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妖鬼神行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镜子里的我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镜子里的我

更新于:2018-03-14 17:37:46 字数:2724

  正午,烈日当空。

  我站在拥挤的斑马线前,愤怒地望着马路对面的少年,毅然地走了过去。但就在我走到少年面前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回过头,我看见身后大厦倾倒,火光照天,人类的尸体挂得到处都是,就连刚才还慰蓝的天空,也在一瞬间黑了下来。

  “哥,这些人可都是你害死的!谁叫你可以看见鬼呢?”那个少年在我耳边轻轻地笑着。

  “扬晨!”我吼叫着扬起了拳头。但是在碰到扬晨之前,我的脚下突然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地上,接着一张我再熟悉不过的脸贴到了眼前。

  “喂,捡景,什么梦令你这么兴奋,直接从床上滚下来了?”室友冬瓜蹲在我面前,疑惑地望着我。

  视线慢慢地由模糊变得清晰,我望了望冬瓜,又望了望床板,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梦。

  “没什么,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恶梦。”我随意地说着,从地上爬起。

  “说起来,你这几天都做在做恶梦啊,而且每次都是睡午觉的时候。”冬瓜看我似乎并没有摔伤,转身趴在桌子上,接着写他没做完的作业。

  “嗯。”我垂下眼。

  从被马兰强迫跟她一起除灵开始,我跟冬瓜住在了同一间寝室,但是自从搬过来以后,我每天都在做同一个恶梦,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我很讨厌这种感觉,但我并不想对任何人多说。因为可以看见鬼,很多人都怕我,我不想连冬瓜都怕我。

  耳边突然传来水滴滴下的声音,我疑惑地抬头。

  “冬瓜,卫生间的水龙头,你是不是没有关好?”

  “关好了啊。”冬瓜回头。

  我很想相信冬瓜的话,但是很可惜,水滴声无比清晰。我懒得继续跟他争执下去,转身走向卫生间。

  正如冬瓜所说,卫生间的水龙头是关好的,没有什么地方在滴水,但是水滴声也的确一直在我耳边回响。怎么回事?难道我听到的是隔壁水龙头的滴水声?

  或者我幻听了?

  我一边疑惑地思考着一边转身。但是在转身的一刹那,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洗脸盆前面的镜子,浑身是血的我被映照在镜子里。

  我怎么会浑身是血?

  “啊!”我惊叫了一声,退出卫生间,惊恐的望向自己的双手。

  我的手上很干净,并没有血迹。难道是幻觉?

  略一沉思,我再度站到镜子面前。镜子很清晰地映照出我的脸,同时也很清晰地映出一片鲜红的血迹。那血顺着手指,一直滴到地上,将地板浸得一片殷红。

  我缓缓地闭上眼睛。看来我并没有产生幻觉,我只是单纯地看到了不属于这个世间的事物。

  “鬼龙,我被鬼附身了?”

  “没有。”

  漆黑的意识深处,鬼龙盘曲着的身形微微扭动,抬起一双困惑的龙眼。

  “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睁开眼,用一只手捂住左眼,看着镜子沉默着。

  鬼龙是附在我左眼里的龙魂,所以我只有左眼可以看到鬼,现在,我看到的镜子中的景象就很正常。

  如果不是被鬼附身了,那么我现在看到的又是什么?

  “喂,捡景,怎么了?”大概是听到我刚才的惊叫,冬瓜抓着拖鞋紧张地冲了过来,“你又看见鬼了?什么样的鬼?在哪里?”

  “在镜子里。”我松开捂住左眼的手,指向镜子。镜子里浑身浴血的人也指向我,表情严肃。

  “喂,捡景,镜子里什么也没有。”鬼龙诧异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

  我正准备质问鬼龙是不是在骗我,突然眼前一黑,听到一声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闷响,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再度醒过来,已经是在医院。过亮的灯光,刺得我眼睛发疼,好半天才习惯那晃眼的光亮。

  “喂,捡景,你是不是卖血了?我知道你最近手头紧,所以才会搬进学校跟我一起住寝室。但是就算再怎么穷,也不能卖血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懂不懂?”冬瓜那张大饼脸凑到我的跟前,很严肃地指责。

  卖血?缺钱?

  我真不知道他这么大颗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难道他不知道除灵的报酬,远远超出常人的想像?自从被马兰拉着接了几单除灵的生意后,我现在的荷包可是满满的。

  懒得理会冬瓜的胡言乱语,我掀开被子站了起来,穿好外套,走出病房。

  “喂,你这是要去哪?你失血过多,医生说了你必须好好休息几天,否则真的会出人命。”冬瓜急忙扯住我。

  “我没有卖血。”我回过头,淡淡地朝着冬瓜说道。

  冬瓜愣了一秒,随即表情变得很严肃。

  “你的意思是……”

  我点了点头。

  “如果医生的疹断没有错误的话,我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血液,而且似乎还不是一次性失去的。”

  “喂,你这是不信任我。”鬼龙在我的脑海中冷冰冰地怒吼。

  “那你说是什么原因促使我在镜子中看到了浑身是血的自己?”我在意识里质问着鬼龙。

  大概是被我的怒气给震住了,鬼龙没有回答我。

  “捡景,医生刚刚说了,如果你再失血的话……”

  “我知道。”我一边点头,一边离开。

  其实我并不知道医生说了些什么,但是从我的身体的反应和冬瓜的表情,我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话。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要离开医院。我不能让医生发现我的血液在没有任何伤口的情况下离奇失踪,我更不愿意因为莫名其妙的失血过多而死亡。

  路过医院走廊里挂着的镜子时,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跟中午看到的情形完全不同,现在我身上很干净,并没有血迹。看来失血,大概就是中午我做那个恶梦的时候。

  到底是鬼龙在欺骗我,还是另有原因?如果是另有原因的话,那又是什么原因?

  “喂,我真没欺骗你。我好歹还要借用你的身体藏身,将来说不定还得靠吞噬你的灵魂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去,怎么可能会允许其它的东西进来跟我分享?”鬼龙彻底恼怒了。

  “啊,是。”我无视它的愤怒,随意地挥了挥手。真不知道我当初跟它签订让它附在我左眼中的契约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我眼中有鬼龙,如果不是它将它的力量借给我,我早就死了。这样算起来,我似乎还是赚了。

  “你不信任我?”

  “不管怎么说,我再多流一滴血的话就会死。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

  鬼龙瞪着我,半晌无语。说到底,不管是附身还是换灵夺取别人的身体,都需要冒很大险的,至于找到另一个愿意跟它共存的寄生者,那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鬼龙还是不希望我死的。

  “回学校往哪边走?”出了医院,我问冬瓜。

  冬瓜抓了抓头,朝着我傻笑。

  “我看你晕倒了,直接打了120,但是学校附近的医院都满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将我们送到了哪家医院。车在路上走的时间挺长,应该是把我们拉到了很偏的地方,不过这家医院的设备好像还不错……”

  我懒得听冬瓜继续废话下去,随便往左转,然后往前走。走到公交车站,总会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不过这种想法只保持到我走到了下一个十字路口。在那个十字路口,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个梦,那里面存在的景色也全部都是虚幻不存在的,但是现在,我却正站那个十字路口前。

  那个十字路口,竟然真的存在!

  接下来我会看到什么?几年没见的弟弟扬晨?然后是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