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我是专业的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失明后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失明后

更新于:2018-03-15 09:01:39 字数:4735

字体: 字号:
  当我拥有意识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失明了。我尽管把眼镜睁得老大,也没有一丝光彩在我眼前浮现,黑暗和无奈将我淹没,只有无尽的叹息陪伴着我。

  “是的,我什么也看不见。”再对医生重复一遍我的状态后,我便躺下了,我没有去怨天怨地,只是很平淡的接受了这个事实,那超过我年龄的平静让医生都觉得可怕。

  在门外,医生将结果告诉我的家人后我听到了一阵哭声“怎么办啊,小魁他才刚上高中……”

  听到抽泣声,我把被子一蒙便昏昏睡去了,我现在什么也看不见,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我根本没有一点概念,单纯的哭在我来看什么用都没有。

  “我只能这么一直睡去了吧。”我暗暗地想着。

  我叫景魁,16岁,是一名准高一生,我有一个爸爸和一个妈妈还有一个弟弟,按理来说家庭里有两个孩子一定是非常热闹的,但是我却没有那种感觉,或许曾经有,但当我失明以后那些感觉就和光明一样远逝而去,没有一点眷恋可言。

  正当**********沉眠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在不断地摇晃我的身体,我低吼道“谁啊。”

  我并不是这种无理的人,相反我十分有礼貌,每一个见到我的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孩子真有礼貌。但是上天既然无理的夺走我的光明,我也不想再对谁要有丝毫礼貌了,而正在摇晃我的人则是将我从这个深渊中拉出来又将我带进了另一个深渊的人物。

  “小子,你妈妈没教过你对人说话要有礼貌吗,谁呀谁呀的会让人对你的第一印象很差的。”

  那人使劲拍了我一下,一股痞子气的教训着我,我想都没想就打断了他的发言,我冲他吼道“你谁啊你,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你看看你,你是五官都完整,你能看见光明,你能分辨出白天还是黑夜,但是我呢?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只能在无尽的黑夜里不断地徘徊,不停地绕着圈子,没有人可以给我一盏引路灯让我走出这个迷宫,你还过来教训我?你把你眼睛戳瞎了试试看!”我咆哮着。

  我以为他会给我一巴掌呵斥我一声,但谁知道他竟然只是附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小子,我有一个可以让你恢复过来的办法,但是你要知道,当你和我彻底的接触了之后,你就再也逃不出去了,你将要面对的是比黑暗还可怕的东西。”恐怖的语气直逼我的耳廓。

  “有什么是比黑暗还要可怕的?”我不解的问道。

  “那种东西,等你恢复了你就知道了。”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我能感觉到他离开了我的病房,并在外面吩咐这什么,我隐隐约约听到他们管那个痞子气的人称作:徐所。

  “现在应该是早晨吧。”我醒来后呆呆的看着我所认知的窗外喃喃道“也不知道那个徐所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已经和你爹娘商量好了,他们同意我们给你治疗,当然代价是,你未来的就业以及……”说到这他停了一下,可能是看一看四周有没有别人吧,确定只有他的人和我以外才对我轻声说道“以及你的命。”他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后对旁边的人吩咐道“小孙颖,去给我们有点不耐烦的小家伙治疗一下。”

  “你的这股痞子气我还是听不习惯。”被称作小孙颖的女生冷哼一声,我便感觉到我的太阳穴被一双有些冰凉的双手所触碰,只听到她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什么,伴随着她的念叨我缓缓地睁开眼,我惊奇的发现我开始能够看见一点点白色,顿时我对我未来的希望之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

  “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我呼喊着。但却换来孙颖的一巴掌,打完后还嫌弃道“别叫唤,待会又该瞎了。”

  我扁了扁但还是按照孙颖说的去做了,毕竟她是来医治我的,这么说肯定有她的理由。我嗅着孙颖的体香,渐渐的睡了过去,在梦中我感觉我正在一片黑暗之地中慢慢的飞升,在黑暗的上面是一片血红,好像有着什么东西盯着我,那气势压得我喘不过气,在这一片血红的上面是一片光景,那分明就是我所生活的地方。再继续飞升,我看到了整个地球的表面;最终我停了下来,与此同时我也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眼前一股痞子气的大叔。他叼着烟一脸暧昧的看着我,那眼神就像是外面的太阳一样灼的我脸颊发烫。

  “大叔,那个给我治疗的阿姨呢。”有点受不了徐涛眼神的我主动挑起了话题,只见他指了指我身后,暧昧的眼神丝毫不减。我被徐涛看的不行,转头一看竟发现我正躺在孙颖的膝上。

  “膝,膝枕?”我感觉我要窒息了,这种只会在漫画里发生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虽然心中充满着无比幸福,但还是很快的认清了眼前的局势。

  “对,对不起。”意识到姿势有点不对劲的我立刻跳下床对着孙颖道歉,刚开始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但是慢慢的我觉的有点不对劲,抬头一看发现孙颖的脸色居然发灰。

  “大叔,一般人害羞的时候脸是红色的吧。”

  “对啊,怎么了。”

  “那为什么孙颖她的脸是灰色的。”

  我刚说出‘孙颖的脸是灰色’的时候徐涛整个人脸都扭曲了,一把抓住我的手冲我吼道“你说什么?孙颖的脸是灰的?。”

  我看到徐涛狰狞的表情也不敢作假,一个劲的点头。只听他恨恨的对我说道“臭小子,你可是欠了孙颖一个大人情!”说完,他抱起‘灰脸’的孙颖从窗户跳了下去,稳稳落地后便冲北边一路跑去,那着急的姿态不亚于古代下臣所谓的‘急报’。

  我挠了挠头呆呆地看着六层楼的窗户,而手里却紧握着一张名片——北冥灵异事务所。

  和破涕而笑的家人聚过餐了后我好好调整了一下我的状态。放假的最后一个星期,每天看着镜子里逐渐恢复过来的我露出了笑容,我是一个很注意自己外貌的人,因此也被人亲切的称为“外貌协会钻石会员”对此,我也就欣然接受了,因为事实便是如此。

  晚饭过后和刘荣去商店购买了住宿生的必需品,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便去买了两个电影票,打算做为‘入刑’前的最后一次享受。

  “已经跟我母亲说过了,她同意我们单独去学校。”刘荣放下手机向我说着。他的手机屏幕是当下最火的一部动漫,可以说他是一个闷骚的漫宅,放假的时候可以捧着手机看上一整个月,甚至就连他最爱的女朋友都可以先晾在一边,为此他们也不知道争吵了多少回,但每次都被我给劝了下来。这一次听说我出事以后,也是来看过我,但是我因为失明所以没有看到他们。

  “说清楚了就行,诺,这是我们这个假期最后一场电影,自然要选择一个刺激一点的。”我将手里的电影票递给刘荣一张,他低头一看,票上面写着‘六世通灵古宅’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古宅在六个轮回内发生的种种怪异的事情,而我的不寻常的经历,则就是从这部电影开始后开始的。

  “第一世,我是风家的大少爷,你是平凡人家的女子。我们在江南河边的错身而过,我怕是恋上你这个平凡女子,但我却因为仇家追杀而给不了你什么名分。最终我躺在血泊里,嘴里却喊着你的名字。而我们家族的存在十分悠久,有一些秘法可以让我每一世的投胎都会保留生前的记忆,当然代价也将会十分惨重。

  第二世,我是一只夜莺,每夜我都立在你的床头边为你歌唱,你为了认出我来在我的右脚绑了一条红线,我就这样为了让你能够不受失眠所困,歌唱到你老死。

  第三世,我是你的一位专职奴仆,本以为这样就有了亲近你的理由,但你那夫君太过残暴,夜里竟杀了全家的男仆,我也死在了你的面前,你紧握着我的手说很早就看到了我对你的爱意,你也对我有些情愫,但为时已晚,你已经嫁给了别人,我也死在了你的面前。

  第四世,你是我手下的女仆,你一来我便认出了你。我点名让你成为我的专职仆人服侍我的日常起居,但你却是我的仇家派来的奸细,我也死在了你的裙下。同时我也意识到,代价快来了。

  第五世,我是一位歌手,你是我的助理,在一天的夜里我酒后乱性,逼的你跳楼自杀,我也因此为爱殉情。我躺在你的身边死死地握着你的手,我只想有个理由去拥抱你。

  第六世,我是一位侦探,你是我的一位雇主,你雇我去调差一栋古宅,那座古宅正是我前五世的住宅。而我要调查出来真相后却陷入一个死局,我最终死在了古宅中,与此同时我也迎来了秘法对我的惩罚:变成一头厉鬼,变成一只只能徘徊在那栋古宅的厉鬼,并且不可以入任何一道轮回。”

  我静静地看完这部电影的序幕,顿时感觉这个人挺可怜的,因为一个女人转世六次,最终死后成了厉鬼并且仅限于一座古宅里永远不能出来。

  “诶,景魁,你不觉得这个古宅的地方有点熟悉吗?”正看在头上,旁边的刘荣碰了碰我说道。我听了以后仔细看了看古宅的位置,的确有些熟悉,但是想了想自己刚刚恢复的视力可能一切都会觉得很相似吧,就也没在注意它了。

  不得不说,国产的鬼片催眠功效真的很不错,一点恐怖的氛围都没有,一部恐怖片不如叫一部言情片。就是坐在后面的几个女生太过激动,只要电影的声音稍微变得大一点,就大惊小叫的,震得我耳膜生疼,有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是不是逃不了残疾人的魔咒?

  时间来到晚上八点,我和刘荣将手里的行李放进宿舍后就去参加新人迎接典礼了。看着周边不断后退的建筑和植物我的悲伤光环又忍不住的发作了,不断地回忆着那段失明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最为煎熬的一段时间。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厕所效应吧,厕所内外对时间流逝的概念和我失明时候的概念是差不多的。

  来到大礼堂后,我发现这个地方居然和‘六世通灵古宅’中的祀堂十分相似,而一旁的刘荣也碰了碰我表示赞同。我突然想起,‘六世通灵古宅’中的古宅的位置和三中的位置是好像是同一位置;再加上之前网上说的各种传说,我发现我们现在正身处在一片鬼宅之中。

  我呆呆的想着;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刘荣,他听后拍了我一下笑道“哪来那么多鬼神,作为一个中国共产党的预备队员,我们应该崇尚无神理论。你该不会是因为我跟你说的那些吓到你了吧。哈哈。”被他这么一说,我倒是少了许些害怕。刘荣就是一个拥有这种魅力的人,有着打破凝重气氛的人,尽管他是个漫宅吧。

  但尽管如此,我想到孙颖治疗我失明时候的碎碎念,我还是有点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但是我又看了看旁边一脸笑容和别人聊漫画的刘荣,我也不知道相信那个好了,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吧。

  时间来到晚上九点,入学典礼正式开始了。在一片庄重的目光下,大腹便便的校长走上讲台,那姿态我都开始怀疑台下是不是有轮椅要接着他。他看了看我们后嗡声说道“同学们,从现在开始你是我们学校最新一批的学生,而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你们长大了,也意味着我又要再看一届学生走向未来……”不得不说,校长的话的确很生动,很感人,但也就这样了,毕竟校园四大魔咒是打不破的。

  都说学校有着四大魔咒,一是子时的镜子,二是丑时的走廊,三是寅时的图书馆,四是校长的讲话;前三个我没有领会到,最后一个我倒是领会到了,而且这一领会就是十年。

  在全校学生快要睡着的注视下校长结束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演讲,也不知道是谁给校长编的演讲稿,从差不多一米五左右的讲台一直拖到地上,也难怪讲了一个小时,这期间还不算校长喝水的时间,就是这样的演讲我们居然熬了过去,我都觉得我自己很伟大。但就在我转头回宿舍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阴影之中有人在盯着我,我看了过去,发现有一个人影闪过,我也没怎么在意径直地走回了宿舍,毕竟礼堂上有上千的人在,也没准是哪个同志在树底下解手也说不准,被校长一个多小时的演讲洗脑后的我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当我回到宿舍以后我的真正恐怖才刚刚开始。

  “地上,怎么有摊血?”回到宿舍,我看到门口的地板上有着一滩鲜血,我能十分肯定这不是红墨水之类的恶作剧。我慌张的打了一下旁边的刘荣,一下子惊醒了刘荣,不知所措的刘荣挠了挠头凑了过来。

  刘荣凑过来后仔细看了一下,又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勾住我的脖子说道“哪有血啊,是你看错了吧,你揉一揉眼睛再看一下。”

  我将信将疑的按照刘荣说的使劲揉了揉眼睛,一片朦胧后再看了一眼地上,发现刚刚渗人的血迹居然变成了木制地板,而旁边也没有任何的液体的存在。这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但被刘荣的一番劝说下还是归根到我刚刚恢复视力需要时间适应的这件事身上。

  “真的是我看错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