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泪情伤
  4. 第二章 家庭变故

第二章 家庭变故

更新于:2018-03-15 08:54:59 字数:2398

字体: 字号:
  看着远处的砖房,安辰心中一阵唏嘘。

  那年他淘气一个人跑到村子后面的山坡上玩,结果一不小心掉进了山沟。整整在山沟呆了3天3夜,没吃的,没喝的,活生生的饿晕了过去,本来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因为这个山沟地势险恶,连兔子都很少更别说有人上来找他了。可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的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茅草搭的屋子,甚至连床都是木头做了,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到了古代,没有电话,没有电视,有的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床,一个慈祥、红光满面的老头,和一个穿的很朴素的小姑娘。

  “也不知道,这些年爸妈过的怎么样?爸爸妈妈肯定以为我被人贩子拐卖了吧。唉……”安辰正沉浸在回忆中,一个惊讶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咦?你们找谁啊?”一个中年妇女很惊讶的问道,显然在这个村庄,外地人还是很少来的。安辰听着这貌似熟悉的声音,回过头一看,原来是以前的邻居郝婶婶,“你……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啊?”“郝婶婶,你不记得我了啊,我是安辰啊,安平家的儿子,安辰啊。”“安辰?安辰!你是辰子?你这些年跑哪儿去了你啊!可让你爸妈好生着急!唉……你爸妈……你爸妈……”“我爸妈怎么了?我爸妈怎么了?”小师妹轻轻的拽了拽安辰的衣角示意安辰稍安勿躁,安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爸妈前些年因为找你把家里的积蓄都花完了,还欠下了许多外债,你爸妈……唉……你这孩子,一走就是三年,走,先跟婶婶回家,到家婶婶再慢慢跟你说”

  刚回到家,安辰就问道:“婶,我爸妈呢?”“先坐下吧,喝点水。你爸妈……你爸妈半年前因为欠人家的外债,人家来要钱,被……被他们活活打死了……唉……”轰,顿时安辰的世界就坍塌了。“爸妈死了?爸妈死了?不可能!不可能!”喃喃着,安辰就向外跑去。小师妹向郝婶婶说了声对不起,也跟着安辰跑了出去。

  推开陈旧的木门,眼前是满目疮痍。那落满灰尘的八仙桌,那弯弯曲曲的枣树,承载的都是儿时的欢笑。安辰落泪了,这是他18年来第一次落泪。噗通。安辰深深的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他落泪了,却怎么也出不了声,他想放声痛哭,他想。但是他出不了声。看着跪在地上的安辰,小师妹也一阵黯然。虽然小师妹还小,但也已经是16的少女了,她看着满院子的悲凉,想起那爱她如同亲生女儿的师父,她顿时读懂了安辰的心伤,那种失去亲人的痛。小师妹蹲下紧紧的抱着安辰“师哥,以后你还有我,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哇……”再也忍不住的安辰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小师妹看着那通红的眼睛,心中坚定的想到:以后我一定要变的更强,替师哥挡住所有的风雨,再也不要师哥这样伤心!

  郝婶婶带着安辰来到他爸妈的坟前,安辰跪在父母的坟前,静静的看着,抚摸着,仿佛父母就在他眼前,微笑的看着他。似乎是因为孩子归家而开心。安辰紧紧的抱着父母的墓碑就这样呆着,转眼一夜了,安辰还是紧紧的抱着父母的墓碑,不说话,也不吃东西。郝婶婶几次相劝,安辰还是一动不动,紧紧的抱着。小师妹拉了拉郝婶婶的衣角,“婶婶把饭放这儿吧,我陪着辰哥。您先回去吧”“唉……这孩子真是让人担心啊”郝婶婶放下早饭,看了看还是一动不动的安辰,又是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走了。小师妹望着双眼通红的安辰心中也是一阵心痛。知道他现在吃不下饭,爽性把饭放在地上,蹲在安辰身边“师哥,吃点早饭吧,爸妈在天上也不希望看见你这样的,既然事实已经这样了,我们活着的就应该更好的活着。”许久,一动不动的安辰终于动了一下,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染红了那青石的墓碑,那鲜红的色泽就好像那盛夏的玫瑰,艳丽却带着一丝凄凉。“师哥!师哥你怎么了……”看这突然喷血倒下的师哥,小师妹顿时慌了神。安辰看着小师妹模糊着,模糊着,渐渐的黑暗了。只剩下他一个人。无边无际的黑暗,包围着他。他不知道方向,不知道时间,他就这样走啊走,走啊走。走了也许一年,也许十年,也许是一个世纪。忘记了空间,忘记了时间。他好想停下来休息一下,但冥冥中有个信念告诉他,一直走就能走出去。父母的死因还没查清楚,父母的仇还没报。他要报仇!他要找到杀害他父母的仇人!

  转眼间已经过了3个月

  “静儿,你师哥还没醒啊?先吃点饭吧。”“嗯!师哥都已经这样3个月了,怎么还没醒啊?医生不是说,师哥早该醒过来了么?”“唉……谁知道呢。先吃饭吧,吃完饭记得给你师哥擦擦身子,吃完饭把碗放在厨房就行了,我先去田里干活了。”也许应该把师哥送回玄山,师父也许知道师哥是怎么回事儿,今天夜里走吧。小师妹心里没底的嘀咕着。却没发现安辰的手指动了动。吃完饭,收拾了下碗筷放在厨房,又烧了一锅热水,把热水用洗脸盆端进来,关上房门,开始脱安辰的衣服,小师妹红着脸一边脱,一边嘟囔,“屁师哥,臭师哥,师父走的时候还说让你好好照顾我呢,我照顾你还差不多……屁师哥,臭师哥……”脱着脱着就把上身脱完了,虽然安辰昏迷着,但男性的本能还在,一个柔软无骨的小手在身上乱摸,自然而然身体就起反应了。小师妹正把安辰的裤子脱到大腿根部,一根硬硬的小棍就拍打在她的小手上,吓了小师妹一跳。拍了拍已经发育的颇具规模的酥胸,把小心肝儿放在肚子里,小师妹开始对这小棍感兴趣了。“师哥怎么把武器藏在这儿啊?真是的,肯定是师父偏心居然偷偷给师哥武器,不给我,偏心眼儿。哼……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秘密武器。”小师妹偷偷的把安辰的内裤褪下一点,“啊!……”坏师哥,屁师哥,昏迷了都不忘记使坏。小师妹捂着脸嘟囔着,虽然受了点惊,但少女的好奇心却驱使她想继续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偷偷露出个缝,看了一眼那粉红色的小棍,赶紧又捂上眼。又露出个小缝,看了一眼,见安辰还是没什么反应才轻轻把手放下来。小师妹轻轻的动了动那粉红色的小棍,小棍就开始长大。小师妹睁大了眼睛,她从没见过这么好玩的小棍。于是她更加肆无忌惮,左摇摇,右摇摇,居然还上下动。就在小师妹玩的正开心的时候,“呃……”一声轻哼在耳边响起,吓得小师妹赶紧给安辰擦了擦身体,给他穿上睡衣,盖上被子……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