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2
  1. 爱阅小说
  2. 短篇
  3. 神农架探险:血之祭祀
  4. 第二章 寻求帮助

第二章 寻求帮助

更新于:2018-03-15 07:13:19 字数:2105

字体: 字号:
  城西富人区

  在一幢偌大的豪华别墅中,亓官辰低着头默默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不看一眼面对着的电视,电视上仍在不断播出着关于他父母的私人飞机失事的消息。他试图捂住耳朵,却依旧阻止不了声音不断传入自己的耳朵,亦阻止不了声音在自己脑中回荡不绝。他这一生或许永远无法忘记听到消息那一刻有多么的伤心,无助。

  亓官辰就这样瘫坐在沙发上。他第一次感到,这偌大的别墅有些空旷。只剩下那一幅幅美丽的画卷,那装饰精美的房间;只剩下上高中的自己和读研究生的姐姐亓官星。他不禁想到昔日父亲,母亲,姐姐和自己开家庭派对的时候,是那么温暖,那么热闹。多么后悔为什么当时不珍惜那美好的时光。而现在,却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了。人永远失去才懂得珍惜。

  他又想到,同学中没有一个人了解自己。他为什么如此冷漠,亦或是为什么要装冷漠?他的冷漠,亦是假装的坚强。不想让人群看到软弱的他。他的内心被层层包裹,他有时会悄悄地问自己,这样的他,还是他吗?只是他又是谁?谁又是他?

  又过了不多时,亓官辰站起身来,走向了洗手间。这时他的眼睛早已微微发红,眼眶中仿佛有了些许晶莹闪烁。他闭上了眼,那是为了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他不希望自己,更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模样。他打开了水龙头,将水不停地泼到自己的脸上。冰冷的水裹挟着留下的些许泪水悄然划过他的脸颊,也早已分不清是泪水亦或是冷水。那冰冷的水流不断地刺激着他的皮肤,更刺激着他的心,仿佛有一根针在他的心尖上,不停地扎着他的心。

  “冷静,要冷静。”他心中默念。

  “借口,全是借口。他们一定是不想救。”他终究还是难以平静,大声喊道。只是却没人回答,只有些许的回音萦绕在洗手间上方。一会,他默默地走出洗手间,一直走回自己的卧室,趴在床上,双肩微微耸动,还有些许哭泣的声音。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辰,别伤心了。乐观些,看看我,我虽然也是很伤心,但也没有哭呀。”亓官星走到了他的卧室,轻轻拍了拍他。亓官辰抬头看了看姐姐,总觉得她脸色的微笑有些勉强,还有那微红的眼,难以掩盖她之前流泪的事实,但是这是的他,又怎么忍心戳穿她强忍的坚强。

  有些事,明白就好。

  不要,去推翻她那,

  假装的坚强。

  明天的阳光依旧会好,

  请乐观,向上。

  有时候,微笑就好.

  不要,去戳穿她那,

  勉强的谎言。

  明天的朝阳依然很美,

  请坚强,不哭。

  “姐......”亓官辰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什么安慰话。自己都这个样子了,怎么安慰别人,他自问。许久,他抬起头,举手拭去了自己的眼泪,也笑了笑。“我相信爸妈一定会回来的。”他坚定的说道,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自信来自何方。“嗯,一定会的。”亓官星也点了点头。

  “姐,他们不去找,我们自己去找吧。”亓官辰突然抬起头说道。

  “可是那样很危险的,如果爸妈还在,一定不会让我们去的。”亓官星却有些犹豫,不知怎么选择。毕竟她是姐姐,要为弟弟的安全考虑。

  “对了,我们可以找探险协会呀!他们也许会帮助我们。”亓官辰眼睛一亮,说道。好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

  “那...好吧。但你必须带我一起去。”亓官星依旧有些犹豫地说道。

  “你一个女孩子,去了也没用。”亓官辰毫不犹豫地泼了一盆冷水,回答道。只是在他说完的一瞬间,就已经后悔了。

  “你...是...在...歧...视...女...孩...子?”亓官星身为一个资深女汉子,听到了这句话,瞬间就炸毛了。话说这亓官星虽然是淑女模样,长相靓丽,也是一名校花,平时也很淑女,却依旧掩盖不住她那女汉子的心。

  “额...不敢,不敢...”亓官辰连连摇头。“那我们一起去吧。”他陪笑着说道。

  “嗯,出发!”亓官星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

  探险协会位于城中央的一座大厦内,在驱车几十分钟后,亓官兄妹便到达了了大厦门口。这幢大厦高几百米,人与之相比简直渺小的可怜。

  “大自然真是可怕啊!”亓官星仰望着天空,不禁感叹道。

  “是呀,人类终究是难以敌过自然啊。”亓官辰说道。“人类不断的破坏环境,或许只会害了自己和自己的后代。”

  不知不觉亓官兄妹便步入了探险协会。探险协会里面的装饰虽然华贵却又不失素雅;虽然素雅却又能体现冒险的粗犷,实在是令人赏心悦目。只是再好的美景亓官辰也顾不得欣赏,急急忙忙地走到柜台前。

  “叔叔,可以组织一次探险吗?我们希望前往一次神农架。”亓官辰焦急地说道。

  “哦,你们是那个飞机失事的亲属吗?”探险协会的工作人员头也不抬地随口问道。

  “嗯,是的。”亓官辰的眼圈又开始变得有些发红。“我们是他们的孩子。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还活着没有。”

  “哦哦,对不起。叔叔不应该提这些的。是叔叔的不对。你的要求还不能立即作出答复,我们出发之前是要经过会议讨论和投票的,只有通过了才能组织前往。不过虽然去神农架的行程也许会因为太过危险被否决,但一定要相信叔叔,叔叔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们的。也希望你们能够找到亲人,一家团聚。”那个工作人员一脸愧疚的说道。

  “那就谢谢叔叔了”亓官辰说道,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如果知道出发所需要的报酬,可以给我打电话,这时我的电话号码。真的谢谢您的帮助。”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