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6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一九三七的野兔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清晨的野兔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清晨的野兔

更新于:2018-03-15 10:23:37 字数:3256

  一

  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叫叶湾。

  叶湾西头真有个水湾,北面则是一条直通县城的马路。那天清晨,天刚透亮,马路上走出一个叫张万斗的叶湾人。十几天前,他刚把一个俊俏媳妇娶进门,乐得见人就“嘿嘿”。娶过来两天,他发现媳妇媳妇确实有点儿缺心眼。嘴里总是念念有词,一只小雀飞过去,也能笑得合不拢嘴。而且,解手不知道避人,正听旁人说笑着,褪下裤裆就往地下蹲。村里的几个闲汉听说了,从此可有了事干。他们不是躲藏在墙缝后,就是隐身在柴堆中,反正想着一切法子追踪着新媳妇的身影。张万斗因此也变得很忙,一天中他得不停搜寻闲汉们的藏身之地,而且得数次将他们轰走。而且,他还得小心留意媳妇的动向,只要她一旦往地上蹲,他就得拿着一件褂子迅速跑去,恰到好处地为她遮挡。即便一时疏忽,被他们瞧了几眼去,张万斗也不当真心焦。毕竟除了不小心暴露的屁股,其它白花花的地方还是专属于他自己,又岂是偷摸看两眼能比的上的。其实之前,他也曾打算偷瞧邻居大嫂的屁股,也曾偷听过她去栏里解手的动静。后来在庄稼地里他果真瞧到了大嫂的屁股,尽管是不小心撞到的,他心里边还是“扑腾”的不轻。不过现在他觉得大嫂的屁股实在一般,和媳妇的比起来,黑漆拨火不说,还像个菜墩子一样肥大无比。所以他还是很高兴,有时正走着路,就能平地翻个跟斗。

  有一回他又在路上翻跟斗,差点没把二秃子他爹给砸倒。这是一个干巴得不能再干巴的老头,只要不是在侍弄庄稼,就会挑着个粪筐到处拾粪。很多人为了上庄稼都会拉在家里,但也有的会憋不住而选择解在外边。与他的勤快正好相反,他的儿子二秃子则是个路人皆知的懒汉。家里的农活向来不沾,整天就是袖着手到处游逛。还专爱往妇人堆里钻,腆着脸蹭过去,就能厮混上半天。一旦街上有个年轻女子走过,两只小眼就能放出光来,踮脚伸脖如同一只呆鹅,直至人家去的远了,才怅怅地重新坐下。如果有那个推他一把,叫他从呆愣中惊醒了,就借机往对方身上摸索两把。仿佛是以此告诉对方,打搅了我的好事,老子这是退而求其次。张万斗洞房的时候,二秃子第一个爬上了他家的墙头。灯刚被吹灭,他就连滚带爬地窜到了窗下。听到了一些动静后因为过于激动,以致不小心碰到了立在墙上的锄头。张万斗知道这是跑来听床的,打开窗户就把半盆子尿豁了出来。二秃子被浇了一头尿,但依然很高兴,回去在被窝里反复回想着,一晚都没能睡成觉。第二天,他老早就去找了那几个不三不四的闲汉。他们同样也去听过床,但除了张万斗的呼噜,什么也没能听见。听到他们的抱怨,二秃子得意地笑了。他指着几个闲汉说:真是些笨瓜,恁去得忒晚了。

  这么说你听到了?闲汉们睁大了眼睛。

  不光听到了,二秃子捂着嘴:咱还看到了。

  看到啥了?众人这时屏住了呼吸。

  白花花的屁股。二秃子故意停顿了一会儿说:又圆又翘,就象两个匀称的蒜瓣一样。可惜呀。他又无比遗憾地说:可惜没能瞧着前面。

  你别胡咧咧了,黑灯瞎火的,人家又关着窗户,你怎样看见的?有人质疑说。

  月亮天明亮着哩。二秃子似乎依然在回味中:万斗这家伙听出外边有人,忽地就开窗倒了一盆子尿出来,浇了我个满头满脸。我趁机往里边一瞧,正好就看见了他媳妇的屁股。看似是吃了不小的亏,其实是沾了很大的光哩。恁们说,我算不算沾了光?

  沾了沾了。众人附和了几句。二秃子还想再讲点什么时,发现他们都已气恼地走了。

  二秃子爹被他这一撞,人没倒下,粪筐里的半筐粪却洒落了出来,有一部分还沾在了身上。这个老头虽说没发作,其实心里很生气。看到张万斗帮着往筐里捡粪的时候还是笑嘻嘻的,他就更加生气。在这之前,当他听说了张万斗娶亲的消息时就已很生气。他的儿子二秃子比他大得多,已经快三十的人了,依然没能等来上门提亲的人。前些年村里的几个媒婆可没少吃他的宴请,也没少拿他的东西,酒足饭饱之后那些人的吹嘘和包票逐渐变成了泡影。他们不敢再说大话,近来也不再接受他的宴请,甚至见了面老远的就先绕着走。二秃子越来越大,婚事眼看着就没什么指望了。

  没想到有一天一个媒婆突然找上门来,激动得老两口赶紧端茶倒水。媒婆介绍的正是后来张万斗娶的这个媳妇,因为知道二秃子娘是个不好惹的强梁主,媒婆也没有隐瞒,如实介绍了女方的情况。得知这个送上门的媳妇是个不大灵透的傻子,二秃子爹娘一时又有些犹豫。虽说二秃子好吃懒做,还是个长相丑陋的秃子,年纪也不算小了,但毕竟不缺胳膊少腿,脑瓜子也还灵性。再说,他们家不能说富裕的话,至少也算过得殷实,瓮里缸里的粮食满满当当,院里跑着鸡鸭鹅,圈里养着猪牛羊。随便娶一个傻子进门,怎么说也是有点儿凑付了。这么着犹豫的功夫,女方家那边沉不住气了,催着媒婆来要准信。这一催反倒让他们老两口更起疑心,因为已经听说过女方之前的一些情况,他们担心娶进门就下崽,丢不起这个人,所以干脆就一口回绝了。媒婆也没勉强,转头就走了。她是张万斗的亲大娘,张万斗的爹娘相继去世后没少照料他。回家以后媒婆看见侄子正给自己劈柴,当即就有了给他撮合的念头。不过这次她并没有详细介绍女方的情况,只说了对方是个俊俏姑娘。张万斗听说对方是个大户家的闺女,一度以为大娘是在逗弄自己。

  傻小子。大娘板着脸说:打从你小时起,我可曾糊弄过你?

  哪有这样的好事?张万斗充满疑惑:我这么个穷小子,人家凭么就把如花似玉的姑娘许给我?是个残废?再不就是个愣子,总得是有些什么毛病吧?

  不是残废,手脚利索着呢,不过是小脚,干不了农活。脑筋是稍微差些事,只是不太灵透,不是那种疯疯癫癫的式样。

  那就行。张万斗痛快地说:大娘你就多给操心吧。

  等到他娶亲之后,人们发现那果真是个画中人一样的俊俏女子。而且很安稳,看不出有多傻的样子。二秃子回去就把饭桌掀了,还嚷嚷着要把屋子一把火点了。老婆子也很后悔,一个劲埋怨他用错了心眼,错过了这一桩,儿子的婚事眼看是没什么指望了。二秃子爹其实当初都是听她的,什么事情都是她当家的,如今反过头来指责他,这时候倒把他当一家之主了,所以很委屈,一连抽了三锅烟。委屈当然也不能发作,只能默默忍着,他知道撕破脸准没什么好果子,儿子和老婆一准会联合起来对付他,他们会把他插到大门外冻上一宿,还会让他挨饿。所以他一直忍着,如今张万斗突然把他差点儿拱倒,所有的憋屈一下子集中了,几乎都要让他骂出声来。当然他脸上还是堆着笑容的,点燃了一锅烟袋后他劲量平静地说:万斗啊,村里边传的那些流言蜚语你就一点儿也没听到?

  什么流言?什么蜚语?张万斗没心没肺地说。

  关于你媳妇呀。二秃子爹着急地说:本来我不该多嘴,你爹活着时和我关系不错,所以你老叔我实在不忍心像别人一样瞒着你。

  嗯。张万斗哼一声,没说什么话。

  你媳妇过门之前是不是找过主?

  张万斗又哼一声,这个大娘早就已经跟他说过了。

  你媳妇前头订的人家也是个有钱有势的大户,听说男方家的孩子一直在外地读书,是个喝过不少墨水的人,喜欢的也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洋玩意儿。还听说他在读书时结识过不少城里的女子,和好几个都打得火热。后来这孩子从家里跑了,有说去北平请愿上书去了,有说去找那些城里女子了,反正从此不辞而别了,和你媳妇的亲事也就散吹了。

  张万斗只听着,还是没说什么话。这让二秃子爹觉着他也是有些笨头笨脑的,不能像有些人那样一点就透。

  人家都说你媳妇曾经跟那个公子哥外出过。二秃子爹担忧地说:孤男寡女的两个人跑到外地,又是那样一个念过书的人,你说能有什么好事情?一个黄花闺女还不被人家睡了?她的父母也真是糊涂,门还没过,怎么就能答应让人家带着到处跑?后来怎么样,哑巴吃了黄连,亲事泡了汤,闺女也魔怔了。

  看张万斗终于若有所思,二秃子爹就贴过来,小心翼翼地问:大侄子,洞房的时候留没留意,你媳妇是不是让人家破了身?

  张万斗把他的粪叉一扔几丈远说:你年纪大了,我不能揍你。如果你以后再胡罗罗这些事,以后我就不这么好脾气。另外,告诉你儿子,下回只要再让我逮住,我保准会砸断他的狗腿。砸断他的狗腿,我还得去推你的粮食,赶你的牛羊。

  二秃子爹忙不迭跑了,那以后张万斗就没再翻过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