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马史诗>的...通俗的说,那个叫乱伦.同时,小说的存在再次证实了老师说我早恋的说法是完全有根据的.  要费那么多口舌解释的事情,小猫是不屑去做的.所以我自以为聪明的选择了保持沉默.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会有这2样东西.一样在我的课桌的垃圾堆里.一样在我的书包夹层里...  "你明天把你家长叫来吧.这个事情我要和你父母好好谈谈.你下节课也不用去上了.在办公室写好检讨.不要叫老师对你失望了!"痛心疾首啊,可怜的老师.除了可怜,我找不到其他可以形容您的话...  我花了45分钟写了一张检讨:  题目:检讨书  鉴于我犯下了错,在此悔过.望谅解.  诚恳的学生:林羽   上缴检讨后,老师气得脸部严重充血.我一直担心老师老是这样一发火就脸红是不是会引起脑充血?不得而知.  "你不用上课了!你现在马上去叫你父母来吧.你太叫老师失望了!"  我直接去班级里拿书包,准备回家.或者还有时间到家去睡一觉.正好是课间休息.一进教室,杜习就凑过来:"喂,小猫.老师找你干吗?去那么久."  忘记介绍这个家伙了.他是我的邻居.也是从小学一起跟过来初中的老老同学了.因为我是提前上小学的,所以,他比我大了整整2岁.他母亲和我母亲是喜欢一起去SHOPPING的朋友,所以我母亲一直托"他"照顾我.他是做的不错的,所以,我除了偷懒,其他时间都找他罩着我.反正他是体育委员,威信大.  "我累了.事情太复杂.你回家再来问我吧.我先回去了."我一直有恋家癖.所以,有事没事我都喜欢蹼在自己的房间.杜习常常放学以后去我那里玩.因为我老爸给我买了个游戏机,可以玩魂斗罗.我老爸很喜欢我.说我太乖了,也不出去玩,在家要闷坏的,买有游戏机给我解闷.电脑在那时候通常被我们叫计算机,和现在的定义是完全不同的.而且,似乎离我们的生活也很远.  回家也没吃午饭,倒头竟然睡到了5点.想想杜习没来?不太可能的事情.明天再说.对了.临了,父母下班以后,告诉了他们一声:"妈,老师让你们谁有空明天去一次学校."  "什么事?"父母诧异.毕竟除了家长会,这是破天荒第一次被召见.  "哦.谈早恋问题."  "你早恋 ?"  "没有."  "那去干吗?"  "去吧.我很累很累.先睡会."继续睡.迷糊中好象有听到说"小羽,你不吃饭拉.成仙拉..."吃?好像睡比较重要...  我继续去上课.没病没灾的也不能不读书啊.而且今天有2节自修.放弃了上课睡觉的机会太可惜.到了学校先抄昨天不知道的作业.我不习惯拉下功课,因为会被老师找.麻烦.通常来说,我是个听话的好学生.懒不代表什么都不做.懒---是一种气质而已.  "小羽!"同桌叫.  "哦?"我不是个喜欢上课说话的人.所以基本和同桌没有什么交流.而且...她叫我小羽.我一时不太适应.因为听惯了朋友叫我小猫.  "小羽,你可不可以原谅我.让李军不要不睬我?"同桌说话的时候脸红红的,好像有流泪的预兆.我不敢接话.因为...无从入口.  但是看她乞求的表情,我好像不能不开口."李军...干什么不睬你?"  "小羽,我知道我不应该把你的东西交给老师,可是,你应该知道,我喜欢李军,我是想,如果老师知道了,会让李军不要和你好.那他还是一个人..我就还可以喜欢他."  晕.智障吗?我一直不知道原来初中的学生还会有这样幼稚的思想.可能我接触的同学比较少.除了一两个好朋友和杜飞,我基本属于内向的人.不过...她的话至少让我明白3件事情.一:我的东西是她交给老师的.二:给我条子的人叫:李军.具体是哪个等我有空再去看看讲台上的座位表吧.好像依稀记得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吧.三:同桌暗恋这个叫李军的人.  "我叫李军理你他就理你了?你太看得起我了吧."我用平静的带着微笑的态度说.尽量想隐藏觉得可爱的同桌幼稚的想法.  "是的.现在班里的男生都不和我说话了.今天早上我去收作业,他们都不交给我.统统放在讲台上了."  "什么和什么呀...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很抱歉,我帮不了你.真的很抱歉."  我很真诚地看着她.然后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  中午的时候,我吃了饭坐在位置上休息.爸爸来了.抚着我的脑袋,这是我很享受的感觉.感觉父亲对我的怜惜都从手掌传递过来.然后爸爸去办公室了.我继续休息.  放学.杜飞,玲玲和我一起走.玲玲和我们有一半路程可以顺路.她是个感情很冲动的女生,经常对什么事情都很夸张很紧张.我总觉得,蚂蚁搬家到她嘴里就变成了火星人登陆了.所以,她紧张兮兮地和我谈我被训是事情时,我丝毫不意外."小猫,你太夸张了吧.你和李军怎么可能?猪老太发毛病了,连这个也相信."  "老师都是这样的.你第一天上学啊."  "今天杜习真厉害了.看到他为你报仇了没?现在班级了没有人搭理季奕了.这个告密者."  "什么呀?你让班级里的人不要理她?"我转头对着杜习.  玲玲倒抢着回答:"没有没有!他就是看到有人要和你同桌说话的时候,就用他的死人眼珠子盯着人家.谁还敢理那个叛徒啊.哈.真够意气.值得学习."  我也不知道到底他做了什么.可能他觉得这也是保护我的一种吧."喂.这个事情不用那么绝.她喜欢的人不理她她很伤心的."  "应该给点教训.不齿她的行为."杜习脸有点臭臭的.呵呵.难得见他这个表情还蛮好玩的.他是属于阳光型的.一旦转形到忧郁小生的样子...我怕怕.一点不适合他.  玲玲继续和杜习侃.路上总是她话最多.也热闹.  到家习惯地去自己的房间.爸爸已经到家了.他叫住我:"小羽,你老师说,那个条子已经有同学承认是和你开玩笑的.过去就算了.可是那个小说是怎么回事情?"  "哦.下次不写了。在家没事写着好玩的。"  "别影响学习.是不是在家呆太久?周末还是和同学出去玩玩吧.反正杜习也离得近,让他带着你好来."  "哦.知道了."  事情是完了.但是还有有阴影的.比如,班主任不再用忽略的眼神看我.转而成带点怀疑的。幸好我平时实在不露锋芒,也没什么把柄可让人抓.好处也是有的啊.比如,再也没人给我无聊的条子拉.恩恩.觉照睡,小说照写.生活是自己的.不要别人影响.  过了这个大时间.初中就还算平静了.然后是高中.我的学习生涯是一贯的比较顺利,填写什么就进什么学校.杜习比我要厉害.被市重点中学挑选去尖子班了.虽然我也是重点.比起他的可是差很多了.想想以后没人罩着了,真很有点失落呢.玲玲就近去了离他们家很近的学校.三个人也就散了.好在,那时候,通信来往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我们三个一直都是"笔友",不曾间断过.看玲玲的信,好多惊险和夸张,比如考试作弊后面的女孩被抓,不过够意思没告发她,比如,2个班级男生在踢球的时候冲突,结果在球场群殴.比如,班级里最帅的男生就坐在她旁边.  杜习的信就很短也很平淡.也就是课比较多,周末还有提高班.不过他有时候还是来我家看我,总觉得每次看到他就一下长高了不少.因为知道我周末喜欢赖在房间不出去,所以常常是周日下午看玩游戏.高中的时候游戏机已经不太有人玩了.老东西,过时了.可是和他一起还是经常玩.也没觉得枯燥.老朋友就是好.不用顾忌什么.  高中继续我的睡觉风格.也认识了2个好朋友----小岚和奇奇.奇奇是我同桌.挺照顾我.小岚是奇奇以前初中的好朋友.奇奇热情些,小岚比较深沉,常常有点和年纪不太相称的感慨.奇奇最可爱的地方是.不喜欢掩饰任何心情.每天早上风风火火的来学校,第一件事情就是:喂.昨天我XX作业没做,不会不会.就等你们做好我抄了.然后,很认真的抄.那时候的表情是她唯一严肃的表情.小岚参加学校的活动很多.她喜欢表演,而且很有天分,什么艺术节什么的,她总是积极分子.  当然,后来开始在学校和男生暧mei,她也是积极分子.最早发现的是奇奇.八卦是她的爱好之一.有次中午吃饭,小岚说有事不能和我们一起吃了.奇奇就在饭桌上开始给我讲解:"看到那个追小岚的男的吗?四班的.直升班的呢.成绩很好的。没看出来还有空出来追女孩.我还以为他们都是书呆子呢."  "人家成绩好就不可以追女孩拉.什么理论."  "看他那么斯文,做的事情可不含糊.知道不,每天早上坐着自行车在小岚家门口等很久呢.你知道,小岚老迟到,为这,他还陪她迟到过不少回呢.看没看到.这2天小岚迟到的次数都少了?还不是不舍得人家呢."  "呵.你还真够八卦的."我不自觉地笑了.有这样的朋友倒也有趣.  "哎哎.和好学生谈朋友老师也开一只眼闭一只眼.四班的老师恐怕要急了.哈.对了对了.你有没有喜欢谁?"  "我?喜欢谁?"  "问你呀.笨死了.需要我出手帮你吗?我可有很多套方案哦."  "算了吧你.用在你自己身上吧.我就不用了."  "我啊..."奇奇黯然了一下"我试过了.没用.人家不搭理我.你们都是美女,我...哎.不是说和美女呆多了人也会美吗?可我怎么一点没变啊."  奇奇说自己难看,其实并不那么严重.我看女生,特别难看的并不多的.她就是脑袋有点大,好像大头娃娃那种.五官其实也不错的,身材也很好.可爱的女生不是也很好?会失恋真奇怪.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可能不提更好些吧.  "OKOK.不和你说了.睡觉时间到.铛~"我拿起饭盒就回去睡觉了.我的好朋友都知道,饭后有半小时时间.不要打扰我.  学校活动多也是很麻烦的.譬如,又想出来个什么运动会.还要人人参加.没办法参加4X100的群体项目.不是不喜欢运动.只是不喜欢动.能免则免.奇奇倒是参加了3-4个项目.还一定要我去做啦啦队.运动会一天.我的项目是最后的.所以也推辞不掉了.小岚也只参加一个项目,所以可以陪我一起喝彩.只是.我的感觉很不好.因为是电灯泡.小岚的那个男朋友-----余朝益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不过还好,他也带了个灯泡,使我显得不那么亮.  小岚和余说话的时候一直保持着脸红状态.这是和我们2个好朋友在一起不同的.不过,说实话,她害羞的样子比平时更好看了.本来就挺不错,眼睛是很大的杏眼,怒目圆睁时都会风光无限.有些圆的瓜子脸,我看我们班也就她最漂亮了.她给我介绍了那个余朝益和他的灯泡,好像叫叶非.长的很高.说是篮球队的.余朝益也不矮,小岚说有1.77.可是叶非比余朝益还高了小半个脑袋呢.头发短短的.看上去就很运动.手长脚长的.可能运动员都这德行吧.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余朝益同学的提前警告.这叶同学在我好朋友和余朝益热烈的聊开的同时,叫我和她去看台坐一下.我当然巴不得不做这个电灯泡.在奇奇一轮赛完后我就和他一起去看台休息了.  不能睡午觉的日子很难熬.到了下午一点的时候我就很是撑不住了.反正我的比赛也没开始,就和叶同学说了声抱歉,我要打个盹.其实他也不是话多的人.2个人坐着也没聊几句.我想他也不会介意找别的同学聊天.或许更融洽.我就这么坐在位置上,抱着奇奇脱下的厚外套,耷拉着脑袋睡过去了.作为人.我是幸福的.因为我在哪里都能睡着.听说有很多人认床.对于我.这根本是天方夜谭.还听说.很多人失眠,对于我,更是不可思议.奇奇说是因为我命好.没有心思.可能吧.我的梦很多,白天睡觉也时常做梦.有时候还会播放连续剧.很精彩哦.我是喜欢做梦的.不管美或者噩梦.因为.美丽的梦可能让我体验不能获得的生活,噩梦会让我在醒来后,觉得生活是那么美好.那天我竟然在运动场也做了个梦,做到我和人比赛跑步.结果不知道什么东西拽着我.我一步不能前进.我想叫,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脖子好疼.腿好重.  醒来的时候才知道.腿因为绻着发麻了.运动场的位置都偏矮了一点,只有靠背没有扶手,所以...很不幸地,叶同志竟然做了我的枕头.因为个头比我高.我斜斜靠在他膀子上.这家伙看来已经有点僵硬的感觉了.可能怕我醒不敢动.表情都是僵的..真可怜.  "不好意思.你其实可以叫醒我的."我好意的用拳头锤了锤他的膀子"没发麻吧."  "没没..我这么强壮的男生.被靠着这么点时间没那么容易受伤."他说着还笑了.还是很尴尬的那种.  "你不是和小岚他们一个学校毕业的吧?"他找了个话题.  "不是.你是什么学校的?"  "我和余朝益一个班的.都是直升的.我是高中才打篮球的,不是因为运动加分才直升的."  我不知道他干吗解释的那么清楚.因为运动加分也不丢脸啊.我接不下他的话了.继续沉默.还好奇奇过来喊我.正好解困.  轮到我去4X100了.我是最后一棒.早说过.不喜欢动不代表运动不优秀.我的冲刺水平是很高的.你看见猫抓老鼠,在老鼠要进洞前的那个美丽的俯冲吗?现在最重要的是接棒要接好.不然全体玩完.第一棒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队伍都差不多.第二棒就有1个队伍落后了些.第三棒于我就紧张了.关系到我最后冲刺是否来得及.通常最后一棒的都跑的挺快的.所以不能因为我有精彩的"俯冲"优势就松懈...三棒不错,保持前三.在最后10米处她就远远神出了举棒的胳膊.我也开始慢慢助跑.最后2步,棒快到手了.旁边跑道的女生一个踉跄,差点摔跤,不自觉的伸手扯到我们三棒的那个女生.她没倒,我们三棒却被借了力,差点就跪下了.我赶紧往后几步搀住她,这一下的缓慢,差距就拉下了.等我再开始跑的时候,已经有三个队再前面了.看到一个追一个.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机械运动.凡是在前面的统统要追上.原来,我还是很有些竞争意识的.那是我后来才分析出来的道理.可能是我的隐性基因.  即使这样卖力的跑,最后还是没得到第一.四班拿了冠军.一来,是我那瞬间的缓慢,二来,他们的最后一棒是个田径队的.即使我没慢下来.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很努力的跑完以后,反而对结果并不那么重视,倒是奇奇义愤填膺的厉害,说是凭什么田径队可以和一般同学一起比赛.基点不一样嘛.还有,我们被犯规了.应该有适当补偿.比如少算一秒两秒什么的.  "呵,你太在意了吧."我拍拍她气的有点拱起的肩膀.  "是啊是啊,也没什么奖品.拜托你不用那么执着吧."小岚给了她一个大白眼.真是一个火里一个水里呢.  第四者的出现倒打断了我们,叶非跑过来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和他的身高有点不搭调.  "不好意思,本来是不应该把田径队的放进4X100的.可是班主任说没关系,友谊第一,让我放进去,我也没辙.不然第一就是你们的了."他解释着还挠了挠脑袋.如果不是皮肤的颜色并不太白,我想应该也是脸红的一塌糊涂了.  "哦!我都忘记了.你小子是体育委员啊.你是怎么安排的啊。有没有公德啊!"小岚丈着有人撑腰,说话嗓门也提高了一个DB.弄得人家小男生都不知所措了.奇奇和小岚反调唱惯了.她给人家解围了:"好了好了.比都比好了,明年要是再这样我们就扁你哦.别以为我们班的人就好欺负."  "是是."  我看看时间不早了,就说先走了,这个体育场离我家是最远的.而且坐的车和她们2个也不同.  "那个...林羽.我好像和你同路.我骑自行车的.当你回去吧."叶非对我说.  "不用了,我坐公交习惯的.不麻烦了.而且我那么重.你当不动的."我善意的回绝了.实在不习惯别人当.想到杜习,每次和我一起走,即使有骑车也是推着和我一起走的.不过初中回家是不用坐车的.不像现在,离家有5站路那么远.  "是吗.嘿嘿.没见过女生拿自己的体重做借口回绝别人的."叶非可能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也会开玩笑.有点意外的样子."你这样没几斤肉的女孩,可能还没我装满东西的书包重呢."  "喔唷,别那么明目张胆的打情骂俏了.这里可是公众场合啊.别破坏市容哟."奇奇怎会有安静的时候.当然要发表几句"高论"才罢休的.  "我先走了.要睡觉了.8"对他们做了个再见动作,就慢慢徒步走出去了.有时候这样的朋友可以让我的生活热闹和多彩.但是有时候,可能我比较没良心,我也觉得吵了点.先对两位好朋友说抱歉了.  周日一早起来,爸爸说:"小羽啊.今天生日啊,要怎么过.出去吃一顿还是家里做?有没有同学帮你庆祝?"  每年生日总是爸爸第一个想到的.我是很感动爸爸对我的疼惜.  "哦.现在的学校没人知道我的生日的.我们在家买多点好东西,全家庆祝一下吧.谢谢爸爸哦."我赤着脚跑过去跳上爸爸的背.妈妈又嚷了:"看看,看看,爸爸不像爸爸,女儿不像女儿."  那刻的感觉,很温馨.家不是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下午,杜习来了,送我一个瓷杯子.鸡的模样.因为我属鸡.以前每次生日他都会送我点小东西,什么钥匙扣啊什么的.我记得一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生日,他是送我一套12色的橡皮泥.橡皮泥!呵呵.这个男生的想法真有够奇怪的.没见过生日送这个的.还好我喜欢那东西.  不过难得现在都不在一个学校了,他还记得我生日.他现在可真是长高了,以前和我差不多高的小P孩,现在竟然高我大半个头了.  "谢谢你.玲玲说你够意气一点没错.谢谢."  "是吗?呵呵,习惯了."他顺手的揉揉我的头发,"谁让你是我小妹妹呢.明明小我那么多,还和我读一届."  他抚过我头发的时候,我觉得和怪异,这个动作只有我爸爸对我做过.可是,他做这个动作让我感觉自己更像一只猫了.  "杜习,今天在我们家吃晚饭吧.小羽的爸爸做了很多菜呢.把你爸爸妈妈也叫来吧."妈妈很喜欢杜习.俨然把他当第二个小孩了.我一直觉得,爸爸比较喜欢女孩,可妈妈似乎更喜欢男孩,所以在我身上会有一丝遗憾.  "爸爸妈妈出去了,今天我一个人在家."杜习说.  "那正好,别回去咯."  "恩."他倒爽快.  然后,我和他就继续我们的魂斗罗.不知道他怎么对这个游戏那么有兴趣.男生大概都是这样的吧.不然怎么都喜欢去游戏机房泡着.  四点来钟.有人送快递.出乎我的意料,竟然是叶非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一个精致的巧克力礼盒.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恐怕奇奇他们都不知道呢.意外的同时,有种承受不起的感受.觉得心脏重重的.  "哟,小妹妹有人追求了?"杜习也来嘲笑我了.妈妈一下一本正经起来的教训道:"小羽啊,不要和男同学太亲密啊,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喜欢做不该做的事情.要闯祸的.等你到了大学,妈妈就不管你了.现在还是要管的.明天和人家男同学说清楚."  "哦,我和杜习,先去玩游戏了.明天会解决的."突然想到,杜习不也是男生,妈妈怎么就不介意这个?看来妈妈把他已经当自己家的人了.  "是什么样的人啊?你同学?"杜习游戏中随便的扯出这个话题.  "不是我们班的.不太认识."  "哦.你还小,别太早考虑这个问题,这个年纪的男生还没什么责任心的."  "呵呵.你不是吧,不要一副老大哥的样子.人家和你一样大的."  "好好,不管你.怕你个小猫被人家骗走了."  "猫都认识回家的路的."  "好.认识.你这个路盲认识回家的路?从哪里到哪里?"他伸手过来就是一个"头特".当然是不疼的那种.  "要死啊,就算猫有9条命也不够你这样打啊!"我用脑袋撞他的肩.用力的那种.  "喔唷,到底是猫.打人的方法也与众不同啊.哈哈.死了死了.你死了."  "好啊.你害我死了2条命."继续撞.  "OKOK.帮你弄出30条命吧."  "不要不要,30条命的版子不好玩.你借我一条命."  "我又不是猫.没那么多命给你."  "哈,已经借了.你前面冲,我善后."  ......  第二天,把巧克力带到了学校.我想,叶非这样的行为应该是表示他想追我.如果我公开把东西还他他会很没面子的吧.我于是把礼盒放在一个大的纸盒子里,把里面的卡片拿掉了.然后在外面加了个收件人地址,放在门房了.虽然我不是讨厌叶非,但是,这个事情太复杂了.复杂的事情我觉得麻烦.有麻烦就要避免.  我本来不以为这件事情会那么容易OVER.但是,叶非果然不再打扰我的生活了.反而内心对这个男生更有些好感了.至少懂得进退.  高中生活是很紧张.但是,这个阶段却又往往是多事之秋.总有人觉得,这么枯燥的生活里不多加一些添加剂实在太郁闷.小岚换了3个男朋友.奇奇交了一群笔友.说是距离产生美.这样在那些交往的男生中,她不会自卑.开始她很奇怪为什么叶非好像开始追求我之后,戛然而止了.我说她想太多了.她问着问着没意思了也就关了话匣子.偶尔当然和叶非擦肩过,他也会很礼貌的点个头,我也回之以礼.常常看到他在操场打篮球,动作很果断并且有力度.大多数时间,我会睡觉看书和写小说.广播台有个专栏专门读些小说散文的,因为小岚是这个专栏的负责人.不可避免的,我的文章全被她拿去用了.常常催搞催的我连午休时间也要搭上,然后到下午第一节课才补.还好,我不参加补习班,也没报名提高班.比其他同学要轻松多了.不高不低的成绩,不会成为老师关注的目标.这正是我向往的平静.  平静.预示什么?  那天中午.奇奇风风火火的冲进教室,一把撤上正在午睡的我.  "小猫.人家欺负到你头上了.你还睡!"看她的脸色像是被火烧过一把了的样子,都焦了.  "什么事一定要中午解决?"  "我们叫上小岚!"她撤着我又找来了小岚,小岚也被她吓了一跳,她夸张是夸张,但是很少有这么严肃的表情.  "小猫.你知道为什么叶非不追你了?你知道为什么班里本来给你写条子的后来都不写拉?"  条子?好像是有几个,被我扔进课桌垃圾区了.可这和叶非什么关系?  "好,那你先老实告诉我,你以前初中是不是...是不是经常和男生谈了几天就甩人家玩?"奇奇的问题让我觉得奇怪.  "你说什么呢."  "那你认识三班的班花吗?"  "什么花?喇叭花?"看她那么严肃,忍不住开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不和你开玩笑,叫季奕!说是以前你的好朋友和同桌.我怎么没听你提过.是不是真的?"  "季奕?"名字很熟悉.过了2年了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我好像是认识的.到底什么事情.说完我去睡觉了.时间快到了."  "好.简单地说吧.她说以前是你的好朋友,可你横刀抢了她男朋友.而且.你多次玩弄男同学的感情,让男生帮你欺负女孩.总之传言了很多不堪的事情.我觉得不可能.你快去澄清一下."  "澄清,哪里去?"  "当然找她对质!"  小岚才搞清楚状况,忙拉住奇奇:"你不是吧.让她去和那个长舌妇说理?你不如给她块豆腐让她趴上去睡觉呢.你冷静下."  "还冷静呢.要不是我几个其他班级的姐妹告诉我,我们小猫都不知道被说成什么了.还有你那个什么朝益的.好像和那个臭女人要好了,还说你们2个是一路的什么..."  我估计说的比较难听,因为连奇奇都说不出口.总觉得,高中不是紧张吗?为什么那么多人无聊到这样的地步呢?很难想象他们的脑子里是什么东西.无所谓.别人的看法有那么重要吗?  "什么?说我和小猫一路什么?这个猪,还好后来没要他,说他是猪还侮辱了猪呢.没那么容易过.奇奇.我们好好计划下.你别冲动."小岚也有点控制不住的样子了.  "你们不用吧.这有什么关系,说说又死不了.再说,我又不想竞选没绯文小姐.无所谓.说多了他们会觉得无聊的."我让2个冲动女生消消气.不过看来她们是不领情.而且,我的态度还惹恼了奇奇.  "好好.你的事情我不管了.有你这样的好朋友算我倒霉.算我多事."  其实我也觉得有点抱歉.不过,其实事情真有她想的那么严重吗?根本影响我了我的事情.何必介意?  奇奇生气跑开了.小岚去追她"奇奇,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不要伤感情嘛."  我也有想追过去的冲动,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我去可能更糟糕,让小岚劝她好些吧.  过了好几天,奇奇才肯主动来和我说话,我说了一串对不起,是我不对.认错是我一向不抗拒的事情,说了自己也不吃亏,别人也开心.何乐不为?  "哎,认识你这种现世宝算我倒霉.好了好了.以后你的事情,我都能过就过咯.不管你了."虽然是带着少许怨气说的话,我仍然可以感觉她对这份友谊的珍惜.  之后这2个好朋友也替我挡下不少麻烦,好像还教训了那个季什么的班花.我觉得这2个人也是属于生活无聊族的,不同在于,她们的心很热很红很好.认识她们是我的幸运.我一直这么觉得.  高中生活其实对我个人来说并不算紧张,也不算太长.转眼似乎就过了高考.我很期盼高考,因为之后的假期很长.我喜欢长长的假期是因为,我可能很有计划地做我自己的事情.在家看完所有我喜欢的书,写下每次的灵感,不缺少睡眠.而且,高三的时候,杜习家给他买了电脑.他说有好多好游戏是我喜欢的.我也开始去他家玩游戏,有个叫"RPG"的类型我挺喜欢.还有什么养成类的益智类的,我也感兴趣.除了在家,剩下的时候可以去杜习家玩游戏.我想,应该不会再有剩余的时间和精力了.  杜习还是很优秀.他填了比较着名的大学.我是绝对不敢的,随便填了个招人最多的学校.安全嘛.  我是无惊无险,杜习是分数刚刚好到.接到通知那天,他约我一起出去庆祝.看来是很开心的样子.我当然不能扫兴.  小吃了一顿,他问我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我不知怎么就说:"想去教堂看看."  "就知道你喜欢静的地方.没想到你会想到这样的地方.你有什么信仰还是想许愿?"  "你说呢?"我其实也不知道干吗想去教堂.好像前几天有听小岚说,上海也有教堂.我是一直不知道的.所以内心其实一直想去看看吧.  "你的脑子那么多猫腻,我怎么猜得到."说着,他又把手搭在我头发上.这2年这个动作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动作了.  "猫腻?这是哪果话啊.猫国的?我怎么不知道.对了.你知道教堂在哪里?你去过?"  "不知道,问你呢.去闸北的还是徐家汇的?"  "徐家汇"  "> 爱我就宠我-第一乐章 少年篇-爱阅小说网 hg平台皇冠体育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爱我就宠我
  4. 第一乐章 少年篇

第一乐章 少年篇

更新于:2018-03-15 10:55:41 字数:12846

字体: 字号:
  从初中开始,杜习就说我是一只天生的懒猫.最喜欢在太阳底下趴着,讨厌下雨,讨厌吵闹,讨厌动...我说:我是一只特别的猫.不要小看我哦.他露着有点稚气的笑,表示不相信.我也懒得和他争辩.反正是懒猫.慢慢,小猫就成了我的绰号.玲玲说,我在中午的强烈太阳光下,瞳孔会变成一条线.还一再声明:"真的真的."晕.交友不淑.本来,懒猫喜欢平淡没有起伏的生活.可是,偏偏老天就喜欢给我找事儿.初中时代平静的过了2年后,在跨越到第三个年头的时候,小猫的生活被打搅了...

  小猫是从来不去,也不愿意去办公室的。可是那个星期三的中午,班主任派班长来通知我去一次.那时候.我是抱着迷惑的心情进办公室的.直到进去后,看到一办公室老师鄙夷的目光.还有那2个有些钟爱我的老师的可惜的眼神.我才意识到.我是不是犯错了?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班主任劈头盖脑的一句质问更是让我不知所措.我能说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除了说不知道,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回答.现在想想.对当时的我的状况还是很同情中的.

  "咳~我跟你们说过多少边,有什么事情坦白说,老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把你叫来是不相信你也会做这样的事情."可怜的老师,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叹息只能让我更加不解.

  "哦..老师,我真的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难道是我上课睡觉的事情?可是,毕竟那只是一两个小瞌睡.

  "现在班上有些不学好的同学,跟着高年纪的同学学谈恋爱.你怎么也跟着?你是班级里比较懂事的同学.从来不参与不好的活动.你怎么也会和他们同流合污的?你好好反省一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谈恋爱?"我象脑袋上挨了一闷棍.这是什么跟什么?的确,那个时候开始流行起早恋的问题.男生女生偷偷的开始传条子.老师对这个问题抓的是蛮紧的.可是,这和我是8杆子打不到一道的事情啊.

  突然想到昨天下午,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没事情无聊地往我的铅笔盒里放了张小白条.好像写着什么:"我觉得你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美丽的玫瑰,希望你同意让我送你回家什么的."我好像把纸头扔进了课桌了呀?应该与此无关吧?"老师,我没有..."

  "没有没有!我就知道没有证据你们都死不承认的.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的?"果不其然,老师拿出一张皱巴巴的条子.那张我扔进课桌的条子...

  老师看着我的反应,我也看着老师的反应,老师的嘴角有一点唾沫露出来了...很是恶心.虽然我其实对这个班主任感觉不错,但是,她实在是太没审美感了.头发用摩丝撑得高高的,那个黑色踏脚裤把她臀部的救身圈的曲线完全暴露在外.

  "你到底有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作为学生首要的责任就是学习.早恋不仅对你的身心会有不好的影响还会妨碍到你的升学问题.你将来的人生就完了!你明白吗?还有,这是什么?你就是太喜欢把脑子用在这种东西上!"老师啪地甩出一打白纸.我当然认识那是什么.那是我写的小说和摘录其他文学作品里的优秀片段."你看看!你这写的都是什么?"老师开始有发怒的迹象.

  当然,我这写的东西是不能入老师的眼的.这篇火星人的爱情故事可是老师们最大的忌讳,因为...我写的这个神的世界是雷同与<荷马史诗>的...通俗的说,那个叫乱伦.同时,小说的存在再次证实了老师说我早恋的说法是完全有根据的.

  要费那么多口舌解释的事情,小猫是不屑去做的.所以我自以为聪明的选择了保持沉默.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会有这2样东西.一样在我的课桌的垃圾堆里.一样在我的书包夹层里...

  "你明天把你家长叫来吧.这个事情我要和你父母好好谈谈.你下节课也不用去上了.在办公室写好检讨.不要叫老师对你失望了!"痛心疾首啊,可怜的老师.除了可怜,我找不到其他可以形容您的话...

  我花了45分钟写了一张检讨:

  题目:检讨书

  鉴于我犯下了错,在此悔过.望谅解.

  诚恳的学生:林羽

  上缴检讨后,老师气得脸部严重充血.我一直担心老师老是这样一发火就脸红是不是会引起脑充血?不得而知.

  "你不用上课了!你现在马上去叫你父母来吧.你太叫老师失望了!"

  我直接去班级里拿书包,准备回家.或者还有时间到家去睡一觉.正好是课间休息.一进教室,杜习就凑过来:"喂,小猫.老师找你干吗?去那么久."

  忘记介绍这个家伙了.他是我的邻居.也是从小学一起跟过来初中的老老同学了.因为我是提前上小学的,所以,他比我大了整整2岁.他母亲和我母亲是喜欢一起去SHOPPING的朋友,所以我母亲一直托"他"照顾我.他是做的不错的,所以,我除了偷懒,其他时间都找他罩着我.反正他是体育委员,威信大.

  "我累了.事情太复杂.你回家再来问我吧.我先回去了."我一直有恋家癖.所以,有事没事我都喜欢蹼在自己的房间.杜习常常放学以后去我那里玩.因为我老爸给我买了个游戏机,可以玩魂斗罗.我老爸很喜欢我.说我太乖了,也不出去玩,在家要闷坏的,买有游戏机给我解闷.电脑在那时候通常被我们叫计算机,和现在的定义是完全不同的.而且,似乎离我们的生活也很远.

  回家也没吃午饭,倒头竟然睡到了5点.想想杜习没来?不太可能的事情.明天再说.对了.临了,父母下班以后,告诉了他们一声:"妈,老师让你们谁有空明天去一次学校."

  "什么事?"父母诧异.毕竟除了家长会,这是破天荒第一次被召见.

  "哦.谈早恋问题."

  "你早恋 ?"

  "没有."

  "那去干吗?"

  "去吧.我很累很累.先睡会."继续睡.迷糊中好象有听到说"小羽,你不吃饭拉.成仙拉..."吃?好像睡比较重要...

  我继续去上课.没病没灾的也不能不读书啊.而且今天有2节自修.放弃了上课睡觉的机会太可惜.到了学校先抄昨天不知道的作业.我不习惯拉下功课,因为会被老师找.麻烦.通常来说,我是个听话的好学生.懒不代表什么都不做.懒---是一种气质而已.

  "小羽!"同桌叫.

  "哦?"我不是个喜欢上课说话的人.所以基本和同桌没有什么交流.而且...她叫我小羽.我一时不太适应.因为听惯了朋友叫我小猫.

  "小羽,你可不可以原谅我.让李军不要不睬我?"同桌说话的时候脸红红的,好像有流泪的预兆.我不敢接话.因为...无从入口.

  但是看她乞求的表情,我好像不能不开口."李军...干什么不睬你?"

  "小羽,我知道我不应该把你的东西交给老师,可是,你应该知道,我喜欢李军,我是想,如果老师知道了,会让李军不要和你好.那他还是一个人..我就还可以喜欢他."

  晕.智障吗?我一直不知道原来初中的学生还会有这样幼稚的思想.可能我接触的同学比较少.除了一两个好朋友和杜飞,我基本属于内向的人.不过...她的话至少让我明白3件事情.一:我的东西是她交给老师的.二:给我条子的人叫:李军.具体是哪个等我有空再去看看讲台上的座位表吧.好像依稀记得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吧.三:同桌暗恋这个叫李军的人.

  "我叫李军理你他就理你了?你太看得起我了吧."我用平静的带着微笑的态度说.尽量想隐藏觉得可爱的同桌幼稚的想法.

  "是的.现在班里的男生都不和我说话了.今天早上我去收作业,他们都不交给我.统统放在讲台上了."

  "什么和什么呀...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很抱歉,我帮不了你.真的很抱歉."

  我很真诚地看着她.然后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

  中午的时候,我吃了饭坐在位置上休息.爸爸来了.抚着我的脑袋,这是我很享受的感觉.感觉父亲对我的怜惜都从手掌传递过来.然后爸爸去办公室了.我继续休息.

  放学.杜飞,玲玲和我一起走.玲玲和我们有一半路程可以顺路.她是个感情很冲动的女生,经常对什么事情都很夸张很紧张.我总觉得,蚂蚁搬家到她嘴里就变成了火星人登陆了.所以,她紧张兮兮地和我谈我被训是事情时,我丝毫不意外."小猫,你太夸张了吧.你和李军怎么可能?猪老太发毛病了,连这个也相信."

  "老师都是这样的.你第一天上学啊."

  "今天杜习真厉害了.看到他为你报仇了没?现在班级了没有人搭理季奕了.这个告密者."

  "什么呀?你让班级里的人不要理她?"我转头对着杜习.

  玲玲倒抢着回答:"没有没有!他就是看到有人要和你同桌说话的时候,就用他的死人眼珠子盯着人家.谁还敢理那个叛徒啊.哈.真够意气.值得学习."

  我也不知道到底他做了什么.可能他觉得这也是保护我的一种吧."喂.这个事情不用那么绝.她喜欢的人不理她她很伤心的."

  "应该给点教训.不齿她的行为."杜习脸有点臭臭的.呵呵.难得见他这个表情还蛮好玩的.他是属于阳光型的.一旦转形到忧郁小生的样子...我怕怕.一点不适合他.

  玲玲继续和杜习侃.路上总是她话最多.也热闹.

  到家习惯地去自己的房间.爸爸已经到家了.他叫住我:"小羽,你老师说,那个条子已经有同学承认是和你开玩笑的.过去就算了.可是那个小说是怎么回事情?"

  "哦.下次不写了。在家没事写着好玩的。"

  "别影响学习.是不是在家呆太久?周末还是和同学出去玩玩吧.反正杜习也离得近,让他带着你好来."

  "哦.知道了."

  事情是完了.但是还有有阴影的.比如,班主任不再用忽略的眼神看我.转而成带点怀疑的。幸好我平时实在不露锋芒,也没什么把柄可让人抓.好处也是有的啊.比如,再也没人给我无聊的条子拉.恩恩.觉照睡,小说照写.生活是自己的.不要别人影响.

  过了这个大时间.初中就还算平静了.然后是高中.我的学习生涯是一贯的比较顺利,填写什么就进什么学校.杜习比我要厉害.被市重点中学挑选去尖子班了.虽然我也是重点.比起他的可是差很多了.想想以后没人罩着了,真很有点失落呢.玲玲就近去了离他们家很近的学校.三个人也就散了.好在,那时候,通信来往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我们三个一直都是"笔友",不曾间断过.看玲玲的信,好多惊险和夸张,比如考试作弊后面的女孩被抓,不过够意思没告发她,比如,2个班级男生在踢球的时候冲突,结果在球场群殴.比如,班级里最帅的男生就坐在她旁边.

  杜习的信就很短也很平淡.也就是课比较多,周末还有提高班.不过他有时候还是来我家看我,总觉得每次看到他就一下长高了不少.因为知道我周末喜欢赖在房间不出去,所以常常是周日下午看玩游戏.高中的时候游戏机已经不太有人玩了.老东西,过时了.可是和他一起还是经常玩.也没觉得枯燥.老朋友就是好.不用顾忌什么.

  高中继续我的睡觉风格.也认识了2个好朋友----小岚和奇奇.奇奇是我同桌.挺照顾我.小岚是奇奇以前初中的好朋友.奇奇热情些,小岚比较深沉,常常有点和年纪不太相称的感慨.奇奇最可爱的地方是.不喜欢掩饰任何心情.每天早上风风火火的来学校,第一件事情就是:喂.昨天我XX作业没做,不会不会.就等你们做好我抄了.然后,很认真的抄.那时候的表情是她唯一严肃的表情.小岚参加学校的活动很多.她喜欢表演,而且很有天分,什么艺术节什么的,她总是积极分子.

  当然,后来开始在学校和男生暧mei,她也是积极分子.最早发现的是奇奇.八卦是她的爱好之一.有次中午吃饭,小岚说有事不能和我们一起吃了.奇奇就在饭桌上开始给我讲解:"看到那个追小岚的男的吗?四班的.直升班的呢.成绩很好的。没看出来还有空出来追女孩.我还以为他们都是书呆子呢."

  "人家成绩好就不可以追女孩拉.什么理论."

  "看他那么斯文,做的事情可不含糊.知道不,每天早上坐着自行车在小岚家门口等很久呢.你知道,小岚老迟到,为这,他还陪她迟到过不少回呢.看没看到.这2天小岚迟到的次数都少了?还不是不舍得人家呢."

  "呵.你还真够八卦的."我不自觉地笑了.有这样的朋友倒也有趣.

  "哎哎.和好学生谈朋友老师也开一只眼闭一只眼.四班的老师恐怕要急了.哈.对了对了.你有没有喜欢谁?"

  "我?喜欢谁?"

  "问你呀.笨死了.需要我出手帮你吗?我可有很多套方案哦."

  "算了吧你.用在你自己身上吧.我就不用了."

  "我啊..."奇奇黯然了一下"我试过了.没用.人家不搭理我.你们都是美女,我...哎.不是说和美女呆多了人也会美吗?可我怎么一点没变啊."

  奇奇说自己难看,其实并不那么严重.我看女生,特别难看的并不多的.她就是脑袋有点大,好像大头娃娃那种.五官其实也不错的,身材也很好.可爱的女生不是也很好?会失恋真奇怪.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可能不提更好些吧.

  "OKOK.不和你说了.睡觉时间到.铛~"我拿起饭盒就回去睡觉了.我的好朋友都知道,饭后有半小时时间.不要打扰我.

  学校活动多也是很麻烦的.譬如,又想出来个什么运动会.还要人人参加.没办法参加4X100的群体项目.不是不喜欢运动.只是不喜欢动.能免则免.奇奇倒是参加了3-4个项目.还一定要我去做啦啦队.运动会一天.我的项目是最后的.所以也推辞不掉了.小岚也只参加一个项目,所以可以陪我一起喝彩.只是.我的感觉很不好.因为是电灯泡.小岚的那个男朋友-----余朝益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不过还好,他也带了个灯泡,使我显得不那么亮.

  小岚和余说话的时候一直保持着脸红状态.这是和我们2个好朋友在一起不同的.不过,说实话,她害羞的样子比平时更好看了.本来就挺不错,眼睛是很大的杏眼,怒目圆睁时都会风光无限.有些圆的瓜子脸,我看我们班也就她最漂亮了.她给我介绍了那个余朝益和他的灯泡,好像叫叶非.长的很高.说是篮球队的.余朝益也不矮,小岚说有1.77.可是叶非比余朝益还高了小半个脑袋呢.头发短短的.看上去就很运动.手长脚长的.可能运动员都这德行吧.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余朝益同学的提前警告.这叶同学在我好朋友和余朝益热烈的聊开的同时,叫我和她去看台坐一下.我当然巴不得不做这个电灯泡.在奇奇一轮赛完后我就和他一起去看台休息了.

  不能睡午觉的日子很难熬.到了下午一点的时候我就很是撑不住了.反正我的比赛也没开始,就和叶同学说了声抱歉,我要打个盹.其实他也不是话多的人.2个人坐着也没聊几句.我想他也不会介意找别的同学聊天.或许更融洽.我就这么坐在位置上,抱着奇奇脱下的厚外套,耷拉着脑袋睡过去了.作为人.我是幸福的.因为我在哪里都能睡着.听说有很多人认床.对于我.这根本是天方夜谭.还听说.很多人失眠,对于我,更是不可思议.奇奇说是因为我命好.没有心思.可能吧.我的梦很多,白天睡觉也时常做梦.有时候还会播放连续剧.很精彩哦.我是喜欢做梦的.不管美或者噩梦.因为.美丽的梦可能让我体验不能获得的生活,噩梦会让我在醒来后,觉得生活是那么美好.那天我竟然在运动场也做了个梦,做到我和人比赛跑步.结果不知道什么东西拽着我.我一步不能前进.我想叫,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脖子好疼.腿好重.

  醒来的时候才知道.腿因为绻着发麻了.运动场的位置都偏矮了一点,只有靠背没有扶手,所以...很不幸地,叶同志竟然做了我的枕头.因为个头比我高.我斜斜靠在他膀子上.这家伙看来已经有点僵硬的感觉了.可能怕我醒不敢动.表情都是僵的..真可怜.

  "不好意思.你其实可以叫醒我的."我好意的用拳头锤了锤他的膀子"没发麻吧."

  "没没..我这么强壮的男生.被靠着这么点时间没那么容易受伤."他说着还笑了.还是很尴尬的那种.

  "你不是和小岚他们一个学校毕业的吧?"他找了个话题.

  "不是.你是什么学校的?"

  "我和余朝益一个班的.都是直升的.我是高中才打篮球的,不是因为运动加分才直升的."

  我不知道他干吗解释的那么清楚.因为运动加分也不丢脸啊.我接不下他的话了.继续沉默.还好奇奇过来喊我.正好解困.

  轮到我去4X100了.我是最后一棒.早说过.不喜欢动不代表运动不优秀.我的冲刺水平是很高的.你看见猫抓老鼠,在老鼠要进洞前的那个美丽的俯冲吗?现在最重要的是接棒要接好.不然全体玩完.第一棒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队伍都差不多.第二棒就有1个队伍落后了些.第三棒于我就紧张了.关系到我最后冲刺是否来得及.通常最后一棒的都跑的挺快的.所以不能因为我有精彩的"俯冲"优势就松懈...三棒不错,保持前三.在最后10米处她就远远神出了举棒的胳膊.我也开始慢慢助跑.最后2步,棒快到手了.旁边跑道的女生一个踉跄,差点摔跤,不自觉的伸手扯到我们三棒的那个女生.她没倒,我们三棒却被借了力,差点就跪下了.我赶紧往后几步搀住她,这一下的缓慢,差距就拉下了.等我再开始跑的时候,已经有三个队再前面了.看到一个追一个.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机械运动.凡是在前面的统统要追上.原来,我还是很有些竞争意识的.那是我后来才分析出来的道理.可能是我的隐性基因.

  即使这样卖力的跑,最后还是没得到第一.四班拿了冠军.一来,是我那瞬间的缓慢,二来,他们的最后一棒是个田径队的.即使我没慢下来.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很努力的跑完以后,反而对结果并不那么重视,倒是奇奇义愤填膺的厉害,说是凭什么田径队可以和一般同学一起比赛.基点不一样嘛.还有,我们被犯规了.应该有适当补偿.比如少算一秒两秒什么的.

  "呵,你太在意了吧."我拍拍她气的有点拱起的肩膀.

  "是啊是啊,也没什么奖品.拜托你不用那么执着吧."小岚给了她一个大白眼.真是一个火里一个水里呢.

  第四者的出现倒打断了我们,叶非跑过来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和他的身高有点不搭调.

  "不好意思,本来是不应该把田径队的放进4X100的.可是班主任说没关系,友谊第一,让我放进去,我也没辙.不然第一就是你们的了."他解释着还挠了挠脑袋.如果不是皮肤的颜色并不太白,我想应该也是脸红的一塌糊涂了.

  "哦!我都忘记了.你小子是体育委员啊.你是怎么安排的啊。有没有公德啊!"小岚丈着有人撑腰,说话嗓门也提高了一个DB.弄得人家小男生都不知所措了.奇奇和小岚反调唱惯了.她给人家解围了:"好了好了.比都比好了,明年要是再这样我们就扁你哦.别以为我们班的人就好欺负."

  "是是."

  我看看时间不早了,就说先走了,这个体育场离我家是最远的.而且坐的车和她们2个也不同.

  "那个...林羽.我好像和你同路.我骑自行车的.当你回去吧."叶非对我说.

  "不用了,我坐公交习惯的.不麻烦了.而且我那么重.你当不动的."我善意的回绝了.实在不习惯别人当.想到杜习,每次和我一起走,即使有骑车也是推着和我一起走的.不过初中回家是不用坐车的.不像现在,离家有5站路那么远.

  "是吗.嘿嘿.没见过女生拿自己的体重做借口回绝别人的."叶非可能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也会开玩笑.有点意外的样子."你这样没几斤肉的女孩,可能还没我装满东西的书包重呢."

  "喔唷,别那么明目张胆的打情骂俏了.这里可是公众场合啊.别破坏市容哟."奇奇怎会有安静的时候.当然要发表几句"高论"才罢休的.

  "我先走了.要睡觉了.8"对他们做了个再见动作,就慢慢徒步走出去了.有时候这样的朋友可以让我的生活热闹和多彩.但是有时候,可能我比较没良心,我也觉得吵了点.先对两位好朋友说抱歉了.

  周日一早起来,爸爸说:"小羽啊.今天生日啊,要怎么过.出去吃一顿还是家里做?有没有同学帮你庆祝?"

  每年生日总是爸爸第一个想到的.我是很感动爸爸对我的疼惜.

  "哦.现在的学校没人知道我的生日的.我们在家买多点好东西,全家庆祝一下吧.谢谢爸爸哦."我赤着脚跑过去跳上爸爸的背.妈妈又嚷了:"看看,看看,爸爸不像爸爸,女儿不像女儿."

  那刻的感觉,很温馨.家不是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下午,杜习来了,送我一个瓷杯子.鸡的模样.因为我属鸡.以前每次生日他都会送我点小东西,什么钥匙扣啊什么的.我记得一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生日,他是送我一套12色的橡皮泥.橡皮泥!呵呵.这个男生的想法真有够奇怪的.没见过生日送这个的.还好我喜欢那东西.

  不过难得现在都不在一个学校了,他还记得我生日.他现在可真是长高了,以前和我差不多高的小P孩,现在竟然高我大半个头了.

  "谢谢你.玲玲说你够意气一点没错.谢谢."

  "是吗?呵呵,习惯了."他顺手的揉揉我的头发,"谁让你是我小妹妹呢.明明小我那么多,还和我读一届."

  他抚过我头发的时候,我觉得和怪异,这个动作只有我爸爸对我做过.可是,他做这个动作让我感觉自己更像一只猫了.

  "杜习,今天在我们家吃晚饭吧.小羽的爸爸做了很多菜呢.把你爸爸妈妈也叫来吧."妈妈很喜欢杜习.俨然把他当第二个小孩了.我一直觉得,爸爸比较喜欢女孩,可妈妈似乎更喜欢男孩,所以在我身上会有一丝遗憾.

  "爸爸妈妈出去了,今天我一个人在家."杜习说.

  "那正好,别回去咯."

  "恩."他倒爽快.

  然后,我和他就继续我们的魂斗罗.不知道他怎么对这个游戏那么有兴趣.男生大概都是这样的吧.不然怎么都喜欢去游戏机房泡着.

  四点来钟.有人送快递.出乎我的意料,竟然是叶非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一个精致的巧克力礼盒.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恐怕奇奇他们都不知道呢.意外的同时,有种承受不起的感受.觉得心脏重重的.

  "哟,小妹妹有人追求了?"杜习也来嘲笑我了.妈妈一下一本正经起来的教训道:"小羽啊,不要和男同学太亲密啊,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喜欢做不该做的事情.要闯祸的.等你到了大学,妈妈就不管你了.现在还是要管的.明天和人家男同学说清楚."

  "哦,我和杜习,先去玩游戏了.明天会解决的."突然想到,杜习不也是男生,妈妈怎么就不介意这个?看来妈妈把他已经当自己家的人了.

  "是什么样的人啊?你同学?"杜习游戏中随便的扯出这个话题.

  "不是我们班的.不太认识."

  "哦.你还小,别太早考虑这个问题,这个年纪的男生还没什么责任心的."

  "呵呵.你不是吧,不要一副老大哥的样子.人家和你一样大的."

  "好好,不管你.怕你个小猫被人家骗走了."

  "猫都认识回家的路的."

  "好.认识.你这个路盲认识回家的路?从哪里到哪里?"他伸手过来就是一个"头特".当然是不疼的那种.

  "要死啊,就算猫有9条命也不够你这样打啊!"我用脑袋撞他的肩.用力的那种.

  "喔唷,到底是猫.打人的方法也与众不同啊.哈哈.死了死了.你死了."

  "好啊.你害我死了2条命."继续撞.

  "OKOK.帮你弄出30条命吧."

  "不要不要,30条命的版子不好玩.你借我一条命."

  "我又不是猫.没那么多命给你."

  "哈,已经借了.你前面冲,我善后."

  ......

  第二天,把巧克力带到了学校.我想,叶非这样的行为应该是表示他想追我.如果我公开把东西还他他会很没面子的吧.我于是把礼盒放在一个大的纸盒子里,把里面的卡片拿掉了.然后在外面加了个收件人地址,放在门房了.虽然我不是讨厌叶非,但是,这个事情太复杂了.复杂的事情我觉得麻烦.有麻烦就要避免.

  我本来不以为这件事情会那么容易OVER.但是,叶非果然不再打扰我的生活了.反而内心对这个男生更有些好感了.至少懂得进退.

  高中生活是很紧张.但是,这个阶段却又往往是多事之秋.总有人觉得,这么枯燥的生活里不多加一些添加剂实在太郁闷.小岚换了3个男朋友.奇奇交了一群笔友.说是距离产生美.这样在那些交往的男生中,她不会自卑.开始她很奇怪为什么叶非好像开始追求我之后,戛然而止了.我说她想太多了.她问着问着没意思了也就关了话匣子.偶尔当然和叶非擦肩过,他也会很礼貌的点个头,我也回之以礼.常常看到他在操场打篮球,动作很果断并且有力度.大多数时间,我会睡觉看书和写小说.广播台有个专栏专门读些小说散文的,因为小岚是这个专栏的负责人.不可避免的,我的文章全被她拿去用了.常常催搞催的我连午休时间也要搭上,然后到下午第一节课才补.还好,我不参加补习班,也没报名提高班.比其他同学要轻松多了.不高不低的成绩,不会成为老师关注的目标.这正是我向往的平静.

  平静.预示什么?

  那天中午.奇奇风风火火的冲进教室,一把撤上正在午睡的我.

  "小猫.人家欺负到你头上了.你还睡!"看她的脸色像是被火烧过一把了的样子,都焦了.

  "什么事一定要中午解决?"

  "我们叫上小岚!"她撤着我又找来了小岚,小岚也被她吓了一跳,她夸张是夸张,但是很少有这么严肃的表情.

  "小猫.你知道为什么叶非不追你了?你知道为什么班里本来给你写条子的后来都不写拉?"

  条子?好像是有几个,被我扔进课桌垃圾区了.可这和叶非什么关系?

  "好,那你先老实告诉我,你以前初中是不是...是不是经常和男生谈了几天就甩人家玩?"奇奇的问题让我觉得奇怪.

  "你说什么呢."

  "那你认识三班的班花吗?"

  "什么花?喇叭花?"看她那么严肃,忍不住开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不和你开玩笑,叫季奕!说是以前你的好朋友和同桌.我怎么没听你提过.是不是真的?"

  "季奕?"名字很熟悉.过了2年了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我好像是认识的.到底什么事情.说完我去睡觉了.时间快到了."

  "好.简单地说吧.她说以前是你的好朋友,可你横刀抢了她男朋友.而且.你多次玩弄男同学的感情,让男生帮你欺负女孩.总之传言了很多不堪的事情.我觉得不可能.你快去澄清一下."

  "澄清,哪里去?"

  "当然找她对质!"

  小岚才搞清楚状况,忙拉住奇奇:"你不是吧.让她去和那个长舌妇说理?你不如给她块豆腐让她趴上去睡觉呢.你冷静下."

  "还冷静呢.要不是我几个其他班级的姐妹告诉我,我们小猫都不知道被说成什么了.还有你那个什么朝益的.好像和那个臭女人要好了,还说你们2个是一路的什么..."

  我估计说的比较难听,因为连奇奇都说不出口.总觉得,高中不是紧张吗?为什么那么多人无聊到这样的地步呢?很难想象他们的脑子里是什么东西.无所谓.别人的看法有那么重要吗?

  "什么?说我和小猫一路什么?这个猪,还好后来没要他,说他是猪还侮辱了猪呢.没那么容易过.奇奇.我们好好计划下.你别冲动."小岚也有点控制不住的样子了.

  "你们不用吧.这有什么关系,说说又死不了.再说,我又不想竞选没绯文小姐.无所谓.说多了他们会觉得无聊的."我让2个冲动女生消消气.不过看来她们是不领情.而且,我的态度还惹恼了奇奇.

  "好好.你的事情我不管了.有你这样的好朋友算我倒霉.算我多事."

  其实我也觉得有点抱歉.不过,其实事情真有她想的那么严重吗?根本影响我了我的事情.何必介意?

  奇奇生气跑开了.小岚去追她"奇奇,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不要伤感情嘛."

  我也有想追过去的冲动,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我去可能更糟糕,让小岚劝她好些吧.

  过了好几天,奇奇才肯主动来和我说话,我说了一串对不起,是我不对.认错是我一向不抗拒的事情,说了自己也不吃亏,别人也开心.何乐不为?

  "哎,认识你这种现世宝算我倒霉.好了好了.以后你的事情,我都能过就过咯.不管你了."虽然是带着少许怨气说的话,我仍然可以感觉她对这份友谊的珍惜.

  之后这2个好朋友也替我挡下不少麻烦,好像还教训了那个季什么的班花.我觉得这2个人也是属于生活无聊族的,不同在于,她们的心很热很红很好.认识她们是我的幸运.我一直这么觉得.

  高中生活其实对我个人来说并不算紧张,也不算太长.转眼似乎就过了高考.我很期盼高考,因为之后的假期很长.我喜欢长长的假期是因为,我可能很有计划地做我自己的事情.在家看完所有我喜欢的书,写下每次的灵感,不缺少睡眠.而且,高三的时候,杜习家给他买了电脑.他说有好多好游戏是我喜欢的.我也开始去他家玩游戏,有个叫"RPG"的类型我挺喜欢.还有什么养成类的益智类的,我也感兴趣.除了在家,剩下的时候可以去杜习家玩游戏.我想,应该不会再有剩余的时间和精力了.

  杜习还是很优秀.他填了比较着名的大学.我是绝对不敢的,随便填了个招人最多的学校.安全嘛.

  我是无惊无险,杜习是分数刚刚好到.接到通知那天,他约我一起出去庆祝.看来是很开心的样子.我当然不能扫兴.

  小吃了一顿,他问我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我不知怎么就说:"想去教堂看看."

  "就知道你喜欢静的地方.没想到你会想到这样的地方.你有什么信仰还是想许愿?"

  "你说呢?"我其实也不知道干吗想去教堂.好像前几天有听小岚说,上海也有教堂.我是一直不知道的.所以内心其实一直想去看看吧.

  "你的脑子那么多猫腻,我怎么猜得到."说着,他又把手搭在我头发上.这2年这个动作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动作了.

  "猫腻?这是哪果话啊.猫国的?我怎么不知道.对了.你知道教堂在哪里?你去过?"

  "不知道,问你呢.去闸北的还是徐家汇的?"

  "徐家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