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大藤蛇仙
  4. 第二章 居易

第二章 居易

更新于:2018-03-14 13:37:22 字数:3287

  王阳的金丹与黑狗精血所化的丹丸在亓泠的体内迅速地爆发出了它们的力量,亓泠固然是蟒种,才毕竟没有修行过,一服下这两颗珠丹就被这其中所含有的力量冲得灵魂离体了。

  亓葩见亓泠吞下什么东西,随后就倒地不起,当即推开一旁众人,也不顾族长的地位形象冲向了亓泠的尸体。亓派见哥哥倒下也一同冲了过去。

  “亓泠,亓泠,小泠啊,你怎么那么想不开呀,一个狗仗人势的家伙罢了,你贵为族长之子却这样死了,你不该呀,不该呀,呜呜呜…”亓葩虽然偏爱儿子,可对亓泠的却也是差不了多少。

  老族长已是泪流满面,亓派也在一旁同亓葩一道哭:“哥哥,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呀”亓泠曾对亓派说过,要是他当上族长就立马禅让给亓派,再加上亓泠对亓派一直照顾有佳,所以亓派对自已的这个哥哥感情是相当深的,但他比老族长亓葩要冷静多了。

  亓派望了一眼族里的人道“你们满意了吧,我大哥终于被你们逼死了吧!”亓派深吸了几口气冷静了一会儿又道“好了,逝者已逝我们按他的要求把他葬在他死前生活山洞吧”放里的一群人按亓冷死前的意愿把他葬好了,也没有翻他山洞里的东西。亓派看哥哥生前住的山洞如此简陋心中又不由地一团怒火升了上来“哥,你放心,我一定把逼死你的那个族人抄家灭门”亓派在人中恶恶地想着。

  但亓泠并不知道亓派想的这些,此时他的灵魂正在空中飘着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看得他自己都有点儿后悔了,但不等亓泠多想,只见远处两个面貌丑陋的鬼卒拿着手铐脚镣冲亓泠走了过去。不等他们再靠近,黑狗留下的精血几丹中的冲天戾气就散发了开来笼罩着亓泠。现在的亓泠在那两个小鬼看来那是犹如魔神再世,那冲天的戾气似是要把他们给吞了似的,一般的鬼魂最多也就稍强点,多少还能对付,可哪见过今天这个似的,如此骇人。哪里敢再逗留片刻,头也不回的一溜烟儿地跑了。

  亓泠见这两个鬼卒走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那精典所化的戾气只空有气势,却无实力只能用来吓吓人。王阳的金丹也开始发挥作用了,包裹着亓泠的灵魂,带着淡淡的金光向东飞去,转入了一孕妇始中。

  与此同时,位于中原西北的九州之一的雍州的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的里,鲜为人知的地魅魔教总坛里。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打瞌睡,却突然听得“朴”得一声在他面前的一排石头中的一块碎了,他擦了擦被吓出来的冷汗,捧着那块碎了的石头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地魅魔教某室中。

  “地魅师叔,黑狗师兄的本命元石碎了”中年人捧着一捧碎石道。在这个中年人面前的是一个竟看似只有五六岁大小的孩童。

  那孩童站起身来接过中年人手中的碎石仔细打量了一会儿,又闭上眼睛盘坐下。此时那中年人只觉得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却又难以查觉的神念从身前这个孩童的身上散发出去,半响,那孩童才站起身来。“恭喜地魅师叔神功大成”“好了,别拍马屁了,当心拍到马蹄子上,黑狗的气息我觉查到了,你在我这儿已经看了两年石头了,现在我派你去扬州如何?”“扬州,那可是个好地方啊”中年人心中想着,口中答复道“弟子愿意”那孩童拿出一面罗盘和一块石头来道“那是最好,拿着这面罗盘找到你黑狗师兄用记忆元石恢复他记忆,顺便去一趟邪灵教把老匹夫找来”“是”中年人答应道。

  那孩童把黑狗死后精血所化的戾气当成黑狗,也就是把亓泠当成黑狗,所以才以为黑狗没死,实则黑狗在召唤域外天魔时就早已魂飞魄散了。

  扬州,烂柯山下,一个叫屠夫村的地方。

  这个屠夫村相传是一个杀猪屠建立起来的,所以叫屠夫村,那个杀猪屠一家在这村里代代相传直到今天,这一代那杀猪屠叫林杀猪,朴实无华的名字。林杀猪一手杀猪功夫了得,十里八乡要杀猪都请他去。因为别人杀的猪都带有一股死气,而他杀的没有,人们都说是林杀猪家族世代传承下来的一股戾气把死气冲散了。林杀猪杀猪,手起刀落,猪不知道自己死了,就已经倒地了。靠着这门手艺林杀猪开了个肉铺,也娶了个漂亮媳妇儿,现现在已经怀胎九月了。

  在居夫村里除了林杀猪外还有一位奇人,他叫居易,居易是三十年前搬来杀猪村的,起初他开了个私塾教书,人们以为他是个先生,可后来人们才发现,这位叫居易的老爷子居然天文地理,寻龙点穴无所不通,尤其是在医药方面更是精通。有人推测他可能是隔壁烂柯山上下来的神仙

  居易自出八个月来发现了两件怪事。林杀猪也发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不知是他家的猪肉格外好吃还是怎么地,这已经是这个月居易第七次来买猪肉了,本来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可居易以前却是很少吃肉的而最近,上个月居易就来买了二十几次。

  “居老爷子,您又来了,这个月第七回了吧,您是不是吃猪肉上瘾了”林杀猪开玩笑说。

  正在这时林杀猪的老婆秦丽出来了,见林杀猪这般怠慢居老爷子,说话如此无礼,当即喝道“杀猪!你怎么这般怠慢居老爷子?”

  “哎,老婆,你怎么出来了,快进去休息着当心别动了胎气啊!再说,居老爷子是那种小气的人吗,是吧,老爷子?”说着忙向居易使个眼色,居易以常人无法发现的角度满是疑惑地看了看秦丽的肚子,接着又若无其事地道“那是,那是,我又不是什么小气的人”秦丽又叮嘱了林猪几句,就进去了。

  “居老爷子,刚才多谢您了,这猪肉就当送你的吧”林杀猪笑着说。

  “杀猪啊,你这孩子名儿起什么想过没啊?”

  “啊,还没呢正想请老爷子您给起一个呢,您看这…”林杀猪一脸恭敬地说。“包在我身上”居易爽快地答应了。

  居易发现的两件怪事一就是八个刀前来自西北的那道探测,二就是林杀猪的老婆秦丽的肚子了。那肚子居易早在第一个月时就已经发现是个死胎,可当时也没告诉他们二人,照理说这死胎时至今且早该没了,可不知为何如今却长到了九个月大,实在奇怪“该不会是个寄居在人体内的妖胎吧”居易越想越不对,急匆匆地跑回家里去了

  “只好用那方法查一下了”居易提着猪肉回到自己家里,那是一座看似简陋实则结实的木屋。居易放下了肉关实了门,又把头探出窗外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没人后才把窗也关了。

  居易关上门窗后立马拿出铁锹榔头凿子来,凿碎了地砖后又在泥地上挖了许久,直到之力上堆起一个一人合抱半人高的土堆才停下

  “哎哟,老了,干送点活就差点把我累散架了,说起来这些东西也有三十年没用过了,哎好怀念当年啊”居易说到这里苍老的双眼中已然流淌下浑浊的泪珠

  “哎,不去想这此了,还是眼前重要”居易从地上拖上来一个一大木箱,却似乎并不着急打开。这木箱听居易说话的语气至少埋了有三十年了,可在这湿气极重的南方也不知是施了什么法术,却没有一点儿腐败之色。

  居易从袖中抓出几张事先准备好的黄底儿红字儿的黄符纸撒了出去,他这一撒看似随意实则暗藏玄机,果然,那些符在木箱周围三米处排列成了一个奇异的阵法,如果此时有烂柯山的内门弟子在场一定会大惊失色“这不是我烂柯的护山摄灵阵吗!”

  居易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布下的阵,接着便开那箱子了。箱子一打开就从里迸发出几道灵光和一种沉重的气势,不过都被事先布下的摄灵阵化去了。居易从中拿出一面镜子一个罗盘和一个葫芦。就又合上那箱子,又把它埋下了。

  居易展开了自已的神念从奏丽胎中渡过一丝气来引入罗盘,又输出真元到那罗盘中,只见罗盘中那指针迅速地变化了四次方向,居阳看了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他这罗盘是用来专门看一个人的气息是属于哪的,一般两种算多了,可这小孩却有四种,由强到弱分别是大藤蟒种蛇灵气,戾气,修真者之气,人气。

  居易掐了个指诀,口中道“魂从何来,魂从何来”指针赫然指向渊林方向,这更让居易疑惑不解了。居易把那一丝气机渡入那镜中,又将葫芦中的液体倒了些在镜中,又输入了自已大半真无,口中喃喃道:“希望有用吧。”

  镜中渐渐泛起波纹,承现出了一幅八个月前画面,正是黑狗与王阳打斗,亓泠又被王阳嘱付任务的场面“哦,原来是这样”,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居易终于释然

  亓泠此时正在秦丽腹中,但他却过得并不安逸,因为这具身体内的戾气与原先灵魂内的戾气相结合后己经能合灵蛇气脉抗衡了,若不是有王阳的金丹力的话,恐怕亓泠早已魂飞魄散,可眼下这金丹力却已经消耗待尽,这叫亓泠可怎么办。

  写给读者:亓泠,读做qílín还有,求大家多支持凡人我,有票投票,能收藏收藏,实在不行,加点点击率,留条评论给点意记也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