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道书生
  4. 第三章 大骂仙人

第三章 大骂仙人

更新于:2018-03-15 15:14:10 字数:4835

字体: 字号:
  “其实我也不想啊。”杜宇有点心虚的说。

  “混账!事实摆在面前,你还狡辩!”紫袍道人气的胡子乱颤,说着,举起浮尘,向杜宇击来。

  杜宇看到这情形,心中一紧。

  结果,那浮尘的光影冲杜宇身上穿过,没有对杜宇造成丝毫伤害。

  “混账东西!倒是被你气糊涂了,忘记这只是一道光影了。”紫袍道人自语道。

  听到这话,杜宇心中一松,长长的出了口气。

  “那个,大仙,小生杜宇这厢有礼了。”杜宇依然坐在地上,对着光影一拜。

  “哼!”紫袍道人一脸的不屑。

  杜宇倒是不以为意,继续客气的说:“敢问大仙,此乃何处?如何才能离开?”

  “此乃老夫修行的一处洞府中的一间秘密石室,至于如何除去,嘿嘿,臭小子,你一个肉体凡胎,就别做梦了,乖乖的老死在此吧!”紫袍道人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杜威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更加恭敬的说:“大仙,此处既然是您的石室,我想你肯定是有办法让我出去的。希望大仙您能助小子离开这个地方,小子感激不尽。”说完,乔羽深深一拜。

  “助你?老夫凭什么助你?哼!”

  “诚如大仙所说,我乃一肉体凡胎,今天来到此处,完全是机缘巧合,所作所为,也是被逼无奈,望大小海涵。小子在此向大小道歉了,希望大仙放我离开此地。”杜宇,一脸诚恳的说完此话,再次一拜,虽然是蹲在地上拜,但诚意十足。

  “小子,别做梦了,你就在此度过你的余生吧。”可惜紫袍道人油盐不进,丝毫没有被杜宇的诚意打动。

  “大仙,我是个读书人,是讲道理的,难道你不准备讲道理了吗?”

  “笑话!谁拳头大谁就有道理!要是我真身在此,早就把你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了。”

  提到父母,杜宇心中一痛,脸上有怒气上涌。能不生气吗?本来杜宇好好的在家过得逍遥自在,父母身体安康,家中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每日读书,吟诗作对,对酒当歌,何其的逍遥快活。结果莫名其妙的被仙人掳走,莫名其妙的差点死掉,然后莫名其妙的到这个鬼地方。自己多日不见,父母得何其伤心?而且整个事件,自己好似案板上的鸡鸭一般,完全不能自主,被别人掌控,杜宇虽然是一个平凡的书生,但也从来如此窝囊过!

  “哎,既然如此,我也只能不讲道理了。”说完,杜宇拿起那块锦盒里拿出来的锦帕,笑了笑,伸向屁股。

  看到杜宇如此,紫袍道人气的吹胡子瞪眼,大喝一声“混账!你可知道那锦帕是什么材料做的吗?知道它的价值吗?”

  杜宇白了这紫袍道人一眼,缓缓的道:“有什么可混账的?难道仙人你从来不擦屁股吗?”

  “不擦!”

  “哎,真不讲卫生啊,这样不好,一身的屎臭味,怎么出去见人。”杜宇一副鄙视的表情。说完,杜宇把擦过的锦帕拿过来,折了一下,再次伸向屁股,口里还自言自语:“资源有限,不能浪费啊。”

  紫袍道人被这一幕气的浑身颤抖,冷声道:“老夫从不拉屎!”

  杜宇站了起来,便提裤子便说:“啧啧,怪胎,真是个怪胎!”

  “混账!老夫乃仙人,需要拉屎吗?”紫袍道人直接被气得跳了起来,“要是老夫真身在此,定然将你灰灰了去!”

  相对于紫袍道人气得跳脚的模样,杜宇倒是显得很是平静。反正这紫袍道人是靠不住了,自己何必再祈求他?至于说能不能离开这里,能不能活下去,杜宇会尝试一切方法,要是实在出不去,也只能认命了,只是不能不能给父母尽孝,没有给父母留下血脉,有所遗憾罢了。

  但是,紫袍道人越是看到杜宇如此平静,心中的怒气越盛。仙界那些仙人,那个见了自己不是诚惶诚恐,唯唯诺诺的,更何时被如此讽刺过?难道这小子不知道修炼到一定程度就不需要吃东西,吸收的天地能量就足以维持生命。就算吃,也只吃一些灵果,仙兽血肉,喝也只喝一些仙液仙酒,这些东西由极其精纯的能量构成,何须排泄?

  “别说那没用的,有本事现在就弄死我。”杜宇反击道,说完也不理会这紫袍道人,走到石室的墙壁那,敲敲打打的。

  “好!好!好!”紫袍道人压下心中怒气,冷冷的说:“那你就死在这吧!”说完,光影开始变淡,似是要消失了。

  “走吧,仙人没一个好东西!”杜宇嘀咕了一句。

  紫袍道人的光影本来已经很淡了,很快就要消失了,结果杜宇这么一嘀咕,虽然声音很小,却被听到了。刹那间,暗淡的光影光芒大作,一声暴喝传来:“混账,你竟敢骂我不是个好东西!?”

  杜宇被这声暴喝吓了一跳。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骂我!?”紫袍道人气的浑身颤抖,“从我开始修炼到现在,还从来被没有被这样骂过!你说我不是个好东西,你可知道我修炼至今,从未杀过一个生灵!整个仙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的美名?老夫要不是好东西,这世间还有好东西吗?“

  杜宇听了此话,平静的朝着背离紫袍道人的方向一拜,道:“圣人赎罪,弟子本一心向学,以圣人为标榜,奈何所遇如此,只得违背圣训了。”

  言毕,转过身来,双手叉腰,怒气上涌,面色狰狞,大喝道:“你才是个混账东西!你左一句混账,右一句混账,骂够了没有!?”

  “老夫······”

  “老夫个屁!你黑发黑须的哪儿老了?还老夫长老夫短的,你可有一点老人家的修养?想要倚老卖老也得看看自己是不是个老人?估计你就算哪天老了估计也是个为老不尊的老东西!”

  “你可知道我岁数·····”紫袍道人话还没有说完便再次被打断。

  “知道个屁!我只知道你们这些仙人都不是好东西!我本来活的好好的,本你们这些仙人从家里掳走,差点死了。好不容易活下来,现在眼看着又要困死在这破房子里。你说你没杀过任何生灵,你把我关在房子里,任其饿死渴死,不是杀人了吗?”

  “这关我什么······”

  “怎么不关你事?你没事造这么个破房子有病啊?今天我进来了死了,明天他进来还得死,能不能活还得看你心情,还好意思说你的美名传遍仙界!?还好意思说你从未杀生!?”

  “我又没有直接杀······”

  “间接杀人你就心安理得了?我看你不但人品有问题,脑子也有问题!”

  “你·····”

  “你什么你!仙人仙人,归根结底都还是人,你连人性都快没有了,听说你们仙人喜欢住洞府,你还是好好呆在你的洞里,不要出来装人了!”

  “你!你!你!······”这次杜宇没有打断紫袍道人的话,是紫袍道人自己气的说不出话来,只顾着喘气了。杜宇也骂累了,坐在地上靠着墙,喘着气。

  此时的杜宇感到非常的爽快,心中的压抑的愤怒一扫而光。

  过了一会,紫袍道人气息稳定了不少,道:“你确定你是个读书人?”

  杜宇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狰狞的表情,恢复了文质彬彬的模样,淡淡的道:“慈悲为怀的佛祖暂且有明王忿怒化身,一怒之下会斩妖除魔,更何况一个书生了。”

  “哼!佛祖?”紫袍道人很是不屑。

  杜宇听出了紫袍道人语气中的不屑,但没有做丝毫的理睬,心中正在思考着如何离开这个石室。

  又过了片刻,紫袍道人缓缓开口了。

  “从老夫修道至今,从来还没有被人如此骂过。”

  “哼!当面不骂背后骂不骂你可知道?”杜宇反驳道。

  出奇的是,这次紫袍道人没有反驳。

  “哈哈,倒也有意思!”紫袍道人突然哈哈一笑,说:“今天被你这么一骂,倒也让我明白了我一直以来有点自以为是了点。”

  “被骂了还这么高兴,有毛病。”杜宇开始想这紫袍道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有受虐的倾向。从一开始打消靠这紫袍道人离开此地的念头时便做好了最终无法离开此地的思想准备,所以才这么狠狠得把这紫袍道人骂了个狗血淋头,彻底把他得罪的死死的,倒万万没想到自己把这紫袍道人骂成这样了他还能笑得出来。

  “哼!”紫袍道人冷哼了一声,没有反驳,继续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我十岁加入宗门,被发现炼器炼丹的天赋,被宗门当做重点弟子培养。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部顶级的修炼神魂的法门,神魂愈加强大。神魂的强大使得我在炼器炼丹上更加得心应手,宗门更加重视我。宗门为了培养我,更是付出巨大的代价找来各种炼器炼丹的秘诀,最终使我成为一代宗师,受人敬仰。”

  “你倒是命好。”杜宇平淡的说。

  “呵呵,而我也不负众望,炼制了许多高阶的丹药,武器,使得宗门愈加强大。就这样,我的确顺风顺水的从修真界到神界再到仙界,一直被当做宝一样供着,地位不是一般的高。”

  说到这,紫袍道人笑了笑,对着杜宇说:“小子,说实话,确实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讲过话。你先别急着反驳我,你知道在仙界每天有多少人排着队求着我给他们炼制一件好的仙器吗?像你这样冒犯我的人不用我动手,他们直接会把你轰杀成渣。”

  “哼,看来拍你马屁的人还真不少。”杜宇不客气的讽刺道。

  “哈哈,那是!”紫袍道人好像没有听懂杜宇话里的讽刺一版,得意的一笑,“可是你也说的对,虽然我从来没有出手杀过一个生灵,但却有许多人是因为我间接而死,还自认为是个好人,确实有点自以为是了。”

  “哦?此话怎讲?”杜宇对此倒是很好奇。

  “呵呵,炼丹和炼器需要很高的神魂造诣,而炼器更需要很好的阵法造诣,所以我是三宗师。”

  “那和你间接杀人有什么关系?”杜宇有点不耐烦的说。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要是我真身在此,我有一百万种法子让你闭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紫袍道人有点无奈的说。

  “别说那没用的,你现在要是真有那本事,我可能在就死了。”对于威胁,杜宇丝毫不在乎。

  “现在是没本事,不过,以后么,嘿嘿!”紫袍道人阴阴一笑。

  杜宇打了一个寒颤,不过脸上依然不变的喝道:“别废话!”

  “哼!老夫炼制的丹药,武器,还有阵法罗盘是何等的高级,每年都会拿出去一部分拍卖,每次拍卖结束后,都会发生一些争抢,死伤无计。这还是小的,不管是宗门,还是买到我炼制武器的人,每年因为抢夺资源或者是恩怨,拿着我炼制的武器,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从这点来讲的话,和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从修真界,到神界,再到仙界,死在我各种武器下的人百八十万应该是有的吧。”

  杜宇听得心中一寒,厉声道:“你这是助纣为虐!”

  “助纣为虐?你以为他们没有我的武器就不互相残杀了吗?从这点来说,你说我间接杀人,也只能勉勉强强的有点关系而已。”

  对于这点,杜宇倒是没有办法反驳。只要有人,就会有利益冲突,有利益冲突就会残杀,这点放在国家这个层面上尤为突出。

  “嘿嘿!”紫袍道人忽然阴阴一笑,“既然间接杀了那么多人了,那就不在乎再杀一个!”

  杜宇被这阴森森的话激得心头一寒。不过转念一想,大不了就饿死在这么,怕什么?早就有心里准备的事而已。

  “那你来杀啊。”

  “放心小子,我现在的状态是没办法杀你的,我的真身也道不了修真界。至于在这里困死你,我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我在这里布置这些本来是打算找个传人的,结果被你这么一个资质差得一塌糊涂的小子破坏了,不过也无所谓。你吃了我的蕴神果,虽然它的主要作用是强大神魂,但是也对改造身体有一定的作用,你看看你拉的那些屎,就是你体内排出的杂质。现在你已经可以勉强修炼了。”

  说到这,紫袍道人皱了皱眉,“现在我将把我所有的炼丹炼器阵法以及神魂修炼法门传授给你,并送你出去,同时传授你一部修炼高等的修炼法门。”

  看到杜宇脸上涌现出来的喜色,紫袍道人打击到:“你也不用高兴的太早,我会把你传送到一颗满是妖兽的一颗星球,希望不会变成他们的粪便。如果挂了,也算是我把你间接的杀了。如果你没死,以你的资质,是无法成为宗师的,自然是无法收到宗派的保护的,如果死在修真界争斗中,是不是也算是间接被我杀了?哈哈,就算你修真界你没死就,等着到仙界了再跟你算账!”

  看到杜宇越来越黑的面色,紫袍道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可以选择不修炼!”

  “不修炼的话你会毫无疑问的成为一坨粪便!哈哈,祈祷吧小子,希望你不会变成一堆粪便!”

  说完,光影消失,化作一缕金光钻入瞬间杜宇眉心。杜宇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便失去了知觉。然后身体被金光包裹,唰的一下消失在石室内。

  仙界,一座小山下有个茅屋,屋里有一位麻布粗衣的老者,缓缓睁开眼睛,自嘲的笑了笑。

  “间接杀人?好烂的借口啊。”

  笑了笑,老者突然神色一变,道:“糟糕!被那臭小子气糊涂了,忘记问那小子的名讳了!他也不知道我的名讳······”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