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4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曙光之巅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强者之心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强者之心

更新于:2018-03-15 13:58:30 字数:2710

字体: 字号:
  夫一阴一阳,生之氤氲,化育万物,禀五行为之用。上古之初,兽道昌盛,凶禽蔽日,虎豹燎原;反观人道凋零,岌岌危矣,朝不待夕。

  存亡之际,古有大能,感应天地,创之古武,力挽乾坤,人道得以残喘,赢强盛之契机。族群之战已远去,古武纷争却接踵而至,武学新纪元正悄然萌发。

  虽武学鼎盛,却未侵扰东禹小镇宁静,此鱼米之乡,群峰环绕,民风淳朴,属乱世之桃园,怒海之港湾。

  此刻夜空如玉,群星揽月,点缀山间的云霭。云雾似沉似浮,演绎玄幻与真实,谱写着历史的篇章。

  “啊!!!”一声稚嫩的惊呼声,打破深夜的宁静。

  在这破漏的木房内,燃烧着昏暗的烛光,坚硬的板床之上躺着一名十二岁左右的孱弱少年。只见其鬓如刀裁,眉若墨画,脸似雕刻般棱角分明。在略显零落的刘海下,俊俏的小脸苍白如雪,额头正冒着冷汗,身体还不停地抽搐着。

  “悦儿,又做噩梦了吧,没事,有爹爹在。”一名皮肤黝黑,满脸泛着胡渣的中年轻轻的走到床榻之前,用他那粗糙的双手,轻轻擦拭着少年额间的汗珠,那浑浊的双目正凝视着少年,眼中尽是慈爱之色。

  “嗯!!!”睁开惺忪的睡眼,少年惊疑不定地点了点头,随偎将头趴在父亲的臂膀上,感受着熟悉而又沉稳的气息,那起伏不定的内心渐渐平复。

  此孱弱少年,名为林悦,年约十二,自小与其父林震天相依为命,生活在偏远的小山东禹小镇。林震天擅长锻造,于自家院落搭设一间茅草屋,通过帮人制造器具维持生计。

  夜显得是格外的安静,苍白的月光透过院中的树梢间的间隙,在窗前洒下一片斑驳。

  “悦儿,擦拭过药酒,感觉身体好些了吗?”林震天侧坐在床榻上,抽着那杆焦黄的烟斗。

  “恩,爹爹,孩儿身体已无大碍。昨天冯仁通一伙耻笑,说孩儿是石头里蹦出来的野孩子。孩儿气不过,便与他们争执,只愿孩儿技不如人,落了个遍体鳞伤。”林悦略显怒意,不由拽紧了双拳。

  “哎!!!”林震天低头长叹,看整个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爹爹,昨晚你又醉酒说胡话,娘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林悦缓缓从床上起身,双眼通红的看着林震天,目光中透着希翼的神采。小到大,林悦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每次瞧见邻居家的伙伴高兴地穿上娘亲编织的新衣,一股酸痛之感隐隐作痛。

  “悦儿,爹爹不是说过好几回了,你娘亲在十年前因患痼疾而亡。”林震天低垂着眼帘,口中缓缓呼出白色的烟气。

  “爹爹,昨天喝酒又说梦话。娘亲…娘亲是不是被坏人害死的,孩儿已经长大了,求爹爹告诉孩儿吧。”林悦突然起身,双目直视着林震天。

  身体微微一颤,林震天避开林悦的目光。缓缓起身,背对着林悦,重重的吮吸了一口烟杆。

  “爹爹口中念叨的玉儿二字,玉儿是不是我娘亲。”林悦低着头,眼中泪光闪烁,豆大的泪珠打湿了被褥。

  林震天顿时哑口无言,挤了挤略显僵硬的笑脸,粗糙的大手轻抚着林悦的脑袋。

  “孩子,爹爹是喝醉了说胡话,怎么可以当真了,乖,早点去睡觉吧,明天晚起了,王夫子可要抽你小屁股啦!”

  林悦微微点头,知道再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索性蒙上被子,闭上酸涩的双眼。当脑中浮现林震天醉酒的神态,浓厚的睡意被冲淡殆尽。

  昨晚乃月圆之夜,林震天便独自饮酒到天亮,月光下的苍白身影,尽显无尽的悲凉。伶仃大醉时,林震天时而口中念叨着“玉儿”,时而又传来的叹息声,让林悦心头隐痛。林悦可以感受到酒醉后林震天内心的那份执着,那份矛盾,那份懊恼,那份无奈。

  “玉儿”这名字自林悦懂事以来,已不再是那般陌生,隐隐猜测那是她娘亲的名字。这深秋之夜,少年压抑多年的思绪骤然爆发,曾经在心灵深处烙下印记愈发明显。随着心智的成长,林悦多么渴望自己强大起来,用自己的双手扞卫至亲之人,用自己的肩膀接过父亲心头的包袱。

  当第一缕阳光唤醒沉睡中的古老小镇,东禹小镇迎来了它有一天的喧嚣。林震天赤裸着黝黑健硕的上半身,挥动着厚重的铁锤敲击着铁胚,“叮.叮.叮”的脆响萦绕在破陋的铁匠铺。

  与此同时,林悦端坐在私塾内,等待王夫子的考问。林悦是个天资聪慧的孩子,深得王夫子所爱。他只用了一个月便学完了一个季度的授课内容,只用了半年时间便看遍王夫子的藏书,甚至连《神怪杂记》等鬼怪书籍都被翻阅。

  三年前,王夫子答应林悦的要求,每天抽出半个时辰考问林悦只是问题,若是通过考察,就任由林悦自由安排学习的时间。

  “悦儿,你天资聪慧,是夫子我平生少见。你已青出于蓝,我自知学识浅薄,已经没什么可以教导你的了。明日起,你可不必再来此地。切记!!!学海无涯,不骄不躁,无为而有为,仕途无量也。”老夫子抖了抖宽大的白色儒袍,身体缓缓的从靠椅上起身,左手轻捋双鬓垂下的银丝。

  “夫子,我……”林悦此刻语不成声,双眼微红,曲膝下跪,脑中浮现出三年来受夫子遵谆教导的情景,不由热泪盈眶。

  “傻孩子,哭什么呢,你已出师,待日飞黄腾达,还惦记老夫便好。”王夫子面带慈色的托起林悦,那褶皱的双手微微颤抖,显然对于林悦的离开,心底还是泛着淡淡的不舍。可惜浅滩难留蛟龙,王夫子也只能忍痛将林悦驱离。

  当离开私塾之后,林悦背着书袋,如往常一样,往人烟稀少的后山峭崖走去。没人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没有人知道他要往哪里去。

  顺着狭长的山道,通过嶙峋的山岩,便可看见一个陡峭的山壁小道前。这处险地是林悦三年前发现的。当时林悦惊叹不已,能在这陡崖上鬼斧神工的凿出一尺渐宽的小道,绝非等闲之辈。好奇战胜了理智,林悦踏上这道天险,后背紧贴着山壁,小心的挪动着脚步。

  头几回行走在断崖峭壁间,林悦只能目视前方,不敢用余光朝下方望去,机械般挪动僵身体。渐渐的,来回次数多了,林悦行走经验也就丰富了不少,开始很享受这种挑战极限的冒险行为,真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看着云山雾海在脚下翻腾,山鹰自由的翱翔天穹,让林悦幼小的心灵澎湃着豪情。

  通过生死一线的山崖小道,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桃花纷飞的胜景,可谓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林悦来此处并非来探古访幽,而是径直走到山体西面的一个崖壁山石上,静静地俯下身体,将早就编制好的草帽扣在头顶,双眼凝视着山壁下方那群身着红色劲装的人。

  三年前,林悦在桃源之中闲逛时,听见山下传来严厉的呵斥声,林悦便闻声而去,这才发现那落差两百多米的山壁下,是号称东禹镇霸主的顾家庄的后山。通过多日观察,林悦发现顾家子弟每日清晨便会聚集于此,修习家族古武绝技。

  林悦不想自己爹爹再落寞的借酒浇愁,不想自己爹爹再黯然感伤,不想因为没有娘亲而再被人耻笑。在这古武纷争的年代,想要保护自己的至亲,想要赢得众人的尊重,就要变强大,那就必须修习古武。

  这三年窥视古武,林悦并没有被挫折打败,反而让自己的武学之路也渐行渐远。林悦跨出了强者之路上的第一步,盼到了希望的曙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