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6:48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官路向北
  4. 第二章:报到

第二章:报到

更新于:2018-03-14 16:16:57 字数:3020

  湖海镇位于南平县的南部,距离县城大约有二十公里的距离,是一个近八万人的人口大镇,同时还是一个农业种植和海洋捕捞的大镇,而且湖海镇作为南平县南部的中心镇,商贸自然是很发达,因此城镇建设也是水涨船高,比一般的乡镇繁荣一些。

  路向北骑着摩托车穿行在繁华的镇圩街道上,轻车熟驾地来到了位于光明路的湖海镇政府大院门口。看门的大伯见他脸生,便拦住了他问:“小伙子,你来办事?”

  “我是新招录的公务员,今天来报到的。”路向北回答,然后又问了句“要登记吗?”因为他印象中,这个阶段,普通群众来镇政府一般都要登记的。

  “哦,你就是今年分到我们镇的大学生呀?不用登记了,进去吧。”老伯冲他摇了摇手。

  对于这位老伯,路向北不陌生,他名字叫陈大海,因为是长期在政府大院看门,工作认真,为人又热情,总是爱帮大家的忙,于是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院长”,陈大海呢也似乎很享受大家这样称呼他,于是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再叫他名字了。

  不单是对陈老伯,甚至是对于这里的一切,路向北都不陌生,重生前,他曾在这里工作了差不多三年,后来跟随镇长张德平去了新民镇工作。在张德平的支持下,他以二十七岁的年纪当上了副镇长,成为南平里最年轻的副科干部之一。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从今起这位娃娃副镇长进入了仕途的快车道,前途不可限量的时候,赏识他的张德平在竞争南平副县长的时候突遭车祸而离世,上头无人的他就在副镇长的位置上趴稳了,一干就是十年,再也没有挪过窝。

  这次我路三汉重回这里,一定要利用好自己的先知,走好仕途的起步,路向北心里暗自下定决心。张德平书记现在还是镇长吧,前世中他没能在这升为书记,而调去了新民镇,这一世,我要不要想办法帮他成为这里的成为这里话事人?但随后又想到张书记要是不信任他怎么办?想着想着路向北的思绪变得复杂起来。最后他不得不狠狠地甩了几下头,将复杂的思绪收回,然后迈着沉稳的步伐向办公楼大楼走去。

  办公楼是一栋三层高的七十年代建筑,因为经历多年的风雨的洗礼而显得有些老旧,但在很多人眼里它仍不失魅力,是一个很多人打破头都要挤进来的地方。一楼是民政办、城建办、农业办,经济办等部门,二楼是党政办、组织办、人大办等部门,虽然离开这里多年但办公楼的部门布置结构,他依然记得很很清楚。本来他是想先到二楼楼梯左手边的镇长室门口去瞧瞧他前世的伯乐张德平的,但后来觉得来日方长的,也不急于一时,还是先报到吧。于是路向北走到楼梯右手边的组织办门口,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对坐在门口头一张桌子前写东西的年轻女干部说:“您好,这里是组织办吗?我来报到”。

  “你来报到的,你就是路向北吧。”说完这位年轻的女干部放下笔,起身走到桌子旁,对路向北大方地伸出了右手,微笑地说:“我是组织干事张晓婷,欢迎你。”至于张晓婷为什么一下子知道他的名字,路向北一点都不诧异,因为他的档案几天前就从县人事局转到了镇里,张晓婷作为组织干事估计早就看过他的档案,既然人家一个女孩子既然都这么热情大方,那么自己也不能太冷淡,于是向前走了步,伸出右手轻轻地和张晓婷握了握手,然后说了句,谢谢。

  “来,我跟你介绍一下”,张晓婷指了指在第二张办公桌前正在织毛衣的大姐说:“这是林姐,是我们组织办的老经验了,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请教她。”

  林姐没有像张晓婷这般热情,头都不抬,双手继续不停地在编织毛衣。路向北知道她性格偏冷,自己刚来应该表现得热情些,于是谦逊地说:“林姐,您好,我是路向北,初来乍到,请您多多指点。”

  也许是路向北谦逊的话让她听着舒服,她放下针线说“你的介绍信带来了吧”。“带了”,路向北从挂包里找出介绍信双手递了上去。林姐接过介绍信仔细看了看,然后递给了张晓婷:“晓婷,你去将小路的档案找出来和介绍信一起放在麦委员的桌子上,待会他要看。”

  张晓婷应了声好,然后接过介绍信往里边的档案室走去。接着,林姐转头对路向北说,“待会组织委员要和你谈话,他到楼上开会了,很快就下来,你先在这等一等,那里有椅子,你可以坐。”

  “好”,路向被应了声,然后走到墙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坐了一会,张晓婷也从档案室走了出来,将档案放在麦委员的办公桌上后,又从桌面拿起一份《江海日报》递给了向北说:“干坐着也无聊,看看报纸吧”。

  张晓婷是去年才通过公招考上了公务员的,但为人处事如此的老练和细心,让路向北感叹不已。其实对于镇里所有的干部,路向北都是相当的熟悉,能在这组织办的,都不是平常人家。

  张晓婷,她的父亲是本县的副县长张国庆,是一名从教育这条线上成长起来的干部,他深谙教育的重要性,因此张晓婷从小就收到了良好的教育,从岭南师大毕业后直接考上了公务员,如今是镇里的团委书记。她的哥哥张晓涛更是厉害,是岭南大学金融专业高材生,毕业后进入了江海市建设银行,如今才二十八岁就成了一分行的副行长。林姐,她的全名则叫林惠娴,老公是湖海工商分局的副局长。有着前世经历的路向北虽然对她们很熟悉,但也不好在报到的第一天就表现出对所有的人都熟悉的样子,那样会显得有些突兀,也让人怀疑。要知道,重生是他人生最大的秘密,多出的十五年经验也将是他从政路上最大的优势,他必须表现得如正常人一般,让这个秘密烂死在肚子里,哪怕是最要好最亲密的人也不能知道。

  约半个小时后,一个威仪的中年男子手拿着笔记本走了进来,张晓婷看到后起身对威仪男子说:“麦委员,您开完会了?今天新公务员来报到了。”

  随后路向北也放下报纸站起来向麦委员问好,见到路向北脸生,麦委员问了句:“你是…”路向北接着他的话说:“我是路向北,今天来报到的。”这时,张晓婷插上了话说:“麦委员,他的档案我放在您的桌子上了。”

  麦中华应了一声嗯,然后对路向北说“你过来”。说完,麦中华往自己办公桌走,路向北忙跟着走了过去。麦中华坐下后,指了指凳子叫路向北坐下,然后从抽屉找出烟和火机想抽支烟,却突然发现烟盒空了。

  路向北知道麦中华是个老烟枪了,见状忙赶紧从包里拿出一盒中华说“麦委员,抽这个”,然后抖出一根递了上去。麦中华迟疑了一下,因为他有个习惯,就是不抽不熟悉之人的烟,但刚才在书记办公室开讨论时烟瘾就上来了,现在自己却没有烟了,迟疑了一下后他最终还是接了过去,路向北又忙拿出火机俯身帮他点着。

  麦中华一边吸着烟,一边拿起路向北的档案资料认真地看了起来。良久他方抬起头,将眼神放回面前的路向北身上,然后缓缓地说:“路向北,江海大学历史专业本科生,个人成绩不错,学校给的评语也很好,看来是个高材生啊。“

  “哪里哪里,那都是学校为了学生好,评语都往好的方面写的。现在我们从学校出来工作了,最担心的就是没有经验,还得请麦委员您多指点呢。”路向北很谦虚地回答,只是谦虚中又带着点不卑不亢的态度。

  麦委员注视了一会这位不卑不亢的年轻后,又用深沉的声音说:“你有这样的认识挺好,基层乡镇不比城市,条件艰苦,工作繁琐,你还得放下大学生天之骄子的骄傲,沉下心来,多学习,多向老同志取经,踏实苦干,这样才能经受得起具体岗位的考验。“

  路向北忙说:“谢谢麦委员指导,我一定会做到多向老同志学习,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岗位,不让您失望!”

  “有信心就好,这样吧,先安排你到党政办熟悉一下镇里的工作情况,等过一段时间了再定具体岗位。”简单聊了几句后,麦中华结束了本次谈话,然后带着路向北来到了位于二楼另一边的政府办,交给党委委员、党政办主任郑立友来安排他的工作和其他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