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27: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长生而已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山野孤地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山野孤地

更新于:2018-03-14 21:17:07 字数:2258

  大周王朝,北地边境,山风呼啸。

  山野孤地最吸引人的当要数那些稀奇古怪的传说,月夜油灯之下满是道不尽的神魔鬼怪,听不完的侠骨仙风。有些人听了一辈子,有些人说了一辈子,有些人盼了一辈子……

  而最出名的显然是当地那座传说中被仙人一剑斩开的山,到过此山的人都会惊奇于那十数里狭长的峡谷,竟然真的像是被切开一般,峡谷宽窄如一,两侧山壁笔直陡峭。抬头望去,数百丈的山峰如千万丈般直入云头,让人心神摇曳,不知云往!

  刀口山,一个朴素而写实的名字。

  趟过这让人不得不担心山石滚落的峡谷被人们戏称为趟刀口,穿越这峡谷,确实如同在刀口上行走一样。当然,那些飞檐走壁的游侠儿和令人神往的剑仙之流是不会在乎这些的。

  残阳还未西下,站在这谷口早已感受不到阳光的暖意,只有背后呜呜的寒风,鼓的身上的衣袍呼啦作响,摇摆不定。

  砂石黄土间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甚至还有些残肢断体四散而落,触目惊心!涓涓的血流在地上染上了一片片的色彩,又被急往的风沙模糊着,那颜色在高大的男人眼中,依旧鲜艳刺目!

  血还是热的,甚至有些烫……

  高大的身影知道那是自己的错觉,他没有理会有些焦黑的左手,更没有看一眼右臂上渗透衣襟的殷红血迹。坚毅的脸庞上满是冷意,曾如山脊般的鼻梁有些塌陷,感觉似乎空气都稀薄了些。

  “很——好!看来你就是那个白府暗卫统领咯,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先天高手’呢,果然是有些实力。看样子你也初入先天不久吧,要是你一身先天真气成功转换成灵力,也许还能从我手中逃走。可惜啊,你没有这个时间了……”

  有些戏谑的声音从对面响起,透着残忍的味道。

  高大的男人看着对面年轻的身影,一对细窄的三角眼满是阴险狠历的味道。头顶上悬着一把绯红的法剑,身上的青色道服透着淡淡的灵晕,腰间系着一个碧玉葫芦。

  敌人足够强大,同样,敌人还不够强大,所以自己还站在这里。

  高大男人淡漠的看了对方一眼,他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那个葫芦又是什么样的法器?

  哗啦!他一把扯下自己早已破碎的衣袍,撕下一片,边缠着右臂上的伤口一边开了口,声音沉稳有力:“天快黑了!我也快死了!但那又怎样?这已经足够了——足够了!”

  三角眼的修士听了后脸色一黑:“只要你死了,白家的高手就算死绝了,你以为跑出去个小崽子就有希望了?不过是一个连天剑宗入门考核都过不去的小杂种而已。即便他有灵根,最多不过中下之资,嘿嘿,你以为他能有什么作为?”

  高大男人眼神一阵波动,沉默了下来。

  好机会!三角眼修士捏了个剑诀,右手剑指一引,头顶的法剑化为一道流光,飞射而去。

  高大男人的眼神明亮了起来,跟了他几十年的黑钢直刀被他第一次用双手握住,手上的肌肉如山峦般迭起,坚硬如铁。

  铛!——铛!铛!

  法剑迅疾若光,刀锋璀璨明亮!飞沙走石间已看不清身影,只听得刺耳的兵器碰撞声连绵不绝!

  体内真气远转不停,高大男人脚踏莲步,行走如风。他在斜身躲过背后的一剑后,终于抓住飞剑转向的机会,用尽全力一刀将法剑劈飞到了半空中。只见法剑上的灵光一阵散乱,有些失去控制的在空中向后翻飞。

  “哼,力气到是不小,看来是天生神力咯,难怪刚才差点劈散我的护体灵光。”三角眼修士冷哼一声,连忙施法重新稳住法剑,不过看了看对方胸前长长的伤口又得意了起来:“光有力气有什么用?终究还是个凡人。嘿嘿,放心,你死后连同你这些属下的尸体我不会帮你们火化的,保证被狼啃的渣都不剩!”

  看了看胸前已经破开的金丝软甲,翻卷的肌肉,鲜红如柱的血液……

  高大男人觉得一阵眩晕,他费劲的扯了扯嘴角,眼神有些戏谑:“人都死了,还在乎尸体做什么,是被狼吃还是被虎吃,又有什么不同?只要死了就好——”

  死了就好,死在这里就好!自己的目的就是死在这里,男人左手捂着胸前的伤口,改为单手执刀,如是的想着。

  但他还想活的久些。

  只有活的久些,才能死的更久。

  …………

  “护体灵光,听这名字就让人神往啊!你猜,你现在过来,我还能劈碎你的狗屁灵光不?”挺拔的身影有些吃力的说着,眼底闪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早在我筑灵成功的时候,师父就告诫过我。即便是到了灵台境,强大的武者依然是具有威胁的。虽然我不认为你现在的还有能力伤害到我,但我还是会离你远点。”三角眼修士颇为玩味的答道。

  嗡!绯红的剑光伴随着低沉的剑鸣,一点红光在视野中逐渐变大……

  眩晕感更强烈了,高大男人觉得自己听到了血液流动的声音,越来越响,似乎震耳欲聋。他觉得有些遗憾,没有机会用‘燃血斩’了,白白浪费了大好的血液,胸前的血——多新鲜。

  还有一击之力,用完也就死了,用这拼命的秘术对着一把剑砍一刀?

  他觉得这是一件愚蠢的事,所以他觉得还是等待着比较好,或许还能回味一下自己的人生?

  或许吧!谁知道呢?人死如灯灭,有人说人死前那一瞬间会有千万个念头,过往的人生会有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闪现。

  高大男人也想到了这些,所以——他就想了。

  他想到了小时候的玩伴,想到了居住的小山村;想到了他的师父,想到了第一次杀人;想到了家破人亡,想到了参军;想到了府主的救命之恩,想到了小少爷那双秀气的眼睛。

  天越来越暗了,见不到平日的光明却仿佛看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红的,有白的,有麻的;有圆的,有扁的,有方的!有许许多多——

  无边的黑暗如同水一样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有些冷,也有些远。自己好像要变轻了,好像感受不到着个世界了,好像变小了——

  好想睡觉……

  要死了么?我还没想完呢?我的名字似乎快要忘记了——我是叫韩石吗?……传说都是骗人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