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神奇世界之旅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懒汉”与魅影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懒汉”与魅影

更新于:2018-03-15 09:08:09 字数:2802

  “叮铃铃……”

  下午第四节自习课的铃声,如人们身在寒冬中向往着的春天,虽然知道它迟早会来到,但是这等待的漫长总是让人无助且疲惫。

  至少,对于高三七班的王健来说,是这样的。

  好在,这铃声终于来到了。

  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都在说说笑笑,收拾书包,准备回家。而王健依旧还是自习课上那个姿势,坐在凳子上,佝偻着腰背,身体前倾,右手软绵绵地垂着在身侧,左手肘放在桌上,手掌撑着脸,仿佛脊椎被拿走了似的,上半身的重量都压在左手上,挤得脸都有些变形。只有眼珠子无意识地跟随着周围移动的物体,才显示着这是一个活人。

  教室左边的墙上是两个超大明亮的窗子,右边的墙上只有中间一个稍小一些的窗子,窗子外就是走廊。王健就坐在最右边靠后门的最后一排,这里是整个教室中的一片小阴影区,光线相对暗一些,特别是阴天的时候。但是,王健挺喜欢这个位置,这么一个处于教室中的视线边缘区,相对来说不怎么被人注意到的座位。并非低调,而是他想尽量少被人注意,并努力坚持着“无事无非”地捱完高三,结束此生最后的呆在教室里就难受的一年。

  如此一来,自然而然地,在这个班里,除了前面和旁边座位的人,知道这么个坐在他们附近的人,别人对王健几乎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然而,王健对此却也毫不在意。

  至于他的学习成绩,倒是稳定地排名全班中流水平,但这也是为了宽母亲的心而勉强做到的。要说,他也够聪明,没努力学习,很轻松地就能考得这个成绩。

  所以,知道这情况的每个老师,一定都会想问一句:“既然你有这本事,那你为什么不上进点,考个全班全年级前几名?”

  他也一定会如此答道:“要考个前几名,那多累啊,这事不适合我,我只想舒舒服服地在那个后排座位上呆上一年就行了。”

  “你就不想将来考上一个好大学,一个好专业,活得更好。”

  “不用了,好大学好专业也不一定活得好,但是我已经有一个更好更轻松的活法。”

  “什么活法?”

  “嘿嘿,暂时保密。”

  “……”

  王健才不傻,他要说将来是去摆摊卖水果,老师们又有得劝说唠叨了。他的母亲就在东乡市场里租了一个摊位卖水果。虽然他胸无大志,只求将来从事水果商贩这个不入流的职业,但是活得舒坦、轻松自在,这对于王健来说,足矣。

  在外人看来,他的思想心态也是如此地懒散不上进,搭配上他的一副德行,简直就是十足的“懒汉”。

  说起来,王健懒散不上进有一部分便是来自于他的母亲王桂香的影响。王桂香是个不太贪的女人,她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当然,这可以说成是“不思进取,满于现状”,也可以说成是“不贪求,平平淡淡才是真”。而王健亦是如此,反正温饱不忧,也就用不着那么累了。

  另一部分是缘自于他对社会的认知。这世界上任何一块利益蛋糕,都早已被人占着,他们随时警惕着,发现一旦有人企图要动他的蛋糕,那么他们就会发起凌厉的反击,在萌芽时就消灭掉对手,甚至连孢子的威胁都不许有。就连东乡市场大门口分别占着一左一右的两个乞丐,都常常会跟新来到这里的第三个乞丐打一架,为了扞卫他们的蛋糕,打得头破血流、断手断脚也在所不惜。

  所以,像王健这样的没背景没地位的平头百姓,想要杀到高处成为精英,圈下一大片利益,要经历多少场凶猛无数倍的争斗,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谈虎色变。普通人都这样想,更何况是消极惫懒无比的“懒汉”王健呢?

  ……

  教室里人都走了一半了,他才用右手拿出书包,将桌面上的东西胡乱塞进课桌,再徐徐放下左手,把外套拉链随便一拉上,又松松垮垮地背上瘪瘪的书包,这才离开了座位,向教室外面走去。

  只是这走路的姿势,依然让人“印象深刻”。垮着肩,塌着胸,佝着背,头微垂着前伸,双眼无神地乱瞟,两手垂于身侧,脚步虚浮,鞋底几乎贴着地往前挪,就像向前版的“太空步”,再配上上半身动作,简直就是“丧尸太空步”。

  他这样的全身骨架都松了似的,一幅形体无力、惫怠无比的样子,完全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七八岁,本应积极向上、活力四射的年轻人身上。

  一出校门口,校门保安亭里慈眉善目的看门老大爷和门边紧挨着的卖书刊杂志冷饮的报刊亭热心肠圆脸阿姨,就都不禁摇头叹息。

  “唉,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根本不像个充满朝气的年轻人,倒是感觉他比我都老。整个学校上千人,我就对他印象特别深刻,老远我就能从人群中把他找出来。”看门老大爷叹息道。

  “谁说不是呢?他这个样子,感觉不是生无所望,就是生无所恋。光看着,都让人替他心急。”圆脸阿姨望着王健的身影,同情不已地道。

  “你说,他家里人,也不说说他……”看门大爷继续说道。

  ……

  王健不知道,他每次一进出校门,就成了校门口老大爷和圆脸阿姨之间的讨论话题,当然即便他知道,也不一定会在意这事。他只是依然就这样继续走着,消极惫懒的背影渐渐远离了校门,走在去东乡市场的路上。一般放学后没什么事,他就会去给母亲帮忙。

  路上行人神色冷峻、脚下匆匆,车流如梭、稍等不耐,仿佛都是在认真用双腿、车轮跟漫长的大路叫着劲,要追着赶上什么稍纵即逝的好事,又仿佛是后面有鞭子在抽打着、驱赶着他们,前面有铁链牵拉着、拽动着他们,还声音在他们耳边厉喝着:“不许偷懒”。

  唯有他如此慵懒自在的步调,在人潮中踽踽独行,如独立于世的行者,不痴不妄,不扰不惊,在这众人恨不得脚下生烟的街道上,倒是一道奇葩独特的风景。

  有人惊讶好奇,有人厌恶不屑,有人羡慕感叹……

  “呵呵,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态度,各人有各人自己的活法。既然活一世,为何不活得轻松自如点……”王健只是对这些人撇撇嘴,心中淡定,“活得那么累,又有什么用……”

  就在王健脚步虚浮、慢吞吞地挪动着,却不知在他身边不远处,有个淡淡地白色光影突然在虚空中显现,然后渐渐凝实。其在太阳光下有些模糊朦胧如水墨画,但大致轮廓显示这团白色光影是一个周身散发着柔和白光的女子。

  一个白色魅影就这么神奇地悬在空中,这种只是出现在地球人类想象中的画面,居然真实地出现的闹市区,幸好没有人看得见,否则必然引起骚乱,不是把人吓跑,就是引人围观。

  她稍一闭眼,随即又睁开来。

  “嗯……这是……一个低级文明的凡人星球……”

  然后她转过头来,看向王健所在的方向。

  “是了,应该就是他了……只是,貌似他已经十八岁了。”白色魅影呢喃道。

  她在空中缓缓飘浮着向前,奇怪的是,她根本不绕开挡在前面的树、路灯和广告牌,只是直接穿了过去,而那些树、路灯和广告牌丝毫无恙,甚至连树叶都没有摇动一下。

  “对的,这灵魂气息跟我记下来的相符……没错的。只是,这气息……怎么如此懒散颓废,无丝毫积极进取之锐气。”一直跟着王健飘了一会儿,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再次确认了一遍。

  “实在是有辱你父的威名……”

  “真是的,快气死我了……”

  ……

  “哎,你父的一片苦心,为了你作出的巨大努力很有可能都将付之东流了……”

  只是,王健一句都听不见,就算听见也听不懂她的语言,继续演绎着他的“丧尸太空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