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玉鲤神剑记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上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上

更新于:2018-03-14 20:30:27 字数:6373

字体: 字号:
  做大侠,行侠义!锄强扶弱为侠者~四海美名人人传~

  做剑仙,守正道!降妖伏魔为仙者~万水千山任逍遥~

  少年郎,少年郎,男儿有志在四方,不惧天高云土厚,要蹬九霄揽九星!

  一座小村子中,某一户人家的房顶上面,正坐着位仰头望天的小男孩儿。这小男孩长相普通,身上的粗布衣也已经被洗掉了原本鲜亮的深蓝色,变成了淡蓝。

  男孩双眼清澈,可以映射出夜空中那数不清的繁星,同时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某种美好事物的神情。他在屋顶上面坐了很久,久到地面上有人叫他下去上床睡觉。

  小男孩回了声这就来,便借着房檐边的梯子,从屋顶上爬了下来。

  小男孩走到了那个叫他下来睡觉的中年人面前,那中年人长相也是普通,最大的特点就是与他的儿子一样心地善良,双眼清澈。

  中年人摸了摸小男孩儿的头,眯着慈爱的眼睛,关心的说:“孩子,赶紧上床睡觉去吧。现在已经很晚了。”

  小男孩挠了挠头,天真的说:“可是我还没有等到流星呢!陆驰叔叔说只要对着流星许愿就可以愿望成真,我想要再见到娘。”天真的孩童再次望向了繁星无数的夜空。今天是满月的日子,清冷的玉盘正散发着它皎洁如银的月光,小男孩望着夜空,盼望的说:“流星、流星,快出现吧!”

  中年男人的脸色上浮现出了一股悲伤与一丝苦愁,盯着天真无邪的小男孩儿看了一会儿,才摇头苦笑:“傻孩子,你娘早就轮回转世了。你也不要再去想她了,活着的人不能让死去的人弄坏了心情!不然的话,人生漫漫,你整天想这些没用的过去事,只会自寻烦恼。到头来苦了自己……”

  只有三岁的小孩子不懂自己父亲的这一番话。但陆驰叔叔交给过他,为人子女要孝敬父母,尊敬长辈,不能忘记父母将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的这一份恩情。可是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让自己忘记,自己的亲生母亲呢?

  他不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娘亲去世的时候,他也只不过刚满三岁而已,对于母亲的印象非常模糊,但就在这模糊的印象中,他到现在仍能感觉得到,母亲抱着自己时的那种感觉。

  温暖、温馨、美好、以及幸福……

  “好啦,不要再去想这些事情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去床上躺下来,安安静静的睡上一觉。明天你要早点起来,爹有事情要告诉你。”

  “那好吧。”小男孩在父亲的催促下,极不情愿的回到了房间中,躺到床上,父亲帮他熄灭了蜡烛。原本昏暗的房间,此刻突然变得黑暗起来。

  小村子的夜晚很是安静,蟋蟀、蝈蝈这类的小草虫在草地中鸣叫发出美妙的声音,为小村子里面的人们演奏着安眠的夜曲。

  小男孩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通过黑暗,他看到了对面隔着厅堂的房间中依旧亮着灯,也许是爹爹在看书吧。小男孩这样子想着,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朝他眨眼,小男孩也同样眨了眨那双清澈的眼眸作为回答。

  一颗星,两颗星……无聊的小男孩在心中默数着夜幕中的繁星,直到他开始感觉意识有些疲倦,他想要睡觉了。就这样,很快的就睡着了,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又梦到了自己已故的母亲,像是以前那样抱着自己,哄自己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小男孩便被自己的爹爹叫醒了。

  小男孩揉着还满是睡意的稀松双眼,极不情愿的洗漱完毕。坐在了院子里的木桌旁,吃饭的时候,小男孩的父亲对他说:“陆臣呀,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小陆臣摇头,这表示他不知道。父亲告诉他说:“今天是你4岁的生日呀!今天你就是4岁了。”

  “哦。”小陆臣应了一声,对于他来说今天是不是他的生日都不重要。家里不算富裕,即便是过生日也不会吃到多好吃的饭菜,顶多了就是给自己的‘长寿面’里面多加几个鸡蛋而已。

  想到过生日,小陆臣便回想起了上一年,村子里的二狗子哥哥过生日的时候。

  …………

  那天,他的父亲就从外面打猎,猎道了一只野猪和好多只野鸡来给二狗子哥哥庆祝,这可是令村子里的小孩子们羡慕了很久呢~

  不过,二狗子哥哥的爹爹好像猎到的东西有些多,所以还分给了村子里的大伙儿不少野味。比如:村口孙爷爷用来泡药酒的蛇,就是用去年那一条有着微量毒液的小竹叶青制作的,这种蛇像是竹叶青,但却要比竹叶青小一圈,所以就叫做:小竹叶青了。

  在比如:村西面小鑫姐姐的那只白兔皮的小荷包,就是用去年二狗子哥哥过生日时,送给小鑫姐姐的那副白兔皮做的。

  所以二狗子的爹爹是村子里面最受欢迎的人之一,最近二狗子哥哥也在学习如何打猎,好像自己的父亲那样子,可以捉到很多野味。如果碰到可爱的小白兔的话,还可以送给村南面的小荷姐姐,每次小荷姐姐收到二狗子哥哥的礼物时总会脸红,说话有些支支吾吾的,二狗子哥哥同样也是脸红。

  每到这个时候两人说话次数都不会超过十句,好奇的小陆臣去问小荷姐姐为什么的时候,小荷姐姐总是会一脸微笑的摸摸自己的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小陆臣你还小,等你长大一些就明白了。”

  陆臣不明白,他到现在还不明白。可能是自己还太小的缘故吧!小陆臣是这样子想的。

  其实小陆臣非常奇怪的是,在爹爹和娘亲的房间里面的墙壁上挂着两柄长剑,样子很扑通,剑柄的护手处是一个太极的图案。这让小陆臣想到了,二狗子哥哥父亲手中的猎刀,他以前问过爹爹,是不是也是猎人,会不会用这两柄长剑去给自己打猎,捉只小动物回来。

  那个时候,爹爹摇头,对小陆臣说:“这两柄长剑并不是用来打猎的,而且爹爹也不是猎人。”

  “那爹爹为什么会有剑呢?”小陆臣坐在爹爹房间的书桌上面,拿着沾了墨水的毛笔问。

  小陆臣的爹爹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对小陆臣说:“这个就不要问了。你再不快点练字的话,我就要罚你打手板了哦~”

  什么?打手板!小陆臣一听赶紧坐的端正起来,开始练习起爹爹交给自己写的字了。

  …………

  爹爹看小陆臣没有什么反应,便问:“陆臣,你没有什么话想要对爹爹说吗?比如:你想要吃什么?”

  “没有。”小陆臣摇头,他说的这绝对是实话,他实在想不出来自己想要吃什么。从记事起就是粗茶淡饭,偶尔爹爹会钓一两条鱼,或是杀一只老母鸡来吃,这对于小陆臣来说就是天下间最好吃的山珍海味了。

  爹爹对小陆臣叹了口气:“陆臣,今天你已经四岁了。所以爹爹决定,允许你跟着你陆驰叔叔,学习一些强身健体,用来防身的粗浅武术了。”

  什么!什么!我不是没有听错吧!爹爹竟然同意自己去和陆驰叔叔学习武术了!

  这对于小陆臣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惊喜,这是他这个生日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听陆驰叔叔对自己讲了那么多关于江湖上面的故事,小陆臣心中早就种下了一颗,习武做大侠的种子。只不过以前爹爹都不是很愿意自己跟着陆驰叔叔学习武术。而今天,竟没想到,一大早爹爹就说出了这句令自己兴奋不已的话,实在是太没有想到了。现在小男孩儿的心中简直就是炸开了锅,兴奋的不得了。

  说道陆驰叔叔,那可是大有来历。陆臣叔叔是很多年前来到村子里面的,没人知道他的过去。他也是村子里面唯一一个会武术的修炼者,所以大家都很尊敬他。

  什么?你问什么是修炼者?那你可真是太out了!修炼者是这个天元大路上最厉害的职业,他们每个人都拥有飞天遁地的神奇能力,还可以踩在剑上在天空中飞来飞出,好不潇洒!不过,成为修炼者的条件苛刻,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修炼者的。还有这是常识,连三岁小孩儿都知道的,你竟然会不知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而陆驰叔叔就是这些少数人中的一位,虽然小陆臣没看见过陆驰叔叔踩在剑上飞到天空上去,但却看到过陆驰早上的晨练。

  陆驰叔叔将一套武术剑法舞的令人眼花缭乱。小陆臣就亲眼见到过,陆臣叔叔将一片落叶斩成数十段之多。这一幕就更加令小陆臣坚定了自己习武的愿望,可是碍于父亲的不允许,他也只能拿支小树杈,想象一下自己当大侠仗剑江湖过过瘾了。

  怀着无比兴奋欣喜的心情,小陆臣将早饭快快的吃完,帮助爹爹刷完碗筷,这才带着兴奋不已的自己朝村子南边走去。

  陆驰叔叔住在村子的最南面,几乎都快要出了村子的范围,那里除了陆驰叔叔之外就在没有其他人家了。

  到了陆驰叔叔家,小陆臣赶紧跑到了篱笆小院里面。看到一位身着灰色粗布衣的中年人正在练剑,剑招凌厉、出招极快、银亮的剑面反射着清晨的阳光,就像是这柄长剑自身的光芒。小陆臣看了一会儿,才大声对那中年人喊道:“陆驰叔叔!陆驰叔叔!”

  听到喊声,陆驰收起了招式,转身走到小陆臣的身前,眯着眼微笑问:“小陆臣,你今天怎么起的那么早来我这里呀?”

  小陆臣脸色有些红润,依然激动着,对陆驰回答:“不只我哦~还有爹爹也来了。”

  “哦?”陆驰抬起了头,看到了已经走到小陆臣身后的普通中年人,陆驰拱手道:“江兄,今天怎么有心情来我这里了?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呀,中午就在我这里吃吧,咱们两个人好好喝一杯。”陆驰说话的时候,还不禁的大笑起来,像是与多年不见的知己,在外乡偶遇那般开心。

  江父嘴角微弯,露出了一个浅笑,推辞说:“喝酒就不必了,今天我来主要是有事相求。”

  “江兄你我这关系,但讲无妨。”

  江父点了点头,右手拍了拍小陆臣的左肩说:“我想让你交给陆臣一些粗浅的武术,用来强身健体用。”

  “这……”陆驰陷入了一阵沉默,一旁的江陆臣看着可是揪心,心房处“扑通~扑通~”的好像心脏要跳出来一样。

  虽只是沉默了几秒钟,但对于小陆臣来说就像已经过了几个时辰,陆驰对江父开口问:“江兄,你为什么不自己交给小陆臣武术呢?你的玄门正宗心法,可要比我这不入流的烂心法要好的多呀!”

  江父摇头说:“正是因为是玄门正宗的心法,所以才不能交给他。陆驰兄弟,你也是在江湖中混迹过的,也一定知道每个宗派是不允许自己的心法外传的。虽说咱们这离村是个小村子,但事事都有个万一,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他与你先学习一些最普通的强身健体的心法吧。”

  陆驰听了江父的话,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便点头说:“江兄此话说的有理。不过,”他又接着问:“江兄啊,你是想要小陆臣长大以后拜入某个宗派吗?”

  “不。”江父摇头,坚定的说:“如果有可能的话,就让他去天阳城中谋个捕快或是衙差的差事吧。”

  “也好。”陆驰点了点头说:“这样子的话,很快我就能喝上,小陆臣的喜酒了啊~”

  “呵呵。”听到他这话,江父也笑了:“你这话说到那里去了,要喝喜酒至少还要等上十几年呢。”

  “光阴不过白驹过隙,一转眼就到了。”陆驰笑着道:“这样子说的话,那我要好好酿一坛好酒了。不然到那时候你我可就没有美酒喝了。”

  “那好呀。”江父笑完,又道:“不过现在说那些还太早,现在还是先交给陆臣心法吧。”

  “嘿嘿,初级的心法我还是会的。你就放心吧。”

  小陆臣听着两人的谈话,什么玄门正宗、什么捕快衙差,反正是一句都没有听懂,不过他还是听懂了最后一句话,那就是陆驰叔叔要教给自己武术心法了。

  江父走后,陆驰对小陆臣说:“陆臣呀,你是不是很想要修习武术呢?”

  江陆臣的小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恨不得大吼出来,我想要!

  陆驰看他这般勤快的点头,微笑了一声说:“好好,既然你想要就好。”他又盯着小陆臣看了一会儿,才道:“陆臣,学习武术之前,你要知道一点,那就是不管修习法术还是武术都需要付很多的努力。很可能在这期间你会受伤很痛的,你也一定要修习吗?”

  江陆臣清澈的双眸盯着陆驰眨了眨,然后点头坚定的说:“我不怕疼,我要像故事里面的大侠一样,打妖怪,可以踩在剑上飞来飞去的。”

  “傻孩子,你说的那是剑仙。”陆驰笑着纠正小陆臣的语句错误。

  小陆臣挠了挠头说:“哦,那我就要当剑仙!这样子的话,我就可以带着村北边的小凤去天上玩儿了。”

  陆驰看着江陆臣天真的样子,心中好笑,对他说:“好好,不过现在你要做的是先来和我学习心法口诀。”

  “啊?不是教给我练习武术吗?”江陆臣问。

  “现在当然不行了。只有等你将心法口诀都背熟学会以后才可以。”陆驰叔叔这样子对小陆臣说,小陆臣点了点头:“那好吧。陆驰叔叔,你快点交给我吧。”

  “不要急,不要急。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话毕,陆驰转身走到石桌旁,将自己的三尺长剑拿了过来,插在地上对小陆臣说:“孩子,去把这柄剑拔出来。”

  小陆驰看了看面前的这柄三尺长剑,剑身朴素,剑刃极为锋利,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银亮的光芒。江陆臣点着脚将小手搭在了剑柄上,用力将剑从地上拔了出来,拿在手上新奇的反复把玩观摩。

  陆驰问:“孩子,你感觉到了什么吗?”

  江陆臣望向他,扎着天真的眼眸问:“陆驰叔叔,你说什么感受到了吗?我只是感觉这柄剑有些重而已。”

  陆驰在脑子里面想了想,又说:“感觉,你握住剑的感觉。有没有一种握住剑就会觉得自己很有力量的感觉?”

  江陆臣摇头,陆驰叹了口气道:“算了,不说这个了。对剑没有感觉也许是你还没有学习心法的缘故吧。”从小陆臣的手中把剑拿回来,又插回了地上,才对他说:“孩子,你去我的房间里的书架上拿一本叫做:《坐忘功》的书,顺便在拿两个蒲团回来。”

  “好。”小陆臣应声而去,跑进了陆驰的房子,在厅堂右边房间里的书架上拿了一本书皮微微泛黄,叫做:《坐忘功》的书,又在地上拿两个蒲团才从房子里出来。

  两个人在院子里面相对而坐,陆驰手里拿着那本《坐忘功》对小陆臣说:“陆臣,你知道修习武术和法术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小陆臣那里知道,所以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陆驰说:“修习武术与法术最重要的除了心法之外,还有你的先天属性与体质。”说到这里,小陆臣便问:“陆驰叔叔,什么是心法、先天属性和体质呀?”

  “不要急,我来慢慢给你解释。”说着,陆驰开始对小陆臣讲起了什么叫做:心法、先天属性和体质。

  “心法,是修炼一种武术或着法术必须的基础。如果没有心法,就算有一本最厉害的秘籍在你的面前,你也不可能学的会。就算学会了其中一二,也会因为没有心法的正确引导而走火入魔。”

  “先天属性,这就要讲到很多东西了,不过简单来说就是你的八字中属性。如果,你八字中火属性最多的话,那么你修炼火属性的法术就会更加顺利;而相反,如果你八字中的火属性太少的话,则修炼火属性的法术就会更加困难。如果八字中的火属性,不高不低,那么你修炼火属性法术的速度也会中规中矩,平平常常。”

  “最后一个体质,这个很简单,其实就是你的身体是不是体弱多病或者壮如蛮牛。这是可以后天用锻炼来弥补一些的。”

  陆驰将这三样东西解释完,小陆臣又有了新的问题:“那陆驰叔叔,什么又是秘籍呢?”

  “问得好。”陆驰笑着回答:“秘籍就是这个。”说着,用左手指了指右手上的《坐忘功》:“这就是秘籍,秘籍分为心法秘籍、武术或是法术秘籍。再有的话就是医书秘籍了,不过医书秘籍都是大夫们或是道门修炼者常用的。像咱们这种不如流的修炼者,是没有多少必要去学习的。一般咱们不会生什么大病,顶多就是磕磕碰碰的,而磕磕碰碰用普通的金疮药和自己的真气调息就可以痊愈,这样子也就更没有必要去学习了。”

  “当然,如果小陆臣你想要学的话,叔叔我还是可以交给你一些粗浅的医理知识的。”

  “陆驰叔叔,你好厉害!竟然还会医术!”江陆臣坐在中年人的对面一脸仰慕的说:“陆驰叔叔,你也交给我医术吧。这样子的话,如果爹爹生病了我就可以帮他医治了。”

  陆驰摸了摸小陆臣的脑袋,微笑着说:“有这份孝心很好。不过,”说着,将手中的《坐忘功》递给了江陆臣道:“你现在的目标是先学会《坐忘功》。”

  “嗯。”江陆臣将书接过来,然后又问:“陆驰叔叔,这本《坐忘功》就是心法秘籍吗?”

  陆驰点头,小陆臣再问:“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学习武术?”

  陆驰叔叔回答:“等你先把《坐忘功》学会吧。在练习武术之前,除了学习《坐忘功》还要进行体能方面的训练。”

  “听起来好麻烦。不过我会好好学习的,我要做一位降妖除魔的大侠!”小陆臣对未来充满期待的说出了自己的梦想。

  “降妖除魔的是剑仙,锄强扶弱的才是大侠。”中年人再次纠正小男孩儿的错误。

  “哦,记下了。”可爱的小陆臣总是将大侠、剑仙两者搞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