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蝼蚁的尊位
  4. 第一节 越界

第一节 越界

更新于:2018-03-15 12:05:31 字数:2242

字体: 字号:
  滕越,某个三流学校的大专生,无钱,无权,无女友的三无产品,宅男一头。

  从小,滕越就没什么人生的奋斗目标,每当大人们问他长大了要做什么,他都不知道,学习又不咋地,性格又内向,所以,导致他具有了路人甲属性,除了父母和仅有的几个好友以外,他就没什么关系好点的人缘了。

  因为没什么人生目标,所以滕越就把自己的精力和时间浪费在了小说,电影,游戏中。就这样,滕越在迷茫中度过了十七年,如果没有那块无烟煤,或许,他的一生就如同常人一样,经历生老病死,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也就没有后面的故事。

  但是,那是如果······

  “叮叮叮···”下课了,教室里顿时变得如同菜市场一样热闹,每个人都是兴奋的样子,滕越从桌子上的书堆里抬起头来,眼睛半睁半闭,嘴角隐约可见一条银丝。

  滕越一脸疑惑的看着同学们兴奋的反应,拍了拍也是一脸兴奋的同桌问道:“我说,不就下个课么,你们高兴个毛啊,吵我睡觉。”

  同桌看着滕越,一脸兴奋道:“当然兴奋了,难道你不兴奋吗,放学了哎!”

  滕越皱眉道:“不就放学么,哪天不放学啊,平时放学也不见你们这么高兴。”同桌道:“嘿嘿,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嘛,当然要高兴,怎么,放学了你不高兴?”

  “不就放个学吗,我为什么要高兴,明天又不是不上课。”滕越斜眼道。

  “额,上课?都放暑假了你还上什么课?”同桌疑惑道。

  滕越顿时睁大了双眼:“你说什么,放暑假了?”

  同桌见到滕越反应这么大顿时明白了,无语道:“你是神啊,睡黄昏了吧,尽然连放暑假都不知道。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说完同桌用发现新大陆的表情看着滕越。

  滕越见同桌的表情,老脸一红,不做声了。

  因为滕越不喜欢太嘈杂的环境,所以他没有住学校的宿舍,而是自己在外面一个较偏僻的地方租房住。

  走在回住处的路上,想到自己竟然不知道放暑假了,滕越一拍脑门,他对自己也是无语了。

  想到放暑假,滕越心里也是有点小激动,又可以好好玩两个月了,不用上课,日子还有点小惬意,想到这里,滕越嘴角勾起一道弧线,快步朝住处走去,但他却没注意到,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有三个人,在跟着他。

  在滕越身后不远处,三个人不紧不慢的跟着滕越,其中一个身形在三人中最矮的人对着旁边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人小声说道:“大哥动手吧,这小子我观察了两天,再不动手他就快到家了。”

  刀疤男道:“不忙,我知道前面有个死胡同,平时很少有人进去,等下我们将他拖进去在动手。”

  人迹稀少的路上,滕越在前面走着,三人在后面跟着,滕越一直处在放暑假的喜悦中,高兴地哼起歌来。

  刀疤男冷笑道:“这小子现在还哼起歌来了,我看你等下还有没有心情唱歌,哼哼。”另外两人也是冷笑着看着前方的猎物。

  眼看猎物要到了,刀疤男低声道:“动手。”说完,三人快步朝着滕越走去。

  在转过这个胡同就到了,滕越脸上挂满了笑意,就在这时,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一把捂住了滕越的嘴巴,不让他发出声音,另一只手环在滕越的胸前,将他的双手束缚住,让他动弹不得。

  滕越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没反应过来,这双手的主人就拖着滕越进了那个死胡同。

  进了胡同,那双手一用力将滕越扔了出去,滕越狠狠的摔在地上。滕越痛叫一声,从地上缓缓站起来,看到了刚才那双手的主人的真面目以及另外两个人。

  那三个人中,一个身材高大,脸上有着一道狰狞的刀疤,一个身材矮小,头发如同被电立起来一样的爆炸头,还有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三人脸上都带着阴狠的冷笑,而刚才就是那个刀疤男将滕越带进胡同的。

  滕越心里害怕,忍着摔在地上的疼痛,问道:“三位大哥,我们从没见过,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放过我吧,我保证我不会说出去,啊不,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请你们放过我。”

  爆炸头冷笑道:“嘿嘿,我们没认错,找的就是你。”

  滕越疑惑道:“这位大哥,我有哪里得罪过你们吗?”

  爆炸头嘿嘿笑道:“没有,只是最近哥几个手头有点紧,想在你这里借点钱花花。”

  “额,大哥,我没钱啊!”滕越下意识捂住口袋。

  刀疤男道:“小兄弟有点不老实啊,老二,让他学会老实点。”

  胖子眼中凶光一闪,快步上前一脚将滕越踢飞,撞在墙上,这胖子力气很大。

  滕越惨叫一声,剧痛从腹部和胸口不断袭来,胖子的一脚将滕越的肋骨踢断了。

  刀疤男看着胖子皱眉道:“老二,你这么用力干嘛。”胖子无所谓道:“没事,我有分寸,他不会死的,只是断了几根肋骨。”

  爆炸头走到滕越的身前,冷道:“叫你不老实。”,蹲下身从滕越的口袋里掏出几张人民币,皱眉道:“这么少,穷鬼。”说完又是一脚踢在滕越的胸口。

  “啊!!!”剧痛再次让滕越惨叫出声,晕死在地上。

  “好了,走吧,别整出人命了。”刀疤男催促道。

  爆炸头狠狠的瞪了晕死过去的滕越啐了一口,跟着走了。在走到胡同口的时候,爆炸头看到地上有一块黑色的石头,走近一看,是块无烟煤,眼珠一转,嘿嘿笑着,捡起煤块,走到滕越身边,笑道:“小子,你看,我还是不错的,捡到个煤球,就送给你了,这个夏天不再寒冷,哈哈。”说完将滕越的嘴分开,将煤球塞进了滕越还往外吐血的嘴里。

  爆炸头站起身,道:“不用谢我,我是很助人为乐的,哈哈哈哈”说完,爆炸头大笑着走了。

  没人知道,那块塞进滕越嘴里的煤球在吸取滕越的血液,然后,一道冰冷的女声响起;“寄主完毕,警告,宿主生命力大量流失,鉴于该世界能量稀薄,启动最后禁忌权限——越界。”

  煤球开始发出蓝色的光丝,将滕越包裹成蚕茧状,不断旋转,最后炸开,却什么也没有,滕越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