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帝邪传
  4. 第五章 暗堂

第五章 暗堂

更新于:2018-03-15 07:56:20 字数:4964

字体: 字号:
  第五章暗堂“怎么了?找本尊有事?”藏烟阁外,帝邪向那两名黑衣壮汉问道。“属下暗堂天战。”“天武。参见暗尊大人。”两人行了一礼道,“属下遵昊天陛下之命,驻守天龙分部。现谨遵暗尊调遣。大人,是否需要属下们带大人去暗堂的驻地?”“靠,就为这事来找我?”帝邪无奈地挥了挥手道,“你们真是不了解我啊。。。唯有女子的胭脂气才能够替我散去战斗的血腥气啊。去你们那个都是男人,阴冷至极的暗堂干嘛?”“额。。。其实暗堂还是有很多美貌的女子的。都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哦。”天战抹了抹额头道。“去你的,你们暗堂就算再有美貌的女子也是暗堂培养出来的杀手,一身阴冷之气,是怎么也抹不去的。”帝邪不理他的无奈说道。“这个。。。。其实暗堂还是有一个女子的,她叫暗曦。是我们两人十八年前在路边救下的一对老夫妇之女,虽然我们竭力相救,可是由于那对老夫妇没有一丝修炼的痕迹,贸然动用丹药只会适得其反,所以最后还是回天乏术。所幸那个叫暗曦的女子当时刚出生不久,并没有受到连累。而且,经我们检测那个叫暗曦的女子是天生的纯阴之体,这种体质如果是男子,那么这个男子绝对无法修炼,而女子则不同,纯阴之体只会加快女子的修炼速度。并且,纯阴之体是个炉鼎之体,如果她与男子交合,那么和她第一次交合的男子将会实力大增。历史有云,曾经有一个斗宗级别的斗者,和他的拥有纯阴之体的妻子就因为这样突破斗宗达到斗尊的级别。所以您看?”天武想了想道,“凭大人的样貌和才识绝对能够俘获她的芳心。就是。。。。”还未说完便被天战打断。“就是什么?”帝邪疑惑问道。“没什么,就是要看大人是否愿意去看看?”天战故意的引诱道。“。。。。。。好吧。我就与你们去看看,顺便为明天做准备。”帝邪笑了笑道,说完便消失在两人眼前。两人眨了眨眼,发现确实消失了帝邪的身影,还没来得急感叹帝邪的速度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喂,你们真的不带路吗?”帝邪的声音传来,原来帝邪竟然不认识暗堂在帝都的驻地。“额,来了来了。”天战兄弟说完就冲了过去。心里感叹着帝邪的速度。却不曾想到帝邪是刺客啊,最擅长的就是速度啊。在两人的指路中帝邪看到了暗堂的驻地。一座漆黑的房子,周围是各各店铺,按照天战兄弟的描述:暗堂是干刺客的,就是要闹中取静,要做到即使在热闹的店铺中也能隐藏自己的位置。表面上暗堂是一个靠贩卖魔兽晶石为生的店铺,但在店铺的内堂,就是一个密室专门接受一系列的暗杀委托。据说任何的委托他们都能完成,只不过是价格的高低而已。他们最高的一个委托是暗杀一名八星斗尊强者,价格是是八千万水晶币,当时没有人认为暗堂会完成,包括那个委托的人,他只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但令人震惊的是在接受委托不到三天的时间后,那名八星斗尊竟然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死于非命,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只知道他的肉身没有任何的损伤,死亡的地点也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这也是暗堂真正闻名于整个大陆的委托。真正让暗堂出名的是它的隐秘性,据说没有人能够发现暗堂的总部的所在地。暗堂的阶层分为最基层的七十二地煞,往上一阶的是三十六天罡。接下来是十八下级长老,九位中级长老,四位上级长老。在最上的是暗尊的贴身侍女,可是这个位置自从八年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胜任了。无数的女子想要登上这个位置,结果都是无疾而终。大家都明白虽然暗尊表面看上去是放荡不羁的,貌似是游戏在花丛中,其实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位置是之前的那位侍女,从没有变过。那名侍女的名字也只有中级长老以上才知道,由于八年前的那次事件,那几位当事人联合发出禁言令禁止所有人讨论这件事,违者杀无赦。“暗曦,暗曦,在吗?”帝邪一进入暗堂大厅,便直接了当的喊道。结果仔细一看才发现里面的所有人都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后面进入的天战天武两兄弟,一抹额头,拉着帝邪向内堂走去,边走边向帝邪传音道:“我的暗尊大人呐,您怎么那么直接啊?”帝邪疑惑道,“本尊就是这样的啊,就算本尊没来过天龙,你们也总该听说过吧。”“。。。。我们是听说过你性格独特,但没想到那么奇葩啊。”天战天武心道,稍整神态行了一礼向帝邪一指。“暗尊大人,暗曦是暗堂的第一刺客。现在没有任务就在里面,请您自己进去吧,属下还有要事要做,请暗尊大人自行休整吧。祝大人好运。”天战说完不等帝邪反应过来便拉着天武一溜烟跑远了。“真是,本尊难道就那么难伺候?”帝邪边自言自语道便向所指方向走去。天战天武所指方向只有尽头的一间房间,所以并不难找。帝邪走向那间房间,伸手敲了敲房门里面没有动静,帝邪又开口问了问:“暗曦,在里面吗?”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帝邪。。。抡起大脚踹了进去。脆弱的房门没有坚持住帝邪的一脚,瞬间变分崩离析了。在帝邪进入房间的同时,他感到了一阵杀气。脖子上的一点感到一阵战栗,多年的战斗反应让他的身体迅速一扭,右手顺势一夹。入手的是一把寒气森森的匕首,匕首通体黝黑,没有一丝光线反射而出。帝邪顺着匕首一看,入眼的是一个蒙着脸的女子。帝邪大奇,脱口而出:“暗曦?”女子没有回应他,另一手甩了过来。手上还是一把同样的匕首。帝邪大惊向后退了一步。女子也向后退了一步。帝邪看似气定神闲,实则大为惊讶,这女子的刺杀搏击方式委实厉害。而女子心中更为惊讶,这男人是何方神圣,在暗堂从未看过这人,他的反应速度实在是太过灵敏了。是少数能够躲过她刺杀的人。而且刚才她的力度她自己知道。那男人竟然用两根手指便轻而易举的夹住了。没有丝毫的晃动,他的指力已非常人。还是帝邪先开口打破了沉静:“暗曦?”对方没有回答,但已不需要应答了。帝邪这时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当初天武想说什么却被天战制住了。这样的女人寻常人还真搞定不了。心想着回去怎么整天战,嘴上却说着:“暗曦啊,你可真是把我吓到了,我找你可是有事情呢。”但是对方手上的匕首并没有放下,反而更紧了一点,因为少女确定自己根本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子,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子一点也不简单,就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手中的匕首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对方的手中,对于一个刺客来说,连手中的武器被夺去都没发现,这是何等的功力。如果刚刚那个男子对自己出手的话。。。一滴冷汗从暗曦的额头渐渐滴落,帝邪仿佛被吓了一跳般,调笑般说:“别惊讶,别惊讶,我还给你就是了。”说完笑着将匕首递还给了暗曦,但是暗曦却盯着眼前的男子,因为她惊讶的发现眼前的男子虽然嘴上在笑着,但是眼神却是那么的冷漠,沧桑,仿佛是经历了生死一般,但是却很诡异的那个男子竟然很年轻,仿佛是返老还童一般。“你。。。到底是谁?”暗曦愣愣的问道。没等帝邪自我介绍,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暗殿下,你来了。”帝邪没有转身,冷冷的说道:“沧桑但带有一丝无耻的声音。”话音未落,门口的老者突然发现自己的胡子已被少年抓住了,“暗老头!我貌似上次跟你打赌的时候说过你要是输了,我完成了任务阻止了云帝国被吞并,你就让我把你胡子给刮掉吧?”一声冷笑从帝邪嘴里传出,“怪不得,我一完成任务就听说你执行秘密任务,一执行就是十年?你这个任务可真是比我那个还难啊?”一滴冷汗从老者额头流下,“难得暗殿下的记忆力如此之好。。”“那是,本尊记忆力一向很好,特别是对于和我打赌的事。”帝邪笑着打断了老者的话,但手中却是紧了紧,“不过本尊宽宏大量,念你本是本尊的贴身管事,这样,二十万紫晶币,我们之间的赌约就一笔勾销,怎么样?”帝邪笑着说道,一旁的暗曦却惊讶的看着他,眼前的老者她并不陌生,帝都暗堂的最高统领人,人称暗老,是目前帝都最尊贵的人物之一,几乎可与帝都皇室比肩,谁敢在暗老面前这般放肆,早就被轰杀至渣了,但眼前的男子却做到了,就在暗曦惊讶的同时,她突然发现,暗老貌似喊对方“暗殿下”而男子自称本尊,她想起了,在帝都暗堂中传说着一件事,帝都暗堂不过是所有暗堂分部之一,而暗堂所有的统领人之上还有一个极为神秘的暗尊,所有的统领人都听令于暗尊一人。“难道,眼前的男子。。”这个想法还未说出口,便被暗老证实了,“暗曦听令。”暗曦心头一惊,低头半跪,“暗曦接令。”“在你眼前的是暗堂最尊贵的暗尊陛下,你的任务是在青年比武大会结束之前以你的实力保护暗尊大人的安全,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明白了吗?”暗老命令道。暗曦低头,“暗曦接令。”一旁的帝邪笑着打断了暗老的话,“暗老头,别对女孩子那么严肃,怪不得那么大把年纪了还是孤零零一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取向有问题呢。”暗老一头的黑线,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帝邪没有管他,自顾自的把暗曦拉了起来,“小曦啊,没关系的啦,以本尊的实力,你也没啥可担心的啦,我打不过的你也打不过,我打得过的,也不用你出手,你还是很轻松的啦。”暗曦却一脸冰冷:“如果实力不济,纵然身死,暗曦自当为暗尊陛下拖延逃离时间。”这下轮到帝邪无奈,“别那么死脑筋啦,打不过还上,暗曦,本尊都想看看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了。”挥了挥手,帝邪转身对暗老说道:“暗老头,把尊殿给本尊打扫出来吧,本尊住的地方,带本尊去看看吧。”说完便和暗老一起消失在暗曦眼前。人一离开,暗曦身体一软,险些瘫倒在地,帝邪给她的感觉明明年龄没有那么大,却是给她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仿佛就连阳光都要被他的眼神所吞噬,遮挡。“到底是什么样的强者啊,暗尊陛下。。。”暗曦默默地想着。默默地向他们消失的地方跑去。。。作为护卫,贴身守卫是必须的。夜晚,令人熟悉的圆月,尊殿,暗堂最豪华的地方,确是充满了酒气,殿的正中间,一个黑色的身影醉卧在最豪华的位置上,正是帝邪,他的身边,倒下的酒坛,碎裂的酒坛,随处可见。一旁暗处守卫着的暗曦,实在无法想象眼前的醉鬼竟然是神秘的暗尊,她忍不住出现在了帝邪身边,冷冷的说道:“暗尊陛下,恕属下直言,您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帝邪头都没抬冷淡的如同和白天不是同一人一般:“危险?是吗?怎么危险?”看他一脸不在乎的样子,暗曦甚至有些看不起眼前的暗尊:“不瞒暗尊陛下,就以您现在的状态,就是属下这种卑微的实力也能轻易的伤害到陛下。”帝邪依旧没有抬头,“是吗?来攻击我试试。”暗曦见劝阻无效,便决定用实际行动让眼前的酒鬼吸取教训。瞬间拔出腰间的双匕首,以极快的速度向面前的酒鬼刺去。让她惊讶的是,如此近的距离,她依然没有攻击到她的目标,就在她发愣的瞬间,脖子后面感到一阵凉意,没有回头,她知道,她之前所轻视的暗尊陛下,轻易的就能取她首级,突然身后的凉意消失了,她慢慢回身,发现暗尊坐在地上,继续无视所有的喝着酒,她突然气不打一处来,眼前的男子明明实力如此之强,却还是一身颓废之气。伸手去拉他起来,“你给我起来!”她却不知道,她是第一个敢如此对待眼前的男子的,眼前的男子却突然抱住了她,嘴里却在轻轻地喊着:“潇湘。。别走。。。”被抱住的暗曦一时间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管她经历过什么,她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第一次被男子抱住的她还是慌了神。慢慢的,帝邪似乎没有了声音,暗曦愣愣的将他扛到了床上,就在她打算离开帝邪床边的时候,她的手被牵住了,回过头,帝邪拉着她的手,但是,却是睡着了,嘴边还在无意识的喊着“潇湘。。”暗曦轻轻地将手抽出,轻轻地说道“不走,潇湘不走。”看着眼前的男子,没由来的一阵心疼。好似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需要她的大孩子般。暗曦慢慢的退出了尊殿。心却久久不能平静。身后,苍老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传来:“小曦,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其他人。”暗曦惊讶的转身,发现暗老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暗老。。。”暗曦默默地喊了声。“小曦,这里我看着,你去休息吧。去吧。”暗老拍了拍暗曦的肩,暗曦默默地消失在了原地。暗老看着暗曦离开的方向无奈的叹了口气:“小邪。不要怪师傅当时没有出现啊,那时候的昊天陛下。。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小曦跟着你,望你不要辜负她吧。”第二天,暗曦正在练习刺杀,但是明显的慌乱的章法就知道她心不在焉,“小曦?”一个让她慌乱的男声从她耳边传来,暗曦信没由来的一乱,匕首就条件反射般的挥了出去,但是却被说话的人夹住了,“唉....小曦,你这样暴力,以后怎么找人家啊,叫你一声就要杀人了。”回过神,面前的人正是让她心不在焉的人,她慌乱的跪下:“暗曦失手差点伤了暗尊陛下,请暗尊陛下降罪。”“唉。。我怎么会降罪与你呢?你可是我的贴身侍卫啊。”帝邪笑了笑,伸手托起了她,“如果连你我都要降罪,那其他人岂不是死罪?”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