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魔道玄奇
  4. 第四章 庆宴(一)

第四章 庆宴(一)

更新于:2018-03-14 20:39:40 字数:3031

  第二天,天还未大亮,沈府里面就已经开始忙碌,杀猪宰羊,一派喜庆的景象,沈府的每个人均是喜气洋洋,一片欢腾。

  此时太阳刚刚露出一点面目,却已将东方的云霞染成红彤彤一片。此时正值九月天气,圣罗山中的许多树木的叶子已经开始变黄,地上成片的野草也渐渐失去了生机,身上的绿衣也已褪去了大半。

  沈飞独自一个人站在后花园中的凉亭边上,背负着双手,晨风将他的一身锦衣吹得猎猎作响,更显得他潇洒飘逸,然而他此时的眉头却微微皱起,紧紧地盯着东边那火焰般的红云。良久,沈飞的身体都没有动一下,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一丝的变化,仿佛他已经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完全陷入了自己的凝思之中。

  突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沈飞立时警觉,马上从沉思当中清醒过来,等听清楚那熟悉的脚步声,沈飞不由暗笑自己有点神经过敏。听到那人进了凉亭,沈飞才转过身来,粗犷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怜爱地道:“珊妹,早晨风寒露重,你刚刚产后,身体尚虚,怎不在房中多睡一会。”

  来人一身轻罗绣服,宁静典雅,面容绝美,只是因为产后虚弱,脸上缺少了一丝血色,略显得苍白,正是沈飞的夫人苏珊。苏珊轻笑道:“飞哥,我哪有那么虚弱,我现在正想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沈飞道:“也好,只是小心别着凉了。”

  苏珊抿嘴笑道:“不会的,飞哥,你可别忘了,我怎么说也是玄门弟子,有法术护身,区区风寒我还不放在眼里呢。”

  沈飞也笑道:“我倒忘了,夫人也修炼千年,乃是天罗圣母的得意弟子,法力高强,自然不会将风寒放在眼里。”

  苏珊莞尔一笑,俏皮地道:“好啊,你敢取笑我,谁不知道魔道的大魔王法力精深,要不咱俩比划比划,看看谁更厉害?”

  看着苏珊微嬉笑轻言,一脸娇羞的可爱样子,沈飞感觉心里甜丝丝的,道:“那就请夫人多多指教,还望珊妹手下留情才是。”

  两人嬉笑着打闹了一阵,沈飞方才拉着苏珊的手在凉亭中的石凳坐下,苏珊问道:“飞哥,刚才我见你呆呆地站在这里,不知你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沈飞道:“其实也没什么,也就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而已。”

  苏珊道:“其实你也不用瞒我,我知道你是在为昨天儿子出生时的怪事担心。你表面上装作浑不在意,只不过是不想让我担心罢了,你我夫妻这么多年,你的心事我又怎会看不出来呢。”

  沈飞将苏珊温热的小手紧贴在自己的脸庞,缓缓地抚mo着,对妻子的观察入微,实是感动不已,缓缓地道:“我也知道瞒不过你,不过你毕竟身子还弱,需要好好调养,我不希望你过度劳神。”

  “夫妻本来就应该祸福与共,无论什么事都应该一起来承担,自从我嫁给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决定,不管日后遇到什么样的磨难,我都要和你一起来承受。”

  一股暖流在沈飞的心里快速的流动,热烘烘的,想了一会,沈飞道:“还记得你当初为了我,被你师父逐出师门,你师父跟你说的话吗?”

  “唉”苏珊叹息了一声,眼圈一红,低声道:“怎么不记得,师父当时说:‘珊儿,倘若你执意要跟这定死于非命,不得善终。’”

  沈飞缓缓地道:“都是我害了你,你原本是正道门人,你师父又是得道高人,如果不是遇到了我,也不会进入魔道,日后一定能够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女仙。”

  苏珊连忙打断道:“飞哥,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只有跟你在一起,才让我感到真正的幸福、快乐,”顿了一顿,苏珊有些伤感地道:“只是我对不起师父,我自小没有亲人朋友,独自在山中修炼,常常受人欺负,最后是师父收留了我,还给我起了这个名字,让我远离了那段苦难的日子。师父对我不光有传艺之德,还有抚养之情,实在是恩深似海,可、可我却背叛了她,师父一定恨死我了。”说到这里,几滴晶莹的泪珠闪着五彩的霞光从苏珊的脸上飘落在沈飞的手上,其中真情流露,充满了苏珊对师父的感激愧疚之情。

  沈飞轻轻地将苏珊搂在怀里,缓缓地擦掉她脸庞的泪痕,温柔地道:“珊妹,你也不要再伤心了,依我看来你师父早已原谅你了。”

  苏珊立刻喜道:“真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飞没有马上回答,默想了一会,才道:“当初在天罗宫中,如果你师父一定要阻止你跟我走,只要杀了我便能永绝后患。当时我有伤在身,又是孤身一人,她要杀我根本不是难事,我知道她恨极了我当时她要你在生与跟我走之间作出选择,当时你师父一定非常希望你能够回头,可你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我本来以为我们死定了,可最后她还是宁愿放我们离开了。”

  苏珊哽咽道:“我一定伤透了师父她老人家的心,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

  沈飞道:“恰恰相反,我觉得正因为你师父对你怀有深情,她才不忍伤害你,所以才放我们离开的,否则我们是根本逃不出天罗宫的。”

  苏珊道:“是啊,师父一向对我疼爱有加,可我,可我最后竟然~~~”

  沈飞插言道:“当时我看你师父的表情,虽然在极度的愤怒当中,眼光之中却自然流露出对你的关怀呵护之情,我想不管怎样,她一定会原谅你的,毕竟你是她老人家最钟爱的弟子。”

  苏珊道:“真的?”

  沈飞捧着苏珊红彤彤的泪脸,像哄小孩一般道:“当然是真的,你就放心吧,好了,我来帮你擦擦脸上的泪痕,免得变丑了,日后你师父见了你恐怕都不认识了。”

  苏珊抢过手帕,道:“我自己来。”一边擦一边叹道:“你说我以后还能见到师父吗?她可是说过以后不许我们再踏进天罗宫一步。”

  沈飞道:“你师父那是一时气话,并非一定不让我们去,等魔道跟其他各界的关系再缓和一些,我陪你一起去给你师父赔罪。”

  苏珊道:“那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现在就想见师父一面。”

  沈飞道:“现在恐怕不行,就算你师父肯原谅我们,但碍于其他各界的压力,恐怕也不会见我们的。”

  两人默默无语,沉默了良久,沈飞又道:“只要你有这份心意,纵然相隔万里,你师父也能够感觉到你的这份感情。何况来日方常,你们总会相见的。现在我所担心的却是我们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苏珊惊道:“难道我们的孩子会发生什么事情?”

  “唉,”沈飞长叹一声,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些年魔道与其他各界的关系始终不和,时有争斗发生,让你跟着我吃了不少苦。”

  苏珊道:“飞哥,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夫妻本是一体,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无论遭遇多大的磨难我都心甘情愿。”

  沈飞道:“昨日孩儿出生之时出此怪事,再加上你师父当初的那句话,始终让我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毕竟魔仙结合有违天意。”

  苏珊侧头道:“师父当初也许不过是要吓唬我们,才说了那么一句话,我看未必是真的。”

  沈飞道:“这也不尽然,看你师父当时庄重的表情,绝不会仅仅是为了吓唬我们。况且你师父何等人物,最后说的那句话,恐怕不是空穴来风,我相信其中必有深意,只是我们还参详不出罢了。昨日孩子出生之时出此异事,我怕会有什么不好的变故发生。”

  苏珊忽道:“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就是一朵黑云,几道龙纹吗?未必会有什么灾难发生,就算真有什么灾难,也没什么好怕得,我们经历了这么多,还有什么好怕得,这么多年我们不是都好好地过来了吗?”

  听了苏珊的话,沈飞豪气顿起,大声道:“你说的没错,要来的总归会来,担心也没有用,我就不信有我们对付不了的麻烦。”

  两人又谈论一些别的事情,沈飞见太阳已升起老高,对苏珊道:“珊妹,天色已经不早了,圣君与各位兄弟想必也快来了,你也该回去准备一下,看看我们的宝贝儿子醒了没有,我到前面去看看,不知家人们酒宴准备地怎么样了?”

  苏珊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沈飞痴痴的望着苏珊的倩影向卧房走去,直到消失不见,“唉,”沈飞轻轻叹息了一声,才向前院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