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踏灭苍穹
  4. 第三章 长水锐士

第三章 长水锐士

更新于:2018-03-15 13:51:13 字数:2627

  感觉着体内的充盈力量,李惊雀灿然一笑。

  五指并拢,翻覆为掌,凝聚真元,逆着激流,向上拍去。

  “啵!”

  白练般的瀑布,溅起了一朵水花,微不可见,很快又被激流冲刷掉了。

  李惊雀双耳快速的抖动了两下,这声轻微的声响,还是被他捕捉到了。突破炼精一层后,他的五官识能也是敏锐了许多。

  李惊雀还掌于侧,对这一掌的威力,还是相当满意的。因为以他生平十二年的见闻来说,还没有谁能打出这样的一掌。

  到岸边穿好衣服,顺着小径,李惊雀向山下奔去。

  ......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李惊雀从床头的一个小箱子内,取出了两个搪瓷小瓶。

  打开瓶塞,一个装的是赤红色的药丸,散发着清香的药气;一个装的是黑乎乎粘稠的药膏,味道古怪难闻。

  对于铁匠来说,打铁时难免有个磕碰,消肿化瘀,止血的伤药都是常备的。那赤红色的药丸,就是城中百草堂出售的祛瘀丹,口服即可,味甜生津,唇齿留香,药效甚好。不过要五两银子一瓶,李惊雀吃着还是相当肉痛的。

  至于那黑乎乎粘稠的药膏,却是李铁自己配的,说是祖传秘方。放在外面去卖,五两?你想都不用想,至少八两起价。

  李惊雀对此嗤之以鼻,这看着也就和城门口卖的那狗皮膏药差不多,卖相实在太差,谁会花钱买这个?

  不过,每次受伤后,李惊雀还是会把药膏拿出来抹,虽然味道不好闻,但是涂抹在身上,却清清凉凉的,很舒服,伤处也不那么痛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突破了炼精第一层的缘故,李惊雀一觉醒来,原本肿胀青紫的地方,已经完好如初,完全没有了昨夜的狼狈模样。

  走进铁铺里,李铁已经生好了炉火,蹲着身子在风箱旁鼓风吹火了。

  “早啊,二叔!”

  李惊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此时已经日晒三竿,太阳照射的大地暖融融的一片。平时,鼓风的活计都是李惊雀来做的。只是他昨晚睡得特别香甜,雄鸡唱晓都没有听见。

  李铁抬起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李惊雀,似是透过了时间的迷雾,追寻着逝去的往昔。那双原本有些浑浊的双眸,一时之间,竟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铺子里连一个客人都没有,至于这么紧张嘛。”李惊雀小声的嘀咕着,就要走过去接替李铁鼓风。

  “没客人?”李铁微微一笑,嘴角露出了一个玩味儿的弧度。指着火炉边的一块普通的青石,道:“你去把它搬来,等会我们开炉锻造。”

  李惊雀看着那块青石愣了愣,那块青石原本是因为他个子矮,被李铁搬来给他垫脚用的,后来他长高了,那块青石也就放置一旁,不再用了。

  “锻造?锻造石头?”李惊雀不确定的问了李铁一句。

  “搬来便是。”

  “二叔莫不是失心疯了吧,听说这种症状要灌童子尿,再狠抽两大嘴巴子,就能好。童子尿我有,抽嘴巴子我也没问题.....”想着,李惊雀偷偷的瞄了一眼李铁,李铁也正一脸坏笑的望着他。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地去锻造石头吧。李惊雀觉得这是李铁在戏耍自己,他倒要看看这块破石头能锻造出个什么。

  “咦!”李惊雀双手合抱不大的青石,本来以为只有上百斤的重量,一下却是没有搬起,青石只是轻微的颤了颤,根本没有离地。

  “古怪,我突破炼精第一层后,双臂也有千斤之力。怎么会搬不动这块石头?”

  这反倒激起了李惊雀心中的执拗,他咬紧牙关,围着青石左拖右拽,一点一点的挪动着。挪一会儿,就要停下来喘口气。短短一丈多的距离,他竟是花费了将近一刻钟,才到达火炉,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拖痕。

  李铁松开了鼓风的拉杆,走到青石前,弯腰一抄,站了起来,青石已经被托于掌上。

  “青岩钢,产自青魇之巅,质硬,性寒......”

  李铁手上托着青岩钢,每说出一个字,眼中的光亮也就越强盛一分。但最终他的声音却渐渐变小,变为喃喃自语,变得微不可闻,嘴唇不再开合。

  李惊雀只听到了一半。他看着李铁手托青石,正午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在陈年往事的灰尘中,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也跟着沉浸下去。

  “鼓火!”李铁低喝一声。

  李惊雀赶忙收敛心神,跑到风箱前,拉动拉杆。风入炉膛,火势渐猛,火苗直窜,似要越炉而出,周围的空气中传来一阵燥人的热度。不一会儿,李惊雀的脸上就见了汗珠,他把上衣拉开一个口子,一边鼓火,一边扇动着。

  “开炉!”

  炉盖揭开,橙黄的火焰猝然跃出,张牙舞爪,择物而噬。

  李铁手托青石,手腕一抖,青岩钢飞跃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准确无误的投入火炉中,不发一丝声响。

  待到青岩钢在火炉中烧得通红,李铁将其取出,放在锻台上。

  李惊雀伸手就要去墙边,拿起那把乌亮的大铁锤。

  “那把已经不够分量了,用这把。”李铁说着,抛来一把沾满灰尘、浑厚无芒的锤子。比李惊雀原来用的那把还要小上一号。

  李惊雀接住,一只手把持不住,险些脱手而出。双手紧握,在空中挥舞了一个圆圈。不下二百斤分量,用起来还有些勉强。

  炼精一层的修者,体生千斤之力。李惊雀间才突破,还未能完全掌握这股力量。体内有千斤之力和运使自如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还需要不停地打磨自身,巩固根基。

  扬起铁锤,再重重的砸落。李惊雀的动作显得有些笨拙,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松写意,每一击都很艰难。

  不停地挥锤间,李惊雀感觉到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调动了起来,血液顺着血管快速的流动着。原本体内有些虚浮的真元,开始变得凝厚,炼精一层的修为正被慢慢的巩固着。

  “砰!”,“邦!”......

  锤击声渐渐地不再杂乱无章,开始有节奏地敲击着烧红的青岩钢。

  最后,青岩钢被锻打成一杆长枪的模样。

  “如此沉重地长枪,锻造出来,也不知道给谁用。”李惊雀心生疑问。

  这把长枪被去除掉杂质,锻造成型也有三千六百斤,真正舞动起来,也要一万多斤的力量,这恐怕是炼精九层的修者也做不到的。李铁的熟客中可没有这等人物。

  “接下来用不着你了,你到院中挥舞铁锤千下。”

  李铁还在对着将成型的长枪,小锤轻击着,进行细致的琢磨。头也不抬的对李惊雀说道。

  李惊雀依言到院中去挥舞铁锤。接下来几天,铺子里也没有生意,还是让他到院中去挥舞铁锤,次数也是在不断的增加着。

  每一天,挥舞完铁锤后,李惊雀全身上下无不酸痛,倒在床上就能睡着。但第二天起来后,却感觉到通体舒畅至极,炼精一层的修为也被彻底巩固了。

  第七日,李惊雀已经能将铁锤挥舞三千下。

  “两千四百五十六,”

  “两千四百五十七,”

  “两千四百五十八,”

  ......

  “三千。”

  “呼!”呼出一口浊气,李惊雀把铁锤放在地上,正准备提水冲个凉,却是传来一阵马蹄声。

  李惊雀到铁铺去看时,只见一黑甲骑士正策马停驻在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