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5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最高维度
  4. 第二章 迷雾中的人心
字体: 字号:
  “这里是一个叫《迷雾》的电影世界,你也看见了,外面的大雾里隐藏着无数未知的虫子和怪物。看来刘志杰说的没错,我们会遇到无与伦比的危险”。王然苦笑着说道。

  白新月看着王然,看他的神情不似作伪,转而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而这时,已经从地震的惊恐里回过神来的人全都聚集在了超市门口,乱哄哄的喧哗着。有的人看着超市外的茫茫白雾,有的人忙着给伤者寻找药物……就在每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要出去,我要回家,我不能待在这里……”

  “嘿,女士,你不能出去……”一个人阻止道。

  “外面可能是毒气什么的,现在还不能出去……”一个老男人说。

  “我同意,在没搞清楚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出去……”收银员欧利说道。

  “你们根本没听我说!我家里还有小孩子!我的女儿在照顾她的弟弟,她才九岁,有时候会忘了自己在做什么,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跟他们说我只是出来几分钟……”女人带着哭腔说道。

  说完,她带着期盼和恳求的目光看向了她身边的人……

  “没有人愿意送我回家吗?没有人愿意帮助我么?”

  可是她目光所及之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军人还是普通市民,都略带羞愧地避开了她的目光,不敢去看她的带着泪水的眼睛。

  “你”?她看向了离她最近的一个人,但那人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急忙将目光投向别的地方。

  “你?还是你”?她把求助的目光撒遍了整个超市。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回应她的目光。尽管还不知道外面有什么,有可能只是虚惊一场,但没有人愿意为一个陌生人去冒险。

  她眼里的光一点点的黯淡了下去,转而变为了坚定的神色,向超市外走去。

  有人拦住了她,“女士,你不能出去……”

  “让开……”她一把推开了超市的门,深吸了一口气……

  门外的雾气无比浓郁,几乎看不见三米之外的一切。看不见就意味着未知,未知之中有着无尽的恐惧。

  她回头看了超市里的人一眼,像是要把他们都记在自己的心里一样。然后转过身,走进了茫茫白雾之中……

  “说一说这部电影的剧情吧,如果这真的是一个电影世界那么剧情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活下去的最好指南”。白新月说道。

  王然还沉浸在浓浓的愧疚之中,刚才那个女人的目光犹如实质,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理。当初看电影的时候他就在想,如果是自己在那里的话会不会帮助这个可怜又可敬的母亲,而现在……

  “喂,王然”!白新月推了推王还在发愣的王然,这才让他反应过来。

  王然道:“干什么”?

  白新月叹了口气,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王然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说的很对,既然来到了一个熟悉的世界,那么剧情就非常重要”。说完,王然把孙壮和那个男学生叫到了一个角落里,开始讲解电影的剧情。

  “《迷雾》是一部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的是山上的军队基地开启了一个叫箭头计划的东西,对外宣称是研究导弹防御系统,但实际却是在研究打开对多元世界的通道。他们成功了,但却造成了一场灾难。他们的确打开了通道,但却将异世界的怪物放了进来。山下的居民首当其冲,被异界传来的大雾所笼罩,而怪物也隐藏在迷雾之中一起造访。而电影的视角集中在这个超市里。刚开始人们还能团结在一起,但随着灾难的延续,人们开始崩溃,开始迷信一个叫卡莫迪的女人的话,认为是神在惩罚他们,进行了血腥的献祭。而主角和少数几个保持清醒的人则逃离了超市,开车逃走,希望能逃离大雾和怪物的掌控,然后当他们绝望自杀,只剩下了主角之后,军队却来了,解放了这个城市,但主角的儿子被他亲手杀死……总之这是一个恐怖电影加悲剧。”王然说道。

  白新月道:“那么这个超市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这里是很安全还是很危险?我们可不可以出去?”

  王然认真的想了一下,摇头道:“不行,我们不能离开这里。刚才你也看见了,外面是很危险的,迷雾里有很多虫子,相比之下超市虽然会有一些危险,不过只要小心一些再加上我对剧情的了解是很容易躲过去的。但是如果出去的话我们就完蛋了,随时都会面临着未知的危险。”

  白新月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孙壮和那个已经吓傻了的男学生,点了点头。

  王然这时看到了从超市后方走出来的主角——大卫。

  他一闪而过,很快进入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王然知道他是碰见了触手怪,现在正要去脱下带血的衣服,以免吓到他的儿子。而这也代表着前奏结束了,真正的血腥恐怖的电影正式开始。而王然他们也算是开始真正的有了危险。

  王然知道一会儿后超市的人们就要开始出现分歧,而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准备机会。

  “我们要跟紧主角吗?按理来说在恐怖电影里都会有主角光环的吧?”男学生说道。

  王然想了想,说道:“这里边不一定要跟紧主角,这里的主角有点倒霉。刚开始去救人的时候死了不少人。后来逃出超市的时候又死了不少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话我们只要老老实实地待在超市就行了!等着军队来救我们,这应该是个比较靠谱的办法,虽然笨了点,但还是能安全的活下去。当然和主角保持个不错的关系还是可以的。”

  白新月皱眉道:“影片的结尾是什么?军队到了这个超市了吗?”

  王然也是想了起来,影片的最后并没有交代军队有没有到超市,只是主角看到了军队而已。而且他也很怀疑军队能不能杀掉那个主角在逃亡过程中看到的巨大甲虫。

  “唉!”他叹了口气,“再说吧。”

  “别说了,我们么要出去,或者去寻找救援,或者自救,总之我们不会相信这是什么末世灾难之类的”。一个黑人大胖子说道。而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白人大汉。

  他看着那个黑人说道:“嘿,诺顿,我们应该等一等……”

  “不不,我要出去,我们都是相信科学的人。”

  “好吧,你们可以出去,但帮我们一个忙好吗?”大卫把一捆绳子拿了过来,说道:“拿着它,至少让我们知道你走了多远。”

  一个大胡子接过了绳子,和一个老人说道:“我不会和那个家伙走,不过我们需要枪,我看到你有猎枪。”

  老人把车钥匙递给了他,“你真是个勇敢的家伙,子弹在手套箱里,把车开过来,祝你好运,小伙子。”

  大胡子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转身和诺顿等一行人打开了门,缓步走进了迷雾里。而大卫等人这拿着绳子,满带希望的看着他们渐渐消失地身影。

  王然走到了大卫身旁,尽管他觉得这个主角很倒霉,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个充满了正义和热血的男人的尊敬。

  他递给了大卫一条毛巾,让他包在了手上。大卫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轻声说了句谢谢。

  这时候诺顿和大胡子等人已经走了很远了,看着绳子平稳的向前滑动,每一个人都是越来越高兴,他们甚至已经有些懊悔之前为什么会那么害怕了。而那个独自回家的女士说不定也早就到家了。

  “嗖!”

  就在众人离希望越来越近时,原本缓缓前行的绳子瞬间加速,发出了如子弹一般的声音。

  大卫等人立刻用力,紧紧抓住了绳子,但对面的力量显然和他们不是一个等级的,绳子仍然快速向前滑动,和众人的手掌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而这时,旁边的人也终于回过神来,纷纷帮忙,两边这才开始僵持了起来。

  就在两边还在僵持的时候,绳子的另一边却好像松开了一样,力量瞬间消失了。

  大卫他们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大卫立刻爬了过去,飞快地往回倒着绳子。

  纵于,刺眼的红色出现了,超市里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呼。大卫不为所动,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王然看向了超市外面,半具尸体正从浓雾里缓缓显现。

  “啊……”

  无数的尖叫声响起,但比这更可怕的是所有人心里的绝望。

  尽管是有了心理准备,王然还是被门外那只剩下屁股以下的尸体搞得脸色铁青,差一点就要吐出来。

  “fu#k”!

  大卫把绳子狠狠地扔在了地上。而王然却已经向他走了过去。

  王然的英语水平只是和普通大学生一样,毕业几年又基本都还给了老师,但他能很轻易的听懂大卫他们的话。很显然,这都是这个世界的某些“特殊功能”。

  “大卫。徳雷顿先生,对吗?我是王然。”王然伸出了手。而大卫这还有些发抖,显然还没从刚才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他看了看王然,也伸出了手,但仍然还有些颤抖。

  “对,我是大卫,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不知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我看过你画的海报(大卫在电影中是一名画家),我很喜欢,现在还用手绘图做宣传海报的公司不多了,而你画的也很好,我很喜欢。”

  大卫显然来了兴致,尽管还处在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但他还是一副遇到了知己的表情。

  “没错,现在的家伙都用电脑去画,那有什么?只不过是数据的堆积罢了,以我看……”

  王然看着滔滔不绝的大卫,实在是无法想象这就是电影里勇敢正义的主角。看着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大卫,王然只能打断了他。

  “徳雷顿先生……”

  “哦不,王,你应该叫我大卫,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王然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和这个白人大汉成为的朋友,只能应承下来。

  “额,大卫,我感觉我们应该开始自救了。很显然”,王然一指外面,说道:“外面有很多怪物,我不认为我们的玻璃能够挡住它们。而且晚上也肯定会停电,我们要弄出足够多的光源,你知道,黑暗会让人更加害怕的。”

  大卫陷入了沉思,而这时白新月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不光是光,我们还需要不少的武器,斧子,刀具,最好还有枪。”白新月补充道。

  很显然,王然和白新月的提醒都是对的,大卫赶紧去联系超市的店员,经理,把情况说了一遍,每一个人都是点头称是,而且有人贡献出了一把左轮手枪。

  令人意外的是这最为犀利的武器竟然落在了矮小的店员欧利的手里,因为他曾经是射击赛的冠军。

  几把消防斧则分给了包括大卫在内的几个肌肉硬汉。而王然因为一米八多的身高也分到了一把类似于砍西瓜用的砍刀,就连白新月也分到了一把匕首。

  分配完了武器之后,众人开始忙着加固超市的玻璃窗,各种发电机和蜡烛也被拿了出来。

  “没有用的,我们应该准备好了,我们要蒙主恩召了,我们误解了他太久,我们应该选边站了,谁被拯救,谁被抛弃。我们要用鲜血去赎罪,就像亚伯拉罕牺牲他的独子一样证明他对上帝的爱……”卡莫迪太太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宣传着她的理论。不过很快她就说不出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的言论。

  在巨大的压力中,人生百态,尽显无疑。

  就在他们的忙碌之中,争论之中,夜色,悄然降临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