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2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血脸谱
  4. 第二章 你死我活

第二章 你死我活

更新于:2018-03-14 17:38:16 字数:2917

字体: 字号:
  叶七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一个圈套,笑脸的花如颜却十分淡定的看着他,此时却在像看一个死人。

  他为何会在这里等她,难道两人之间有情不成?莫不是因为梦姑娘爱他爱得要死,前来求画,那自己又如何下手呢?梦姑娘在叶七眼里也已经是个死人,因为画之前按照花如颜的规矩势必先要服毒的,她死了,他该怎么杀她,难不成在她死了之后补上一剑?

  他不知道梦姑娘应该是什么人,他的直觉告诉他,梦姑娘必然是一位出众的美女,因为血画扇一天从不会画两张,如果他破例了,是不是该理解为他喜欢了那女子。

  可是对于女人,花如颜是不会在意的,他本来就是个无情的人。

  叶七很想弄清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杀这样一位美女呢?他是杀手,是宁阳王府金牌杀手,他杀的人都是霍乱江湖,杀人如麻的狠角色,这位梦姑娘也是狠角色?

  宁阳王是一位好王爷,杀手是没资格见到的,但是宁王爷贤达开明,爱民如子的的美誉早已名扬海内,为这样一位王爷效命,披肝沥胆,生死抛却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叶七抿了抿嘴,王爷下令要杀的人那必然是江洋大盗,死不足惜的人了。

  他没有注意到花如颜的表情,花如颜再也不潇洒的喝酒了,他如玉的脸上突然很呆板,眼睛直直的看向了珠帘,叶七当然也看到了,因为外面进来一个女子。

  女子世上很多,但是面前的女子天下很难能在姿色上出其右的。

  叶七的眼也直,假如你看到了仙子也会眼睛发直,梦姑娘不是天上的仙子,是人间的仙子。这样的仙子是不会注意穿的很土的叶七,最多也只是感受到他浑身的杀意而已,她来这里本来就是面对这些的。

  叶七没有犹豫,他手中的剑早已拔了出来,身后的花如颜心猛的坠地,他居然从眼前这个有趣的陌生人身上感到了杀气。

  只有高手才能感知杀气,只有高手才能制造杀气,只有想杀人的高手才会流露出如此雄浑冷艳的杀气。他很惊奇,随后又释然了,能够资格来杀这位仙子的肯定不会是寻常角色。

  梦姑娘今天穿的是青衣,和叶七一样青,但是气质却是迥然不同,他走过来面对花如颜,声音很清脆,却很冷,她道:“想不到你身边竟然有如此锋利的朋友,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就是四公子之一的姜连城了吧。”

  姜连城,就连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听到的人喉咙都会冷,那样孤单的人,孤单的剑,天生是让人冰冷的存在,看来梦姑娘并没见过连城剑姜连城。

  花如颜道:“你错了,他不是姜连城,他是来杀你的。”

  梦姑娘皱了皱眉头,这样一个人要杀她,的确很危险,她问:“你请来的。”

  花如颜道:“不是。”

  梦姑娘道:“这倒有趣了,我来杀你,他却是来杀我的。”

  听到这里,叶七明白了,原来花如颜在这里是等她来杀他,如此一来,三人的关系就微妙了。

  梦姑娘突然笑了。

  叶七道:“你笑什么,你有把握杀得了我们两人。”

  梦姑娘道:“没有,你们任何一个人我都没有把握。”

  叶七道:“那你笑什么。”

  梦姑娘道:“我笑这个世界太有趣,花公子因为我而死,我要因你而死。”

  的确,这世界就是这么有趣,每个人命里都有一颗星,它亮的时候,别的星就会靠近。他暗淡的时候,他便会靠近亮的星。

  而现在,三人之中按理说唯一不死的是叶七,他不想用这种方式,他想公平的杀了她,暗杀也行,比斗也行,总之他不会希望花如颜来介入。但是花如颜始终在这里。

  叶七又问:“你为什么杀他。”

  一个人杀另外一个人,必然是有他的原因,虽然叶七只是一个不问缘由只管杀人的杀手,但是他也有自己杀人的理由,他的理由是王爷的命令,王爷的命令是一切理由。

  梦姑娘听到这里,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她看到了地上的血和凋零碎裂的牡丹花,血未干,在地上犹如盛开的牡丹,两朵牡丹映在梦姑娘的眼底形成了两个猩红的“杀”字,浑身流露一股不下于叶七的杀意。

  叶七好像知道了什么,梦姑娘咬牙道:“你知道多少女子因他而死吗?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头,我要为天下的女人杀了这个魔头。”

  梦姑娘变得不再出尘脱俗,她的恨意已经撕破了她最外面的那层霞衣,由一个仙子谪成满带着恨意的妇人

  花如颜的脸色也黯淡了下去,他抬起头看了看这个满怀恨意的女人,心中多少有些失落,只有身处事外的叶七知道,像花如颜这种能品尝这么好的酒,画这么好的画的人内心都是极为孤独的。

  因为他没有喜欢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喜欢谁,谁才值得他喜欢,天下女人都被他的财富,才气,武功倾倒,自愿为他而死。

  花如颜似乎很喜欢解释,像他这样的人是不需要解释的,可他偏偏要对杀她的这个人解释:“我不能给他们什么,更不想看到他们因为我而痛苦,他们都说不能和我在一起不如死了,我只不过是让他们高兴的死去。”

  这的确不是什么可以成为真实理由的理由,然而却成了理由。

  梦姑娘事不关己却要杀花如颜,她的理由不算什么理由,叶七接了命令来杀梦姑娘,他的理由也不算什么理由。

  有时候我们做事的时候又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

  梦姑娘道:“既然这是在赌坊,不妨用赌的方法。”

  叶七惊诧的抬起头,没想到这样一位仙子居然用赌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他更惊诧的是花如颜居然道:“怎么赌,只要能让你杀不了我,我和你赌。”

  叶七其实不用惊诧的,因为人世本来就是一场赌局,赌和死一样,一个让人产生希望,一个让人绝掉希望。

  吃喝嫖赌,赌在最后,吃剩喝剩嫖剩的可以去赌,若赌光了,拿什么去吃喝嫖,可见赌在人心中的地位。

  梦姑娘道:“你和这位杀我的人比试一场,你们谁赢了都可以在这里杀我。”

  花如颜笑了笑,斟了一杯酒。道:“如此说来,对你显然是不公平的,我也不想杀你。”

  梦姑娘道:“我相信你会赢,你赢了,他便杀不了我了。”

  花如颜道:“我若赢了,从此不在画扇,你嫁给我如何。”

  梦姑娘道:“但你也不一定会赢,这位的剑法绝不在你们四公子的武功之下。”

  花如颜道:“既然是赌,那就没有必然性,我赢了,你嫁给我,你还敢不敢赌。”

  叶七现在真的不懂花如颜了,因为他看到花如颜认真的模样,一个男人若是认真了,那他必然会用真心对待一个人。然后他们两人是不认识的,花如颜何以刚见面就爱上了她?

  有一种感情,自从遇见便已注定,不管是花如颜一见钟情,还是花如颜有征服欲,看到不喜欢的他女子就想征服她的心。

  一切都取决于梦姑娘一句话,而梦姑娘却道:“可以。”

  花如颜很高兴,他满斟了另外一个犀角杯,道:“打之前,至少要喝一杯杜玉酿的酒,天上地下,除了杜玉那里,这两坛再也难以寻见。”

  叶七第一次感觉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刺客,而是一个豪赌豪饮豪杀的剑客,他接过来一口喝完,道:“好酒。”

  花如颜道:“你懂酒?”

  叶七道:“不懂。”

  花如颜又笑了,道:“你若不懂,这世上很少再有人懂了,从进门一直寻到我这里,什么都没做,难道是不懂酒的人吗?”

  叶七不可置否,道:“也许吧。”

  说罢他提着剑,看了一眼梦姑娘仙子容貌,弯起腰拾起了那朵碎裂的牡丹放在了桌子上,而后掀开珠帘走到了外面。

  赌坊里一直很安静,从叶七进入雅间之后所有的人都没有再赌。

  两人就这么站着,叶七不喜欢笑,但是面对花如颜却笑了,他笑之后拔出了剑。

  血画扇自然是用扇子,和判官笔一样的用法,用扇子的人故意显示自己的潇洒之外无一不是打穴点穴高手,不远处梦姑娘点了点头,比斗开始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