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垂涎你之美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尴尬的第一天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尴尬的第一天

更新于:2018-03-14 20:50:50 字数:2406

字体: 字号:
  1990年夏,对于14岁刚刚踏入初中校门的洛成冬来说,是个意义非凡的一天,因为从这天起,他从一个懵懂少年正是跨入青春期,跨入那个令人神往的花季,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转变效果到底体现在哪里,又是被谁定义的,不过他愿意欣然接受。重要的是他终于可以和心中垂涎了许多年的女孩在一所学校学习了。

  女孩儿大他两岁,虽然是一个村的,但彼此可以用陌生人来形容关系的不一般,年龄、年级所限定的伙伴群体并不是原因,因为和她岁数相仿的,甚至是同班同学也并没有得到多少“青睐”,她性格孤僻,冷漠。她们一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木子村村民,爸爸常年在外,据说生意做得挺大,每年只有年终岁末能陪家人吃吃饭,妈妈基本不出门,在独门独院的家中深居简出,正如她家的建筑风格一样,在坡上,孤零零的一栋2层楼,有点欧式风格,放在现在回忆那栋房子是有那么些上品建筑的意思,环形外凸的落地窗,四根白色石柱支撑起古罗马式的四角阳台,围墙上爬满了藤蔓,夏天是寂寞的深绿,冬天是萧索的暗黄,不难看出这是一户家底殷实的富余人家,从盖房子到入住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家子就这样伴随着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特立独行的空降到了木子村的土坡上。

  木字村有条在四里八乡都很出名的河,淌在村边,叫西大河,之所以提这条河,不是它具有多么渊源的故梦情怀,只是这个故事狗血的开始之地在此罢了。那年冬,初雪微寒,她青丝摇曳,鼻息泌香,驱散了成冬坠冰的寒冷,一双纤细柔软顺着腋下环上成冬胸前,一顿一停间明显的乏力感,却也慢慢地托起了一个因为贪玩落水的陌生男孩儿另一种人生境遇。望着女孩儿骑着脚踏车奔向那栋别样的房子渐行渐远。从此,那份不成熟的好感,朦胧的喜悦便深植于心,这大概就是一个孩童单纯对美的追求和向往吧,她叫杨子陌。

  开学的第一天,镇里建筑的宏伟气势,当然相对木子村来说用宏伟这个词也算是应景了,毕竟当时的少年肚子里还没有多少例如碧瓦朱檐、鳞次栉比这样的词汇去界定,还有那一条记忆中很宽很宽的柏油马路,可比村里乡间的土坡或是石子路宽敞、平整上许多。那辆被擦的崭新的28自行车刚好以一个难度颇高的漂移打破了街巷的宁静,扬起的尘土里、满是纷飞的落叶,或许还有一两条呜咽着跑开的流浪狗,然后是愈加安静的一片街道,看着眼前这座朝思暮想的雄奇建筑的一角,站在门口端着茶缸一脸惊叹号的大爷,连这门卫都有一股子的不凡气势侧漏而出,成冬一副怔然赞叹的摸样,名副其实了乡下来的土鳖身份。

  “….太不像话了,同学你哪个班级的!老师是谁!开学第一天就迟到?…”回过神来的“大爷”正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还没来得及了解教室的宽明、新同学是否好相处,倒是先光顾了一番教导处,从而明白了一些“道理”,新规矩就得从大头嘴里听着才够味!面对着那一口让人不忍直视的黄牙,大概得有半年没刷了吧,还得是顿顿吃韭菜那种,对着成冬近在咫尺的脸颊喷了少说半小时了。身体与灵魂都在摇摇欲坠的边缘,就在成冬想着中午的饭钱是否可以省了之际。

  “滚吧!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教导主任总算结束了这场别开生面的话聊。

  虽然不算完美的进入初中校门,但那股子新鲜劲儿还萦绕心间,走在长长的走廊中,听着路过的教室里不时传出的笑声、自我介绍声、打闹声,不一而足。少年怀着忐忑、好奇走在回七班的路上。

  “唱一个呗…”

  “来呀….不要害羞嘛,…”

  “来..鼓鼓掌….”…

  2楼拐角处的班级里遥遥的传来男女同学激烈的掌声和起哄声,加剧了成冬这份如鲠在喉的心情,不禁加快了脚步,跨过最后一个台阶时,步伐已经凌乱,不知是心绪的关系还是那安静中突然飘来这悠扬的歌声。恍惚间少年一个踉跄,只闻“咚”的一声撞在了门上,和成冬一同倒在门口的还有那戛然而止的歌声以及全班50来双愤怒的视线。

  无法形容少年此刻的心情,下一刻缓缓的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宽敞的教室,三盏联排拉起的飘窗,有些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洒满了桌椅、巷陌之间,让他视线有些朦胧,而那张精致的脸在阳光下,却异常的清晰可见,像天使?还来不及细辨便被拖拽了出去。

  老王今天一直心情挺爽的,落在自己手里的一整班还真有不少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女孩子,在看看一群多数稍显木讷的视线,应该都是些听话的乡里人,正听着歌,“舔着”钢笔,沉浸在那不知名的意/Yin里,不料这哪来的土鳖奇葩以这种出场方式惊得他险些咬断了钢笔,端的是可恨无比,定不能轻饶。

  老王是七班的班主任,不到30长的委实有些心切,像50岁的肾虚“老人”,秃顶,黑框眼镜里永远透着貌似严谨、直入心里的目光,他是很想一层一层的扒开然后投进去,当然伸进去更好了。因为是开学的第一天,他还特意将那件可以一学期不换的米黄色古板的日式T恤给淘汰掉,弄了件几乎相同款式的墨绿色小衫,大有要继续一学期的架势。

  “上学第一天就给我迟到!我还不知道你们!不是拉肚子…就是车坏了!有点新意行吗,里面的马东旭早你一小时就用过了!还来这套!…”老王一张饼脸憋得紫红。

  “….”

  就这样成冬一天都没好意思抬头,杵在门口,下课、中午一直到放学,花花绿绿的同学,进进出出,或者对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笑声与讥讽不胫而走,他已然成为了走廊里七班的标志。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