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4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怜月倾城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貂禅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貂禅

更新于:2018-03-15 14:37:50 字数:3538

字体: 字号:
  风带不走你的泪,云挽不住你的美,羞的月儿盼的月儿也为你沉醉,伤心人痴心人心碎,你是谁让英雄如此的追,你的美早已为江山所累,是谁的伤让你如此的憔悴,是谁的爱让你走了千山万水,你将一江春水化做相思,恩爱难舍总难回味,昙花一现繁华梦,也要相爱几轮回,无数的英雄爱你的美,不爱江山相互依偎,不顾风烟骤起战鼓,只愿携手丽人归,风带不走你的泪,云挽不住你的美,羞的月儿盼的月儿也为你沉醉,伤心人痴心人心碎,你是谁让英雄如此的追,你的美早已为江山所累,是谁的伤让你如此的憔悴,是谁的爱让你走了千山万水,你将一江春水化做相思,恩爱难舍总难回味,昙花一现繁华梦,也要相爱几轮回,无数的英雄爱你的美,不爱江山相互依偎,不顾风烟骤起战鼓,只愿携手丽人归,你将一江春水化做相思,恩爱难舍总难回味,昙花一现繁华梦,也要相爱几轮回,无数的英雄爱你的美,不爱江山相互依偎,不顾风烟骤起战鼓,只愿携手丽人归——晏菲《貂蝉》

  呜,好黑啊!而且暖洋洋的,好舒服!好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一样,舒服啊!多久了?多久没有这么放松了?不对,他还活着?可是她明明将刀插进他的身体里了啊,为什么会没有一丝痛的感觉?奇怪奇怪!外面似乎传来一声尖叫,秦落一个不稳,被弄的头昏脑胀,谁能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好像被困在什么地方一样?虽然说这个地方很温暖,可是这毕竟是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啊!

  “使劲!使劲啊!”外面的声音大大的,秦落皱皱眉,(不知道究竟皱不皱的了,呵呵!)发生什么事了?使劲?使劲?!他...他该不会,该不会是妹妹说的——穿...穿越吧!!!!他无力的软下,这什么跟什么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天啊,难道说这世界上真的有平行的空间吗?蓦然,他感觉似乎呼吸有些困难,隐隐觉得似乎是要自己出去,却仍有些不爽,但是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他努力的向外钻去。呼,他大力的呼出一口气,终于活着出来了啊!

  “他怎么不哭啊?”有人如此说,大力的抱起他,手打向他的屁股,秦落皱着眉头,我偏不哭,看你们能怎样!他的倔脾气一上来,根本就不管其他。有人叹口气,“他不哭就不哭吧!别打疼了他。”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声,似乎有些气乏,他忽然明白了,那人是他的“母亲”。他使劲的睁开眼,有些茫然的四处张望,人不多,两个而已,那个打他的女人将他抱着放在那女子的身边,他抬起头,有些惊诧,好美的女子,若用古文来描述的话,那真真是:两弯颦颦柳叶眉,一双脉脉丹凤眼。双颊微氲,体态娇弱。气喘吁吁,含娇带喜。微有娇媚之色,略为纯净之子。暗叹一声,仍只有两个字来描述:妖净!即便林黛玉也不过如此吧!他这样感叹。等等,他忽然发觉,此人青丝微微披散,但由她素净的模样中仍看的出她的倾城之姿,但是,这并非重点,重要的是,他现在不是在医院,而且...这两名女子,似乎...穿的是古装吧?!!!换而言之,就是自己要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不知道什么朝代的地方再生长一次?不熟悉啊不熟悉,只依稀看的出这是古代女子的闺房,幸好不是妹妹所说的半途穿越,不然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笑话来呢。他怔怔的发神,自己可再也见不到妹妹了,也再也见不到...若篱了。若篱...!!!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肯告诉自己原因呢?或者根本就不需要?

  叶轻浅看着自己身旁沉静的小肉团,微微发着怔,这是她的孩子,她自己的孩子,即便刚刚出生,也无法掩饰他的不同,与世隔绝一般,心根本就不在这里,他的容貌既然继承了自己和...那个人,那么,想必他以后会很艳丽吧!想必以后,这个地方又要为他染上波澜吧!她微微勾唇,“孩子啊,你叫我如何放的下?”微微感叹一会儿,她的目光有些迷蒙,“一笑倾城,一笑倾城啊,罢罢罢,既如此,就叫倾城吧!”

  倾城?!秦落嘴角动了动,为什么要叫倾城?难道她不知道红颜祸水吗?还倾城呢,要是真的太女气了的话,他不介意在他的脸上加点料,哼哼哼,唉,可惜啊可惜,自己现在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小了,否则的话,一定要抗议这个名字!不过说实话,这个女人还真不错啊!估计就是西施貂禅再世啊!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唔,我好可怜啊!!!!!而现在的秦落,并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自从到达这里,他就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活的与众不同,活出自我来,再也不会像上世一般,任人摆布,而且,女人是祸水,能不招惹便不招惹,绝对不要像上世一般被别人所背叛,他再也容不下任何的背叛了,背叛他的人,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是*******分*********割********线*********哦呵呵********

  “哥哥,哥哥...”素白色的房间内,只有女孩悲戚的叫喊声,房间外的大厅,站着一大群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正在争执些什么,突然从外面走进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到这个景象,依旧免不了撇嘴,这些人,一个个的都如此的丑陋!阿落啊,你的亲人,还真是...啧啧,他的眼光有些冰冷起来,嘲弄的看着他们,不发一声,看着这场闹剧。

  “洛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一个有些怯怯的声音响起来,看着那个有些冷峻的男人,笑着道,眼睛红肿着,正是秦落的妹妹秦莲,虽然不是亲兄妹,但是感情却很好。

  “小莲啊,你可要好好生活哦!你大哥可是早就把你交给我了!”洛鸣看见秦莲,微笑着道,眼里有着暖暖的温度。

  “小洛,你来了啊!我们可都等着你的消息呢!秦落他究竟怎么决定的?你最好不要骗我们才好!”一个面容严肃,与秦落有八分相似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的伤心,失落,有的只是责问与严厉。

  “秦世伯啊!你们在等什么呢?我怎么不知道呢?”洛鸣微微扯了扯嘴角,冷笑着说,他就是看不起这些家伙,即便这些人是阿落的亲人,但是他个人认为,他们不配,一点也不配当秦落的亲人!

  “洛律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那个杂种死了,难道他的东西还要留着祸害吗?我劝你还是不要装不明白的好!你还是快点宣布,那个杂种的东西该怎么办的好!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另外一个看起来很艳丽的妇人声言俱厉的道,看着洛鸣的眼里有很明显的不屑。

  “哪里哪里,我怎么知道阿落他的想法呢?你们等我干什么呢?就该自己去啊,我又不知道什么什么的。”洛鸣没有丝毫的怒气一般,就好像在和朋友聊天,但他嘴里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像,含着淡淡的讥讽意味。

  “那个,小洛啊,你不要介意,还是先说说秦落他是怎么说的吧!毕竟,他现在已经死了,那些产业他也用不到了。”又是一个人站了出来,打着圆场,乘别人不注意,狠狠的瞪了眼其他的人,真是,财产还没到手,就这样尖锐的说话,谁不知道这个洛鸣是那个杂种的朋友,万一把他惹火了,那快到手的财产不就飞了?要知道秦落可是“倾城”企业的人,只要得到他十分之一的财产就可以后半生不用愁了,这些人怎么这么不知道事情的缓急呢?

  秦莲有些愤愤的站在那里,这还是哥哥的亲人吗?有用的时候万般讨好,现在他死了,居然这些人只想着如何分割他的财产?当初哥哥根本不必那么心软的,任他们自生自灭算了,哥哥就是心软才让他们逮住软肋的。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来这儿是来看看阿落的啊!为什么你们要找我呢?我又不知道阿落他究竟有没有什么留下,不过我估计...恩...公孙叔叔那里应该有什么吧!”洛鸣幽幽的说,他们在他这里浪费什么时间呢?不过,千万千万要挺住,千万不能现在就让他们知道,阿落其实没给他们留下什么,让他们自己去碰一鼻子灰吧!

  那堆人争先恐后的向屋外挤去,生怕去晚了!洛鸣悠然的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看着闹剧一场一场的发生,推波助澜,落井下石!

  “该死的,秦落,你小子居然比我还先死!我都还没死,你居然就死了?哼哼哼,你居然把小莲交给我,你就不怕?秦落,你个死小子,你为什么要比我先死?...”待众人都离开了,洛鸣这才走进灵堂,对着那只小小的骨灰罐恨声的说着,“你个死小子,就算回来了,你也没有什么地方呆了!”沉默了一阵,洛鸣又道,“你放心吧,我会查出到底是哪个家伙杀了你的,我会好好照顾小莲,也会好好照顾‘倾城’的,你放心,你就看着,看着我怎么样为你复仇!...依你的身手,要想杀你是很不容易的,而且那个若篱不见了,是她干的吧!那最致命的...阿落,这次我不会听你的了,这次,我一定会帮你报仇,我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会让那女人给你陪葬的。”

  “洛大哥,我相信,哥哥不会就这么去了,他一定还在某个地方活着,所以,我们也要好好活着,所以,那凶手,就让警察去追吧,我不希望继哥哥之后,你也离开我!”轻轻的,怯怯的声音。

  洛鸣转头一看,秦莲羞涩的看着他,眼里有一抹不容忽视的坚决,他笑了,揉揉秦莲的头发,“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