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1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老鼠的秘密
  4. 第五章 牛角情丝。秦府论剑(下)

第五章 牛角情丝。秦府论剑(下)

更新于:2018-03-15 11:20:55 字数:3711

  “马马虎虎吧。”秦小钗道。

  “一共十七两银子,这是账单。”

  “什么?十七两银子?”赵虎脸色煞白。

  秦小钗倒是很从容:“本小姐这次出来的匆忙,身上没带银子,记账可以吗?”

  小二一听脸色一沉:“客官不是开玩笑吧?本店概不赊欠!”

  “这个也不行吗?”秦小钗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往桌上一放。

  小二拿过来翻看了两遍,脸上有些犹豫,冲秦小钗施了一礼道:“小的也不敢做主,二位客官请稍侯一下,小的去去就来。”过了片刻,小二领上来一个掌柜模样的人。

  掌柜一抱拳道:“不知是秦府的哪位少爷光临敝店?”

  秦小钗道:“不是少爷是小姐。”

  “失敬,失敬!这玉佩您收好了。”掌柜将玉佩递给秦小钗道:“只要您签下名,一切记在账上好了。真是巧了,秦老爷也在敝店用餐呢。”

  “哪个秦老爷?”秦小钗问道。“就是秦海秦老爷。”掌柜道。

  “二叔?在哪呢?”秦小钗向四下张望。

  掌柜呵呵笑道:“秦老爷正在三楼陪客呢。”

  “既然他有客人,我就不打扰了。不过,掌柜的,你们店的酱牛肉真是不错哦,能给我切二斤打包吗?”

  “谢谢小姐夸奖。小二,去切二斤牛肉。”

  “好嘞。”小二应了一声去了。

  “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

  “没了。”“那就请楼下柜上说话?”

  没多久,秦小钗和赵虎从“聚贤楼”里走了出来。

  赵虎有些好奇的问:“小姐,你的那个牌牌怎么有那么大的神通,竟然吃饭都不用花钱?”

  “天机不可泄露。”秦小钗神气的说道。

  “以后借我用用行不?”

  “你?”秦小钗打量了一眼赵虎道:“瞧你这德行,你要是用了,还不叫人当贼打了?嗯,你这副熊样跟着本小姐,是有些丢我脸。走,去换身行头去。”

  两人辨了下方向朝“德记绸缎庄”走去。

  要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是大有道理滴。再看赵虎那叫一个字“精神”【呵呵,写错了,两字。】:头系英雄巾,一身蓝布衣褂短打扮;腰系板带,上面走了一圈铜钉,在肚脐的位置上缀着一个大大的虎头铜牌,太阳下光彩夺目;足登一双鹿皮快靴。浑身上下是那么的紧凑利落。和鬼灵精怪的秦小钗站在一起颇有些金童玉女的感觉。

  “不错,不错。”秦小钗围着赵虎转了一圈砸着嘴道。见赵虎要把他的旧衫烂鞋包起来带走,秦小钗一把夺过就要扔了。

  赵虎连忙道:“小姐别仍,留着有用呢。”

  “有什么用?破烂的东西。”

  赵虎嘿嘿笑道:“至少陪小姐练功的时候用得着。”

  二人走在街上引来一片赞叹的目光。赵虎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自然,渐渐地就放得开了,雄纠纠气昂昂的。

  一进秦府倒把看门的老大爷造了一愣:“这位公子是——”

  赵虎憨憨一乐:“赵虎呀,您不认得了?”

  “赵虎?”老大爷有些不信。

  “秦小米!秦小米!”秦小钗喊了起来。引得她的那头毛驴也跟着嗷嗷叫着。

  “孟兄,你看怎么样,叫我说着了吧?”秦小米和一个英俊轩昂的少年从房中走了出来。

  那少年微笑着还未搭话,秦小钗却接过了话茬:“是不是说我坏话了?真不是君子。咦?这位公子长得蛮俊的,你是干什么的?”

  秦小米道:“小钗妹妹,来,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孟兄孟冰龙大哥。这位是舍妹秦小钗。”

  孟冰龙一抱拳道:“久仰久仰!”

  秦小钗哼了一声道:“从秦小米那儿听到的,能仰到哪去。”

  孟冰龙呵呵一笑,也不生气:“妹妹真是幽默。不过你倒是误会师弟了,刚才师弟可是夸赞了你好一阵呢。现在看来妹妹果真是女中豪杰!”

  秦小钗咯咯笑道:“女中豪杰谈不上,女中小杰还差不多。”

  孟冰龙看到秦小钗身后的赵虎静静地站在那儿,只是微笑,也不插言,对秦小米道:“师弟,这位老兄是——”“他叫赵虎。”秦小钗抢着答道。

  “在下赵虎,是小姐的家仆。”赵虎冲孟冰龙施了一礼道。

  孟冰龙瞅瞅赵虎,心下赞道:这小子好有气质呀,同是仆人,秦五秦六相貌虽然英俊,却略有些脂粉气,而这人不卑不亢,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英雄气概来,好像有种久经沧桑的感觉。孟冰龙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一般人是轻易看不上眼的,赵虎让他有了结纳之意。“原来是赵兄,在下孟冰龙。”孟冰龙还礼道。

  秦小钗在一旁见孟冰龙丝毫没有低看赵虎的意思,不觉对他有了几分好感。倒是秦小米眉头轻皱了一下,眼神一闪,心里不知想什么。秦小钗看到孟冰龙腰挂宝剑,华丽异常,不禁奇道:“孟兄的宝剑好精美呀。”

  秦小米道:“孟兄的剑好,剑术更好。小钗妹妹你还不知道吧?孟兄的冰魄流星剑已得到韩师伯的真传了。”

  孟冰龙谦虚道:“师弟过奖了。”

  秦小米道:“我可不是瞎说的。父亲大人都夸你剑法精到,让我好好跟你学呢。孟兄的进步可让小弟羡慕的很呐。”

  秦小钗一听,面露喜色。她平时最是热衷武术,家中武师的“成名”绝技没有一个不被她搾得干干净净的,在当地那也是一“霸”,鲜有对手。

  武技的精进,那是需要不断地实战锻炼和与高手切磋中领悟的。

  有时“高手”也寂寞。她在秦家庄找不到对手,便会隔三岔五地到镇上缠着秦小米。起初秦小米还陪她走两圈,但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渐渐地,秦小米就敷衍起来。秦小钗鬼灵精怪的一个人哪会看不出来?就千方百计的琢磨他,逼着他出全力。有几次,秦小米下手狠了些,使她受了点轻伤,结果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哭哭啼啼地告到秦海那里。两家的宝贝受了欺负那还了得,秦小米是结结实实地挨了几回揍,弄得他很是气恼。可秦小钗像牛皮糖一样黏住他不放。无奈的他出手重了不行,出手轻了过不了关。天长日久,竟然落下了个毛病,一见秦小钗就头痛。这次孟冰龙来了,他就想借刀杀人,希望孟冰龙挫挫秦小钗。

  秦小钗道:“孟兄能否露几手让小妹开开眼界?”

  孟冰龙道:“雕虫小技,入不了妹妹法眼的。”

  秦小米道:“孟兄就不要推辞了,让我们这些山沟里没见过世面的人见识见识孟兄的手段吧。”

  秦小钗道:“小米哥哥说得对极了,孟兄你就别谦虚了。”

  孟冰龙见推脱不掉,双手一抱拳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拙劣之处还请诸位指教。”

  众人退到丈外,给孟冰龙留出了好大一块地来。

  孟冰龙摘下宝剑,一摁崩簧,一道寒光从剑鞘中射了出来,就像半空中打了道闪电一样。

  众人浑身一颤,齐声赞道:“好剑!”孟冰龙脚踏中宫,左手捏了道剑诀,右手宝剑向前一递,一招“灵蛇吐信”便使了出来:剑尖突突乱颤,像冬夜的漫天星斗发着寒光,分不清哪是实的,哪是虚的。众人正看得眼花缭乱之际,变化突起:孟冰龙手腕一抖,宝剑从意想不到的方位刺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未待招数变老,宝剑已化为一道弧线,随身子一转,呈金鸡独立之势又斜斜的抹了过来。闪转腾挪间七八招已舞完,只是几个呼吸之内的事儿。孟冰龙越舞越快,脚下就像踩了风火轮一样,忽东忽西,轻松飘逸。人随剑走,剑随人动,只听到宝剑割裂空气的嗖嗖声,煞是凄厉。

  秦小钗起初还能随着孟冰龙的招式比划两下,到后来只能看个影影绰绰。

  秦小米倒是气定神闲,看到精彩处,不时地喊出几声好来。心下暗道:“果然有两下子。这招‘反身击敌’,先手一拳,后手一刺,端的是匪夷所思。如果我是他的对手,眼下我该如何抵挡呢?那一招‘蚍蜉撼大树’,突出一个巧字,显出一个快字,眨眼之间,已换了几个方位,换了我是那大树的话,恐怕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而赵虎却只有惊叹和佩服的份儿了。“秦老爷家的那些护院和这人比起来简直就是酒囊饭袋了,几个照面就得身首异处。看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瞅他的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样子,怎的这般厉害?恐不能用命好两字就能说得过去吧?”赵虎有些走“思”了。

  那秦五秦六就纯粹是看热闹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瞧出些门道,就一个劲地喊好,倒像有些附和他的主子秦小米一样。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孟冰龙一招倒地“挑帘看剑”之后结束了表演。

  秦小米率先鼓起掌来:“孟兄不愧是咱们太白剑派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单这一路冰魄流星剑就足以横行天下了。”

  孟冰龙接过秦六递过的毛巾拭了拭面颊上的汗珠道:“让师弟见笑了。小兄的这点本事是拿不出手的。不说别人,光在秦小鱼师叔那里就走不上五招,何来横行天下?”

  秦小米道:“那也足以傲视群雄了。”

  秦小钗一听孟冰龙提到了秦小鱼不由得插言道:“难道秦小鱼的剑法比你还要高出很多?”

  孟冰龙道:“高的不是一点半点。小鱼师叔的技艺一日千里,直追年轻一辈的‘太白七子’了。”想到“太白七子”,脸色一暗,默不作声了。

  秦小米善于察言观色,见状问道:“难道‘太白七子’出事了吗?”

  孟冰龙眼含泪花道:“‘太白小七子’之首,我大哥孟云龙已不在了。”

  秦小米颤声道:“孟大哥何时不在的?我去年随父亲去太白山时,孟大哥还指点了我几下。这、这太突然了。”

  孟冰龙神色黯然,手抚长剑道:“那是十几天的事了。大哥是在开封遭的毒手,我这次和父亲、郭师伯还有老师就是去那儿报仇的。”

  秦小米咬牙切齿道:“抓到他们定要好好折磨一番,然后绞成肉馅喂狗。我也求师伯带上我和师兄一道去开封擒敌。”

  他们也不想想那孟云龙是多高的修为都被斩杀了,凭他俩刚刚入门的功夫去了也是白给,但这份豪情却叫人动容。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