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只要你想只要我有
  4. 该不该表白

该不该表白

更新于:2018-03-10 11:50:31 字数:4816

字体: 字号:
  第三章

  也不知道是见着了赵佳宜还是祖坟冒烟了,言情和高端两小子开始玩命的读书,有一次数学老师看着言情盯着一本习题书眼睛都不眨一下,立马走到跟前,

  同学,把你习题书里面的漫画拿出来吧,老师是过来人,别装了,结果老师恁是没找到,一头雾水的走回了讲台,口里还念念有词到,这小子开窍了。

  高端属于那种文科成绩还勉强拿的出手,理科成绩从没及过格的新型人才。总是硬着头皮问前面的夏忆,夏忆经常被气得两眼发白,有一次,高端看完一部美国大片叫什么银行大劫案之后,信誓旦旦的抓着夏忆的手说道,夏忆你不是化学成绩好吗?教我怎么做炸弹吧。夏忆差点没气昏过去。

  夏末的教室总夹杂着男生的汗臭味道和女生身上淡淡的驱蚊水的味道,有时几个没有公德心的男生把臭球鞋塞在抽屉里引起了班上女生公然的愤怒,夏末的晚上是最美的,没有多余的云,天显得很高,很亮。学校的角落里偶尔会看见两个人悄悄的抱在一起,操场上也会有成群的男女在嬉笑打闹,言情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望着下面穿梭的人群,显得格外的自在,经过一个月的努力,言情考进了班上前十名,而高端看上去比言情努力10陪,可是老天总是喜欢糊弄那些准备了太多太多的人。

  看什么呢,夏忆在后面拍了下言情的肩膀,然后不知从哪冒出来了一罐饮料,笑着说,给你的。然后就跳着走开了。

  言情不是一个讲客气的人,不喝白不喝,啦开拉环,几大口就把饮料喝的精光,然后用力的把易拉罐扔了出去。想了想,改天我得送这丫头点东西,成天让她请客,我成什么啦。

  高端还在教室研究化学课本,让人出乎意料的是,班长坐在了言情的位置上,看上去挺和谐的,对于这种和谐的气氛,言情是看着很不爽的,不仅因为自己是单身,更加因为,这可是她又爱又敬的班长大人,于是他拿起高端的化学书就往外面跑,然后言情不经意发现了化学书里夹着一个本子,上面写着班长的名字——罗雅言,也不知道本子里写了些什么,只看见高端和罗雅言两位小同志露出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面目,导致了言情乖乖的捡起了本子递还给高端,然后自己灰头土脸的走了出去。

  毋庸置疑,言情又出去趴在了栏杆上看着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夜景了。初中部的灯都是黑的,言情知道,他又在不自觉的想着谁了。

  一个鲤鱼打挺,迎来了新的一天,言情很臭美的走到镜子前,挤出了一个非常妩媚的笑脸,然后指着自己,HEY,你真帅,臭屁完了以后拿起书包踩着单车就出门了,离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一辆疾驰过去的公车让言情硬是碰了一鼻子灰,在慰问司机祖宗三代的同时,看见了赵佳宜下了车,然后一个加速冲到了她身边。

  挺巧啊。

  呵呵,原来你是骑车上学啊,我也想骑车,可是我妈不让。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话多的言情这个时候居然没话说了。脑子里飞快的转着,两人一句话都没说并排走到了教学楼前面。

  我走了,言情。

  这时候言情急了,等会等会,我有事跟你说,放学后在这等等我。很重要的事情,好吗。

  好的。赵佳宜转身走了,头也没回一下,言情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

  走到教室门口,高端正在和班长打闹呢,然后神采飞扬的扔过来一个苹果,黑,罗雅言送你的。这是你沾了本大爷的光,知道不,用一个苹果塞住一的嘴。

  言情只是简单哦了一下,就趴在了桌子上,望着手里的苹果发呆。

  黑,你是怎么了,没精打采的,是不是没钱啦。跟哥说。你们这单身汉怎么还会惆怅啊,知道我们这做丈夫的苦吗。你是体会不到的。

  言情想了想,平淡的说,我决定跟赵佳宜说了。

  说什么啊,说我喜欢她啊,可是罗雅言怎么办啊。哎,真的难选择。

  别跟我废话,我要跟赵佳宜表白了,别烦我。

  啊。。。嗯。。。好吧,哥们祝福你两,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说完,高端也趴在了桌子上。

  夏忆放好了书包,捋了捋她的刘海,转过头来,你两怎么了,没事吧。

  言情也不想别人知道,没事,谢谢了。然后冲夏忆笑了笑。

  不知不觉的,夏忆脸红了,红的那么透彻。

  今天的课程感觉是那么难熬,高端沉默了一个早上也就恢复了。毕竟咱们班长的作用是伟大的,高端拍了拍言情的背,言情,不就是表个白吗,别大惊小怪的啊。我等你好消息,成功了请我吃饭,失败了请我喝酒。

  合着都是你占便宜啊,听着高端的话,言情心里舒坦多了。

  下课了,言情迫不及待的跑到了教学楼前面,靠着墙喘着粗气,了望这初中部走出来的人,希望在稀稀拉拉的人群中找到熟悉的她,几十分钟过去了,赵佳宜跟着几个女生走了出来,言情迎了上去。

  你们老师怎么才下课呀。

  赵佳宜旁边的女生看着走过来的言情捂着嘴巴笑着走开了,旁边一个女孩子还不经意的撞了言情一下,然后偷偷看了言情一眼,走开了。

  嗯,我记得你早上说有事情跟我说吧。

  咱们边走边说,言情脸上并没有露出那份熟悉的笑容,有种淡淡的急切的感觉。

  走着走着,言情忍不住开口了,赵佳宜,有没有喜欢你的男生啊。

  这个我不知道啊,也不怎么关心,赵佳宜拿出了口袋里的一颗糖,放在了嘴里,嘟着嘴吃着,从言情这个角度看着她的嘴唇,很可爱。

  那么,如果有男生喜欢你怎么办呢。比如,,,,比如,像我,,,像我这样的。

  言情急切的等着赵佳宜的回答。

  呵呵,你逗我呢,不好玩呢。

  言情停了下来,走到了赵佳宜身边,靠着她的耳边,淡淡的说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那几个字,赵。佳。宜。我。喜。欢。你。然后从不脸红的他第一次脸红了。他静静的看着赵佳宜。等待着那一份属于他的答案。

  赵佳宜的反应出乎了言情的意外,很简单的回答,我不想谈恋爱,这没意思。也许是还小,赵佳宜并没有觉得做错了事情,或者更深刻的说是伤害了这个男生的心。然后很自然的又掏出了一个糖,递给了言情。前面有人等我呢,我先走了啊。

  言情只能勉强装出笑脸,好吧,你先走吧,我得去找高端。

  看着赵佳宜离开的背影,听着那群天真的初中女孩的笑声,言情不知道该干什么,也不想干什么,第一次,每个人都会有第一次,只是第一次的好坏不是自己来决定的。

  言情并没有其他男生那么傻,心里滋味是酸酸的不假,但是不需要发泄什么,也不想找人诉说什么。自己静会就好了。言情并没有找高端,骑着他的自行车就直接回家了,只是骑的很快,很快。

  第四章

  也不知道言情在小子是心态好还是经得起打击,第二天就开始嘻嘻哈哈的,根本没把昨天那个挫折放在心上,这可没少让高端吃惊,其实高端挺担心言情的,怕他这些状态都是装出来了,其实心里别提多么伤心了。言情怎么解释高端也不相信,言情干脆不理他了,高端的小日子是越来越红火了,没事就跑罗雅言桌子旁边,然后兴高采烈的回来,接着很无耻的对着言情说,咱们这有妇之夫的苦衷你不能懂。

  面对这种无耻的行为,言情只能无言以对加上竖起中指。

  其实言情和高端讨论过夏忆的事情,夏忆喜欢言情是有目共睹的,好几次夏忆都暗示过言情,可是言情这没心没肺的,在他心里,夏忆呵高端的概念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说言情一直把夏忆当男孩子看待,所以没有那种小心动呀,不过和夏忆做朋友真的很不错。夏忆挺贴心的,成绩又好,和她成为朋友,作业有抄,考试有瞄,何乐不为呢。所以高端和言情还是铁了心的巴结了下夏忆。虽然偶尔言情的热情能让夏忆胡思乱想一下。

  不知不觉的秋天慢慢了来了,一场秋雨让喧闹的城市顿时寂静了很多,夏忆打开了教室里的窗帘,看着窗外淅沥沥的雨点,似乎她的眸子也变的模糊起来,不仅是因为身后的男生,也是因为说不出的惆怅,秋天是一个容易让人心烦的季节,纷纷落下的叶片为寂静的校园添上了一些多余的色彩。夏忆纹丝不动的站在窗台边,任由刺骨的秋风穿透自己的身体。

  言情心疼了,不知是出于同学的,朋友的,还是别的,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夏忆的身上,穿上吧,挺冷的。

  夏忆的头发在风中摇动着,用闪动的眸子注视着言情,谢谢你的衣服,很舒服。然后紧紧握住袖口,那么用力,以至于手指都透出了一丝丝血一般的鲜红。

  高端则在睡梦中醒来了,哪个神经病这么冷还把窗户开着呢,还让不让人睡觉,夏忆终于还是回过头来,轻轻的拍了拍高端的头,眼睛有些肿,但是让人无法觉察。

  言情装了英雄,当了好汉,自己冷的全身哆嗦,不自觉的往高端身边靠了靠,看着高端熟睡的脸,言情笑了。

  夏忆把衣服递还给了言情,言情并没有马上穿上,这让夏忆多了一丝莫名的伤感。

  罗雅言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杯子走了过啦,轻轻的摇醒了高端。

  言情,别弄我,睡觉呢,看你的漫画去。高端嘴角挂着一尺多长的口水仿佛说着梦话

  高端我数三下,你不起来,明天别指望跟我去看电影。

  也许是言情眼花了,刚才还是一副刚睡醒样子的高端顿时神采飞扬了。

  谢谢咱们亲爱的班长大人,班长大人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看看,咱们班长多么关心同学,特别是我啊,是不是班长。高端那副脸皮又一次加厚了。

  罗雅言气的牙齿咬的吱吱直响。不过脸上还是透露出她该有的幸福感了。

  高端对罗雅言是越来越好了,曾经罗雅言晚上跟高端打电话时说突然想吃布丁,高端硬着打着妈妈让他做作业的幌子,骑了半个小时车偷偷将布丁放在罗雅言家门口,然后又迅速骑车回家,上气不接下气的打个电话给罗雅言说,罗雅言,你妈今天打电话给我说,她买了布丁放你家门口了,不信你自己去看。罗雅言拿着手里的布丁,眼泪刷的就流下来了

  你怎么那么傻啊,我不就是说想吃个布丁吗,你怎么你怎么。罗雅言硬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骂着高端

  高端这小子正是因为这个事情,得到了罗雅言巨大的好感,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次性的夺走了罗雅言的初抱,初吻,之类的一系列的东西。当他鼓起勇气想解开罗雅言衣服上的扣子时。罗雅言硬是狠狠的咬了高端一口。直接浇灭了高端的激情。

  结果第二天,高端脖子上绑着一个OK绷,还硬是跟言情说这是蚊子咬的。言情也很霸气的扯下了高端的OK绷。不就是你家娘们咬的嘛,别跟我炫耀。说着说着高端就来劲了,哥们你硬是不知道接吻的感觉多好。算了你这光棍说了也不懂。

  这是言情从出生到现在受过的最巨大最赤裸裸的打击,咬牙切齿的看着一脸得瑟的高端,王八蛋,我明儿个就找个女朋友你信不信。

  高端则是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估计这时候什么都是耳旁风,一旁的夏忆红着脸转过了头,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将头转了回去。其实他们都知道言情说的是气话,自从言情被赵佳宜拒绝以后似乎对所有美女都没兴趣了,以至于高端以为言情产生了同性恋思想,而高端为了帮助言情走出同性恋的倾向,不得不在上课时候跟言情唠叨张国荣是为什么跳楼死的。这让言情十分无奈。

  言情,你看张国荣长的多好一男的啊,怎么有这癖好呢。

  想说什么你就直说,言情从垃圾桶旁边拿过了一根扫帚,玩起了杂技。

  没有,没有,言情,我还不知道你,纯爷们,绝对的纯爷们。

  言情放下了扫帚,勾住了高端的脖子,孙子诶,你嫂子肯定比刘亦菲清纯比卡梅隆迪亚兹火辣,信不信。

  得,,别在这臭屁,你不是拽吗。你现在去找一个试试啊。

  双飞唇枪舌战一番,唾沫星子飞扬完毕,两人又习惯性的纠缠在一起。

  高端,不准咬人啊。。

  言情,你怎么就喜欢脱我裤子啊,,啊,啊,罗雅言看见了。我认输还不行啊

  别人都穿着厚毛衣还觉得冷呢,这两小子脱的都只剩短袖了,还浑身冒着热气,夏忆是看不下去了,你两多大了啊。一天到晚打架。

  高端则是话都说不清楚了,夏忆你知道言情这小子多么阴险吗,不信你和言情抱在一起,你看言情喜欢抓你哪里,高端刚说完话就觉得不妥,不是要你和抱在一起,啊,不对。是抱在一起打一架。啊哟,我怎么就说不清楚了。

  夏忆的脸都开始抽筋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夏忆用力的咬着嘴唇望着言情,希望言情帮她说说话。

  言情发话了,夏忆又不是你。我没事抱她干嘛,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多嘴啊。

  然后言情发现夏忆脸红了一节课,然后神情恍惚了一上午,就像言情问夏忆借数学作业,夏忆硬是把自己的镜子递给了言情,弄的言情一头雾水。还有就是化学成绩十分变态夏忆居然问高端从来听不懂的化学解析式,这不是太方夜谭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