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气势如虹
  4. 第二章 一剑!

第二章 一剑!

更新于:2018-03-15 10:57:57 字数:2124

  曾有人把了望城归结为七个字,青酒一锻三把剑!

  青酒是了望城特有的泉水酿造出来的烈酒,一锻是了望城所有的一位拥有锻造之势的锻造师,三把剑则是那名铸造师所锻造享誉全国的大日、无世、皓银这三把神剑。

  而在总结的这七个字里,青酒能在最先的位子上,这就足以说明这酒的名,还有这酒的烈!

  昨天夜里的时候,阿爹拿来的两坛青酒原本是被阿娘责怪的,但是最后还是拗不过脾气上来的两个人,

  所以剩下的就只有一口一口的纯酿入肚,还有酒精肆无忌惮地充斥脑海。

  一坛子的青酒就足以放到两个壮汉,更何况是一个还算不上真正成年人的周逸,所以结果肯定是周逸醉了,醉的不省人事,醉的忘了自己!

  但是当太阳升起了的时候,寒雪开始反射出耀眼,周逸就醒了过来

  青酒只是醉在当时,所以会有“青酒醉一梦,梦醒青酒清!的话语,

  而当自己的阿爹提着青酒的时候,周逸其实就知道了昨天烂醉如泥的结局,但是自己是真的很想醉,有了这样子的结果或许也应该是自己所求的吧!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周逸从地上坐了起来,却愕然发现自己的阿爹依旧还是沉沉的睡着,

  看看了天空的阳光洒进窗户里,周逸有些小心翼翼地将一床被子盖在了阿爹的身上,虽然两个人早已经不会畏惧这寒冷的天,但是看着自己阿爹有些孤零零的模样,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忍。

  定定的愣神,周逸轻轻的开口“阿爹,小逸要走了!”

  似乎是要想要唤醒自己的阿爹,但是也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而最终得时候周逸还是没有打扰自己的阿爹,随后便走出了屋子,去往阳光密集的地方,

  白雪铺满的地面上,昨天留下的脚步依旧还在,但是今天却又多了一行的印记。

  看着这熟悉的地方,周逸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填斥胸膛的难舍,直到自己的眼睛里出现了阿娘的身影。

  准备好的包裹,还有,一把剑!

  是的了,今天自己就该启程了,去往远方,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下。

  “小逸!”

  “阿娘!”

  快走几步,从阿娘的手里接过包裹,又把那把有些沉沉的剑提在了手里,周逸想要搀扶着自己的阿娘去往她的屋子里歇息下来,但是却没有得到同意。

  “你阿爹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呢啊?”

  “是的,阿娘!”

  “算了,就不喊他了,你赶紧出发吧,吃的我就放在这包裹里,还有日常用的一些银钱也都在里面,原来说是起早走的,现在都要正午了,别给耽误了行程!”

  打开铺子的门,似乎是因为雪后的缘故,街上的行人有着稀稀落落的感觉,

  听着自己阿娘的话,周逸有着一点点的惆怅,虽然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似乎真的有了一点点的不同,即使微笑的表情自己维持了这么多年,但在临别的一天里还是有了异样。

  “阿娘?我会常回来的!”

  “好啊,好!”想要将周逸衣服上的褶皱抚平的阿娘,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里竟然有着一种颤抖,

  敏锐地觉察了这一切的,周逸的心情瞬间变得更加的难以抑制,但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自己的阿娘不是故意这么催着自己离去的吧,就像自己的阿爹应该也是故意醉的吧,不想看到这一幕,不想离别,

  将包裹背在了背后,周逸紧了紧自己手里的剑,随后便告别了自己的阿娘,往城外走去。

  分别,谁会喜欢这样的结局,但是分别又有谁没用经历过,看了一眼远方,周逸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好不让自己的模样被阿娘看见。

  云层开始慢慢变得厚了起来,在这阳光曾经有着肆虐的时候里,大雪突然又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没有多久当周逸的身影从阿娘的视线里消失的时候,大雪已然再次覆盖了了望城。

  铺子前的身影慢慢开始变得模糊,但是不就之后却由一道变成了两道。

  “小逸走了?”一件厚厚的衣裳披在了女子的身上!

  “恩!”

  “天冷,回去吧!”

  拉着女子的手,女子也没有反驳,随着汉子的脚步,慢慢消失在了铺子的门口。

  明天求剑的人也许还会络绎不绝,门市依旧会热闹到让人生出疲惫,但是却不会再有那招呼前招呼后的身影,也没有那个静静看着火星的迸溅,却不发一言的少年。

  铺子少了一个人,就似乎他们少了一份寄托,但是孩子的羽翼已经开始成长,不去见识暴风雪的威力又如何能羽翼丰满。

  而铺子里也少了一把剑,剑无名,被男子打造了十三年,整整的十三年,比皓银的七年还要多出了六年。

  前天这把剑才真正的成了形,今天就已经离开了这里,伴随着一个少年,去往远方的方向,去经历不知道的暴雪,去陪伴少年的成长。

  而在了望城外,皑皑白雪,将所有人走过之后留下的脚印掩埋,留下的依旧是无比的洁白。

  少年,周逸,在大雪遮拦了自己的视线的情况里,依旧看着城池的方向,这一站就是等到了洁白染上了自己的双肩。

  包裹里沉甸甸的应该有着不少的赢钱,还有十足的衣服,自己的阿娘是真的费了心了,

  而那把剑,周逸觉得不会是什么普通的角色,但是应该也不是能媲美自己阿爹打造的三把绝世之剑,因为那三把剑之后自己的阿爹就不曾再铸造过响彻全国的宝剑。

  但是毕竟是自己家的剑,握在手里,即使冰冷的铁鞘想要冻结自己的手掌,可是心里却真的有点暖。

  暖到可以融化了冰雪,抬起了头,四处寻找着太阳,当然结果是必然,可是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周逸终于再次迈动了自己的步伐。

  原本如同被云层覆盖的天空的心情,一下子就有了开朗,周逸往着一个方向而去,这一去就是要一路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