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君子六艺之不射之射
  4. 第三章 打擂巧计

第三章 打擂巧计

更新于:2018-03-14 20:58:59 字数:3198

字体: 字号:
  “你究竟想怎么样?”那名叫黎素的女子沉声问道。

  这个是?天生魅体吗?任子侠看着那张精致的脸庞,虽然冷汗若冰霜,但是却又添一种让男人心中升起征服渴望的冷艳魅惑。

  虽然只是穿着普通门派的样式弟子服,但是那没有精细梳理过的脸庞也已是皎若秋月,桃羞李让了。赵哲倒是好眼光,任子侠笑着看向那群躲开的下界弟子。其中大部分都是忿忿不平,但是敢怒不敢言。看来这女子所在的下界之中也是深受同辈喜爱的。

  别说是同辈中人,就算是领队的那位真神上人都一脸不忍,琢磨半天,还是犹犹豫豫的站出来,小声道:“赵公子,黎素是来参加大选的候选弟子,请不要过分难为她了。如果她曾经有什么得罪过赵公子的地方,还请赵公子看在我的薄面上原谅几分。”

  “你?飞影门的凌风凌上人?你也不用压我,我可不敢难为你们飞影门的种子选手。只不过是一见钟情于她,想要娶她为妻罢了。”赵哲大笑说道:“到时候你我便是一家人,说不得我见了凌上人也要行弟子礼啊。”

  “休想,我绝对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妥协。”黎素冷声道:“弱势你够胆就直接动手,我不信儒门上使会坐视你破坏大选。”

  “哼。”赵哲冷哼一声,沉声道:“黎素,你这样不识抬举,就在擂台上好好接受我落泉宗弟子的挑战吧。”

  “我等你们。”黎素说完越过赵哲,往那十个擂台而去。

  飞影门的凌风也跟上黎素,不无担心的说道:“如果赵哲安排落泉宗的弟子来阻击你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我也要拿下八十场胜利不是吗?”黎素回答,然后语气缓和下来,对着一脸担忧的凌风说道:“我已经打听过了,赵哲不过是一个长老的儿子,落泉宗真正做主的是范修的弟子肖烨,据说肖烨和赵哲这种靠丹药催生达到的引气期不同,是东方地域都难能一见的天才人物。赵哲怎么可能指挥的动这样的人物,更何况,我对和这样的人交手也是充满了期待啊。”

  “你啊。”凌风哭笑不得看着她。那肖烨据传得到了范修的大力培养,已经是达到了引气中期,她才在练体期,怎么看都不可能赢过肖烨的。就是赵哲这样的引气初期都足够让她头疼了,何况肖烨那样的天之骄子,是范修培养起来争夺大选第一名的种子选手啊。和黎素这种能挤进百强拜入儒门就谢天谢地的下界种子选手完全是两个概念。

  “那个女人是谁?”高台之上的高晨光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边。本来他只是无聊之下顺着任子侠的目光看过去,也算是无意之下看到了黎素这个很有味道的大美女。

  范修对旁边一人使一个颜色。那人点头退下,等了一会儿才来,附在范修耳边说了几句。范修对高晨光说:“那是七十二下界之中飞影门的弟子,名叫黎素,练体期,是那个下界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当然,那个下界是东方地域最偏远的下界之一,所以才没有能到达引气期的年轻弟子。”

  “呵呵,没想到下界之中也有这样的女子啊。”高晨光的兴致更浓了。能让我师弟那个闷骚葫芦感兴趣的女人可不多啊。

  高晨光心里只是倔强的认为他只是因为任子侠对那个女子感兴趣,所以他才会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他是高高在上的儒门公子,是中央地域的天之骄子,放眼东方地域的大人物。一个小小的下界女人,怎么能让他心动。

  只有任子侠那种绵软的羔羊才会有可能喜欢这样的下界女人,他高晨光不是,他是永远的天之骄子,东林公子高晨光。

  高晨光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喜欢这样的女人,但是他却并不介意和这个女人玩玩,尤其是可以打压他潜在的对手的时候。

  下界练体期的女人也敢招惹上界引气期的人?虽然当时人并不多,但是这样罕见的事情还是传开了。

  “师弟,你怎么看?那个下界女子有可能进入百强吗?”听到下面人对这件事情的议论,高晨光兴致勃勃的问一旁的任子侠。

  “我不敢说八千人里任何一个人都可能进百强。但是能进百强的并不一定是实力,只要眼光好,合理的安排也能让她进入百强。”任子侠回答道。

  “怎么说?”高晨光笑着继续问。

  “那些骄傲的人总是不会多等,只要等他们先拿到了八十场胜利,通过考核就可以了。”任子侠扫一遍那八千个等待大选开始的弟子们:“引气期弟子有一百零三人,八十五名到九十五名之间应该是她最佳的机会。那样既不会太早和那些天才碰面,又不至于和后面的人为争夺最后一丝契机而强拼。”

  “八十五名到九十五名?”高晨光的笑脸已经有了一丝阴沉:“你怎么可能精确到这种地步呢?任师弟?”

  “那一百零三名引气期候选当中有二十三人达到了中期,这是绝对可以进入百强的。剩下的引气初期有不少是最近靠丹药催升上来的。”任子侠为他分析道:“练体期想要进入百强,先要避开那二十三个中期的人,但是却又不能太晚开始挑战,最好的处境就是在有八九十人入选百强的时候已经积累了七个十连胜。”

  “那样怎么可能。”高晨光自认为找出了任子侠所说的破绽:“你自己都说了,练体期不可能打过引气期,那么他们怎么可能在之前积累足够七个十连胜呢?”

  “高师兄难道不知道八十连胜的难度有多大?就算是那些引起中期的人想要凑够八个十连胜大概也要三天时间。等到他们入选,别人的耐心也应该消耗完了,在引气期互相争斗的时候,只要把握住他们休息的间隙,偷一个十连胜很不是没有可能啊。”

  “按照你说的引气期弟子心高气傲,连同为引气期的人都不服气,会任由一个练体期的在擂台上耀武扬威?”高晨光还是坚持自己没错。

  “高师兄,我已经说了是那些引气期下了擂台之后的间隙啊。”任子侠耐心的解释道:“刚刚拿了十连胜,或者败给了同为引气期的对手之后,很大几率不会上场的。状态不佳的时候上场打赢了对手,难道还要继续等着九个人挑战?如果只是为了打断一个练体期的胜率浪费自己的灵气又太过不值得。”

  “任公子说的不错。历届大选,引气期的弟子都是等到自己状态调整到最佳的时候才会上擂台取得一个十连胜,之后下场休息等到灵气体能恢复才再上场。”范修在一旁解围道:“练体期想要游走在引气期休息的间隙不但需要大量的观察和计算,并且还要有横扫同为练体期的实力,还要加上极佳的运气才有可能。这样的人物两三百年才会出一个。”

  “原来是这样。”高晨光也知道任子侠说的有理,但是还是悻悻道:“那样还真是费力啊。”

  任子侠微微一笑道:“既然只是练体期,就妄想拜入儒门,那么不付出更多的精力,怎么可能实现。”

  “这话说的不错。”高晨光的自豪感又浮现出来,第一次迎合道:“任师弟说得好,要想入我儒门,天资,毅力,智慧,运气缺一不可。”

  八千人的大比武,并非是一两天的时间可以做到。头两天也正如任子侠预测那样全是引气中期的弟子大出风头。由于三十六上界,七十二下界中每一个地界都很广阔,所以这些年轻一代的本地界天才人物相互并不服气,第一天打的也是最是激烈。

  甚至有三对引气中期的弟子对上。其中就有范修的爱徒肖烨,他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能力,是唯一完胜同境界的人物。剩下一个留给任子侠深刻印象的是飞鹰堡的于见杉,这个人在与对手交手一招,确定是同样和自己为引气中期的对手之后干脆的认输。即便是被人奚落,也是毫不惭愧的走下擂台。

  任子侠也猜测不透这种隐忍,为什么在第一天就上了擂台?而不是先观察那些对手对自己有威胁,确定无误之后才上场打擂。

  当然相对于肖烨的强势,于见杉的隐忍,剩下两个在一起较量的引气中期就明显不智了,似乎是因为两家门派本来就有隔阂,被人言语一激,上擂台打了起来,最后两败俱伤。

  这种恩怨局打斗是最有看头,但是也是最无脑的选择,那个险胜对手的人还没站稳脚步,就被第二个挑战者打下擂台。都感觉到自己吃亏的两家剩下的弟子火气上来,也是互选擂台对殴起来。

  最后还是两家长辈看到场中情况,不顾老脸下来拉开,这才结束。但是两家门派也成了笑柄。就算是有天大的仇怨,也不该在这里解决啊,大选之后被选中的百强还会进一次真极密境,以在里面的收获来决定排名,然后由儒门发下对每个弟子和弟子背后的门派家族的奖品。

  所以说在这大选的擂台上逞凶斗狠是不智的,真的有什么宿怨,完全可以去真极密境里解决。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