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0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皓天神剑
  4. 第二章 砸你一身药药

第二章 砸你一身药药

更新于:2018-03-14 20:20:57 字数:4191

  黑衣教官环视全场,突然喝道:“刘山,出列!”

  “是!”

  一名精瘦少年就站了出来。

  黑衣教官看着此人,脸色稍微和缓了一点,“听说你是这个班里的最强者,你今年多少岁,是什么境界,武力值多少?”

  刘山露出一丝傲然之色,挺直胸膛,朗声道:“报告教官,我已经达到粹体境后期,只差一步就能突破金刚境,武力值0.9,我刚满16岁不久!”

  全班同学都露出羡慕向往之色,16岁,武力值就达到0.9,如果再增加0.1,达到1,就可以进入内院了。

  学校的规定,大家都清楚,要进内院,不一定非要是金刚境才行,武力值达到1,同样可以晋级。

  武学之道,境界固然是衡量实力的最高标准,武力值则是另一套实力体系,而且以数值作参考,更具直观性。

  有的人修炼强大的武学,提升境界很困难,但实力一样强横,还有的人天赋异禀,天生力大无穷。这些人完全可以越级挑战。纯粹以境界来衡量这些人的水平,难免有失公允,所以武力值系统应运而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武力值反而更加精确。

  “看他那个牛气样,不就是仗着家里有钱,听说他每晚都要泡药浴,服用养身丹,修炼速度自然快。我家要也这么有钱,我比他还牛!”楚炎旁边的胖乎乎少年愤愤不平的说道。

  “陈刚,少说两句,王教官不喜欢别人在他训话时讲话。”楚炎低声提醒,可是已经晚了。

  “你们两个,站出来!”王教官眼睛一抡,就盯住了他们。

  胖子陈刚郁闷的站出来,躺着中枪的楚炎也只能无奈的摸摸鼻子,跟了过去。

  “你们两个一起上,和刘山打。”王教官吩咐道。

  “啊?我们打不过他啊,他那么强悍,打十个我都不成问题,这不公平!”陈刚顿时哀嚎起来,楚炎也一脸黑线。

  “少废话,实战也是你们的重要训练项目之一,让你们打就打,给我上!”王教官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在陈刚屁股弹上,将他踢向刘山,楚炎见机得快,没有傻乎乎的等着被踹,硬着头皮也冲上去。

  砰!砰!

  刘山双手背负,左脚不动,右腿闪电般连出两下,楚炎和陈刚都没摸着他衣角,就倒飞回来,摔了个狗啃泥。

  “四级武学,无影腿!”

  学生中有识货的,顿时就惊呼起来。

  大陆武学种类繁多,分为三等九级,一至三级为低等武学,四至六级为中等,七至九级为高等。四级武学,是实实在在的中等武学,不是底蕴雄厚的富豪家族,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等级的武学。

  市面上一本一级武学,就要卖至少二十银币。

  一个银币相当于一百个铜币,一个铜币可以买上一公斤上等大米,二十银币,足够一家三口丰衣足食过上三个月。

  二级武学,市面上基本上就没得卖了,就算有也是以金币作为计量单位,一金币就是一百银币,这就根本不是普通家庭能觊觎的了。

  三级以上的武学,那就必须要进入着名的高等学府才有机会学到,现在楚炎这班子学生,就已经开始修炼一门三级武学“野球拳”。

  至于四级武学,他们是没有资格接触的,只有进入内院,才能见识到。

  刘山的四级武学应该是家传,甫一亮相,立刻让一帮学生羡慕忌妒恨。

  更重要的是,这刘山居然还把无影腿修炼到如此境界,出腿如风,快如闪电,楚炎和陈刚两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一招就被撩倒。武学资质不要太好。

  要知道,武学的等级越高,对天赋的要求就越高,所需要的各种修炼物资也越是昂贵。

  神风国尚武成风,修行者的地位和赚钱能力远超普通人,所以国内很多中等收入家庭宁可自己勒紧腰带,也要省吃俭用买上一本一级武学,给自己的孩子做启蒙用,但是对于无底洞般的修炼物资,就有心无力了,倾家荡产也供不起一个孩子习武。

  所以神风国内绝大多数的人口,都无法成为修行者,一辈子都只能做个普通人,子子孙孙都是普通人。

  除非出现天才,只消耗很少的物资就能作出突破,通过考核,进入天山学院类似的高等学府深造。

  “王教官,他们和我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太弱了!”刘山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楚炎和陈刚,自然流露出高手傲然之色。

  “嗯,不错,你很有机会在一年之内晋级内院,继续努力,不能松懈!”王教官欣慰的点点头,根本看都不看楚炎和陈刚一眼,两人憋屈的站起,互相搀扶着回到队伍里站好,引来一阵嘲讽般的轻笑。

  “强大!我一定要强大!只有强大,才能挺起胸膛做人,只有强大,才能……救出父王!”楚炎的双手紧握成拳,自尊受到践踏。

  王教官又训了几句话,便宣布下课。学生们顿时作鸟兽散,嗷嗷叫着向食堂奔去。这已经是今天最后一节课,少年人食量大,何况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训练,早就饿得晕乎乎了。

  楚炎没有去食堂,直接向学院图书馆而去,这是他的习惯,白天在学院习武,晚上则是借阅各种书籍,不断充实自己。

  习武强身体,读书明事理。楚炎不愿意做一个只知拼杀的莽夫,智武双全,才是做人之道,这也是姐姐楚琳对他的期许。

  图书馆大门处,一位灰衣老者巅巍巍的拿着扫帚,正在打扫地上的落叶,楚炎一见,立刻上前抢过扫帚,让老人坐在一边,呼啦啦的扫起来。

  他身强力壮,十几分钟时间,便将门口那一大片落叶清理干净。

  “张爷爷,不是跟你说过,这打扫的活我来帮你干,你年纪大,要多注意休息。”楚炎将扫帚还给灰衣老者,有些责怪的说道。

  “呵呵,这是我老头子的职责,何况也只是这深秋之时才有落叶,偶尔活动活动,也不当大事。”张爷爷摆摆手,慈祥的说道。

  楚炎好笑的摇摇头,不再多说,径直步入图书馆大门。这老人家身子骨颠得跟什么似的,一阵风就要吹倒,还挺不服老的,反正自己说他也不会听,就只管做好了。

  “真是一个好孩子,好孩子啊。”望着楚炎的背影,张爷爷浑浊的眼睛中露出一丝世事感慨之色。

  十分钟后,楚炎走出图书馆,手里拿着两本书,跟张爷爷招呼一声,便直接向校外而去。

  他家离学校不远,所以都是跑读,在学院吃住,还要交一笔伙食费和住宿费,没有必要。

  “楚炎,你等一下!”

  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只见刘山和一个穿着月白色武士服的青年匆匆向他走来。

  “内院学生!还是一杠九星!”楚炎眼神一缩,这种月白色的武士装是内院学生的统一服装,像他和刘山这样的外院学生,则穿的是深蓝色武士服。

  这名青年二十来岁,胸前戴着一枚胸徽,上面铭刻着一根杠杠和九颗小星星。这个意思楚炎是明白的,代表此人的武力值达到了1.9。

  武力值1就可以进入内院,1.9的实力,已经是内院学生中的佼佼者,本事之大,不可想象。

  在这名青年面前,一向高高在上的刘山像是变了一个人,落后青年两个身位,还微微的半躬着身子,好像青年屁股后面有眼睛,能够将他卑微的神态看在眼中似的。

  “楚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刘氏家族族长的嫡亲孙子,少族长刘铭,还不快过来拜见!”

  刘山一脸倨傲的说道,似乎他让楚炎拜见刘铭,是给了楚炎的多大的恩赐似的。

  楚炎皱了皱眉,刘氏家族是神风国内的一个巨无霸家族,神风国第一武林门派“兽王宫”便是由刘氏家族开创,族内高手如云,和朝堂之上诸位重臣名将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势力极大,是一尊庞然大物。

  就楚炎所知,刘山也只是刘氏家族的旁支子弟,就已经如此财雄势大。族长的嫡亲孙子,嫡系中的嫡系,代表的能量简直无与伦比,难怪刘山在刘铭面前表现得那么狗腿。

  不过刘铭此人,油头粉面,一看就知道养尊处优,二十来岁的年纪,才1.9的武力值,虽说跟同龄人比较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但他这么好的家庭背景,背靠兽王宫这尊庞然大物,这么大年龄才取得这点成就,而且此人走动之间脚步虚浮,下盘不稳,这是肾气虚弱,长期沉迷于床第之事所致。

  一个花花公子,纨绔子弟。

  楚炎在心里给这人下了一个定义。

  见楚炎站在那里不动,刘山一把就攘着他衣领将他扯过来,恶声恶气的道:“叫你拜见,听不懂人话啊!”

  刘铭摆摆手,示意刘山放开了楚炎,然后对楚炎问道:“你就是楚炎,楚琳的弟弟?”

  问话之时,下巴上扬,眼睛虚缝,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不错!”楚炎整理了一下衣领,眼望刘铭,“找我什么事情?”

  刘铭就看了一眼刘山,刘山会意,掏出一张金色票据,递给楚炎。楚炎一看,顿时有点直眼。

  500金币面额的金票,这手笔可真够大的。

  刘铭冷然一笑,果然是没见过大钱的穷学生,看这副表情,受惊了吧。

  喜欢钱,这就很好。

  “这个东西你拿着,想办法让你姐姐吃下去,这五百金票就是你的,而且完成任务,我会再给你五百金币。”刘铭向楚炎手里塞了一个小纸包。

  “你给我钱,要我给我姐姐下药?”楚炎眼神立刻变得冰冷起来,姐姐楚琳,是他的逆鳞,虽然他很需要钱,但是要他给姐姐下药,那楚炎宁愿自己死。

  五年前,姐弟俩一夜之间失去双亲庇护,惨遭驱逐,后有追兵磨刀霍霍,身无分文饥肠辘辘,是姐姐拼命保护着他,一次次的与杀手周旋。千辛万苦讨来一点食物,宁愿自己饿着,也要让他先吃饱。大雪飘零,也是姐姐紧紧搂抱着他,以体温来温暖他。好不容易在神风稳定下来,还是姐姐省吃俭用,以一介少女之身,支撑起他们的新家,给了楚炎重新习武的希望。

  那些苦难,姐姐替他全部扛下,那是对于铁血汉子来说都难以承受的苦难啊。

  这样的血浓于水,生死相依的亲情,岂能容金钱亵渎!

  楚炎的愤怒,刘铭直接无视,好整以暇的弹动一下手指,“急什么,我实话告诉你,本少爷看上了你姐姐,不过她油盐不进。这个药是烈性chun药,你给她服下,她自然就会从我。而且你可以放心,我对楚琳是很认真的,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逢场作戏,必然会娶她当少奶奶。你应该知道,如果楚琳跟了我,那荣华富贵立刻享之不尽,你作为她的弟弟,自然也跟着鸡犬升天,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是啊是啊,楚炎你想想,你要能和铭哥攀上关系,那立刻身份地位发生巨大变化,吃香喝辣,还有数不尽的修炼资源。这学院里,不知道多少女生哭着吵着想要嫁给铭哥。你姐姐看不清形势,你这也算是帮她一把,玉成这段良缘。何去何从,你可要考虑清楚。”刘山也紧着在旁边帮腔。

  “考虑你妹的蛋!卑鄙小人!无耻之尤!”

  楚炎一向冷静的大脑被巨大的愤怒冲斥得几乎爆炸,将那包chun药和金票狠狠掷向刘铭脑袋,刘铭是完全没想到楚炎会这么暴烈,根本没有防备,仓促之间只来得及伸手一挡,那chun药膨的炸成一团白色粉末,喷了他满身。

  刘铭瞪大了眼睛,一下子都呆住了。自己是谁啊,堂堂刘氏家族未来族长,同时也是武林第一门派兽王宫的未来宫主,居然……居然让一个没有半点势力的穷学生砸了一身chun药,传扬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