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41:4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路崎岖始难成
  4. 第一卷尘世篇 第三章 春意融融

第一卷尘世篇 第三章 春意融融

更新于:2018-03-15 15:27:10 字数:4525

字体: 字号:
  那两小子见邓家荣冲了过来也就不再二话,都咬着牙挥舞着拳头迎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待他们的拳头至面,只见邓家荣头一低,右脚迅速的踹了出去,把领头的炮哥踢个正着,事情发生的太快,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只听见一声惨叫,炮哥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飞离了地面撞到后面巷子的墙上。

  也许他们不知道,以邓家荣现在的体质哪里是一般的小混混能够承受的,别说是两个,就再来两个也毫不畏惧,体内爆发的力量如洪水般奔腾而出,体内浑身上下充斥着热血的感觉。

  此时炮哥被踢中了小腹,觉得胃里像翻江倒海一样,竟然哼哼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旁边的黄毛小子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也是一愣,还未待他反应,就已经被一记右勾拳给打倒在地。

  这时候炮哥慢慢的撑起来,恨恨的说道:“黄毛,点子扎手啊!看来我们要给他来点真格的了”,边说边从裤兜里掏出了匕首。

  家荣一看坏了,心想:“我草,不至于吧,玩刀子了,我该怎么办,看来我只有靠速度致胜了,快速的打倒他们才行。”眼见炮哥和黄毛都已经拿出了刀子,在邓家荣眼前晃来晃去,斜握着的匕首发出了寒光,黄毛看了看炮哥,炮哥也看了看黄毛,两边就这样坚持着,谁也不敢妄动一步。

  就在两队人坚持对立的时候,突然只见,黄毛拿着匕首向前狠狠地一冲,向邓家荣的身上扎了过去,此时家荣未料想到,黄毛会突然发难,略微分神的一瞬间,一个侧转身,躲过了黄毛往胸口的刀,但任是手臂被黄毛划了一刀,淡蓝色的衬衣上,立马被鲜血染红了。

  邓家荣倒吸一口凉气,朝后倒退了两步,死死的盯着那两个混混,手臂上的疼痛令自己精神一震,这次是真正的激怒了他,家荣顺势抄起地上的一匹砖头,发起狠来,如同一头愤怒的公牛,迎着二人就冲了上去。

  现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右手拿着砖头,直接就招呼到了黄毛的脸上去了,黄毛和炮哥一看,心里想到,好歹这小子也吃了一刀,反倒越大胆起来了?黄毛和炮哥也不甘示弱,拿刀就想再次捅上去。

  “啪”,这是砖碎的声音,冲在前头的黄毛此时脑袋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板砖,脑袋瞬间蒙了,右手将刀丢掉,扶着墙,慢慢的蹲下去。俗话说的好: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这两人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碰到一个不要命的,炮哥看着黄毛,一把拖住他,想冲上前来吧,又想起刚刚那令人寒战的拳头,脑袋里一合谋,他们可不想,本来好好的一场爱情动作戏,最后却演变成了血战上海滩。

  略微一犹豫大概过了几秒钟,炮哥首先反应过来。对着邓家荣说道:“小子,算你今天运气好,我哥两今天高兴,就暂且放你小子一码,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见!”说完架起黄毛,匆匆忙忙的从后巷跑了出去。

  只见炮哥说完就带着黄毛走出了巷子,邓家荣这时才反应过来,就在这交锋的瞬间,说起来很长,但实际时间却绝对不会超过2分钟,家荣这时才放松了下,本就是个山村里出来的孩子,哪里见识过这种阵势,以前最多也就是胖虎用拳头,哪里有动刀的。

  顿时就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被一抽而空,背靠着墙,慢慢的滑下去,倒坐在墙角,这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心理上的余悸,心脏还在砰砰砰地跳个不停,也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就这样坐了下来,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样大约过了3分钟家荣才缓过神来,只见刚刚那个女人已经站在了自己的旁边,默默的看着自己,不吭一声,本来裸露的上身,也披上了几块碎布衣服,低垂着头,打理着自己身的丝袜。

  大家就一直沉默着,此刻巷子里安静的出奇。

  就在这时,还是那个女孩率先打断了这尴尬的气氛,啜泣的说道:“多谢小哥了,刚刚要不是你的话,我今天。。。。”话未说完,语气便再次凝噎。

  邓家荣这时也都缓过了神来,便答道:“没事,见义勇为,应该的,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晚还出来,好了这个是非之地不能久待,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说完便瞬间站起来,左右瞧了瞧,发现女孩上身的衣服简直不成样子,就把今天刚穿的淡蓝色衬衣脱了下来,给她穿在了身上,自己便光着上身往巷子外走。

  不时两人便出了巷子,来到了外面,人流川息的大街,给两人待来了不少的安全感。

  这时旁边的女孩大声惊叫道:“啊。。你的手臂都流血了,真么办啊!伤的重不重,要不我们去医院吧!”邓家荣这时才反应过来,由于刚刚黄毛的一刀,直接导致了巷子手臂处了一个大口子,现在一想都还有点心有余悸,心想以后这种事可不能再做了,搞不好小命都得搭上,再想来广东这么久,手里也不过就2000块钱,要是去次医院的话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剩钱了。于是便转过头来对她说到:“这个小口子,没事的,我以前在老家也经常受伤,自己包扎一下,过两天就好了,你赶紧回去吧,再碰上他们就不好了”家荣一边说着,一边喘着气。

  大街上昏暗的路灯和巷子里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照在人脸上也是默默灰灰的,让人看不真切。那女孩开口说到:“小哥,要不你送一下我吧,我家就在前边,我真的好害怕。。。”语音里带着颤抖的声音。

  家荣此刻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自己是男人了?

  两人都静悄悄地走在路上,昏暗的灯光留下的只有两个拉得老长的影子,家荣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极度安静,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谁让自己碰上了了?

  埋着头,若有所思。那女孩突然开口说道:“我叫徐小萱,小哥你叫什么,今天真是谢谢你。。。”

  “我叫邓家荣,不用谢,在说你刚刚都说过好几次了,这种事既然我碰上了就不会不管的,谁让我现在是个社会主义好青年呢!”邓家荣赶忙答道。“呵呵”,徐小萱被家荣后一句给逗乐了,话匣子打开就简单多了,原来,眼前这个女孩是一名教师,今天在做家访的时候没注意时间,回家想走捷径,才走到巷子里,发生了刚刚那一幕,就这样一路边走边说,两人就这样很快就到了她家。

  “我到了”徐小萱低着头,不敢瞧家荣一眼,小声的说道。

  家荣这时心里空空的,望着眼前这栋红砖绿瓦的小别墅,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该怎么做。

  也许这次邂逅之后两人就可能在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吧,从她家的房子也能看的出来她的家世,心想就当这是一次美丽的误会吧!

  “哦”,邓家荣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答道。

  “你看你的手还在流血呢,要不,你和我一起进去吧,我给你包扎下,况且你的衣服还在我这。。。”徐嫣瞬间脸一红,望向自己的上衣说道。

  家荣本来正失落呢,听到了这句话就感觉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听的话语一样,连忙答道:“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你父母不会在家吧,我现在这一不合适吧”。

  “他们去当客座讲师去了”小萱赶紧补上一句,原来他家里父母是教授,一家人都是从事教师。

  这时徐小萱已经拿了钥匙打开了门,两人就走了进去。

  家荣看着眼前这个以前从未见过的房子,突然有点懵了,这里一楼是宽大的客厅和家荣看着眼前这个以前从未见过的房子,突然有点懵了,这里一楼是宽大的客厅和厨房,从旋转楼梯上到二楼中间吊下来的是一个5层巨大的灯带,白色的吊坠上发出不强不弱的灯光,脚下的地毯一直从楼梯铺上了二楼。

  小萱没多说,直接拉着家荣的手上了二楼,这时候,家荣端详着二楼,一间是阅读室,一间是洗衣房,另外有三间宽大的卧室,走廊上镶嵌着白色的法兰托灯,在灯光的照耀下,走廊上那副张大千的“远山图”显得格外耀眼。

  小萱拉着自己走进了她的香房,进屋后家荣的第一感觉就是香,是那种淡淡的兰花香味,煞是好闻,望着这个宽大的卧室,在想想自己以前住的地方,真的就是猪圈,从门口进来,依次是衣帽间,卫生间,卧室中心,玻璃隔墙,观景阳台,里边的装修风格真可谓是匠心独运,羊毛地毯上,水晶灯带下,绣着兰花戏蝶图的墙纸上,无一不在体现着这个别墅主人的身价。

  “你去洗一下吧,我去给你找下药箱,不然伤口不处理干净,会容易发炎的”,小萱缓缓的说道。

  家荣此刻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光着上身,流血的手臂已经干了。小萱见自己不说话,径直过来将自己推到卫生间里,关好门,下楼就去找医药箱。

  家荣这还是第一次在女孩子的房间里洗澡,以前洗澡都是在自己家乡的大河里,那里有这般的待遇啊,水一拧开,和着水响,慢慢的清洗,擦拭着伤口和全身,感觉舒服极了。

  半小时后,伴着小薰的呼问声,出来了。

  “你先坐一下,我去洗一下,换一下衣物”“额”家荣漫不经心的答道,望着小萱的床上,堆满了各种娃娃,望着墙上的壁纸,秀丽之极,无法比拟,特别是那副挂在床头上边的“花鸟依山图”更是透着继续灵气,慢慢的打量着屋内的一切。

  “吱”卫生间的玻璃推拉门应声而开。“荣,你坐下,我给你包扎”,小萱轻轻说道。

  家荣此刻抬起头,现在才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大约19岁左右,现在将本来凌乱的头发全部扎了起来,发梢带着黄棕色小卷的秀发,一支垂在了小萱的脸上,望着小萱白皙的脸,真可谓是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姣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如若柳扶风.,心较比甘多一窍,病似西子胜三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如此形容,真不为过,眼前这个女子真可谓是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家荣现在眼神直直的盯着她。

  小萱注意到了他目光,刚刚好对上,看着这个比自己刚刚大一两岁的男子,却怎么也不想挪开自己的目光,那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仿佛要把自己的前生今世都看穿,再细看洗漱完的家荣,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眉如刀砌,面如惊鸿,目若秋波,虽静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特别是一双眼睛,更是神情默默,望着光着上身的他,小腹前6块腹肌隐隐若现,人鱼线条在他身上辩的分明,那伴随着心跳的胸肌一起一伏,搭上英俊的脸庞,真可谓是耐看之极。

  小萱一边暗暗的想着,一边拿着药箱里的纱布和白药,给他手臂包扎了起来。

  小萱此刻的手轻轻的抖动着,慢慢的接触到了他的肌肤,突然像一个寒颤,一个波澜般传到了自己的之间,家荣此刻也是心里惶惶的,一刻也安定不下来,小萱轻柔的手指在自己肩上婆娑着,心里涌起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

  刚刚好,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霎时,小萱的脸立刻出现了大片的红晕,透着若隐若现的肌肤呈现出来,家荣看见眼前这一幕,只觉得小萱更加美丽,更加动人,也更加妖娆,很快,手臂上的伤口便被处理完了。

  家荣别过头去,望着已拉紧的窗帘,一瞬间,没有一句话说,这时候,屋里安静极了。

  他和小萱两人并肩坐在床上,都沉默着,不对,或许应该说在他们的心里都已经是波澜不惊,暗暗偷偷的用余光漂着对方,却不敢正面直视。

  和着暖色调的灯光,只一霎那间,十指相扣,肌肤相亲,这个吐气如兰,带着梨花娇羞,袅袅依依的女子,完全占据了自己的心扉,这时候小萱仿佛闻到了花香,听到了鸟儿在耳旁鸣叫,全身都恣意在暖暖的海洋里。

  一夜花吹雨,就着点点星雨,吹打着室外芭蕉红叶漫天摇曳,室内春意融融肆意的生长着,弥漫着。

  清晨,8点

  他被小萱低声抽泣惊醒,看着怀中这个可人儿,像一只小猫咪,哭得让人心碎。

  “怎么了,小萱?”但想到昨晚的事,马上觉得意识到自己的不对。

  “小萱,是因为我昨晚。。。”看着小萱,猛地发现床上的点点落红,家荣脑袋一哄,许多话语哽咽在喉中。

  “荣,你会爱我吗?我这样,你能看上我吗?”

  。。。家荣此刻万千话语,却不知怎么说出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