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第四脑体
  4. 第三章 孤独

第三章 孤独

更新于:2018-03-14 13:42:27 字数:5701

  “杀……杀了他!你别逗我了离圣。你只是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对吧?”

  离圣的回答显然没能说服洛美,因为从各个角度去看洛美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离圣失魂落魄的模样,原本不想承认结果的洛美也认真起来。

  “离圣,我相信你。听你的,咱们待会放学就去医院。”

  我一定要把你从我脑里揪出来!我一定会的!离圣在洛美的鼓励下更加坚信,如他的想象,在他的脑子里头肯定住着一条会说话的虫!

  ……高一开学典礼显然没有足以激励学生的言辞,也没有吸人眼球的俊美教师。

  一个多小时的陈词滥调之后,一批跟着一批的学生打着哈欠从礼堂走了出来。

  跟在大队伍后面同样打着哈欠的洛美与一直认真听讲、精神抖擞的离圣也一边小打小闹的走出来,当他们走出礼堂正通过走廊走向通往高一部的楼梯时……

  “谢……谢谢你们!”

  迎面而来的话语让一路嬉戏打闹的离圣跟洛美停了下来。

  他们面前这个体形瘦弱,脸上贴满无数医疗纱布的少年显然没有让他们回想起不久前的相遇。

  洛美身子靠前,隔着那一层层微微透出血的纱布,还有被些许过长刘海遮住的小眼睛。

  “哦!”恍然大悟的洛美转身对着离圣,用手指左右轻晃的指着少年。

  “陈言呀!早上那个……”被洛美一语点破的离圣这才惊觉,眼前这个脸包到快跟木乃伊似的、身上穿着白色校服的少年是早上那个被欺负的人。

  “陈……陈言同学是吧,嘿嘿,你好你好,你的伤怎么样啦……”

  心中本来就充满谢意的陈言被离圣这一通安慰下,顿时对面前的二人好感度瞬间又翻了一倍。

  虽然纱布已经将他的脸包看快看不见的地步,但高兴话语仍旧能从厚厚的纱布里流露出来。

  “谢谢你们的关心,我现在好很多了。你们不用叫我同学的,你们是这里高一部的吧,我是这里初中部二年级的。以后叫我学弟就可以了……”

  正在三人间气氛愉快时,陈言又微微低着头,仿佛还有艰难的话语未说出来一样。

  “其实除了跟你们道谢之外,我还有件事要跟你们讲。”陈言低沉的语气让离圣和洛美也收起笑容。

  陈言边说边吃力的抬起左手,而手指则指向距离高一部不远处的另一栋教学楼。

  离圣和洛美也顺着陈言的手指看去,陈言便开口说道“那边那栋满是玻璃外墙的建筑就是高二部的教学楼。”离圣回到头打算问清楚发生了什么时……

  “他的名字叫伽亚。”面对陈言颤抖的手跟断断续续的语气,银色刺猬头……黝黑壮实……那个混混原来叫做伽亚!

  离圣与洛美原本快忘记那只黑刺猬又再次完完整整的出现在脑海里。

  离圣随后便又绷着脸问道“怎么,他又怎么了。”

  陈言低头不去看望任何事物,此时的他说出伽亚这个名字,对他本人来讲已经是一个禁忌了。

  “一年前他来到这所学校,可能是因为他是这个区政议官推荐进来的,所以刚刚进来时他就在学校名声大噪。说他是商业巨子的也有,说他是政坛哪位领导人的私生子的也有。无数人在那时候都想要去接近他,因为他们总觉得能从他身上得到很多好处一样。开始他也与周围的师生处得好好的,直到那一天……”

  陈言抬起自己的左手,并一直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手。

  脸上的纱布从中间慢慢湿了开来,纱布上慢慢渗出一滴又一滴泪水跌落到陈言的手中,陈言在哭!

  “是我!是我多嘴!要不是这样……说不定他也不会变!”

  看到陈言情绪开始有点小失控,出于不忍心的离圣跟洛美赶紧走到陈言跟前,两人用手轻轻的左右扶着陈言然后用手抚摸起他的背来。

  陈言也十分领情的慢慢平静下心态继续没说完的话……

  “我当时还在读初一,家里又十分贫穷。后来知道学校竟然来了这么一个“大人物”,看到他跟别人相处起来都很融洽,当时我也起着成为他的朋友以后他可以帮我的心情,试着去跟他做朋友。但……我并不是个能言善语的人,所以在那之后我便开始每天上学时,每天放学时都去跟踪他……”

  听到这时,洛美突然便将自己搀扶着陈言的手赶紧抽开,站在一旁苦笑着脸听他说完。

  而心灵纯洁的离圣仍旧搀扶陈言,当然,他也读懂洛美现在的心里状态。现在直理直冲的洛美肯定在内心无限鄙视着眼前的陈言。

  陈言看到洛美那副硬拗出来的表情,他也明白洛美的意思。

  低头微微苦笑着说,“我知道我的出发点跟做法都不好,可是……我真的也很需要这样的人帮我走出困境。当时我每天……每天……不停的跟踪他行踪,了解他的生活习性,了解他一般吃什么,怎么吃。每天还都做着笔记……”

  离圣扶着陈言,越听越发感觉恶心。

  眼前的陈言显然已经为了了解伽亚变成一个**跟踪狂了。

  “你……你说最重要的那部分吧。”离圣说道。

  看到离圣此时也对他有些反感起来,陈言生怕失去这两个人对他好感。

  “好!好!我说!那一天放学之后,我向往常一样偷偷隐藏在人群中跟着他走。按照我的记录,他本来应该往住处的方向走的,可是那天……却不是这样的。那时他往跟家反着的方向走,我见是新的方向也就一同跟了上去。不久我便跟他跟到一个施工的工地上。不久……就有一个穿着十分工整的西服男子来跟他碰面。我藏着静静听完才知道……伽亚并不是有头有脸的人!他是……脑实验体!”

  此时仔细听着的离圣跟洛美都不由得疑惑起来。

  脑实验体?这是他们无论在脑海中怎么搜索都从未听过的词汇。在离圣心中这个伽亚又多了一分神秘的色彩。

  洛美也在一旁好奇的问起:“脑实验体?什么是脑实验体!”

  陈言事实上也只是一个为交朋友而化身为跟踪狂的初中生,他也并不知道脑实验体为何物。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是那个穿西服的人说的!而且那个西服人还说伽亚是遗子!若不是政府因为他是脑实验体也不会帮他还父亲欠下的债务,也不会照顾他的生活!若不因为他是秘密实验体早就对他置之不理了!直到这时我才知道他不是有钱人,也不是权利很大的人。我当时一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居然不是有钱有势的人,而且居然还是个孤儿。居然可以交到那么多骗来的朋友!然后,我就把事传到学园的学生交流群上……”

  此时的陈言越说越上劲,脑海中那些害怕伽亚的情绪就好像瞬间不见了一样。

  而此时静静听他讲述的离圣跟洛美,却已经开始心中对眼前的陈言感到一丝厌恶。

  直脾气的洛美没等陈言把话说完便打算开口破骂这个小人一顿……但是却被多一丝感到可悲的离圣给捂住了嘴。

  陈言眼看自己要被讨厌了想赶紧开口替自己挽回点颜面。但是离圣却没有给他机会……

  “行了,你不用说了。然后他就被学校里的人讨厌,之后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是吧?”

  “啊……嗯……”

  “那好,就先这样吧。我们还要上课,你也快点回去上课吧。”离圣说完便推着正破口大骂的洛美赶紧上楼。

  表情愤怒的洛美,神情陌生的离圣。自认为自己是正义的陈言并不能感受到此时此刻他们内心世界。

  因为他并不知道,事实上离圣和洛美……他们也是孤儿!

  不安的陈言便望着他们两上楼的身影追问:“学长学姐……我们是朋友,对吧……”

  感觉洛美情绪又要爆开,离圣赶紧迅速又从后面捂住了洛美的嘴巴。

  身后是不知道该说可恨还是可悲的陈言,身前充满愤怒之情同为孤儿之身的洛美。

  此时内心善良的离圣并不愿去伤害到任何人,于是他做出了一个他也不想做的决定……“嗯……嗯!朋友!”

  被捂着嘴的洛美听到离圣的回答,顿时感觉可气又可怜。

  而楼梯下没有会意离圣真正内心意思的陈言,听到自己心中想要的答案也就一颠一跛的回去了。

  二楼……三楼……四楼……

  “好你个离圣!居然逆着本姑娘的意思跟他做朋友!”

  直到教室门口,离圣这会才把捂得满是唾沫星子的手拿了下来。而一直憋得发出“唔唔”声的洛美这时一得到解放便对离圣抱怨起来。

  手上满是唾沫星子,这会儿脸上、眼镜上也是唾沫星子。

  离圣丝毫不敢想象,眼前这个瞪着大眼睛,撅着樱桃小嘴的“骂街小泼妇”居然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可口可爱的洛美酱。

  因为洛美的叫骂声越来越大,整层楼的学生都从自己的教室里探出头到窗外看个究竟。

  但洛美此时眼中只有杵在那老实挨骂的离圣,直到离圣开始四处瞻望并脸红时知道,原来自己的叫骂声已经引来探出头的同学和满腔怒火的班主任。这时骂得正起劲的洛美才红着脸停了下来。

  “你们这是不想活了么!”

  “对不起,老师!我们这就进去,嘿嘿……我们着就进去。”离圣见势不妙,赶紧拖着小脸泛红的洛美就迅速动身往教室里走去。

  ……一堂又一堂的课程下来,洛美已经和班里面几个女生变得要好起来。

  反之,与活力十足的洛美形成反差的离圣则在后排的桌子上孤独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洛美时不时从前排转过身去的时候,她总能看到一个孤零零的离圣。

  但她又不能帮他,因为她知道,从小离圣除了她之外就很少跟人说话,更别提是跟别人做朋友了。

  两人从小学开始就一直玩耍到现在,洛美都从未见过他与任何人主动搭话。

  此时,看着窗外盛树的离圣也如同洛美想的一样,静静坐在座位上不要有任何人问他任何问题。

  看着窗外学园的景色,离圣此刻心中只对两件事还不能稳稳的放下。

  一件,自然是那个名为伽亚的学长,他为何会被称作脑实验体。而脑实验体又是什么?

  而另一件将是他今天要去完成的头等大事,那便是他要搞清楚自己的脑中到底有着什么生物存在,又或者根本没有虫子,而是他真的像洛美认为的一样,自己有双重人格。

  就在离圣为两件事不停烦躁的时候,教室墙上的时钟指针也在不停的转动着……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数小时后……

  青木学园下午五点整的放学提醒音响起……

  教室里,同学们吵吵嚷嚷的收拾书包。布置完第一次作业的班主任也宣布下课。

  心情大好的洛美与几个刚交的朋友道别后,蹦蹦跳跳的走到离圣面前。离圣一脸严肃的看着洛美,而洛美也即刻会意。

  终于要面对自己病症了!

  提着满怀的忧虑,离圣与洛美一同向青木市中心医院出发……

  他们走过安静祥和的居民区……喧闹的商业市区……美味飘香的美食大道……

  一路上,离圣忧心忡忡,不仅是因为未知的病,这一次还是离圣第一次生病!而且还是感觉生病了。

  终于,行走了数分钟后离圣跟洛美来到青木市中心医院大门前……

  我真的有病吗,我真的有病吗。我为什么会到这来。至今一生从未生过病的离圣站在医院面前显得十分忧虑。

  一旁的洛美认为离圣肯定是并无大碍便安慰起来。

  两人走入医院登记……排队……

  几分钟后终于轮到离圣照全身透析了,人生第一次来医院做检查的离圣,此时坐在等待区的座位上,任凭照射房中的医师怎么叫都起不来。

  离圣一旁的洛美心里头明白,他很紧张。“喂!醒醒啦,没事的啦~乖~”洛美一边抚摸离圣发抖头,另一边则用手,生拉硬拽的打算把离圣从座位上拉起来。

  但不管怎么说,离圣是男生,洛美虽然是牛脾气,但是却是没有牛力量的纤细女生。

  站在照射房门前的医师这时也看不去了,苦笑着走过来跟洛美一同抬起死也不愿意进去的离圣。

  两人算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不情愿的离圣给活活绑到照射台上。医师顺手拿下了离圣的眼镜交给正要走出房门的洛美。

  看也看不清,想也想不通要干什么,离圣冲着模模糊糊的洛美背影便吼了起来“洛美!你不要离开我~我好怕怕啊……”

  只不过是做下健康检查而以,又不会要了你的命。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淡定的小宅男吗。洛美顿时心生一笑,为了他好还是转身离开照射室。

  看到如此“绝情”的洛美,瞬间感觉唯一可以互交心神的伙伴也消失了。

  在离圣眼里,现在只能朦朦胧胧的看见照射室里那个医师在到处走来走去。

  医师听着离圣不停的牢骚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安静躺好就不会死。”

  高度紧张的离圣听到医师的话就好像听到圣音一样再也不敢说话。安静下来后,年轻的医师便开始操作起一起来……

  脚部……腿部……腰盘……腹部……

  “你放心吧,你的身体啊一点问题也……”从屏幕上看到逐步看到良好结果,医师本来想要安慰离圣。但是,他却被离圣脑部的照射结果给深深的震惊了。

  听到医师安慰的话语突然中断,离圣就突然又按耐不住了。

  “医生!我怎么样!我怎么样啊!你不要吓我呀!”

  医师像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惊呆在那,但离圣的叫喊声很快就把他一下拍醒。“没……没什么!完全没问题!真的!你相信我!”

  听着医师的话,离圣虽然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但毕竟是医师的话,躺在照射台上也无力辩驳。

  此时医师突然截取出离圣照射的部分数据存入数据贴盘里,稍稍安抚离圣便迅速夺门而出。

  而正坐在照射室外面椅子上的洛美事实上早已不耐烦的抖起脚来,正在她四处瞻望时,看到医师从门里头小跑出来的身影。

  洛美上前正要问个清楚时,医师并没有理会洛美就朝长长的走廊跑去。十分不解的洛美以为离圣出事了!

  她半开着照射室的门望进去,看到状态还十分“兴奋”的离圣也就安下心来。

  另一方面……

  拿着存储着离圣脑部照射数据的医师匆匆忙忙的赶到医院的院长室。

  “院……院长……呼……出……出现了!”

  此时,正坐在椅子上细细品味咖啡的院长原本心情大好,不敲门便进来的医师一顿大叫吓得他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医师开始回气定神后,看到眼前神情疑惑,裤子又洒满咖啡的院长……

  “院院……院长,那个是这么一回事,我……”

  没等医师说完,看上老态龙钟的院长便镇定自若的打断了医师的解释。

  “检查科的小刘啊。”

  “是是,是我,院长。”

  “找我有什么事吗?”

  “院长,你说过,如果出现那种情况就一定马上拿给你看。”

  听到医师的话,原本满面笑容的院长神情立刻严肃起来。

  医师也会意的走到院长的办公桌前,他把手中的数据贴盘平放到办公桌上。随着“呤呤”的声音,数据贴盘开始以自己中心的圆圈开始向上投射出无数虚拟粒子来!

  被投射出来的粒子漂浮在半空中,没有一丝停顿,便开始快速按照离圣脑部照射图形融合组建起来。

  没过多久,最终……一个虚拟三维形态的大脑便被组建起来!

  院长看到脑部三维图像之后,他原本疑虑的眼神瞬间瞪大起来,快步的走到三维图像面前查看起来。

  一旁对三维图像感到吃惊的医师按耐不住好奇心便向院长发问“院长,是这个吗!实在是不可思议。”

  院长双手摁在桌子上,表情中还有着一丝不敢相信的。他对着面前的三维图像便突然说道……

  “啊……又是一个脑实验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