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一梦仙凡
  4. 第二章:种子

第二章:种子

更新于:2018-03-15 09:38:34 字数:2663

  夜,院子里寂静一片,唯见天上洒下一片月光,安静,闲适。南柯坐在院子中央,双手捏着奇怪的印记飞速变化着,一秒竟变化数十个印记,光华流转,根本看不清楚。一般来说,符师的实力很难看出来,但是符印确是衡量实力的一种方法。那灵道真人一秒捏剑印三千自是修为极为深厚。但是对于符师来说,捏符印却极为艰难。符印并不是随意捏手势,需沟通天地间的灵气于一指,其间难度,不容细说。对南柯来说,一秒钟变换数十下自是艰难无比,数十息间便大汗淋漓。

  “汇灵符”,南柯脚一跺,一道手指粗的光华从身边的一道符纸上引起,向南柯胸前飞去,灵气四溢,显然不是一般的灵符所能比的。当然这汇灵符是他目前所能绘的最高等的灵符了。这一张灵符单不说自己一个月才能绘一张,就是那上百两的材料费就让自己肉疼不已。本来是用来保命的,可此时哪来的及心疼,转瞬间身价不菲的一道汇灵符便甩了出来。

  一息,两息,南柯一点点的捏着符印,蓦然一道绿色的光华从他的胸前泛起,那是个种子的形状,刚开始只是个雏形,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种子越来越清晰,仿佛要从他胸前而出。

  仙道渺渺,仙凡之界限自是逑尺天涯。仙道始于对气息的运用。凡夫俗子一辈子吸得都为浊气,自是肉体凡胎,一辈子触摸不得仙道法门。仙凡只若一张纸那么薄,可无数人在这张纸面前蹉跎一生,不得寸进。南柯自小便通过练字纳气凝神,终于体内凝出那一丝灵气,却终究不算步入修道行列,只不过是一个半步符师罢了。万物皆从那一枚种子开始,对于修道者来说灵种便是其重要标识。灵种种下,便如那春笋萌动,终是在这浩浩修道途中有了一丝曙光,不至于迷失本心。

  南华十二宗虽说不至于移山倒海,却始终算是不弱的修道势力,五年开一次山门,吸纳有修道资质的人,而其中重要的条件便是开灵种。灵种开于丹田,星阁天书十二卷卷首便提到,人有浩浩丹田,却如同枯死之井,始终不得汪泉。修道便是让枯木逢春,于那不见天日的枯井中生出灵种,继而成泉,成湖,成汪洋。大道三千,开灵种的法门自然多不胜数。习武者,新手炼体,那些一派宗师却终归是练气,奇经八脉不若是纳入丹田,成就灵种。丹青成圣者亦是沟通了天地之间的精妙,灵气入笔,泼墨成画。更有先天得天道垂青者,自生下来便开了灵种,这种人往往生来便有异象,也早早被各大修仙门派纳入仙门

  世人皆说,万物生而有灵,有灵则平等。殊不知修道本就是夺万物之灵,哪来的平等。人分三六九等,灵种自然也是不一而论。有人一掷千金,吃那灵丹妙药终不过开了那灰色杂灵种,亦有人修行数十年终开灵种,一开便是三环青色灵种。星阁自称世间事无所不知,曾说道:灵种有三环三色之分,三环则为天地人三环,此外三色则指灰色,绿色,青色。天环灵种其上有三道灵幻,地环则只有两道,人环则只有一道。另外青色灵种最为罕见,资质自然及高,而那灰色则只是稍有修仙之道,需漫漫前行。

  南柯体内自小便有灵种,他一开始修行时便知道。可他的灵种为白色,几近透明,而且始终只是漂浮于丹田,不入灵井。自然也不算是修士。他那无良师傅曾说,他这是凤凰落到了鸡窝里,咳咳,还是鸡。南柯是个药罐子,那把灵葫当成酒壶,一身臭脏布衣的老头天天不知道给他从哪弄得药草,每天神秘兮兮得让他泡药浴。还嚷嚷着这些药都是价格昂贵,将来自己有出息了,记得要还。就这样他泡了四五年的药浴,效果还是有的,那就是变异白色灵种蒙上了一层灰色的污垢,彻底变成了杂灵种。老头还颇为满意称,这才是鸡嘛,一只鸡就要有鸡的样子。

  汇灵符的灵力在减少,这种宣纸存的灵力自然不多,真正的灵符是用灵玉做的,而那些颜料自然也不能简单用朱砂,而是应混有灵力的妖兽之血。穷人有穷人的过法,对于南柯来说面前的灵符就是他所能拿出手的了。

  灵种在丹田中艰难的移动,丹田中有五道灵井,对应着金木水火土五种体质。一般来说修士只有一道灵井开着,其他几道早已被污浊之气堵死。当然,也自有两道灵井齐开的人,身兼两种体质。灵井并不是说越多越好,修仙界普遍认为,一道灵井修行最为迅速,灵力颇为纯粹。而两道灵井或者说数道灵井者虽修行缓慢,却能习得多种秘术,可以说各有千秋。

  南柯体内有两道灵井,其中那颗半死不活的灰色灵种早已入了那道木灵井,而如今他体内的这颗绿色灵种则是他这么多年来汇聚的第二颗灵种。可是始终不得成型,颇为烦恼。

  “拼了”,眼看那汇灵符渐渐暗淡,而那灵种也快要消失。南柯终于急了,一咬牙。又是捏出两张汇灵符,这已经是他的全部身家了,经营三年,他也就绘了这三张灵符。如今一下子全部永光,如果灵种不成,他也就彻底成了穷光蛋了。两张灵符威力自是及大,只见院子里一阵青光闪耀,那两道灵符相互汇聚缠绕,竟合为了一体,化作一条青色小蛇往南柯体内冲去。灵气化形,一般来说那些洞天福地灵气十足,自然也会产生通灵之物。如今这汇灵符的灵力化形,自然说明灵力量变引起了质变。

  “聚,南柯咬着牙,双手艰难的推演着符印。一般来说化灵种有法印一百零八道,一百零八道法印推演完灵种自然初成,可对于南柯来说这是他第二颗灵种,法印翻倍,再加上那酒鬼师傅教他的化灵印比平常的复杂了近一倍,所以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符印已推演道第二百一十四重,只剩下最后三重,灵种便可归为。南柯本来早已力竭,这已是他第三次结灵种,往常他只能推演到二百重,今天用了一道汇灵符才推演到二百一十四重,如今就剩三重,两道汇灵符齐出,如若不能成功,他也就彻底失败了。灵力终于汇聚到丹田,外界便可看见那道灵种在体内艰难的向那庚金灵井移去,二百一十五道。当他推演完第二百一十五道时,一道绿色的波纹从那灵种上荡漾而出,地光环,南柯一阵激动。道最后几道法印时一般光环便会出现了,如果只有一道灵幻,那么只有最后一道化灵印打出才会出现灵气波纹,如今自己第二百一十五道化灵印就有了灵环而出说明自己会是地环。对于南华十二宗来说,灰色灵种为杂役也就是外门子弟,绿色灵种方能为其内门子弟,而自己这地环也算是中上之姿了。

  第二百一十六道法印,南柯用力一吼,所有的灵力都汇聚起来,只待凝出那最后一道法印。可就在这时,体内那道灰不溜球的木灵种忽然晃晃悠悠的摇了下身子然后,一阵吸力便从中发出,向那金灵种而去,而南柯第二百一十六道法印已经打出,然后只见那金灵种落入了灵井之中归位,一道绿色的波纹尚未成型便向那木灵种涌去,然后消失不见,而那木灵种则只是变得更加的灰了,南柯体内只剩下一颗一道灵环的金灵种,以及一颗一道灵环都没有的灰不溜秋的木灵种。

  “噗”,南柯看着体内那依旧缓缓转动的灰色杂灵种,终于接受不了现实,吐血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