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主宰北宋
  4. 第三章 心中野望

第三章 心中野望

更新于:2018-03-14 19:58:18 字数:2455

  

  刘子文不断整理自己的记忆,他希望从这些记忆之中找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记忆中,好像从宋朝建立之初,就一直饱受战乱之苦,尤其是像陕西路这样位于边境的地方。

  他们这里紧靠着西夏,对了,就是李元昊的那个西夏。

  李元昊这个人,典型的人渣霸主,怎么说呢,做人是人渣,做君主却算是个牛人。

  他的文治武功卓有成效,但他本人却有许多不足之处。

  比如猜忌功臣,稍有不满即罢或杀,导致日后母党专权;另外,晚年沉湎酒色,好大喜功,导致西夏内部日益腐朽,众叛亲离。

  据说他下令民夫每日建一座陵墓,足足建了三百六十座,作为他的疑冢,其后竟把那批民夫统统杀掉。

  这也导致了他的儿子跟他一样残虐的性格,最终这家伙也是死在了儿子手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伙的确是把西夏搞得很强大,在仁宗一朝,给宋国带去了不少的麻烦,或许南边的人还不觉得,可是在这西北地界,死于西夏铁骑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尽管李元昊在熙宁元年的时候早就已经死了,不过他留下的西夏国却依然不断骚扰大宋边境。

  其实不光是西夏,这泱泱大宋,说起来非常富裕,可是窝囊到必须得想西夏、北辽献上岁币的悲剧局面,花钱买平安。也难怪皇帝赵顼继位之后,一直想着变法图强,把大宋的的国力搞得昌盛起来,让大宋可以不用受那么多屈辱,被肆意欺辱。

  别说是年轻的皇帝了,不管是后世的刘冲还是如今的刘子文,提起这事儿,也是满肚子的怨愤难平。

  对了,顺便介绍一下,这位刘子文其实姓刘名冲,跟后世的名字竟是一模一样,子文其实是表字,由此看来,这两个人的灵魂结合为一体,冥冥之中或许已经注定了。

  他这名字和表字都是他父亲刘五万给取的,刘五万虽然一辈子也没在科举考试上取得过什么名分,但好歹还是识字的,所以给儿子取的名字,比村子里头许多年轻人都要更好。

  刘子文年幼好学,六岁开蒙,十岁便已经是乡野之中有名的小神童了,倒有点方仲永小时候的样子。

  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这小子诗做的非常好,在小孩子之中,绝对算得上是神童级别的了。

  宋代的时候有个童子科,对这些小神童来说吸引力非常大。

  童子科规定,凡十五岁以下,能通经作诗赋的少年儿童,由州官推荐,经皇帝亲自考试,中试着赐进士出身或同学究出身。

  然而刘子文十二岁那年参加童子科,在信心十足的情况下却是没能考中,这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真得仿若晴天霹雳啊,他那个时候可是这一家人的骄傲,那个时候两个哥哥还没有被西夏的军队杀死,妹妹也没有被偷走,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他能考中,但他却失败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失败,给他的人生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

  去年,也就是治平四年,公元1067年,他十五岁,又参加了一次童子科的考试,然而依旧未能考中。

  今年是熙宁元年,宋神宗赵顼是去年继位的,今年刚好改年号为熙宁,十六岁的刘子文选择了自杀,想要了结自己悲剧的人生。

  恰好这个时候,刘冲也因为事故身亡,两个相隔千年的灵魂融为了一体。

  确切的说,现在应该是熙宁元年腊月,就在今年的四月份,王安石入京受命。赵顼一听王安石来京,异常兴奋,马上召其进宫。

  赵顼与王安石晤面,听取王安石有关政治、财政、经济以及军事上的改革谋略之后,深感王安石就是能与自己成就大业的人才。

  而王安石也被赵顼励精图治、富国强兵的远大抱负所折服,君臣二人为了共同的理想和信念走到了一起。

  历史上轰轰烈烈的王安石变法,其实可以算是这个时候开始的。

  别的刘子文倒不怎么在意,他比较在意的是王安石变法中对于科举取士制度的变化,这或许能够影响到他在这个时代的生活条件。

  之后王安石可能就会颁布贡举法,废除明经科,而进士科的考试则以经义和策论为主,增加法科。把科举的立足点放在选拔具有经纶济世之志和真才实学的天平上,扩大考选名额。

  这对于不太懂得诗词歌赋的刘子文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啊。

  对宋代稍微熟悉一点的人就应该知道,从赵匡胤开始,他们就重文轻武,或许是赵匡胤觉得自己陈桥兵变,武将的权力不能太大的缘故吧。

  反正北宋这么多年,文人可谓是绝对的人上之人。

  比如孙复、胡瑗。

  还有大名鼎鼎的欧阳修、周敦颐。

  以及仁宗时代非常有名的范仲淹、包拯。

  再就是目前刘子文所处时代的王安石、司马光、邵雍、程颢、程颐等等。

  当然,这些是历史上留名的,其实有宋一代,博学鸿儒实在太多,很多虽然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什么名气,但在当时,却依旧是名声显赫,影响巨大。

  只可惜刘子文尚且年幼,一般十六岁才有会出去游学,他十六岁直接选择自杀了。也就没有在哪个博学鸿儒门下苦读过。

  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

  好事就是他没有受到这个时代某些顽固思潮的影响,有利于利用后世的知识。

  坏事儿就是没有个有名气的老师,这以后出去混都会被人瞧不上的。

  他寻思着等病好了之后,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出去游学,以他现在的思维,应该不会被轻易洗脑了。通过对记忆的搜索,他得知在关西还是有几位暴雪鸿儒的。

  比如有一位叫刘淳的,在关西开宗立派,广收学徒,简直就跟武侠小说里的门派一般,几乎整个关西的学子,都希望能够成为他门下弟子,这样以后纵然科举不中,靠着刘淳的关系,也能混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总比去当兵好。

  要知道这里直面西夏,根本就是大宋在西北的门户,经常会有党项铁骑进来掳掠,那些民夫去当兵,能活下来的实在寥寥,西夏这么多年,战斗力可是非常凶残的。

  尽管李元昊已经不在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关键还是这泱泱大宋,真没几个能打仗的干才,太可惜了。

  刘子文的两个哥哥就是在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就死了,据回来的人说,很惨,是被党项铁骑生生踩死的。

  刚上战场的新兵哪里会打仗啊,遇到那些血腥的杀戮,根本就是六神无主了。

  而他的妹妹也是在一次西夏犯边之后走丢的,也不知道被什么人偷走了,更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当然这些事儿之前刘子文并不知道,因为他的父母瞒着他,希望他可以安心学习,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就不会懦弱到要去自杀了,毕竟这一大家子,如今就剩下他跟父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