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巅峰战灵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银发少年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银发少年

更新于:2018-03-15 13:05:42 字数:2335

字体: 字号:
  战灵大陆,世俗,西荒大杨国近十年来边关不断征战。起因于超级大国西羌国国王失联,国师左道途掌政。

  左道途原本是一破虚强者,早年曾因其妻子屠杀了整整一个小国。千万平民被其所杀,煞气缠身。

  左道途成就战灵大陆巅峰强者的那一瞬间,隐隐感觉自己无法融合战灵、武破虚空,所以左道途一直在寻找战气文明以外的力量,以求突破天道枷锁,寻那虚无缥缈的长生路。左道途偶然在西羌国国王身上发现一种皇道力量,虽然稍显渺小,但是却质地惊人,若非他实力达到战灵大陆的极限,根本无从发觉。是以征伐天下,左道途为了得到皇道力量,其掌控大小数十国家向周边各个国家宣布开战,致使整个大陆生灵涂炭。

  大杨国与大安森林中间一处龟型城市,传说上古某个时期,大安森林中无数妖兽肆虐战灵大陆,大陆隐世宗门齐现对抗肆虐妖兽,妖兽大军集结,正要与人族十大宗门中的强者决一死战的时候,玄武城凭空而现,将整个妖兽大军中无数天兽级别强者与地兽级别强者全部收入城中,之后更是坐落在大安森林边。人族强者将剩余的妖兽全部赶进大安森林之后,探寻玄武城,却没能发现那无数妖兽收在何方。经历无数岁月,玄武城的辉煌已被人们忘记,玄武城更是成为了凡人城市,只有城门上三个金光闪闪的三个大字“玄武城”仿佛还诉说着玄武城的辉煌。

  从边关来此的难民中,有一个奇怪的少年。

  古铜色的皮肤、清秀的面孔、破碎却不显邋遢的衣衫,满头银发随意披散在肩上。一双炯炯有神的虎目,却不知为何一直留着泪,甚至在其泪水中稍显红色光泽。每一个见到他双目的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悲伤情绪,离他很近的难民都无故想起往事,犹未自知的悲伤起来。这一幕被少许有心人看到,注意到这些的人都惊恐无比。因为一个人能感染另一个人情绪这种怪事实在少见,就连远古时期即将破虚而去的强者都不曾听闻可以感染人的情绪的功法!

  有热心的民众为这许多难民送上银两或者衣物,而送给那位少年的东西都被他随手扔给身旁的人。这使得许多人看向他的眼神愤怒、怜悯的眼神。“这孩子怎么回事?给东西都不要,莫不是脑子有些问题。”注意到那少年的民众心中疑惑道

  “怎么可能,凭空出现?一定是幻觉,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一位身着青衫,满脸粗狂的壮年男子心下有些惊慌的喃喃到正是因为此男子见到那清瘦少年凭空出现在难民中,不敢相信、不由自主的跟了过来

  “姚师兄,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这都到城里了。”一紫袍妇女白眼一翻忍不住埋怨道

  “难道我的魅力还不如一群乞丐?”随着姚哲的目光看去,看到的只是一群难民。林轻语有点神经质的想到,随即林轻语偷偷的甩甩头好似要将这奇怪的想法甩出脑中似的

  “额......没、没什么。对了,前面就是翠玉楼,那的老板是我的多年老友。他可是有两壶真正的好酒啊,咱们去蹭他酒喝!”姚哲情知怠慢了身旁美妇连忙转移话题道

  “莫不是?玄武城?难道这两者??......”姚哲在心中一跳想起了某个传说!

  “难道祖父所向往的那个世界是真的?每个人都比大陆中的最强者强大无数倍,甚至还有长生者出现。在那个世界中,战灵大陆的强者都似蝼蚁,呼吸间即灭?”姚哲心头火热双眼更是仿佛看见了无尽天材地宝似的闪闪发光

  此话若是让大杨国都内的武者听见,必然被吓出好歹来。大杨国神一般的传奇将军都如此说,那他们岂不是蝼蚁都不如了?

  “风儿,走、快走、永远都不要回来。”此时少年脑中有一中年美妇如雷鸣般的咆哮响起。

  “战!战!战!战......”

  “杀!杀!杀!杀光他们......”

  各个沁血画面不断的在少年脑海中翻涌,军人的呐喊,妇孺的呼救,菁鸳啼血如哭如诉。

  “活下去,少主好好活下去,只剩你自己了、只剩你自己了......没有实力之前不要想着,为了我们的牺牲好好活下去......”少年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随即脑中画面尽去

  “啊......”一声悲鸣少年晕了过去

  “哎...这怎么回事,这小伙子怎么晕了?”

  “哎、哎、让让让让,怎么都不知道救人呢?”

  吵吵嚷嚷看热闹的许多人,上前施救的也不少。可是没人看出这少年怎么回事,战气一进入他的身体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渐渐的行人都散去,那少年亦无人问津。

  热心归热心,但几乎每个人都不会为一个陌生人寻医问药,一个身无武力的人救回来不也是拖累?更何况现如今战乱纷起,更是人人自危,不知身份的人带回家去也许就是一场灾难,行善也需要实力,没有实力的善人那叫做烂好人,救下一个恶人更是连身家性命都难保。

  “张叔,他好可怜啊,我们带他回村好不好?”一个约莫十二三岁少女向身边的中年男子撒娇道

  “这个孩子有些诡异,年纪轻轻竟满头白发,我们最好不要多事吧......”张叔犹豫道

  中年人明显比少女经历的人情冷暖更多些,但相比来说也属于比较憨厚淳朴的那种人

  “没事啦、没事啦、治好了他让他走就好了,张叔......”少女明显同情心大起有些眼泪汪汪的看着张叔

  真应了那句话“女人都是水做的,包括女孩!”刚还在撒娇,一瞬间过后那眼泪就像不要钱似的要往下掉

  “好好好...怕了你了,我的小祖宗,来给张叔拿着包袱。”张叔无奈道

  “我就知道张叔最好了,谢谢张叔......”转眼小丫头就破涕为笑

  “小木那次你也这么说的,到最后还不是留下了。”这话张叔也就敢在心中嘀咕嘀咕免得又惹下小丫头的眼泪,他可是对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怕的紧

  “咦,这是什么?”少女拿起那少年脖子上挂的一块貌似即将破碎的绿色玉佩,上面还隐隐能看出来一个尹字

  “怕是与这孩子的身世有关吧,尹应该是个姓氏吧。”张叔背着那少年边走边说

  “算啦,张叔我们赶紧回村吧,早点回去好早点救回他,省的他伤势加重更加难医了。万一爷爷救不好他......”少女有些担忧的道

  说罢两人向玄武城外走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