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2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吃人怪谈
  4. 第二章 谜底揭晓后的扑朔迷离

第二章 谜底揭晓后的扑朔迷离

更新于:2018-03-15 15:44:42 字数:5474

字体: 字号:
  小门紧紧镶在地窖壁上,大约到我的腰这么高,木门很结实的样子,上面还上了一把锁。

  这一发现对我们来说相当刺激。

  当时我眼睛都直了,小胖大叫洪波肯定在这里面!

  我想怪不得找不到呢,原来在这!

  我们俩叫洪波洪波,叫了好多声,没有任何回应。

  我们就想使劲把门推开不想推了几下纹丝不动。

  小胖说,别推了,咱们上去告诉大人,让他们来~

  我说不,已经到最后一步了为什么不把洪波救出来呢?

  我说你等着,我上去拿块石头下来砸开锁!

  没想到下去容易上去难,费了半天劲加上小胖在底下托着才勉强爬了上来。

  上来后直奔塌的院墙那拿石头,刚蹲下,感觉有人拍我,回头一看

  赵老头!!!!!!!!!

  当时那种惊恐难以形容,第一反应是疯狂的逃出这里,还没等我跑,后背挨了重重一下整个人都爬在了那里,嘴里进了好多沙和泥,感觉喘不上气,想哭但没声音。

  心里面一下觉得很绝望,感觉自己要死了,怕了要命而且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又感觉自己的头被踩住了,脸一下贴在地上,沙子石头咯的我很疼,那种疼是钻心的,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赵老头说,小崽子,麻痹的来找什么?找死啊!

  他一边骂着一边把我往屋里拖,当时一点力气也没有,感觉很想尿尿。。。想,这样就死了,也会被他吃了的,会很疼。。。

  又想不能这样,我要活着,我要勇敢,我要活着,他是日本鬼子,我是王二小。。。

  想起自己还有小刀装在口袋里,用左手伸进去拿出来。。。

  这时候已经被拖到了屋门口,趁他开门的时候,我用刀子拼命的往他手上扎了下去。

  感觉好像扎进了一块软木里面,“呲”的一声……

  赵老头嗷~的叫了一声把我甩在地上,当时也不顾疼了疯了一样的爬起来就往外跑,跑到塌院墙那又摔了一跤,回头看赵老头像狗一样扑了过来,眼睛都红了,赶紧又爬起来哗啦哗啦扒着石头一翻身滚出了院子。

  出来后根本感觉不到疼,顺着路飞快的跑,不敢回头怕一回头就被抓住,路上摔倒了又爬起来,一直到村口,回头看,赵老头并没有追上来,马上没力气一下坐在地上,好长时间,有大人走过去看来我一眼,我模糊的认识他,但他没有停,又接着走了。

  过来一会,感觉回身疼的厉害。

  站起来走了两步又突然想起来,小胖还在地窖里!

  他肯定要被吃掉了~

  怎么办,回家叫大人吧。

  一瘸一拐的往家里走,中午的农村人很少,到家里一开门,锁着!

  爸妈去哪里了?

  又想可能下地去了,只能去学校找老师了,又往学校走。

  正快走到学校了,却看到小胖蹦蹦跳跳的也往学校走去。

  我大叫小胖~!

  小胖回过头看见我很兴奋的样子,说你牙出血了,我说你怎么出来的?

  小胖洋洋得意的说你个笨蛋让赵老头揍了~我刚才在地窖里面听见上面有动静,老赵在揍你,就没吱声,过了一会听见你跑了,我在底下又等了一会就自己爬上来跑出来了。怎么样,厉害吧~!

  赵老头没想到地窖里还有一个小胖,也兴许我那一扎疼的他忘了去盖上盖子。

  到了学校同学问我怎么了我说被初中的学生欺负了,老师也问是谁欺负的,我说也不认识。

  小胖倒是兴奋的不得了,但好在没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第二节课时候老师领着派出所的pol.ice来了,说调查洪波的事情,问我们那天在哪里玩的,看见什么人,什么时候走的之类问题,许多同学都说看见赵老头了。

  这是小孩子一种人云亦云的毛病,本来没人看见,三传两传弄得好像全部都看见了。

  到了快放学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赵老头被公共安全专家带走了。

  当时不知道带走是什么意思,就感觉他是被抓走了,都欢呼起来,老师说,是叫他去问情况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公共安全专家办案和现在不一样,当时只要是怀疑谁随时可以把他拘留,审问。

  放学时候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赵老头被抓了,晚上肯定回不来,我可以趁晚上去把洪波救出来!

  回家第一件事先洗脸,然后跟爸妈说上体育课摔了,农村孩子破皮流点血常事,也没深追究。

  到了晚上一直想这事,心说,这是个好机会,我一定把洪波救出来,赵老头就等死吧。

  觉得这事够枪毙他的。

  这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自己就醒了,醒后心跳的厉害,看一下钟3点半多,心想多亏没睡过了。

  偷偷的起来穿上衣服,从爸妈那间的桌子上拿来手电,又拿了钳子和削苹果的刀子。

  现在回想起来,我很佩服我的筹划能力,呵呵,自恋一下。

  往外走的时候心里还是很恐惧的,以前白天都不敢去的地方,现在要自己晚上去,而且还要进到地窖里。

  (我想要感谢我们小时候受到的爱国主义教育,感谢王二小和赖宁的故事,感谢英雄主义思想……。

  也感谢自己当时那股彪劲儿。)

  晚上月亮挺亮,把村里的路照的挺清楚而那种冷光很瘆人,我看到自己的影子都觉得有点KB,走了一会汗就出来了。

  出来村口,看到那条蜿蜒的小路,就更紧张,路边那些大树好像伸向天空的怪物的爪子,风吹在草上呜呜的响声像是鬼叫一样。

  我只能让自己不去害怕,低头一路的快跑。

  第一次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没想到大家这么感兴趣,感谢各位的支持。

  远远看到了赵老头的房子,好像有忽闪的灯光,心里一惊,头发都要竖起来,仔细一看眼睛花了。

  终于走到了赵老头门前,门上挂着锁,那个朽烂的门在月光下像聊斋里面的鬼屋,神秘阴森,我大气都不敢喘,汗顺着脊梁沟流都感觉的到,我慢慢爬上那半边塌了的院墙,大着胆子往院子里看去……

  月光照在院子里,那地窖的盖子已经盖上了,刚要下去突然发现墙角好像蹲了一个人!!!!

  几乎要吓爬下,再一看原来是那口水缸。

  松了口气,这才慢慢下到院子里。

  尽管知道没有人,但白天的经历实在对我刺激太大,总担心赵老头突然从阴影里冲出来,这种情况后来有段时间经常在我梦里出现,经常哭醒,这是后话。

  控制着自己哆嗦的手,慢慢把地窖的铁插销拔出,把井盖挪开,打开手电向下照亮一下……

  -

  手电在地窖底照出了一个光圈,显得深邃诡异,我战战兢兢的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扶着地窖壁慢慢的向下,手和脚都在不断的哆嗦着,身上也从来的时候的热变成透彻的冷,那种阴霉潮湿的味道又弥漫在周围了。

  差不多有5分钟,我才到了地窖底,手脚都变得很僵硬了,身体极度的紧张,但心里已经体会不到害怕,到了麻木的程度。

  过了一会才慢慢的把手电举起来,照那个木门,这时候才发现木门上面也有一些奇怪的字,和赵老头院子门上的很像,还有几个特别醒目的杀蚀这样字的非常明显。

  我哆嗦着把钳子拿出啦,夹在锁的鼻扣上,使劲扭了两下,感觉有点松动,又扭了几下,上面的钉子快掉出来了,又用钳子砸了两下,终于脱落了下来。

  当时浑身的冷汗,几乎要虚脱,喘气声音大到自己都害怕,我不知道木门的口后面是什么,是不是洪波,真的在里面的话她是不是还活着,还是已经……

  我把木门慢慢打开后,举起手电往里面一照……

  又让我瞪大了眼睛,里面竟然是一条向下的窄窄的台阶……

  这个地窖到底是什么时候修的?是赵老头自己挖的暗道还是以前就有的呢?

  为什么还要有第二层?

  里面到底有什么?许多疑问让我迷惑极了。

  我当时犹豫下不下去?下不下去?

  后来想,下去最多也就被吓一跳,而回去可能会后悔好长时间。

  心一横,顺着台阶向下走去

  我顺着台阶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去,惊奇的发现两边的墙壁是用青砖砌起来的,好像年代久远的样子,在农村几乎家家户户有地窖,而地窖里面的暗门却从来没曾见过,只是以前听老人们说有的大户人家为了躲避土匪而修地道,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

  这样说来,这个地窖的年代要远远大于赵老头家的房子,或者说,在赵老头房子的原址上应该有过一个房子。

  青砖上面也依稀能看出一些印记,像是用刀斧砍出来似的,坑坑洼洼的。

  大约有10来级的台阶,到了尽头,是两米见方的小空间,我举起手电往四周看去,发现在靠墙处有一个像炕一样的方台,上面还有散乱的老面花衣服和破被子,左面好像有一个门帘一样的布挂在墙上,我走过去慢慢挑开……

  帘后大约有一米见方的一个小房间,里面有一个瓦盆,傍边是一块石头,石头上坐着一个人披头散发。。。

  我又大叫了一声,再一照,那个蓬头垢面的人不是洪波是谁?

  我叫洪波~没反应,又叫了一声,还没反应,她死了!

  我刚要退出去,突然她慢慢抬起头来,又一下畏缩到墙角,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心里想可能是被赵老头吓着了,慢慢走过去拽她,说洪波,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后来她平静了一点好像听出来我的声音,我慢慢一手拽着她一手拿着手电往上走,无意间看到青砖缝里有个布条,拽出来一摸好像里面装着几张纸,当时没多想,拿着就继续往外走。

  下面的情况就简单了,虽然我们上地窖费了半天劲但没遇到什么危险。

  后来赵老头被抓起来了,pol.ice审问他的动机,他像个哑巴一样,据说什么也没说。

  这件事情在我们当地当时成了一个谜一样的话题,我也被大人们当成了小英雄,被问来问去。

  学校也表扬了我,但老师同时教育同学们,要学习我的这种精神,而不是这种做法。

  过了几天,我把那布包打开,又发现了让我迷惑不解的事情。

  那张图上面所画的图案实在非常奇怪,感觉是张地图,但又不敢肯定,因为和以前所看到的大不一样,上面没有任何文字,只是唏哩古怪的画了许多小画。看着挺有意思,有两棵缠绕在一起的树,上面挂着好像是个人或者是个钥匙的东西,有一口井,断了一半的石碑,还有长角度骷髅,坟地什么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把这张图给大人看,一直放在书包最底层。

  有一次,却无意听到了一个传说……

  这个事情在当时也属于轰动一时,大家茶余饭后总爱讨论赵老头把洪波抓去做什么,当真想吃她吗?

  而那个小女孩洪波也好像中了邪一样,对怎么被抓被抓后发生了什么一概不记得。

  我想也许她不愿意去回忆那段KB的让人窒息的经历吧。

  夏夜一天,外面乘凉,听到了关于那张图的传说。

  据说我们当地出过一个土匪,叫任三,据说当时他胆子极大而且凶狠野蛮,十几岁的时候偷东西被二十来个人围住要取他一根手指,他不求饶,眼睛都不眨,张嘴就把自己食指塞进去,咬的嘎蹦嘎嘣响,咬下来后,自己又嘎蹦嘎嘣的嚼碎咽下去了,举着手让那帮爷们看,说,指头是我爹娘给的,你们想要我偏不给。把一帮人都看傻了,一句话没敢多说就把他放了。

  后来他爹娘都早死,他当了土匪,黑白道通吃,抢粮仓杀大户盗墓掘坟的事没少干,而且他还有个癖好,爱吃初生的婴儿,爱喝人乳,说的有鼻子有眼。

  后来据说跟着张宗昌,被收编成了旅长,再后来就死了,说他那么多财宝都上哪里了?

  有人说埋在我们村东的山上,有的说让国民政府收了,也有的说让他那四川的姨太太给卷走了。

  什么样的说法也有,说的跟真的一样,说任三有颗宝珠,分两半,分开两半都无光亮,合在一起能照出百步...

  说有一九龙宝剑,剑气都能把十步内的人杀死...

  也有人说,他当时画了一张藏宝图,他死后这张图也不知踪影了,按照图就能找到他的宝物。

  听到这里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小孩子对金银财宝兴趣不大,就想有把十步杀人的宝剑。

  而且越听越觉得那张图就是藏宝图,我当时简直都要乐疯了。

  我坚信不疑觉得那张藏着无穷宝贝路线的图就在我手上,我找了一个结实的塑料袋把它仔细包好,放在书包的最底层,每天都要反复摸上好几遍心里才踏实。

  后来就趁星期天去山上找,我们村东有座小山,叫悠游山,山顶以前有座庙,后来塌掉了,我们小时候上山顶还能看到庙基,散落的琉璃瓦片,莲花座,还有小孩拾到一个陶制龙头。

  我就按图上标注的图案上山寻找,悠游山是座秃山,上面没有树,更不可能有缠绕在一起的两颗树,坟地倒是有,但也没有断成两截的石碑,我不知道是本来没有还是被砍掉了,连续找了好几个星期,山的前后左右都看了,没有任何线索。

  我当时期待有一天无意间翻开石头一看里面金银财宝晃的人眼睁不开,于是我翻了许多石头,但里面不是蚯蚓就是蚰蜒,或者是蝎子。

  我很失望,对这张图产生了怀疑,心想肯定是赵老头没事画着玩的。

  直到第二年清明以后,我们小学组织春游,这个谜才稍稍有了线索……

  那年清明过后,学校组织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去县城东的大基山春游,大基山也叫道士谷,当年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在此修炼而得名,山峦起伏层层叠叠,陡峭而高峻,是一方风水宝地。当年有土匪在山上扎营,是借山势的复杂,如今还有匪穴的遗址。

  我们去的时候赶上梨花开过刚要谢的时候,风一吹真是漫天作雪飞,在鹅黄绿的映衬下更显的曼妙美丽,我们这帮孩子不懂什么诗情画意,只是一个劲的追逐打闹,老师领着我们参观各个景点,当时并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只是把原来的土路修了水泥路到山半腰,而再向上便是前人走出来的土石路,而且大基山有个特点,岔路极多,据说当年乡亲们躲避日本人只要往山里一钻,保管鬼子们找不到。

  那时候的景点,真的是前人留下的,没有任何后世加工的痕迹,有一个斗大的道字,相传是丘处机用剑刻出来的,还有许多的石碑,随着山路向上,还能看到前人在山上修的石屋,不知是道士们住的还是乡亲们或者是土匪的。

  到了中午,我们还没到山顶,有一片小空地,老师让我们在这里吃午饭,让我们不要乱跑。后来老师们聚到一堆吃饭打扑克了。

  我和小胖在一起吃,很快就吃完了,然后跟小胖说,咱们先往上走走看看,在前面等着吓唬他们。

  我们顺着路向上爬了有20分钟,回头看同学们都几乎看不到了,小胖说,歇会等等他们吧。于是我们就坐在路边的石头上,这时候,我发现在这条路旁边有一条被杂草掩盖的一条岔路模模糊糊的延伸到树林的深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