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凤羽少主
  4. 第二章 复仇的少年

第二章 复仇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4 17:21:29 字数:3161

  十七岁,本该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冲动、莽撞、不计后果,爱则惊天动地,怒则拔刀而起,然而这样的特征在莫逸身上却表现得不明显。他父亲去世较早,母亲守着家业,坚强地把他带大,对他期望甚高也要求极严,她母亲据说也是大家闺秀出身,一直要求他温良恭俭,克己复礼,在外要慎思慎言,在家也慎独守训。他的生活节奏被她母亲安置得如同时钟一样,只不过时钟的指针对应的刻度,他的指针对应的某个生活事项,什么时间起床,什么时间吃饭,什么时间温书,什么时候玩耍,一丝不乱。莫逸小时候跟大家一块玩,玩得再高兴再不舍,到了时辰一定要回家,否则就要罚跪。莫逸之所以每天都是差不多同一时间来大广场找羲和,是因为这段时间是他一天中难得的自由时光,他可以自己决定去哪里做什么。他母亲的教育显然取得了成效,至少表面上是。他温和知礼,沉稳安静,除了羲和说笑外,跟其他人都保持着礼貌的恭谨,很少与人争执。

  “打在哪里啊?还疼吗?”莫逸心疼地说。听到羲和被打的消息后,除了震惊,本能地想要逃避,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这样的角色该做怎样的事,他只知道他很担心身边的这个女孩,她需要照顾和养伤。

  “已经不怎么疼了,没什么要紧的。”羲和嘴里这样说,但看着莫逸这样的反应,她虽然明知会如此,但心头仍闪过一丝失望,其实她更希望他直接怒目飞奔,冲到趾高气扬地欺负她的那个恶棍面前,回敬他一顿马鞭帮她出气。

  “怎么会不要紧啊,羲和啊,你可要当心,这几天就回家养着吧,伤口也别沾水,可怜的孩子,家里也没人照顾,唉。这是我前几天采的草药,这包捣碎敷上,这包用水煎好服下。“庆婶说着把几包草药往羲和怀里一塞,怜爱地拍了拍她,转身走了。

  莫逸看出了羲和的不悦,但他没有解释,拿起草药往羲和家里走,羲和默默地跟着他回去了。两人一前一后地回到院子里,羲和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一言不发,莫逸忙前满后地找药罐,生火,熬药。不一会儿,药香飘过来。

  “这药还要半个时辰,我去叫云风姐姐过来先帮你敷药吧。”

  “我已经叫了,云风姐姐一会儿就到了。”

  “那就好。我……先走了。”莫逸讪讪地说。俩人都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羲和说话的时候甚至还带着温柔的笑意,可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分明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化,让两人都觉得尴尬。

  莫逸离开后小院的虫鸣声更加清晰,满院药香随晚风飘扬,天色已暗,小星闪现,羲和看着莫逸离开的背影,一阵酸楚涌上心来。

  莫逸出了大门,走的飞快,手中多了一把剑。羲和自顾失望,并没有发觉挂在墙上的双泉剑,少了一把。莫逸刚听到羲和被打的消息,并非没有热血上涌,只是他善于克制,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再温和的人,也有自己的底线。显然,有人触及了他的底线。他迅速出了环形广场,一路向北,视野里的障碍物越来越少,远处的天幕低垂,山色渐暗,晚风轻轻地飘过他的衣衫,地势越来越开阔,已经可以闻到河水清新的气息了,那支军队的营地正安札在前方。

  他停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然后坚定地向前走去。负责值守的卫兵看见有人靠近,立即近前盘问,但是来人并未回答,直接一剑出鞘,银光飘闪,直冲了进去,马上一批人围了上来,可是他左冲右突,剑锋所到势不可挡,却不恋战,直奔中军大帐。

  殷其雷正在中军账中与小王爷议事,听到外面喧声大躁,并有刀剑撞鸣之声,立即起身向小王爷行了礼,匆匆走出大帐。只见不远处一片混战,殷其雷大喊一声:“何人敢闯我西梁大营?”

  莫逸瞥见中军帐中有人走出,一个飞身跃出重围,落到殷其雷面前。

  “你可是主将?”莫逸敛衣收剑端正地站着,说出的虽说是问话,但听起来确是十足的挑衅。

  “你是谁?敢来我西梁大营闹事?”

  “你的大营?定安城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辖地,你们来我的家门口横行霸道,欺辱百姓,不过仗着人多马壮,我可不怕你们,交出今天打人者,我立马就走,否则,我不会收手。”

  殷其雷马上就明白了,这少年不是来找死的,是来寻仇的。他看了一眼莫逸手上的剑,回神想了一下刚才少年的身法,心中一惊,沉思一下,问道:“双泉道人辛则夷,是你什么人?”

  “不认识。”莫逸回答的很干脆,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你不认识?你怎会不认识?”殷其雷疑惑不解。双泉道人的剑他不会认错,双泉剑共两把,一把上泉剑,一把下泉剑,剑法不同,上泉剑飘逸灵秀,下泉剑冷峻阴沉,莫逸手中的正是下泉剑。

  “你别废话,快把人交出来”莫逸没心情理他。

  “人是不会交给你的,你不要再纠缠了。”

  莫逸心头火气,眉头一簇,飞剑就准备向殷其雷刺去。

  “你是她什么人?”一个声音飘过来,平静而温厚。

  “小王爷。”众将见到小王爷,慌忙行礼。

  “我说了不认识什么双泉道人。你又是谁?”莫逸见众人恭谨敬畏的姿态,知道来人身份不凡。

  “我是指她。”小王爷直视莫逸,“她”加重了语气,莫逸瞬间明白了他指的是羲和。

  “我没必要告诉你。”莫逸被他看得莫逸莫名的心虚,目光闪向一边。

  小王爷朝殷其雷看了一眼,殷其雷立即会意:“来人,把于盛抬过来。”少顷,两名士兵架着一个头发凌乱,背上缠着白布,带着血迹的人艰难地走过来。

  “参见王爷。”于盛脸色惨白,屈身行了一个半礼,就疼得咧嘴。

  “于盛本王已经军法论处了。等过几日,会派人登门向姑娘致歉。”小王爷说的轻描淡写。

  “王爷,这好像不妥……”殷其雷不明白为什么今天他的小王爷对这样一个闯入大营闹事的人这么耐心温和,私闯军营打一顿算轻,轰出去了事简直就是他走运了。

  “好,我信你。”莫逸见他做的周全,属将们口称“王爷”,身份高贵,想必不会偏私欺瞒,目的已达到,也不想继续纠缠,转身要走。

  “她不会属于你,你别枉费心神了。”小王爷忽然幽幽地说。

  “你说什么?”莫逸转过身,不明就里。

  “没什么,你的笼子太小,装只画眉鸟可以,但肯定装不下一只凤凰。”小王爷轻轻笑着,目光略过莫逸迷惑的脸。

  莫逸没有理会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开。黄昏已尽,夜幕降临,已经过了他应该回家的时辰,他还要回家办一件大事。

  “小王爷,末将不明白,我……”殷其雷跟在小王爷后,刚进大帐,就急急地问,却被小王爷抬手制止,半句话生咽下去。

  “他手上拿的是下泉剑,你可看清楚了?”小王爷似乎在沉思。

  “肯定是,数年前我父亲曾带我前往双泉道人所居的竹园拜会过他,我认得此剑。只是……”殷其雷忽然迟疑地停住了。

  “只是什么,你什么时候也有这吞吞吐吐的毛病了?”小王爷不耐烦地训斥道。

  “小王爷息怒,只是双泉剑剑有两把,剑法也两套,他拿的剑虽是双泉剑之一的下泉剑,但是身法确是上泉剑的身法,因此末将很是疑惑。如果双泉道人将下泉剑传授与他,为何却教他上泉剑的身法?你看那小子今日表现,虽然气势凌厉,但却没有下泉剑那一剑封喉的杀伤力。”

  “真是好笑。对了,今天本王打了于盛给你出气,你还满意吗?”小王爷放松下来,随意地问。

  “王爷,于盛仗着自己是皇上的远亲,历来不把我放在眼里,我碍于皇上面子也都不与他计较了,您又何必打他?”殷其雷说。

  “我打的就是他!这对父子遇到本王爷,也是该到头了。”小王爷双唇一抿,嘴角露出淡淡一笑。

  “说来也怪,皇上为何对这对父子如此宽宥,实在令人不解。”殷其雷说。

  “父皇的心思谁知道。对了,你明日派人去姑娘家里安抚,不,你亲自去。”

  “小王爷,这,不必如此吧,一个小姑娘而已,我……”

  “你今天废话真多。”小王爷有点生气了。殷其雷赶紧道声遵命,后退几步转身走了。

  折腾了一天,小王爷累了,他放松了身体,调整了坐姿舒服地靠在椅上,刚闭上眼睛,那个清奇高傲的身姿和如水如火般的眼神便盈然心头,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女子不一般,至少对他而言不一般,他和她之间还会有某种联系,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他走出账外,夜已深沉,喧嚣落定,除了值守卫兵的火把,和天幕上点点的星光,已是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