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17: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残玉
  4. 第二章麻烦上身

第二章麻烦上身

更新于:2018-03-14 17:06:00 字数:4138

  “啊。。呜。。”林凡慢慢爬起身,看了看外面,竟然已经到了清晨。

  也许昨天是林凡这些年来睡的最安稳的一觉了,竟然比往常晚起了很长时间。

  忽然,林凡记起,好像昨天早上通知今天要早点到训练场去的,大叫一声“完了”便有些急切地向外面跑去......

  里斯镇夏天的清晨别有一番风味,林家训练场边的几排白杨树更是与风伴舞。温柔的阳光透过训练场旁的白杨树,在中间空地上留下点点光斑。

  只见训练场上一大群孩子,目视过去估摸着差不多200多个。这群孩子分成了四排,每个孩子都井然有序的静静的站在那里。

  在他们身前,站着四个壮硕的中年人,身上都穿着华丽的长袍。

  “今天将举行每年一次同辈之间的测试,现在大家看到我手中的测试水晶没有,等会测试的时候把它放在手心上就可以了,它会感受到你们的境界,并散发出不同的光芒,但不要以为这是斗气的颜色,这些颜色其实都是斗气通过水晶而改变的,而我们一般人的也只有乳白色的斗气,大家要好好记住。好,现在我继续讲解一下其中的颜色划分,虽然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已经了解了,但是为了你们每一个人能够深深的记住,我还是再说一遍,都认真听着。晶体中如果散发出赤色,就代表练体境界。橙色就是炼气境界。黄色,就是斗士境界。绿色,就是斗者境界。青色,就是斗师境界。蓝色,就是斗灵境界。当然每一境界都会根据每一颜色的强度分辨出境界的不同,至于斗皇以及以上的境界用测试水晶是测不出来的,因为能量的强度太大了。”

  为首的中年人背负的双手,昂着头颅继续说道,“好了,我就不多说了,现在开始点到。”

  “林锋”,“到”。“林清”,“到”。“林荣”,“到”......“林凡”,“林凡”,“林凡”。“林凡呢?有谁知道林凡去哪了?”看着中年人那越来越冷厉的眼睛,那群孩子更是不敢吭声。

  突然传来的一声“报告”,使大家的眼神都投射在了声音主人的身上。

  “对不起,我昨晚睡的有些太熟了。”林凡有些不敢直视为首的中年人的眼睛。

  林凡知道为首的中年人名叫林立德,是里斯镇“林氏家族”拥有斗灵境界的护卫队队长,虽然他看起来很吓人,但其实心的很软。而在他身后的几位,林凡并没有见过,毕竟家族中人口再怎么说也有几千,有可能是林立德的手下吧。

  林立德皱着眉头看着站在他对面的林凡,在他的记忆中,李凡修炼很苛刻、刻苦,很少出现迟到的事情,有一次他甚至发现这位眼前的少年,竟然在训练场扎马步,一扎就是5、6个小时,这使他对林凡的印象很深刻。

  林立德口气略带训斥的说:“林凡,本来我是要罚你围着训练场跑10圈的。不过今天是一年一次的测试,所以就算了。不过你要记住如果还有下次的话,那么就加倍刑罚,你归队吧!”

  “好了,既然人到齐了,那么就这样吧!开始测试!”站在前面的林立德没有继续理林凡,接着说道,“下面点到名字的人员到前面来!”

  “林浩”,直见一个有点帅气的男孩飞快的站到前面,手里拿着水晶。突然,他的手上散发出闪亮的橙色的光芒,接着就听见林立德说:“炼气巅峰,很不错,继续努力。”林浩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好像是他天下第一一样。

  “林志,斗士3级”“哇”下面一片赞叹声,“真是天才啊!”“不知道他怎么修炼的!”“我也想和他一样”

  “林文,炼气8级,嗯,稍有进步,继续努力。”林立德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

  周围的人正在感慨的时候,队伍靠后面的林凡突然发现了李凤儿就在他身边的不远处,而李凤儿显然也看见了他。见到林凡看着自己,凤儿心中觉得很开心,一蹦一跳的往林凡那儿走去。

  今天的李凤儿穿了一身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凤儿妹妹,你怎么在这啊!我还以为你不需要来了呢!”林凡回过神,面带微笑的说。

  “臭哥哥,我怎么不能来啊!还有不是说过不要叫我凤儿妹妹吗,下次在这样叫我,我就不理你了。叫我凤儿,听到没有!”李凤儿嘴角略微崛起。

  “习惯,习惯。不过凤。。儿以你的天赋还需要来这测试吗?”林凡有些措手不及的说道。

  说实在,以凤儿的天赋还真不需要测试,这也是族中公认的,就算是当年的林凡,也就比她天赋高一点。

  “过来陪你呗~!反正也没什么事,在说一个人修炼太没意思了。”李凤儿脸上装作无聊的样子。

  这使林凡有点感动,他知道凤儿之所以过来,是因为怕自己太自卑。

  “喂。。喂。”

  “怎么叫你几声都不理啊!”凤儿略带生气的说。

  “哦。。哦,刚刚发呆了!”因为刚刚林凡在想着心事,有些惊慌的说道。“那个,凤儿,有什么事吗?”

  “凡哥哥,他念到我名字了,我先上去了啊。”凤儿用她那粉嫩的小手指了指站在前面的林立德说道,那神情显得各位的可爱。

  “嗯,你快上去吧,别慢了,小心挨批!”林凡连忙对风儿说道。

  “哼!那老头他敢教训我,我就把他的胡子全拔了,那凤儿先上去了。”说着就走上前去,却没发现一旁的林凡看着她那可爱的表情,有些失神。

  随即林凡拍了拍头,心里在想: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了,怎么......

  转头望着站在前面的凤儿,也许是注意到了林凡的目光,李凤儿的脸上慢慢地浮现一点娇羞,使得站在周围的少年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紧跟其后,一道冲天的黄色骤然爆发,好似天地出现了二个太阳一样。

  一旁的林立德神情略微呆滞,不过也就一瞬间的事,随即立刻反应过来,充满惊叹的说:“李凤儿,斗士巅峰。”

  “哇”随即听到周围一片喧哗。

  “李凤儿,真是厉害啊!”

  “她好美儿,要是娶到她就好了。”

  “想都别想,就你。”

  ......

  “凡哥哥,凡哥哥。”不知什么时候李凤儿又回到了身边。

  “哦。。。哦”林凡终于从惊异中回过神来,对风儿说:“凤儿,你太厉害,都斗士巅峰了!”说完便有点小失落,连凤儿都到这一步了,可是我呢?究竟到什么时候才能.....

  也许观察到了林凡失落的表情,李凤儿安慰的对林凡说道:““才没有咧,凡哥哥你要是以前,100个我都不是对手呢!”

  正在这时,林立德叫起了林凡的名字。

  “林凡”

  “哈哈,这不是那个天才吗?”

  “是废物吧哈哈,竟然4年都没有突破练体。”

  .....

  林凡在周围人的注意下,脸色平静的走上台去。手中慢慢地拿起了测试水晶,但水晶中散发出那眩晕的赤色,像是嘲讽林凡般似的,印在了林凡的心中。

  随即听到林立德宣布到:“林凡,还是练体巅峰。”

  “好了,现在大家都回去吧,记得努力训练,有付出才有回报。”林立德面带严肃的说。

  人群中大家都很兴奋,只有一个身影显得有些与之不协调。

  虽然林凡早知道结果,但还是少不了的一番失落。

  “凡哥哥,没事吧!不用在意那些人,我相信你一定会恢复实力的。”李凤儿略带担心的说。

  耳边突然传来凤儿关心的话语还是让林凡心中送了一口气。

  正当林凡想着如何回话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了耳旁。

  “呦,这不是林凡废物吗?怎么,看起来心情很不爽啊!需不需要表哥给你找个乐子啊!”

  林凡转身看去,只见一身身穿青色长袍的少年,脸上略带一点嚣张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说话的人叫做林陵,他是族中大长老的儿子,仗着自己有点天赋,就喜欢仗势欺人。

  “林陵,你想干什么,要是凡哥哥以前的话,你敢这样说吗?”这时李凤儿脸带怒色上前说道。

  林陵本来就一直喜欢着李凤儿,现在看到李凤儿在帮林凡心中更为愤怒,凭什么你个废物能够得到她的赏识,便开口骂道。

  “林凡,你这个废物,难道你想在女人后面躲一辈子吗?”

  “就是就是。”这时林陵身后的几个人也跟着一起起哄,痛打落水狗的事,谁都会做。

  “凤儿,你站后面来。”林凡看了面前的几人一眼,然后面色平静的说。

  “凡哥哥,不用跟这个人渣计较。。。。。。”凤儿有些急切的说,她担心凡哥哥会吃亏,想权阻林凡。

  凤儿话还没说完,突然被林凡一把捂住嘴说道:“放心吧!就凭他还不是我的对手。”说着便往前面走去。

  “林陵,虽然我的修为已经很久没有进步了,但也不是你这个废物能够打得过的!来吧!”林凡有些怒气冲冲的说道,自己忍他们已经很久了,为什么他们不收敛一点呢,想着便准备教训教训他。

  看着林凡那冷厉的目光,林陵心底闪过了一丝害怕,毕竟几年前的林凡是多么意气风发。不过随即林陵便恼羞成怒的看着林凡,顺便望了望身后这群好不容易找来的小弟,如果自己在这退后了,如何在小弟们面前立威,到时候他在别人面前怎么能抬的起头来,为了面子也要冲上去。

  “失心掌”,林陵脸上显得有些狰狞的向着林凡拍了一掌。说起来其实林陵天赋也很好,年仅14岁就到达了炼气巅峰,这在平常人眼前已经很可怕了,不过他遇到的是林凡。

  看着那发光的手掌,林凡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

  “彭”的一声,一道身影落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陷入一片寂静,因为落到地上的竟然是林陵,随即爆出一片喧哗。

  而再看林陵。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打得过高他一个境界的我呢?”林陵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看来到现在他还不相信。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虽远必诛。”林凡全身散发着可怕的寒气,使得周围的其他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波及到自己。说完,拉着身后的凤儿转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望着林凡和李凤儿的背影,周围的人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气。

  “林凡,你等着吧,终有一天我回报今天的仇。”林凡没看到的是,自己打倒在地的林陵眼神带着怨恨的看着自己的背影,如果看到了,也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也就没有后面的一些是了,不过这些都是些后话了。

  ......

  回家的路上。

  “凡哥哥,你是怎么打过他的啊!”李凤儿的脸上充满了惊讶。

  “虽然他比我高一个境界,但是我的肉身强度却是他的十倍,所以他才会那样,如果他要锻炼了肉身的话,我就麻烦了!”林凡有点无奈的说道,“因为现在境界提升不上去,所以我一直在锤炼肉体强度。不过好险,差点那一掌我也受不了。”

  “还是我的凡哥哥最棒,(*^__^*)嘻嘻!”李凤儿满脸的欢快劲,好像赢得是她一样。

  夕阳如彩带一般伴随着这一对玉人的离去,缓缓的下落,远远望去,只留下两道被拉扯过似的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