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修真界身份窃贼
  4. 1 修真界的七层世界

1 修真界的七层世界

更新于:2018-03-15 12:40:49 字数:5834

字体: 字号:
  传说,九万丈之上便是九天罡风层,穿过此层便是仙师大能们与域外种族对峙的无边虚空海,虚空罡风之猛更胜九天罡风千百万倍。

  羽字修真界不过是无边虚空海中的一块礁石。

  然而,即便是那些存在了几百年,自创功法,开宗立派的宗师级大修士也不知道史上是否有人穿过九天罡风层,去往无边虚空海。

  人人皆知九天罡风的厉害,但极少有人知道九天罡风指的是九种罡风。

  三大先天罡风,太虚,洞虚,太无,道君曰,三气混沌,生乎太虚而立洞,因洞而立无,因无而生有,因有而立空,这三种先天罡风,即便是在虚空海也是鼎鼎有名,虽然存在的不多,但若遇上,无论是什么仙什么神都得立化虚无,死的不能再死。

  三大后天阳罡,紫霄,大日,青虹,随便一种降至修真界都能引发一场灭国屠族的超级风暴,三大后天阴煞,魙(zhan),媿,魓(毕),原为传说中的鬼神,由此三位鬼神称呼这三种阴煞罡风便可想象其威能有多么厉害,在九天罡风层中所过之处尽皆是无边无际的阴寒冰域,内中的星球尽皆像是庞大的冰球。

  这九天罡风层究竟有多么厉害,胡卫是深有体会,此刻他就正以灵魂状态保持着恒定的光速在九天罡风层中穿梭。

  是的,胡卫穿越了。

  他以前常听人说,人死后会看到光,跟着光走就行了,胡卫死后第一个想法就是,纯粹废话,他的确是看到了光,可并不是他想跟着走就跟着走,不想跟着走就不走,由不得他啊。

  当时他的感觉,就好像他活着的时候遇到了人生三急,完全不由自己,若不跟着光走,他觉得自己的灵魂立刻就会消亡的一干二净。

  但也不知怎么回事儿,可能他用力过度了,他走着走着突然就突破了光速,在通过一阵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通道后,他便直接出现在了这里,九天罡风层。

  第一眼,他就被彻底震撼了。

  入眼所及,尽是朦朦胧胧的风,这其实只是九天罡风层的第十种罡风,随处可见的,最普通的罡风,饶是如此,也强的一塌糊涂,什么陨石,矿石之类的都无法抵挡罡风的凌厉,唯有金刚钻石,紫鎏金之类的修真界珍宝能够存在,也因此在修真界,人人皆想进入这九天罡风层,这里就像是一座无边无际的大宝库,能够经历长年累月的罡风刮拂而存在下来的,又岂是凡品,每一件都是足以令修士们为之疯狂的珍宝。

  可惜,能够进入九天罡风层的人几乎没有。

  至于真正的九天罡风,那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胡卫曾亲眼看到一颗似地球大的星球在无边无际的火雷罡风中被炸的四分五裂,支离破碎,点滴不剩,那一次,他差点惊爆了眼球,如果他有眼球的话。

  九天罡风层中的稀奇古怪,浩瀚广袤,每一天都能给胡卫带来新的惊喜,他所见到几乎都是他以前想都无法想象的事情。

  他曾见到无边无际的金光大佛耸立罡风中,仅大佛手指上一圈圈的指纹就是由无数小佛排列而成,每一尊小佛放倒都能成为一座北美大陆,小佛中每时每刻都有宝光无数,光影憧憧,可以看到仙子驾云霞彩带而行,可以看到佛陀持法杖钵盂于罡风虚空中漫步,可以看到道士御剑踏空而行,可以看到鸟人伸展羽翼如光穿梭,千奇百怪,不一而足。

  他曾见到指甲大的鱼儿在罡风中浮游,忽而变成书生,忽而变成农民,忽而变成士绅,忽而又变成飞剑石头,只有他想不到,没有指甲鱼儿变不出来。

  他曾见到帆船在罡风中穿行,风帆张开,罡风推动,迅猛如雷,快如流光,帆船上成百上千的大力士水手爬上爬下,忙的脚不沾地,大副负手立于船舷,手持望远镜,淡定指挥。

  他曾见到通体黝黑的悬崖悬浮于罡风中,悬崖上灯塔高耸,守灯老人一根钓竿,一张蒲团,一桶鱼笼,一壶老酒,安然垂钓。

  他曾见到波澜壮阔,以十万里来做长度单位的血色长河漂浮于罡风中,一滴水泡就如房屋大小,一层波浪就能淹没西藏高原,河中岛屿密布,妖兽无数,时而有人形骷髅仗剑而出,御风而去,时而有奇形怪状的妖兽踏浪而行,拼命逃亡,只为摆脱身后的昆虫追杀,那昆虫状如黄蜂,大如蜂鸟,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上入罡风,下入河水,无所不入无孔不钻,所过之处片瓦不剩,尸骸不存,简直就像无数饿死鬼投胎,见什么吃什么。

  光速不知岁月,也不知道穿梭了多少年,这一日,胡卫又看到了一幕壮观的一塌糊涂的奇景。

  灰扑扑,雾蒙蒙的罡风中一道人盘膝坐于虚空。

  这道人青衫,乌黑的长发挽了个道髻盘于脑后,手持青玉道尘,胡卫离着这道人不知多少万里,仍被这道人的威势惊吓的差点魂飞魄散,这道人之庞大简直无法形容,双眸中无数星辰转动,射出的精光直直铺出两道星河般的光道,道尘上的长须更是延绵不知多少万里,脑后一圈七色彩光,由无数恒星形成,普照不知多少亿里。

  神明,胡卫的第一感觉就是他遇到了神明,一尊真真正正,生龙活虎的神明,而不似之前的那尊大佛,空洞生硬,毫无灵性,一看就知道挂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青衫道人似是在传法讲道,不言不动却有一阵阵大道法音如辐射般传遍四极八荒,天上地下。

  座下,无数光点,密密麻麻,几如星海,胡卫很努力很努力的仔细辨认之后,震撼的发现,那些光点竟然都是人影,不需要刻意,一群人便可以排列成方阵,盘膝坐于虚空,恭听传法,全心悟道。

  密密麻麻的光点方阵好似一片又一片,一层又一层的星光大阵位于青衫道人座下,整齐排列,最为怪异的是,竟然形成了一个太极八卦的阵图。

  胡卫正看的出神,忽然发现那青衫道人冲他颔首点头,笑了笑,将他吓的差点魂飞魄散。

  不是吧,难道他看穿了我的根脚,他不会把我当成异界而来的邪魔吧,我改怎么办,我改怎么办。

  胡卫瞬间慌了,他没有奇怪青衫道人为何能看见他,这可是一尊活生生的神明啊,打个哈气就能放倒一个星系,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还算什么神明。

  他心虚,他害怕,他恐惧,他可是从异界穿越而来的,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他真怕这青衫道人脑门一热,正气冲头,意念一动之下将他打成飞灰。

  良久良久,胡卫才放心下来,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旋即大怒,恶狠狠的瞪着那青衫道人,心说,我跟你很熟嘛,你笑个屁啊笑,我的小心肝都差点被你吓的爆血。

  也不知为何,反正他感觉跟那青衫道人很亲切很亲切,不然他还真不敢如此不敬。

  某年某月的某日,胡卫突然眼前一亮,终于穿过九天罡风层了。

  天是湛蓝湛蓝的,云是雪白雪白的,好似突然从地狱到了天堂,令他欢喜的想大喊大叫,尽情发泄,九天罡风层那真不是生灵呆的地方,连他这个灵魂都受不了想崩溃,太狂暴了太刺激,他觉着就算这世上有地狱,跟那九天罡风层相比,也就是个屁。

  以光速穿梭了不知道多少年,终于,胡卫进入了羽字修真界。

  九万丈的高空,尽管风仍然很猛烈,仍然牛逼的不像话,但他刚刚经历过的九天罡风层一比,连个屁都不如,最重要的是,早晚分明,有了白天和黑夜,他终于不用再忍受那灰扑扑,雾蒙蒙,永远一成不变的天气。

  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太空寂了,别说修士了,连个鸟毛都没有,前三万丈高空便是如此,真正的寂寞如雪,渺无人烟。

  到了中三万丈高空,胡卫不由精神一振,风,更加的柔顺了,阳光,也更加的和煦了,时而还能看到一些遮天蔽日的鸟兽,飞龙从旁掠过,消失而去。

  进入下三万丈高空,胡卫激动的直想手舞足蹈,疯狂大吼,人间,我胡卫又回来了。

  湛蓝湛蓝的天空中,白云飘渺,虹桥处处,放眼望去,一座座雪白的山峰好似白色云海中的礁石般昂然耸立,偶尔便可见一些道观佛寺如明珠般悬于山峰之巅,好似明珠高悬。

  这日,胡卫瞪大了眼,满脸不敢置信。

  云海上出现了一片宫殿,真正的浩瀚广袤,如同仙境,每一座宫殿都由白玉建造,宫殿和宫殿之间有金石通道,有白玉飞桥,有无数藤蔓形成的飞廊,其中人影憧憧,有对弈的老道,有放牛的童子,有采花的仙子,有高谈阔论,品酒赏花的书生剑客。

  胡卫的速度太快,这片仙宫只是惊鸿一瞥,并未细看,但其中的许多东西仍令他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穿过云海再下一万丈,眼前的景色再次为之一变。

  青峰处处,一座一座根本数都数不清,风更柔顺了,阳光更和煦了,世界更多姿多彩了,青峰山峦之间飞鸟横渡,虎啸猿啼,到处都充满了鲜活的生命气息。

  云海之间一座座青峰连成一片,好似一座绿色的大陆,进入其中,胡卫才发现里面的锦绣多姿,每一株树木都高大的像山峰,穿过树冠立即就会进入一片与众不同的世界,森林世界。

  无以计数的飞鸟,妖兽,昆虫生活在期间,修真界修士们梦寐以求,打破脑袋也不一定能抢到一株的灵药在这里遍地都是,从生长到枯亡都无人问津,偶尔见到那么几个御风踏空,负手而行的修士更是对四周的一切都不屑一顾,好像所有的东西都是垃圾。

  胡卫很生气,他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好东西就是好东西,瞎子都能看的出来,他当然也能看的出来,他见到的那些修士竟然看都懒得看一眼,好像那些东西都是狗屎,沾染上一点就会令他们浑身不自在似的,太奢侈了,太过分了。

  可惜他就是一灵魂,再怎么生气也不顶事。

  胡卫仍然在前进,他开始发觉不对劲了,从九天罡风层到仙宫层再到这广袤无比,绚烂多彩的山峰世界,他已经穿过了整整三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仍然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样子,上天到底要让他去哪儿。

  虽然他还对这个修真界懵懂无知,一窍不通,但他也看出来了,九天罡风层最强,若是穿越到那里某某家伙身上,那不用说,他直接就是这个修真界最顶端的存在,一念之间,千族灭绝,万国覆灭,牛叉的一塌糊涂。

  仙宫世界次之,若是穿越到那里某某家伙身上了,那他也直接就是一仙人级的,唾口唾沫都能令下面无数人争着抢着要,放个屁都有无数人争着抢着接,赶紧打坐入定,吸收他的仙屁,生怕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山峰世界再次之,看看他见到的那些修士就知道了,一个个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什么灵珍奇宝都不放在眼里,奢侈的简直没人性,如果穿越到这里的某个家伙身上了,胡卫也没有什么不满的,每天仙草灵药吃一颗仍一颗,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可惜,上天压根就不给他这个泥腿子翻身做主,鱼跃龙门的机会,他遁光不停,仍然不由自主的在往下前进。

  出了山峰世界,胡卫不由一愣,仰头看去,这才发现刚刚那无以计数的山峰竟然是悬浮在半空中的。

  又下了三千丈,胡卫惊喜的看到了大陆,以及大海。

  放眼望去,在他下方,一道宛如长龙的山峰横亘在大地上,将大陆划分为了两部分,北部是大片大片广袤的陆地,南部则是大海,无以计数的岛屿好像被打碎的砖头碎块,星罗棋布的分布在大海上。

  长龙山峰有三处大断裂,每一处是一条由北而来,蜿蜒曲折,波澜壮阔的江河从中奔腾而过,汇入南方的大海中。

  胡卫不知道,他降落的这个地方正是羽字修真界鼎鼎有名的乾隆皇朝,而那条长龙山峰正是乾隆皇朝人尽皆知的始龙山,从北至南,贯穿始龙山的三条江河则是孕育了乾隆皇朝数以亿计人口的黑河,青江,大炎江。

  下至始龙山,便见山峰间,天空上,道观林立,佛寺成片,书院如海,或建于山林间,或悬浮于半空上,形成一片又一片繁华热闹的空中坊市,修士们或骑妖兽,或驾飞剑,或御法宝,或踏飞舟,凌空而行,一个个丰神俊朗,好不潇洒。

  可是,胡卫的遁光虽然早已慢了下来,但还是没有停,他有些慌了,麻痹的,上天这是什么意思,让他穿越到异界,废了这么大的功夫,该不会还让他从泥腿子开始吧。

  继续下降,很快他便看到平原上小山峰林立,森林浩渺,莽莽原始森林中一座座城池点缀其中,城池外阡陌纵横,水草肥美,米粒大的房屋形成一座座村庄,环绕四周。

  胡卫心中一叹,泥腿子就泥腿子吧,上辈子他能从无到有,一步步成为公司金领,他就不信到了这修真世界,他反而不行了。

  下至城市之上,胡卫不由两眼一亮,这城市竟然也是修真城市,随处可见驾着纸鹤,飞毯,符箓等等低级飞行法器,飘飘摇摇而行的修士,城中的建筑也是美轮美奂,恢弘大气,河面上也是千帆云集,遁光穿梭,不错啊,他还以为会是凡人的世界呢,没想到,依然是修真修士们的世界。

  胡卫不由大大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会是凡人的世界呢,见过了一层又一层神秘浩渺,奇幻绚烂的修真世界,再让他降到凡人世界,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让他受不了。

  然而,当他降落至地面,胡卫惊恐的发现,遁光竟然还没有停,竟然穿过地面,继续下降。

  胡卫吓的灵魂颤抖,上天这是要让他怎样,难道要让他穿越成泥鳅地鼠不成,真是看他没后台啊,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原来上天也这么势利眼,这笔账他记下了,早晚要让它好看。

  胡卫心中恨恨的想。

  突然,地层消失,胡卫不由两眼一亮,五光十色的植被,五光十色的矿石,五光十色的建筑,这里竟然有一片地下世界。

  有飞行能力的人少了,但仅从人们那光闪闪的衣着兵器,神骏非凡的坐骑以及他们缓慢悠长的呼吸和矫健迅捷的身手来看,他们依然是修真修士,这里仍然是修真世界,而非凡人世界。

  然而,胡卫还没来得及惊喜,就再次惊恐的发现他的遁光还未停,再次进入地下,胡卫差点被气疯了,冲着天上破空大骂。

  他是灵魂,不是地鼠,已经这样了还往地下前进,不如直接灭了他算了。

  这一次时间不长,他便穿出了地层。

  漆黑,暗无天日,这是胡卫的第一感觉,而后他便灵魂颤抖,他惊恐的发现遁光不再往下穿了,而是改为直线前进,如此看来他的新的人生就要在这里开始了,他郁闷的想吐血,真是混活越回去了,这辈子他竟然要连泥腿子都不如了,直接降格为奴隶。

  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他发现,这里竟然是一片地下矿层,密密麻麻,好似蚁巢般的矿洞一条连一条,不时出现一点亮光必然是衣衫简陋,落魄潦倒的矿奴们在挖矿。

  忽然,前方出现一片建筑群,胡卫定睛看去,是个小村庄,村子很穷,几乎所有的房屋建筑都是用黑不溜秋的泥矿盖的,东倒西歪,奇形怪状,街道上的人个个面黄肌瘦,死气沉沉,如同行尸走肉,有些还戴着手链脚链,村子四周开垦出了许多田地,种植着许多荧光闪闪的不知名的植物。

  当胡卫由遁光牵着来到一处田间的臭水沟,看到倒在里面的少年,他再次狠狠的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个女的也不是个老人,不然他一定自爆灵魂,可是他对上天的这个安排也更加愤恨,狗日的奸诈的东西,一脚将他踩到底,同时又不让他绝望,让他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太卑鄙了太无耻了。

  如果算上他未曾经历过的虚空海的话,这正好是第七层世界,同时也是最弱最垃圾环境最差的世界,他不禁在想,难道这个修真世界的修士们还有制空意识,专门将这个世界划分成一层又一层,弱者于暗无天日的最底层苟延残喘,强者翱翔于九天罡风层,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胡卫还没来得及多想,遁光一闪,将他带入臭水沟里的少年身上。

  麻痹的,你等着,我和你没完。

  胡卫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旋即便陷入昏迷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