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谕引
  4. 第二章 我叫秋泽

第二章 我叫秋泽

更新于:2018-03-14 21:50:51 字数:4105

  “真是冰湖上来的吗?”围炉坐着的一个花白胡须的道人喃喃自语到。

  老柴端着水缸子跟这个几十年未见面的弟弟讲着小秋的身世。“孩子特别可怜,从小跟着老秋吧,不到五岁,老秋没了,孩子脑子有点糊涂了啊。”老道人摸着胡子,漫不经心的看着炉子里忽明忽暗的火苗。他和老柴并坐的身影一前一后的映在身后的灰墙上,微微佝偻的侧影被老柴宽大的身影挡了一半。

  “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在外面走了一辈子,老了老了,也该回家了。”老道人叹着气,嘴角挂起一丝无奈的笑。

  老柴脸膛被火光映得红呼呼的,响亮的笑着,高兴的拍着道人瘦瘦的肩膀“回来多好,我们哥俩在一起,安安稳稳的走完这一辈子。”

  “婶儿。”门口是孩子怯怯的声音。

  “秋哥儿,来了,进里屋去,你柴爷爷他们在火边上。”张婶笑嘻嘻的说着,手里拍打着一大块油面团,大铁锅里的水开得咕噜咕噜的。

  小秋看着昏暗的屋里,老柴熟悉的身影坐在他垫着蒲团的老位置上,右手边是个陌生的老头,青衣青袍,头发花白交织,脸色有些苍白,但整个人却显得很干净。这是柴爷爷说的那个弟弟吗,怎么看起来和村里的人不一样呢,小秋不解的想着。

  “哦,来了,这就是我说的小秋。”老柴高兴的招呼着小秋。“孩子,来,坐火边来。”

  小秋小心的坐在火边的矮脚踏上。冲老柴腼腆的一笑,目光小心翼翼的放到老道人脸上。老道眯着眼睛也在打量这眼前的小孩,空气好像有些凝固。

  “秋哥儿,我弟弟去过很多地方,也会读书,你以后多跟他学学,别跟我一样,一辈子只知道种地打柴。”老柴掏出烟卷,在大腿上搓起来。

  不种地打柴,还有别的事可以做吗?小秋呐呐的想着。多种点粮食,多打点野兽,就可以和小叶子吃得饱饱的,小叶子也能长得胖乎乎的了。不过村子外面是什么样子呢,也是前依碧湖背靠青山吗?

  “请问,外面和村里一样吗?你去过的地方都有湖吗?”小秋小心翼翼的问老道。

  “湖!”老道直起后背,很有兴趣的盯着小秋。“为什么都要有湖?”

  “因为我们村有一个很大的湖。”小秋眨着眼睛。

  “是啊,应该有湖,应该有湖,哈哈。”老道似乎突然有了生气,表情生动起来。

  突然间,小秋眼前出现了火一样的熔岩在一个巨大的湖里翻滚,黑暗和火光交相辉映,那种压抑的沉闷重重的压在心上。他不觉得皱起眉头,闭起了眼睛,很快,压抑消失了,再睁开眼,仔细的看,眼前是红色的火苗柔和的在黑色的铁炉中跳跃。

  老道将他细微的反映尽收眼底,右手指间轻轻的捻着一小块芦苇灰。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爷爷从小叫我小秋。”

  “小秋,小秋,你是从湖上捡到的,你就叫秋泽吧,秋泽就是秋天的湖水,这是一年中湖水最美的时候。”老道微笑着看着他。

  “秋泽……”他重复着自己第一个正式的名字。秋泽……,笑容渐渐爬上脸颊,我叫秋泽。

  “秋哥儿,哦,不,小秋泽,还不谢谢师傅,以后就跟着师傅认认字,学点那些书上的道理吧,呵呵。”老柴高兴的嚷着。

  “是,师傅。”秋泽在火边庄重的跪下,恭敬的叫道。

  “得,我就教你,希望这个决定没错。”老道轻叹一口气。

  老道教秋泽认字,读书,教他认识药草,也教他看星空、做算术、识卦象。清晨天刚发白,秋泽顺着山路一路跑到悬崖边,老道人在这里收集晨露,教他辨认各类植物。晚上夜幕已至,湖边,老道良久的看着星空,偶尔在身边的沙地上写写划划。

  老道人叫青衿,是一个相师。在这片崇尚强者的土地上,相师是稀少而且不入主流的一个群体。秋泽知道青衿师傅十二岁离开了村子,整整三十年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就在大家都以为他早已不在这个世上的时候,他回来了,回来在山里呆了一天,在湖边看了两夜,又悄悄地离开了。

  “秋叶,秋叶……”小叶子拿着树枝在院里地上划着。因为秋泽告诉她,我叫秋泽,你跟我一样也姓秋,你就叫秋叶,是飘在秋天湖水上的落叶。

  “叶子,我去师傅那了。”秋泽把水桶放在门后,一边撸着卷起的袖子,一边把一本发黄的书卷插进怀中。

  湖边的星空璀璨得像星光照映在湖面上,青衿看着天空,心里浮起一股子无助感。星斗间距更近了,难道真如那句箴语所言。青衿不认为自己能看破天机,但是每个卦象都透着这个信息,每个卦象都指着这个自己从小就熟知的村子,于是他来了,回到故土,回到亲人身边,在这里他还收了一生中唯一的一个徒弟。

  “师傅,你看最边上那颗星星,发出的是黑光。”秋泽指着天边一片漆黑处。“在哪里?”青衿费劲的看了半天,终于明白了秋泽说的黑色星球。

  “你说的应该是幽冥星,常人是看不到它的,我也看不到它。它是位于我们紫英星系最远的一颗,有人说那是一颗被抛弃了的星子。”青衿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片黑暗的空间。

  “星星也会被抛弃吗?”秋泽不解。

  “什么东西都有被抛弃的一天,星星跟人一样。”于是青衿晃晃头缓缓的讲述起来。

  紫英星系有很多星球,有红色干涸的沙砾星球,有坚固不摧的岩石星球,有布满蓝色湖泊的水系星球,位于其间最美的是一颗紫色,环绕着无数莹莹光环的星球。但是其中最远的一颗是位于天边最遥远处的幽冥星,这里充斥着被遗弃的灵魂,这里没有光明,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传说幽冥有一个冥王,没人知道他究竟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在哪,只知道他拥有绝对黑暗的恐怖力量,那是足以让天地畏惧的力量。

  斗转星移,星子们每天都在变换这位置。但有一个很老很老的传说,‘一日,众星列位,紫王居首,黑冥殿后,世间天翻地覆。’

  “字也认的差不多了,明天清晨去崖边,我教你练气吧。”沉思良久,青衿看着秋泽,突然开口。

  “采于虚空,吐纳丹田,沉入泥牛,游走归元。”青衿坐在悬崖边上,轻风微微鼓起他身上青色的道袍,秋泽盘坐在他旁边,跟着师傅的话慢慢感悟着腹间流动的一小团热气。

  “那便是真气。现在你试着把腹中的气流推走四肢。”青衿指导着秋泽运气。“走完一遍,再将气流沉入丹田,让它慢慢融入,直到感觉不出它的存在。”

  “感觉怎样?”看着秋泽慢慢呼出一口气,青衿问道。

  “我觉得这气息像是炭火一样,烧得很,师傅,练气有什么用啊?”秋泽绯红的小脸渐渐恢复如常。

  “练气是各家之本。我只能教你相术和医术,但不管以后你学什么,有了本体真气,都会得益不少。”青衿耐心的说着。

  “师傅,你在外面的时候遇到过坏人吗?遇到的时候怎么办?你也会书上说的剑术吗?”秋泽不解。

  “我不会用剑,但是很少有人能欺负到我,因为我会用毒。”青衿抚着胡须,“医术的另一个用途,就是毒术!”

  “不过,说起坏人啊,说不定我就是一个坏人。”青衿似笑非笑的看着秋泽。

  “怎么会,师傅是一个善良的好人。你前天才治好了李大娘坏了十几年的寒腿,你还救了小虎子的命。你还教我读书,教我很多我不会的东西。”秋泽认真的说。

  “是啊,好人、坏人,其实都在一念之间。秋泽,我不希望以后你是大家眼中的大善人,老好人,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东西,要遵循自己的意志去做每一个决定。”

  晨风吹过师徒两微微散乱的头发,秋泽额上细细的汗珠还没有全吹干,八岁的年龄似乎还不足以领会师傅的话,但秋泽心中闪过了小叶子黄黄的小脸,还有老柴头、张婶、村长、李爷爷,由村里人笑嘻嘻的脸庞,闪过青衿苍白,总是似笑非笑看着天空的神情,最后,闪过了一张笑盈盈的脸,他们都在一大片雾中,时隐时现。秋泽在心中更坚定的想,他们就是我在乎的人,我要守护我在乎的每一个人。

  锅里翻腾着油花花的汤水,小叶子托着扫棒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秋泽手中的大勺在锅里搅,使劲咽了一口唾沫。今儿太阳落山的时候,秋泽拖着一只狍子回来了,两人在院子里剥皮打理。这狍子有秋泽的一半大。

  “哥,它真是被你设的机关捉住的吗?”小叶子黑亮的眼睛瞪得圆咕隆咚的。

  “当然,你哥哥是大人了,捉只狍子有什么困难啊。以后我经常打猎去,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秋泽边挥着勺子边神采飞扬的给小叶子讲拖狍子下山的过程。

  “好了,你先吃,我给柴爷爷送一锅肉去。也是十几天没看到师傅了,我顺便看看他老人家回来没。”秋泽把锅里的肉乘出来,放在灶台边。“吃完自己睡觉去,不用等我。”

  星光璀璨。在湖边老位置,师徒二人并排坐着,青衿对自己消失的十几天没有解释,秋泽也没有问,好像青衿离开、回来都是很自然的事。

  “师傅,我用了美人醉。”秋泽怯怯的说。

  “我知道。你怕药性太大,你还在杀它之前给他喂了秋海棠,化解药性。”顿了一下,青衿呵呵一笑,“你炖肉的时候还加了元桂子、多麻果,这样袍子肉的泥腥味就变淡了,肉汤也更鲜美,没错吧。”

  原来师傅什么都知道,秋泽心里嘀咕。

  “今天带你看个地方,走。”青衿站了起来。

  秋泽跟在青衿后面,惊奇的看着这件小屋子。白铁打制的小锅,透明的瓶瓶罐罐,火炉里泛着绿光的火苗,一个个的小木匣子里各种奇怪的干枯植物和动物尸体。

  “这是我的炼室,前几天我出去了一趟,终于把东西都搞齐了。”

  “炼室是干什么的?”秋泽不解。

  “炼药。救命的药、杀人的药!”青衿简洁的回答。

  从那晚起,炉火便一直燃烧着,只是火苗的颜色在不断地改变,每天除了练气,看星象,秋泽和青衿把大多数时间放在了这间小房子里。老柴总是感叹的说两人,让你跟着我这怪弟弟学读书认字,这倒好,也学这些怪模怪样的玩意,天天捉个蛤蟆腿爬虫子什么的熬汤,你不见你们自己喝两口。

  这时候秋泽便笑嘻嘻的回答,“爷爷,我们炼制的东西可抵得上一个剑士了,就是剑术再强,被我们的麻药击中了,也只有束手就擒。”

  “剑士,剑士就是最强的啊,要是遇到大剑师或魔咒师,你这点小麻药一点用起不了。”青衿泼着冷水。“等以后你走出去的时候就知道了。”

  为什么要走出去了,秋泽在脑子里转着青衿的话,去外面能干什么呢?

  看着秋泽茫然的眼神,青衿轻叹一声,摸着秋泽散乱的头发,笑道:“长大点后不想出去闯荡闯荡,说不定可以成为一名武者,很威风的。”

  跟炼药比起来,练气好像没有什么效果,每天睡觉的时候,秋泽总是把真气纳入腹中,丹田之气便伴着睡梦在体内东游西撞,慢慢的时间长了,腹中好似一片云田,时时刻刻绵绵不断的向身体输送真气。不过秋泽的真气炙热如火,游走一周大汗淋漓,青衿认为这应该跟体质有关,青衿的真气是清凉透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