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世间万物皆缥缈
  4. 第三章 长安危机

第三章 长安危机

更新于:2018-03-15 07:37:23 字数:2107

  冯家祠堂是冯家家族供奉先祖的地方,但当白飞到祠堂后才发这里根本没有供奉先祖的灵位,这里居然是空的,外面的光线被屋后的树木遮挡了大部分,再透过镂空的雕花窗,屋内只能看到人的大致轮廓,阴森森的屋子令人头皮一阵发麻。

  “跟着我!”冯家主雄浑的声音令白飞的小身子微微后退。

  白飞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走了五六步就到了墙边,但是冯家主并没停下的意思,一瞬一息,只见冯家主的身体慢慢没入墙中。白飞吃惊的张着嘴,迟疑了一会,快步的撞向墙内,这面墙像空气一般,踏过去却是另一番景象。

  白飞眼前一阵晕眩,待缓过神来,又是吃惊的表情。明媚的阳光照在清澈的湖上,微风下的湖面闪耀着点点金光,一股浓郁的灵力扑面而来。

  “大伯,居然这小屋中有如此仙境。”白飞整个脸就写了两个字“羡慕”

  “所谓冯家祠堂并非真正存在,祠堂只是为了掩藏这里而已。”冯家主并没太多动容,“这里是入灵之路的入口。”

  “入灵之路?”对于这个名字白飞这是一头雾水。

  “所谓入灵之路乃中州之地通灵者踏上修行之路的开始,在这九州之上有四大修灵宗门,而我们中州的宗门万法宗的弟子挑选就是从入灵之路上挑选出来的。”

  “这入灵之路只有这个入口吗?”

  “当然不是,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但是我们只有一个名额。”

  “给我了吗?”白飞这才知道事情和重要性,“可是我还只是刚入门,什么都不会。”

  “这正是我们担心的,原本是准备你修炼些时日才告诉你,但现在情况发生突变,已经来不及了。”冯家主终于开始露出担忧之色。

  “什么事啊,这长安不是挺平静的吗。”白飞不假思索地问了一句,突然白飞的大脑一震“对了,那天晚上发生了一场爆炸。”

  “是的,就是那场爆炸,这个帝国的实际兵权拥有者云溪王陨落了。我派人去湖中看过,发现这中有灵力的波动,而且这些灵力并不是万法宗的功法所释放的,而且灵力十分诡异,对于灵力的来源我们还只是推测中。无论是什么推测都十分危险,所以你留下来会很危险。”

  “那大伯你们怎么不一起走,这里这么危险。”

  “我们还有自己的任务,暂时不能离开,只要你活着我们就会有希望,孩子别怕,我们终会再团聚的。”

  “大伯,我不想走,我想留下来陪你们面对这一切。”

  “听话,你不是一直想见到你的父亲吗,只有等你变强了,才能见到他。”

  “父亲”这两个字从小就一直在白飞心中,但是从来没有见到那个人,这么多年来每天都会在梦中见到,每次都只是看到那模糊的背影,待渐渐变清晰之时眼前只是红色的烛光主红色的床沿,所有的泪水都在那一刻流尽。

  “我会的,我会变成最强的。”小小的拳头我的雪白,牙齿咬的吱吱做响。

  “很好,以后我们不在你身边,一定要注意点,这世界凶残的不是猛兽而是人心。”

  “谢伯父教导。”

  “快走吧,这个空间只能支撑这一会。”

  皇宫被雪白的布妆裹着,今天是云溪王出殡之日,举国哀悼。皇帝依旧坐在御书房,今天没有批阅奏折,只是傻傻地坐着,没人能弄清楚他们的天子的想法,即使是天子自己也不知道。

  “陛下!陛下!”说话的是李信,自从着手处理此事后他被允许随意出入皇城任何地方,这些都是为了他能快点查案。

  “有进展了吗?”一看到李信来了,皇帝立刻就回了神来。

  “陛下,当我需要调动护卫军时,没有一个人遵从命令。”

  “什么?我不是已经下旨了吗,一切听你调动。”皇帝也是十分吃惊。

  “我出示了令牌,但是他们只是把我当成空气。”

  “快给我把蒙括叫来。”显然皇帝已经愤怒了,藐视皇威这已经可以诛九族了。

  很快传话的侍卫就回来,并且回来的时候连腿脚都站不稳了,连滚带爬的。“陛下!蒙将军死了,就在将军的睡房里。”

  “什么?”此刻的皇帝已经不是愤怒了,现在开始惊慌起来,“是什么能在朕的眼皮底下杀人,还是朕的将军。难道下一个回来取我的命吗?”

  “陛下!陛下!不好了!”一个声音从进门就开始响起,一个侍卫惊慌的跑来。

  “又出什么事了!快讲!”皇帝再也坐不住了,猛地拍了下桌子。

  “宇文将军率军包围了长安,城门已经打开,他们正向皇城过来。”

  “什么?这个宇文都是要造反吗?”皇帝这才知道危机早就来了,“李信,现在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交出传国玉玺啊!”平时老实的李信一抹狡邪的笑容浮现在脸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喔,天真的皇帝哦,看不明白吗,宇文将军才是真正的帝王。”

  “连你也成了宇文都的手下了吗?”皇帝脸上满是疑惑。

  “不然宇文将军怎么能够兵不见血刃夺下长安,你的皇帝日子到头了。”李行满是得意,每个字都像是在嘲笑这无知的皇帝。

  “原来你早已叛变了。”自认为聪的皇帝今天才发现自己是个十足的傻瓜,“确实我是个傻瓜,如果当初是弟弟继承皇位也不会有今天,看来父皇的眼光是对的。”

  “如果不是云溪王,你早就不在这里坐着了。”

  “好,我输了,输给了自己,但我最后有个问题想问你,云溪王是怎么被你们害死的!”

  “看在你将下地狱的分上,我们宇文将军已经掌握了召唤远古通灵者的方法,云溪王就是被通灵者杀的,当然那个万法宗是不会知道的,即使知道,他们也不敢怎么样,因为我们的王,黑羽大人即将苏醒,那时怎么个九州都是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