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40:31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综漫之在日本留学的我
  4. 第二节:第七班

第二节:第七班

更新于:2018-03-15 14:22:47 字数:3883

  第一卷:木叶之樱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复苏

  第二节:第七班。

  …………………………

  木叶村某个建筑物的天台上。

  某个一头银发的上忍,带着四个小鬼头呆在这里。其中小鬼们各自待在一边,而银发不良上忍独自蹲坐在围栏上。

  银发的木叶上忍是旗木卡卡西,这个第七班的带队上忍。

  卡卡西拿着一本小黄书认真的看着,时不时还会发出猥琐的笑声。但是,实际上他没有真的在认真看书,而是接着看书的幌子仔细观察着自己的队员们。

  首先是一脸冷酷的宇智波佐助,这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少年正如卡卡西想象的一样,此时已经陷入对复仇的极度渴望中。

  佐助那双孤冷,排斥,甚至有些阴霾的眼神扫视着四周最后锁定在卡卡西身上。佐助双手交叉在胸前,眼神阴冷的看着卡卡西却又一言不发。

  [——为了复仇而堕入修罗之道的少年。]卡卡西面无表情的翻了一页,然后心中暗暗想到。

  接下来,是一脸花痴表情从始至终一直盯着佐助猛看的少女,正如她那一头樱色的头发一样,名为春野樱的少女正疯狂暗恋着阴冷少年佐助。可是不管是谁都能一眼就看出来,佐助根本就不喜欢这个花痴少女。

  虽然春野樱不管是眼里还是心里都只有着佐助的身影,如果不是她身边还有个时不时惹她发怒的黄头发小鬼在的话,恐怕她连卡卡西这个带队上忍都会直接忽视掉。

  [原来如此,果然比起忍术和实力,女孩子更在意的是恋爱啊……哎。]卡卡西还是面无表情的翻了一页,但是在心底却悄悄叹了口气。

  “呐呐~小樱酱和我说说啦~”

  “滚开笨蛋鸣人!”

  回答黄头发小鬼的是一记凶猛无比的铁拳。小樱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柔弱,可是她的力量却像是发了狂的母猩猩一样强大。

  [漩涡鸣人,四代火影之子……老师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血脉。]卡卡西抬了抬眼皮,看着一边喷血一边升天的鸣人身影,卡卡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同时也是木叶村的九尾人柱力,可是这幅德行真不愿意相信他竟然是老师的孩子,不论是资质还是性格实在是不太像了啊。]

  尽管这么想,但是卡卡西还是对漩涡鸣人多留了个心眼。不管怎么说卡卡西都深受四代火影的照顾,直至他死去的那一刻在卡卡西心中四代火影的身影都影响着他的一生。

  所以对于鸣人卡卡西必然会多加照顾,即使没有三代火影的命令也一样。

  可是,如果要说这四个人中最为特殊的,最为令人在意的,同时也是被三代火影直接点名要特别观察的少年……太阁景炎。

  从刚刚开始他就一个人坐在屋顶的边沿,脚下是高达二十多米的悬空楼阁。

  楼顶上的强风吹乱着他的头发,那双锐利的鹰目看着前方的火影岩。他的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没有被身后的闹剧影响到一样。

  对于这个少年几乎没有什么正式记录,但每一次记录几乎都能成功刺激到人的神经。

  卡卡西拿出一张情报卡用书页夹着看,上面记录着有关太阁景炎从出现到木叶村一直到现在的几乎所有公共记录。

  太阁景炎,十二年前的九尾之灾结束后突然出现在火影大楼前的一个婴儿筐里,初步判断为弃婴。随后不到三个月时间转入木叶村的孤儿院。

  在太阁景炎三岁的时候孤儿院突然遭到自然灾害的袭击,整个院子被破坏殆尽但好在没有人员伤亡。同年同月,太阁景炎成功修炼出查克拉,成为木叶村有史以来最年轻修炼出查克拉的记录。

  在随后的五年时间里,太阁景炎以超越同龄人的领悟力和成长速度迅速崛起,根据调查在他年满九岁进入忍者学院的时候已经有了下忍实力。

  但是在随后的三年学习时间里,太阁景炎没有如同预料中那样迅速异军突起从学院毕业,反而好像一直下意识的保持着低调,让自己的水平跟着班级同学一起成长,同时年年都是排名第一。

  根据调查,太阁景炎性格有些矛盾,喜欢一人独处讨厌群居,另外个性有些傲慢。

  太阁景炎曾今在学校里因为一次意外争吵将和他发生冲突的四人组全部送进了医院。一个月后,四人组全部痊愈出院回到学校后,太阁景炎几乎在他们进校的同一时刻前后差距不到十分钟,将这四个人再次打到吐血,随后又被送进医院接受治疗。

  这一次后太阁景炎被老师严重惩罚,并且给愤怒的家长们真诚道歉才勉强得到平息。但是,在两个月后四人组好不容易再次痊愈出院后,太阁景炎竟然暗地里埋伏突袭他们并且再次将其暴打至吐血,导致他们出院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又送回去了……

  这件事情一度闹大,最后是三代火影不得不亲自出面才平息下来。

  可是从这以后,那四人组已经再也不敢在太阁景炎的面前出现,甚至连忍者学校都不敢去了直到今天都无人知晓他们现在在那里。

  这件事情让很多人震惊了,三代火影连续四次找太阁景炎谈过话但是效果都不大。从此以后,太阁景炎几乎成了瑕疵必报的代名词。

  卡卡西看着景炎的身影思考了一会。

  [太阁景炎,孤儿,十二岁,性格傲慢,报复心强烈到非常人所有,实力很强。被三代火影评价成可持平历代木叶天才忍术天赋的才能。而且,这还只是在未经历实战的情况下。如果经历实战和老师的指导后……他的潜力将超越我们的想象以外……吗?]

  [虽然很高兴又有一个天才诞生,可是考虑到对方已经扭曲了的报复性心理,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三代火影大人,你真是扔给了我一个大麻烦啊。]卡卡西揉了揉头,有些烦恼的想到。

  卡卡西叹了口气,收起手中的小黄书。

  “那么,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首先让我们来自我介绍下吧,比如自己的名字,兴趣,讨厌的东西以及梦想之类的。啊……就从那边酷酷的小鬼开始。”

  顺着卡卡西指着的方向看去,第一个发言的是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没有特别喜欢和讨厌的东西。要说梦想的话倒不如说是一个必须实现的目标,那就是亲手宰了某个男人然后探寻真实。”

  佐助说完阴沉沉的扫了眼卡卡西,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唔,头疼啊,又是一个问题小鬼呢。]卡卡西心想道。

  卡卡西指着鸣人说道:“那么,下个是你。”

  “哦哦哦!我的名字是漩涡鸣人,喜欢的东西是拉面,讨厌的东西是天妇罗。梦想是当上火影同时把小樱娶回家!以上~诶?!噗啊啊啊~~”

  鸣人刚说完就被小樱一记铁拳打飞。

  打飞那个碍眼的家伙后,小樱迅速收起狰狞的面孔,对着卡卡西和佐助露出了一副甜蜜蜜的温柔笑容。

  小樱用一股弱弱的口气,边可爱的扭动甚至边装可怜的看着俩人说道。:“唔……那个人家的名字是春野樱,喜欢的东西啊……那个,其实该说是东西还是人呢?啊哈哈哈。说道梦想的话那就是当然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恋爱,结婚生孩子之类的。不过在那之前绝对要先宰了鸣人把他的尸体埋到我的房子下面才能安心!”

  小樱握紧铁拳,露出了一副势在必行的表情。

  [唔,先不管小樱你是怎么以一副弱女子的气息说出最后那么恐怖的话。可是你确定要把鸣人宰了后埋在自己的房子下面?干嘛呢?你想要他死后都必须被你踩在脚下吗?!你就那么讨厌鸣人吗?!这已经是超越讨厌升级为诅咒的等级了把?!]卡卡西被小樱吓得眼眶都变白了,在他记忆里小樱好像没有这么暴力才对啊。

  那么,其它人都介绍完了,就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大家下意识的把眼光集中到坐在屋檐边的黑发少年身上。

  太阁景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样,慢慢转过头,一副无聊的表情看着众人。

  “你们四个人,一个是没智商的白痴,一个是没有情商的花痴,还有一个是情商和智商都没有的三等残废。再加上一个没脸见人的老色鬼,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像你们这种社会的残渣,去吃s吧,别来打扰我看风景的心情。去去去……”

  啪叽!

  卡卡西,小樱,鸣人,以及佐助的头顶上都冒出了一个大大的井字。

  “那个,老师我可以宰了他吗……”小樱咧着嘴角冲卡卡西温柔的问道。

  “在那之前先让我来,那个混蛋从学校开始我就一直看他很不爽了。”说话的人是佐助,从他已经开始发红的眼眶就能看出来,他和景炎在学校的交情那可是相当的“深刻”啊。

  据说,仅仅是据说啊。

  有一次佐助在野外对景炎发起挑战结果被打败了,按照规定必须无条件服从对方一个要求。根据景炎的要求,佐助被迫用变身术变成了女性版的自己。

  然后第二天,学校里就突然流传出一大波艳照,而内容关键字是野外play,黑长直,制服诱惑……!而且销量非常高啊,特别是在男孩子群里几乎都脱销了!

  从那之后佐助再也没有找过景炎的麻烦,而且每次见到他佐助几乎都下意识的炸毛……。因为据说那天不止是拍了照片,貌似背后还有些气氛相当呵呵的故事。

  遭到魔爪的不止是佐助,因为有佐助的地方必然会有鸣人出现。所以呢,几乎是在佐助失败的第二天鸣人就直接找上门了,而且是光明正大的要从正面打败景炎。

  “呵呵。”

  这个是景炎听到鸣人要单挑的要求时,他的第一个反应。

  俩人达成协议放学后在一片小树林里见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新的一波鼻血狂潮降临,关键字野外play,****,粉色诱惑,外加摄影师亲自加入……

  所以就算被人讨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不过好在卡卡西及时阻止了这一场战斗的发生,他同时也挺无奈的感觉自己貌似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但是考虑到第七班的特殊性,卡卡西也只能咬牙忍了。

  “明天早上在野外训练场集合,7点钟必须准时到。记住不要吃早饭,会吐的哦。”

  留下这么一句话卡卡西赶紧开溜了。

  余下的人也纷纷解散。

  但是,在临走之前佐助和鸣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景炎的方向。

  佐助的眼光里充满了怒火,屈辱,以及悔恨。

  鸣人的眼神有些复杂,有屈辱,恼怒,讨厌,同时还有些委屈,羞耻,以及一丝丝动荡的春光?具体这个眼神到底代表了什么,女版的鸣人又在那片树林里遭遇了什么,这恐怕一切都会成为迷吧。

  因为当佐助和鸣人看向景炎的时候,那个屋檐的空地上已经空无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