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遥不可及情殇
  4. 四、月天借宝

四、月天借宝

更新于:2018-03-14 13:45:18 字数:3341

字体: 字号:
  天圣的云辇在云中穿行,直奔南天门而来。守卫南天门的增长天王率天兵力士上前迎接:“天圣娘娘千岁。不知娘娘您所来何事?”

  “本宫有要事面见父皇。”天圣落下云头,徐步到增长天王面前。

  增长天王一听,忙挥手命天兵力士让开去路。天圣迈步刚要走进南天门,就见张天师驾一朵祥云而来挡住了天圣。

  “天圣娘娘金安。”天师与天圣作礼。

  “张道陵,本宫有事求面见父皇。你速速让开。”天圣的脸上带着不悦。

  “启禀娘娘。万岁已知您的来意,特命臣在此等候。”张天师见天圣动怒也不惊慌,仍和颜悦色地说:“万岁口谕:命天圣娘娘速回大梵天,没有玉帝旨意不得离开大梵天一步。”

  “为何?”天圣的眼中有着困惑。

  “万岁说,您遗失了法器本是大错。姑且念在您是伤心所至也就不降罪了。”张道陵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重复着玉帝的话:“不过天圣娘娘您是有万年修为的上仙,却失了神仙该有的清和。如今您所求之事更无异是妄想妄做。如果今日念在骨肉之情,依了您的意,那日后万岁又如何统领天界诸众,如何服众?”

  “张道陵,父皇当真是这样说的吗?”天圣怀疑地看着面前仙风道骨的张道陵。

  “天圣娘娘请回吧。”张道陵躬身施礼道。

  看着张天师那张没有喜怒的脸,天圣不由倒退了一步。她抬头看着眼前那一片云霭之中的殿宇楼阁,第一次觉得这整座天宫都透着一丝浸入骨髓的凉意。眼前那一张张平静没有生命的面孔,让她觉得如此陌生。

  “回大梵天。”天圣强忍着眼中的泪登上了云辇,母狼为救子惨死的模样一遍一遍在她脑中回放着。成为神仙舍弃温情,她从不知自己从前随认为的如此正常的一切,如今就像是一根尖针刺痛着她那从不会痛的心。

  云辇行至接近大梵天宫时,天圣抬手示意停下。

  “娘娘,何事?”虬金龙驾云过来询问。

  “小虬,你率诸仙子先返回大梵天,本宫要去瑶池拜见王母。”

  “娘娘,今日天色已晚。可否明日再行?”虬金龙担忧地看着天圣。

  “小虬乖,本宫去去就回。”天圣给了虬金龙一个放心吧的笑容。

  “遵旨。”虬金龙一步三回头的带着众仙子驾云返回大梵天宫。

  看着虬金龙率众仙子离开,天圣驾云辇直奔月天而去。将行至月天,她就听见身后传来驾云追赶的声音,忙回头观看,就见一朵白云如风驰电骋般的向月天逼近,那云上站的正是虬金龙。

  “虬金龙你好大胆,竟敢违背本宫的旨意吗?”天圣伸手化去了云辇,厉声喝道。

  “天圣娘娘息怒。小龙答应过大梵天,一定要保护您的安全。此去不管多凶险,小龙也不会离开您半步。”虬金龙停下了脚下的云朵,跪在上面看着天圣斩钉截铁地说。

  天圣叹了一口气:“唉,傻孩子。你可知玉帝为何不见本宫?”

  “小龙不知。”虬金龙看着天圣等着她的答案。

  “那是因为本宫所求之事有违天规。”

  “天圣娘娘难道是要用旃陀罗镜寻找大梵天的下落?”虬金龙恍然大悟道。

  “正是。你也知道此镜只有玉帝才能使用。如本宫因私念私自去开启,必会遭到严惩。而协同之人玉帝更不会轻饶。”天圣走到虬金龙的身边扶起他:“你还是回去吧,只要能知道梵天的下落本宫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可是本宫不想连累无辜的人。”

  “娘娘此言差矣。小龙深受梵天的恩德,又怎能不报呢?只要助您完成心愿,小龙虽死无憾”。虬金龙的脸上有着坚决。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二人就一同前往吧。”天圣不在多劝,驾云飞往月天。

  二人来在月天降下云头,就见太阴仙子与月天众仙子前来迎接。

  “娘娘万安。”众仙子盈盈下拜。

  “免礼。天主战达罗可在?”

  “天主外出未归。”太阴仙子答道。

  “哦。”天圣迟疑了一下。

  “娘娘里面请。”太阴仙子在前面带路。

  月宫偏殿中,天圣饮过了琼浆玉露,用过了百果。太阴仙子问道:“今天主不在,如娘娘有事,不知小仙能否代劳?”

  “本宫前来借旃陀罗一用。”

  “天圣娘娘可有玉帝的谕旨?”

  “这?”天圣沉吟了一下,做了上万年的神仙的她,实在不知如何撒谎,就实话实说说:“父皇不允。”

  “既然无有玉帝旨意,小仙实在不敢擅自借出旃陀罗。天圣娘娘要是别无他事,还是请回吧。”太阴仙子起身,脸上的表情是拒人千里之外。

  “太阴,以你我往日的情分难道不能破例?”天圣有生以来第一次低声下气的求人。

  “天主战达罗不在宫中,您又无玉帝旨意,还是请天圣娘娘不要为难小仙。请速速离去。”太阴俯首送客。

  “既然如此,那本宫就不强求了。”天圣从座上起身,冲太阴微微颌首携虬金龙向殿外走去。

  太阴面色平静的走在天圣身旁,谈笑风生的样子完全没有被刚刚的事所干扰。走到月天大殿,天圣悄悄唤出睛菱伸手抛在太阴等人的头顶,紫雾升腾把太阴及月天的众仙子皆罩在其中动弹不得。

  “天圣娘娘快请住手,您要知天规的厉害?”太阴一直平静的脸上有着一丝难见的慌乱。

  “本宫并不想伤害尔等,只是想知道梵天的下落。”天圣看着自己的老朋友太阴淡淡地说道,她又看向虬金龙吩咐道:“小虬,你在殿外守候。”说罢径直走进大殿。

  大殿的青琉璃辇旁是一面半人高半月形的银镜旃陀罗。天圣急步来在它的面前:“旃陀罗,请你告诉我,梵天今在何界?”可是旃陀罗毫无动静,急得天圣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一条白影闪进大殿:“何人?”天圣忙回过头。只见玉兔站在她的身后:“玉兔你也是来阻止本宫的吗?”

  “小童不敢。”玉兔急忙跪拜:“娘娘对小童的恩惠,小童没齿难忘,又怎会背叛您。小童只是前来为娘娘您打开旃陀罗的。”

  “当真?”天圣怀疑地看着玉兔。

  “不敢欺骗娘娘。”玉兔的眼中满是真诚。

  天圣一听喜出望外,忙扶起玉兔:“玉兔,是本宫错怪你了。你快快将旃陀罗打开。”

  “是。”玉兔走到了旃陀罗前,手结八印口中念动月天神咒:“摩诃提笔耶遮利三曼妥。”就见旃陀罗银光熠熠里面光影流动,玉兔忙回头问天圣:“娘娘,请您快问所问之事吧。”

  天圣冲到镜前:“旃陀罗,请你告诉我,梵天如今在何界?”

  旃陀罗银光流动里面开始出现了各种画面,不断的快速闪动,最终定格停在一处黄沙遍地的空间。只见那里四周有山,山上到处是圆顶佛窟。几个身着舞衣的天女正围着一个正吹箫的异族王子翩翩起舞……

  “这是何处?”玉兔好奇地问道。

  天圣还未回答,只听见殿外响起四大天王的声音:“玉帝有旨,天圣娘娘速来接旨。”

  天圣急出殿外,就见四大天王率众天兵已把月天团团围住。天圣早知会有此结局,并不惊慌。她伸手收了睛菱,整衣跪在云端接旨。

  “玉帝有旨,天圣屡违天规,速速押解回凌霄殿发落。”持国天王宣读过谕旨,把圣旨擎在手中对跪在云端的天圣说道:“天圣娘娘请随我等回天庭。”

  “各位天王,本宫还有要事处理。待本宫完成心愿自会回天庭听候发落。”天圣站在云端神态自若地说道。

  “玉帝有旨哪个敢违?”广目天王厉声道。说罢一摆手,众天兵一起杀上前来拿人。

  站在月天大殿门口的虬金龙驾云挡在天圣的面前,游龙画戟一摆对着众天兵喝道:“我看何人敢对我家娘娘无礼。”

  众天兵一怔,往后退了半步。

  增长天王怒道:“你一条只有千年修行的小龙也敢放肆?”

  说罢举青光宝剑便刺,虬金龙忙用画戟磕开,急使出玄天九式来应战。只见二人你来我往,战到一处。多闻天王手持混元珍珠伞前来与天圣交手,天圣的法器琉璃菡萏已失,只好使用不还般若神功抵挡进攻。虬金龙毕竟功力不足,不消半刻,就被魔礼青擒住。魔礼海与天圣战了一个时辰也没讨得半点便宜。

  只听得上空一声喝道:“天圣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天圣抬头一看,只见张天师手持金刚罩站在云头。她不由心里暗叫“不好”,还未来得及驾云逃走,金刚罩已被张天师扣下,一道金光罩住天圣全身。金光内的天圣忙运不还般若神功,可是那金光就像是海绵一样,竟将她的神功全部吸附干净。这时天圣身内的睛菱竟从飞了出来,似是要与那金刚罩一决雌雄。可是天圣明白睛菱乃是充满魔力的至阴之物,要与仙家的圣物金刚罩抗衡,必须主人有高深的法力才行。如今自己法器已失功力大减,自是无法驾驭睛菱对付金刚罩。

  天圣伸手拿过睛菱对躲在一旁的玉兔说:“你拿此物去修罗界找阿苏洛,只有他能救我——”

  就在这时那金刚罩已将把天圣罩在底下,已无法动弹的她只能对着罩外的玉兔说道:“玉兔快跑——”

  “娘娘——”玉兔含泪看着天圣,现出白兔模样口衔睛菱,白光一闪急奔而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