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伉俪警探
  4. 3.车上对决

3.车上对决

更新于:2018-03-15 08:49:25 字数:3156

  当两个人冲下了楼,看见一个长着两只肉翅的巨人正在分配着命令,他说这本国的语言,这让孙哲很难听得懂他在说些什么。孙哲正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一辆车子向东驶去,我发现之后,朝着车子开了两枪直接除掉了两个凶徒,孙哲紧随其后,在暂时打退了“蝙蝠王”之后,也赶来支援,她的枪法更加厉害了,可是车子是在跑的太快,在孙哲击毙了车上的五位枪法高手之后,还是让这批家伙跑掉了。

  回到办公室里,我和孙哲面对着已经被击杀的男仆人的尸体,静静的反省着自己的疏漏,这个时候的我们因为急于破案,已经一宿没有合眼了,孙哲看到面前的卷宗,心里感到莫名的伤感:“一切看样子要从头开始了。”

  “报告,”这时孙哲身边的女秘书跑了进来,她贴着孙哲的耳畔说道:“总部长,刚接到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包瑰丽已经不治身亡了,现在我们的线索断了。”

  “好吧,这件事情还是告诉一下另一位总部长吧,我们这一回是暂时落败,但也不代表这是一笔臭账,起码我们知道了他们的落脚点应该在日耳曼省的鲁尔区,虽然他们的工业已经被我们摧毁了,但是原来德国商业发展的层次就不低,这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依靠着商业区的话,我们一时半会也抓不到他们。”孙哲明白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不对,但后悔已晚。她抿了一口咖啡,走到对面正在沉思的天正面前,说道:“老公啊,这一切本来可以圆圆满满的成功解决,都怪我操之过急,导致了今天的局面,这一次我们是不能太过鲁莽了。你说吧,怎么惩罚我都认了。”天正没有说话,站起身来说:“孙哲,我们先去现场看看。但是在去现场之前,你将你的判断告诉我,我相信听到这个判断之后,我可能会更加清楚。”“首先来说这起案子的性质,很明显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案。虽说杀人者和被杀者都罪大恶极。但是他们作案的顺序就是先由男仆和女仆两个人击毙男主人和女主人,接着放出了蝙蝠吸走了男女主人的子女的鲜血。接着又在今晚杀掉那个男仆,都怪我打草惊蛇,否则还能留下两个活口。”孙哲后悔莫及。“这才道哪跟哪儿啊,就说你不打草惊蛇我还不愿意呢。”天正莫名奇妙的话让伤心的孙哲眼里闪烁除了惊奇的光芒。“孙哲,我跟你说,其实无论你把案子搞得如何糟糕,我都有办法让元凶露出头来。”“真的么?我真的没闯祸?那太好了。下面我们该怎么做才能阻止那群真正的凶手再次犯案?”孙哲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辉。

  “下一步我们要去的地方你的心里已经有数了,所以不用我再说了。办案子要回归现场,咱们还是去现场查案吧。我相信这些家伙一定会有一下端倪留在现场。”天正说道。

  两个人到达现场之后,虽然痕迹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但是原来那个东阁楼却被人拆了。孙哲发现了一件石头做的暗室,说道:“这是什么?”

  天正命令士兵紧随其后,慢慢的走了进去,原来的暗室突然旋转起来,变成了一条走廊,而走廊的尽头却是一个广场。孙哲在这个广场的垃圾箱中发现了一把手里剑,她示意在一旁的天正招呼他身旁的两支小队,命令道:“你们两个人,严密监视贝克街广场,我相信这是英国女士们开的德国的分店。”

  我们走到贝克街广场,但那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个时候孙哲说:“丽莎,派一辆警车来,我们在德国柏林的贝克街广场德国分店这里。”

  不到半个小时,我们终于等来了“警车”,天正向孙哲试了一个眼色,孙哲马上会意了,她微笑着进入警车内,他拍了一拍司机的肩膀,说道:“兄弟,你是哪个部队的?”

  “我是你们警队里的人哪,总部长你怎么不记得我了?”那位司机说到这,不自觉的用手中的面巾纸擦了擦头上的汗。看到这里,孙哲心里就有数了。

  “我看不像,我们怎么会接受一个凶手的从犯呢?”天正抢先说道,“而且我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你们组织的上层,也就是那位蝙蝠王是谁了,现在只缺的是证据。你还是说要让我们进入鲁尔区之后再由你们的总司令希尔伯特解决我们!”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总司令官的名字?你们到底是怎么判断出我开的这个警车是假的?”那个司机开口问天正。

  “之所以我没说,是因为我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判断出你到底是什么货色,但是我身边的天正总部长可是一个慧眼如炬的人,他一开始就知道凶手到底是谁,只不过我的一个计划让他的线索暂时中断了。”孙哲给他介绍着罗天正。

  “既然你们两个是最智慧的和先天就看破一切的人,那么我也就不留你们了。”那个司机瞬间掏出了枪,说道,“在你们临死之前,先告诉你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我的名字叫做柯德尔·希尔伯特,是你所说的总司令先生的侄儿。”

  当他掏出枪准备瞄准的时候,发现后座上已经没有人了。紧接着从背后突然砰砰的两枪,司机的双手被打断了。当然这个时候警车依然在发动着,我们看见远方丽莎开着车,而车上还有两名女警在后座喝着冷饮。

  丽莎让那两名女警将柯德尔押到警车上包扎之后戴上手铐押回联合众国总部,交给审判厅厅长审讯,我们要的是结果。孙哲敏锐的发现发动机竟然还在启动,并且汽油还满满的,所以索性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开启了警车,带着天正向联合众国总部开去(因为罗天正不会开车,没有驾照)。

  来到联合众国的审讯室里,孙哲发现那位嫌疑人已经吓瘫了。孙哲看着已经哆哆嗦嗦的嫌疑人,接着天正拿过审讯记录,他边翻着审讯记录,一边说道:“看样子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深层的秘密,因为他只是个小角色,只不过比男仆和女仆知道的要多上一点儿。”

  “原来如此,这几个家伙都是有联系的,可以说都是‘复社’的成员。现在我们要改变方略了,由于这些家伙的根据地鲁尔区没有被攻破,所以我们的计划分两步走下去。”孙哲布置好计划之后,天正想张嘴说些什么,可是他又觉得时机不太成熟,所以只好闭嘴了。

  在此时,孙哲看到附近有一个拾荒的年轻人与一个戴着礼帽的中年男子说着什么,只见那名中年男子说了一句话,又递给那名中年男子一张纸。男子看了一眼纸上的字迹,马上把钱递给了那位青年,随后烧掉了那张纸。

  年轻人将烧掉的纸的粉末踩了两脚,就跑了出去。可是他刚跑到巷子口,就被我带来的士兵逮了个正着。士兵里面的侍卫长将那团灰烬一块不落的装进了档案袋。他命令士兵将这个人押回审判庭,自己直接到二楼上找青木大佐(大佐虽然是军衔,但是联合众国最轻视的也就是军衔了,在这里任何人都有军衔)去化验。

  等到年轻人被抓住的时候,那名中年男子好像人间蒸发了那样,消失不见了。天正觉得这事情很蹊跷,便飞也似的跑了两条街,结果却发现这人真像是蒸发了一样。天正问了一旁修理鞋子的匠人,得知的确有一个中年男子朝西边跑去了。

  “老先生,既然你没有说实话,那我就只好将你逮捕回去,我好像没有问你那位中年男子去向何方,而是只问你认不认识那位中年男子,看样子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弱爆了。好吧,一切还是等你回到联合众国的审判厅之后再说吧。为了保证你不拒捕,我已经命令了汤姆带了两个士兵在路口来接我,顺便将你逮捕归案。”那位修理鞋子的匠人看到了天正那坚毅的眼神,又转身看着坐在警车里的汤姆,说出了一句让我们听着非常刺耳的话。

  “汤姆先生,你也是德国血统吧,你为什么不帮着德国人消灭联合众国,而是非要做叛国之人呢?”“哦?你怎么不知道想一下,汤姆的姓是汤,而他的真名就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所以代号叫做‘汤姆’,也是大家对他的爱称。”天正解释道。

  来到审讯室中,因为这次的事件引得全世界的关注,而坐在石阶顶峰的我们也就只好充当审判长的角色。当审判员读完那一页多的审案陈词的时候,案件真正的开始了。

  为防止孙哲受到袭击,这一次孙哲被安排在了审案席上面,而天正则主要是担当审案的角色。这件事情有孙哲在上面介绍一下案情,然后由天正一语道破天机,其他的人也用脑子思索着两个人说的这句话与谜面有什么联系。可是从一开始到案件中途,审讯的嫌疑人仍不肯透露一个字。

  “总部长,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那位中年男子说道。

  请看下集: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