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本命守护灵
  4. 第二章 梦

第二章 梦

更新于:2018-03-14 16:26:14 字数:2243

字体: 字号:
  辉煌的大殿中,田浪端坐在大殿最尊贵处的宝座上,宝座下端立五人。

  “西方死亡之主参见陛下!”

  “东方生命之主参见陛下!”

  “南方命运之主参见陛下!”

  “北方杀戮之主参见陛下!”

  “中央混沌之主参见陛下!”

  五道浑厚的声音传入田浪耳中,田浪只觉脑中嗡的一阵剧痛然后惊醒过来。“呼!呼!”重重的喘着粗气,田浪心中惊骇:“刚才那是什么,他们是什么人,不,不!”调理了自己的思绪,田浪猛然回想起自己刚刚才被父亲扔进枯井,然后?然后这是哪里,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父亲在哪里,田浪脑中一片混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父亲……!”

  恐惧的嘶叫不断从田浪口中传出,但周围空荡荡的一切回复他的只有阵阵回音。哒,哒,哒……拄杖点地的声音由远及近,只见一个须发全白的老头拄着比自身还要高出一头的拐杖呲着满嘴的黄牙,眯眼来到了田浪身前:“嘿嘿,你醒啦。”

  啊!胡乱中的田浪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来到自己身边,不过即使清醒,以他几乎为零的修为也是不可能察觉得到的。

  看到老头后,田浪猛地抓住老头的衣领,嘶吼道:“我父亲在哪儿?父亲怎么没和我一起?父亲呢?……”

  一连串的问题后,田浪的手渐渐松开了老头,缓缓的蹲下身子,抱头痛哭起来。

  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父亲一步的他此时心中充满了绝望和恐惧,就像是在狂风巨浪中迷失了灯塔的一叶扁舟,没有任何方向,随时可能沉没。

  “哦哦,小宝宝,睡觉觉,乖乖,不哭,睡觉觉。”

  轻轻拍打着田浪的后背,滑稽的童谣从老头嘴中传进田浪的耳朵,绝望中的田浪仿佛看到了黑暗中仅有的那一丝光亮,轻轻的抬起头,看着老头满嘴的黄牙和慈祥的充满善意的笑,心中莫名的不是那么恐惧了。

  从地上站起,抹了抹眼泪,田浪不好意思道:“谢谢您,老人家。”

  老头嘿嘿一乐,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离开了。

  “老人家!”

  田浪心中一急,想要追上老人,但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就像被钉在了那里,肯本动弹不得!

  老人家!不要扔下我!

  啊!田浪一声大吼,忽然从**上坐了起来,但觉一股药香传入鼻中,耳边更是稚嫩的孩童读书声,不过随着他的一声大吼,读书声停了下来,就见一个不及膝高的孩童,正用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田浪,发现田浪也看向自己后,他哇的一声大哭,然后像屋外跑去:“姐姐,他看到我了,呜呜,人家好怕……”

  临到门槛时男孩更是啪的一声,被绊倒在地,哭声更甚。

  也许是因为刚刚梦到那个老头的缘故,田浪此时虽然身在异处,可也没有刚才梦时的恐惧了。

  自嘲的笑了笑,田浪起身下**,走到门前淡淡道:“弟弟不哭哦,哥哥不是坏人。”

  伸手就要将男孩扶起,可不知突然哪里冒出了一只手抢先一步将男孩扶起,田浪不及反应,自己的手搭在了那只手上,一瞬间,只觉触感柔软,白皙水嫩。

  田浪一抬头,竟发现一个姑娘抱住了男孩,羞红着脸颊不敢抬头,田浪支支吾吾一句话也说不出。

  一阵凉风吹过,田浪只觉下体发冷,低头一看,瞬间满脸通红,恨不得马上找个缝儿钻进去。

  原来,刚刚醒来的他身上竟然一丝未挂,哪怕连一块遮羞的布头都没有。

  飞身跳**铺,将自己包裹在被子中,田浪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奔向**铺的速度那叫一个快,若是田昊在此,一定会惊呆我儿天赋异凛,在没有任何修为的情况下,速度竟然比一重的高手还要快了。

  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证明自己这次不是在做梦后,田浪看向门前,女孩已经抱着男孩离开,使得他心中恍惚中有一丝失落,片刻后,男孩傻呆呆的跑进了屋子,先是拿起桌子上自己的书本,然后将一套衣服甩在了田浪身上,最后又跑了出去,整个过程,没有看向田浪一眼。不过这些田浪当然没有注意到。

  衣服大小正合适,只是款式有些奇怪,就像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只听一声轻笑传来,闻声望去,原来女孩正在不远处等自己,田浪笑了笑,还是不忍问道:“你好?我叫田浪,这里是哪儿?你是?”

  话还没说完,就见女孩对他摇了摇手,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意思是说自己不能说话。

  啊?原来是个哑巴,田浪心中一阵失落,不过发现女孩仿佛根本就不在意自己不会说话一般,拉着田浪的手就跑向远方。

  呼……,随着女孩奔跑,田浪长出了口气,心中的压抑一扫而空,除了想起父亲时心中仍然绞痛外,以没有了烦恼忧愁。

  随女孩跑了一阵,田浪终于看到了这个不知名世界的全貌。

  鳞次栉比的村庄外是碧绿的农田,一条小溪从村中穿过,伸向无尽的远方,农田外是看不到头的森林,森林深处一座高山直耸入云,虽然知道高山距自己远的离谱,但田浪还是感觉这山仿佛近在眼前,忽然心中一动,就像山上有什么东西正召唤着自己一般。

  停下了脚步,召唤的感觉越来越重,使田浪呼吸逐渐急促起来,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滚滚滑落,涨红了满脸。

  发现田浪的异样,女孩脸上明显慌乱起来,急急拉着田浪跑回村子,嘴里发出一些田浪听不懂的音节,像是在像谁求助一般。

  到了村子中,那种急促的感觉终于消失,可浓浓的召唤依旧盘桓在田浪心中。

  “龙儿,带客人来我这里!”

  没有任何征兆,村中央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但那声音却是那么慈和,显不出一点突兀。

  听到声音,女孩眼中显出一抹喜色,拉着田浪就像村中央的一座茅草屋跑去。

  到了屋前,少女停下脚步,拽了拽田浪的衣角,示意他进去。田浪不知所以,但看到女孩殷切的眼神,田浪心中一横,毅然走进了草屋。

  “嘿嘿,你醒啦。”

  熟悉的声音传来,田浪心中一怔,抬头像发出声音的人望去,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是你?”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