放的都是高贵之气。这少年一身白衣,披着乌黑散发,后面跟着两个跟班,显得极为霸气。

  少年道:“我若是不想活,那你就直接不用混了。”

  看清来人,上官宝脸色变了,眼前的大爷他可惹不起。

  “原来是长孙少爷。恳请原谅老朽儿不识泰山尊严!”

  这长孙少爷单名一个诺字,是城主府长孙家主长孙逊的次子,整天不学无术,喜好逛妓院进赌坊,带着跟班横行霸道,并且极其地不讲理,纨绔至极,是南云城中的小霸王之一。

  长孙诺懒得搭理上官宝,他的目的是花魁解菱。

  “老头,你出多少钱财?”

  上官宝恐惧,害怕一不小心得罪了长孙诺,那他就不用混了。紧张的竖起颤抖的三只手指,道:“三万。”

  长孙诺道:“别怕,你我现在公平竞争呢!不过才是三万,也太少了,要不你出个四五万的,显得阔气点。”

  听到长孙诺的话,上官宝吓呆了,谁知道这纨绔少爷的话中意思。他只能颤颤抖抖地说道:“不了。不瞒二公子,今日小老儿只带这些许。”

  上官宝不出价了,他可不想得罪眼前的贵公子,最后他默默地低下头。虽然长孙诺表面上说公平竞争,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变脸?

  在南云城,不是三大家族的子弟,哪怕是说话都是要三思的。

  “没想到堂堂的长孙家二公子竟然威逼别人放下竞争权力,这手段还真是够高明的!”

  这时从门外又传来一个不协调的声音,紧接着便走进两个人,都是一身高贵华丽服装,一黄一蓝,二人装束穿戴整洁,一看便是大家公子。这话是那黄色服装的人说的。

  “怎么?公良昊,老子只是在你前面早一步而已。”

  黄色服装的公良昊笑道:“幸好早我一步,不然我可丢不起这脸。”

  长孙诺看了一眼黄衣公良昊,刚想反驳却注意到了蓝色衣服的少年,笑着调侃道:“没想到你公良昊还真是物以类聚,得到了这么一条好狗。”

  身穿蓝色衣服的少年巫马钟一听,怒道:“你这废物,你信不信老子一拳打爆你的头颅?”

  长孙诺一听,不怒反笑道:“打爆我的头?你太天真了。即便是你老爹也不敢这么说。”

  巫马钟本身在说话方面就有问题,并且容易动怒,道:“公良兄,这长孙诺嘴巴太贱了,待会我要他好看,你千万别拦着我。”

  公良昊道:“一定。废物就是要用来踩踏的。”

  两人的谈话长孙诺直接忽略,狠话每个人都是会说的。

  “话说你们两个跟不跟价啊?不跟我就要去陪美人了。老子可没闲工夫陪你们在这儿浪费时间。”

  长孙诺的话提醒了公良昊巫马钟两人,公良昊道:“十五万。”

  巫马钟道:“公良兄,这回我可不让你。二十万。”

  长孙诺鄙视道:“真是土包子,跟价真少,枉你们还是三大家族的。搞得本少爷竞争的兴趣都没有。三十万,不,四十万。”

  巫马钟道:“四十五万。”

  长孙诺笑道:“五万五万的叠加,浪费本少爷的时间。七十万。”

  听到长孙诺的话,公良昊和巫马钟对视一眼,然后大声骂道:“长孙废物,你欺人太甚。你那老爹把你当宝,钱财随你花,可你也要考虑我们的感受啊!”

  长孙诺无所谓道:“真是土包子,这点钱都出不起还来妓院。再说,老子花我自家的钱,碍着你什么了?”

  巫马钟现在真想打爆这姓长孙的,可是公良昊这时跟他悄悄地说道:“巫马兄,你身上有多少银两?我们二人合起来,不信压不倒他。至于花魁,我们两个享用如何?”

  巫马钟一听,觉得是理,便答应了。道:“我有四十五万。”

  公良昊道:“我有五十万,两个加起就是九十五万。我就不信他能带这么多。”于是高声呼道:“九十五万。”

  此价一出,众人喧哗起来。

  “天啊!九十五万。天价!”

  “花这么多钱只为了和解菱姑娘共度春宵。有钱就是任性的代表啊!”

  “散尽钱财只为与佳人芳泽。公良公子的行为值得提倡!”

  长孙诺听到众人的议论,丝毫不在意,喊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让本少给你见识一下财大气粗。一百万。”

  众人屏住呼吸,一百万,这是什么概念?天价?不,超越天价!

  巫马钟按耐不住,直接运起了体内的武气,一拳朝长孙诺击去。长孙诺来不及闪躲,从正面挨了巫马钟一拳,后退二十余步,然后直接躺坐在地上。

  见长孙诺这般,巫马钟大笑起来,道:“废物嘴皮子再厉害,真正的打起来也无济于事嘛!”

  身旁的公良昊也嘲笑道:“哈哈,尽管你再有钱。今日把你打伤,解菱姑娘也终归是我的。”

  长孙诺笑了笑,从地上爬了起来,道:“你们公良家和巫马家还真是够卑鄙的,炫富炫不赢就来硬的。但是,我也不是好惹的。”

  巫马钟笑道:“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么个不好惹法?”

  公良昊也道:“自我得到打虎七拳后,还没显露过呢!诺公子,你可真幸运。”说完朝一拳朝长孙诺打去。

  打虎七拳是公良家的武技,赤阶下品,共七式,公良昊只会前三式,也就是小成境界。

  在南云城,三大家族的子弟斗殴是频繁的事,其中最数这长孙诺与公良昊两人。在修为上公良昊稳压长孙诺,所以几乎都是长孙诺吃亏。

  看着拳影,长孙诺施展了自己前几天才学会的唯一防御武技——地灵盾铠,在自己的前方形成一个椭圆形的盾牌,盾牌上发着些许金色光芒。从程度上看,这套武技他已经练到了小成境界。

  地灵盾铠是长孙家的赤阶中品武技,在长孙家众多青年子弟中,只有长孙诺一人练成,而且他只是一个偷武境一重的废物。偷武境一重,也就是比凡人厉害点而已。

  巫马钟见公良昊的攻击落到了长孙诺的防御上,但是两人不相上下,一时难定输赢,想道:“这长孙诺真的是偷武境一重吗?公良兄明明是三重的修为啊!不对劲。”虽然这样想着,但是手中却没有停止动作,瞬间便朝长孙诺轰出一拳。

  这是他们巫马家的碎石拳,赤阶下品武技,专攻对方内腑,令其瞬间失去战斗力。

  轰~

  只听到声音,长孙诺瞬间便被击倒在地,口中吐出一大口血喷向空中,随即吐出的血便洒在了他的脸上和白色的衣服上,整个人看上去惨不忍睹。

  长孙诺的两位跟班见长孙诺这般情况,不觉大惊失色,连忙过去将其扶起。不料,长孙诺全身软绵绵的,像一滩软泥一样。原来他的经脉已经被震断了。

  公良昊笑着拍拍手道:“看你那死样。还想跟我斗。”

  “他斗不过你,那我呢?”

  这声音从二楼传来,随即一人便从二楼直接跳了下来。此人一身深蓝的长袍,长得有些清秀。

  巫马钟见来人,心中疑惑来人是谁?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人。

  公良昊见巫马钟的困惑表情,小声道:“这是那废物的三弟,长孙谜。和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小心点,他是偷武境五重的修者。”

  听了公良昊解释,巫马钟算是明白了这人的来历,不过还是被来人的修为震惊了一下。

  长孙谜来到长孙诺面前,道:“使用了地灵盾铠都还被打成残废,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你们两个把这废物抬回去。免得丢人。”

  两个跟班道:“是,三少爷。”说完便带着长孙诺离开留香院。

  长孙谜看向公良昊和巫马钟,道:“打伤了我长孙家的人,二位总要给个交代吧!”

  巫马钟虽然畏惧长孙谜的修为,但是贵家公子的颜面不能丢,笑道:“你们长孙家嫡系的不行,这庶系倒是有勇气啊!”

  长孙谜听到这话,脸马上变得阴冷起来,说他是庶系就是他的底线。?道:“就不知道你这巫马家的嫡系斗不斗得过我这长孙家的庶系了?”说完更不搭话,直接一拳轰了出去。

  长孙家赤阶中品武技曜辉拳被长孙谜使得虎虎生威,一招便打伤了巫马钟。长孙谜鄙视道:“小小的偷武境三重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姓公良的,我不今日之所以不伤你,是因为你还要带他离开。快滚吧!”

  公良昊知道自己斗不过长孙谜,虽然心中愤怒,到不得不忍住,连忙带着地上还在哀叫的巫马钟狼狈离开。

  长孙谜暗笑道:“你们斗了半天,还不是被我一招干倒。”

  “长孙诺啊长孙诺,你真是个废物,堂堂的城主府二公子,也让我这个做弟弟的替你感到丢脸。”

  “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整天出来瞎逛的。要是我,直接不见人了。”

  “不过,解菱是我的人了。这才是我的正事。”

  长孙谜自言自语,打算朝解菱姑娘的房间走去。

  他被易娘拦住了,笑道:“老鸨,你以为你胸大就可以拦住我?”

  易娘被调戏,不恼反笑道:“我想三公子是明白我这儿的规矩的。二公子出手大方,今天的花魁自然是二公子的。”

  长孙谜一下被易娘激怒了,这话不就表明了他一切都白费了,而且间接地说明了他不如二公子长孙诺这个废物。带着些许愤怒道:“他出了一百万,我也可以出一百万。”

  易娘道:“我知道你三公子不缺钱,可是规定的时间已经过了。请回吧!”

  长孙谜怒道:“你信不信我拆了你这留香院?”

  易娘不怒反笑道:“哈哈,三公子,即便是府主大人也没有勇气说这句话吧!”

  长孙谜吃瘪,老鸨说的没错,他的确不敢。气急败坏道:“你跟我等着。”说完甩了甩衣袖,便离开了。连一个老鸨都不给他面子,他堂堂三公子还有勇气待下去吗?

  见长孙谜走了,众人纷纷道:“老板娘,我们大多都是为了一睹解菱姑娘容颜的。你说这…”

  易娘明白他们的意思,只是面露为难之色,道:“不瞒各位,解菱姑娘遇事出去,连我也不知道踪迹。”

  众客人抱怨道:“原来是骗我们等了半天。老板娘,这样不诚信啊!”

  易娘也显得难堪,随后道:“既然如此,那就今天我们留香院请客。全场免费。”

  这话一出,全场沸腾了,这当然是众人最爱听的话。

  “我的小红莺,走,我们去讨论讨论。”

  “哎!你们两个过来。大爷带你们快活去。哈哈!”

  “老鸨,我见你丰韵犹存,不如让我领悟下呗!”

  “……”

  各种话语不堪入耳,不过这是你情我愿的事,谁也管不了。

  可怜的是长孙诺,散尽百万钱财,最终讨得全身残废瘫痪。虽得花魁,而解菱却不知在哪儿?即便知道,现在的他也不能和解菱谈论人生。

  其实,在南云城只有一个男人见过解菱,那就是长孙谜,而且还钟情于她。至于其余的人为何不识庐山真面目而肯花钱,是因为只要是花魁在相貌这方面是肯定没问题的。

  然而,当留香院热火朝天时,长孙诺已经回到长孙府昏睡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