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51: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双刃之梭
  4. 平淡一天

平淡一天

更新于:2018-03-15 17:49:36 字数:4658

字体: 字号:
  盛夏时节。

  星际时间特别执行警察总署。

  几张超塑性玻璃办公桌被横七竖八地摆在中心办公室里,各种高新技术设备扔了一地。湿热而沉闷的空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几只苍蝇无聊地“嗡嗡”飞着。

  “热啊热——”一声长叹从中左边角落里的办公桌上传了出来,立即招到了其他人的强烈抗议。“柯轩你找死啊!”“就是,不要命了你。”

  “吱溜~~”一个不和谐的音符冒了出来,“闭嘴!否则……咱们总得卖点儿没用的东西修修咱这古董调温机吧?”说罢,林亦幻趿拉起鞋,拽着一张办公桌,发出“吱溜吱溜”的声音,躲避着从不知是因为年久失修还是有人蓄意破坏而丧失了原本应有的调光控温功能的、被随意涂抹得不像样的可调景玻璃窗外钻进的阳光的“追杀”。

  柯轩悻悻地把他那张总是被说成是“还可以卖几个钱儿”的脸扭向墙壁,还不忘对着地上乱作一团的仪器狠踹了一脚,小声骂道:“破玩意儿,明儿全卖了换钱去!”

  “哟,你可得小心那!”谢卡在桌子上翻了个身,调皮地用手指卷着即使在如此闷热的天气也依然能够飘逸如常的黑色长发,用一种戏谑的口吻说道。“上次你也是这么踢来着,结果呢?”她挤了挤眼睛,噘起嘴,继续说道,“踢坏了一台测量仪,九万块哪!”说罢,谢卡咝咝地吸着凉气。“那还算好,你卖了一台收视机,算挨过去了,可是这回——你的工资好像十二号就‘透支’了呢!”她又顿了顿,用有几分不怀好意的眼光上下瞄了柯轩一遍,笑嘻嘻地说:“这回……你打算卖点儿什么呢?”

  “去死吧你!”柯轩霎时涨红了脸,大声咆哮着,“你把嘴放干净点儿,我……”他猛地从桌子上挺起身,嚷嚷道:“我……”

  “闭嘴!”林亦幻摆好了桌子,用手撸了撸汗湿的头发,冷冷地说道,然后她便拉了拉制服领子,一个翻身躺到了桌子上。

  谢卡缩了缩脖子,做了一个鬼脸,背向柯轩躺了下去。柯轩也“哼”了一声,把脸扭向墙去,一声不吭地躺下了。屋子里顿时静得很,只剩下苍蝇的嗡嗡声和新来的两个实习生不知情的呼噜声。

  就这么静了有一段时间,门“呼”地一声被撞开,一个留着金色及肩发的男子抱着一摞纸,吆喝着进来:“起来起来,起来!有活了!”另一个有着一头半长不短淡紫色头发。的男子则一言不发地跟在他后面走了进来,径直向谢卡走去,一把将她从桌子上揪了起来,自己躺了上去,并把一本杂志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撕开一包薯片,“嘎吱嘎吱”地一边看一边吃了起来。谢卡耸一耸肩,吐了吐舌头,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其他人也都打着哈欠起身了。

  “那个,大家都听好了,近来一段时间总署资金比较短缺,上面拨的钱总是不够,下面的各分署又紧着要钱,咳咳,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钱花得跟流水一样……上个月我刚拨了一笔钱下去,都用哪儿去了,又催个不停……”金发男子坐在一张桌子上,皱着眉头说道。然后他抬起头扫视了一圈众人,一脸无辜地接着说道:“喂,喂,你们什么意思啊!不要用那种‘别当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呢’的眼神看着我啊!我好歹是你们的上司吧?放尊敬一点好不好啊!”

  (众人心思各异:

  谢卡:天哪,确定了,他一定又要把我们当成廉价劳动力出租了!嗯……想一想,找个借口躲过去……不过,躲得过去吗?

  柯轩:哦哦哦,又要完了……这家伙……

  林亦幻:分明是做贼心虚。

  二实习生:??什么意思?)

  “嗯?大家想什么呢?这是任务……呵呵,不好意思,有的揭破了一点儿……咳咳,那些人真是没有社会公德心,居然在墙上涂那么多的胶水……不为社会也得为自己想一想啊!揭起来好麻烦……不过能揭到这程度也不容易了,将就着看吧!”金发男子站起身来,把一张张破纸分发到众人手中。

  众人:原来如此!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大家就快去干活吧!”金发男子悠闲地倚在墙上说道。

  好静……屋子里顿时静得只剩下苍蝇飞过的嗡嗡声和某人没心没肝大嚼薯片的声音。

  “这是什么!?”最先爆出的是谢卡气愤的喊声,只见她涨红的脸上写满了屈辱,用颤抖的手将那张被狠狠地抓出了五条皱褶的破纸比到金发男子的面前,大喊道:“什么!?你居然让辛瑟瑞提警官大学有史以来第一个法医系全优毕业生去、去、去,”她蠕动着嘴唇,想说却怎么也说不出想要说的话来,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吼了出来:“去,去扫厕所!!”

  “这有什么吗!”男子依旧是一副悠闲的样子,轻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地说道:“反正你饭堂也扫过了,那次任务完成得不错嘛!为总部赚进了两千元……还有上上次,保姆当得不错啊!扫扫厕所有什么啊!怎么这么大反应?唉!你们女孩子啊!”看着他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谢卡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这,这,这简直就是……不行,决不能答应,当保姆,扫饭堂,这次又是扫厕所!谁知道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下次又要让她作些什么非人的工作!不行,绝对不行!谢卡坚决地摇了摇头。

  “呃?不干啊?那好那好,我给你换一个……喏,这个是女孩子爱干的,又不脏……累嘛,好像有点。”

  谢卡半信半疑地接过了男子好不容易从那一摞“废纸”中好不容易翻出的一张纸,心中暗自嘀咕:奇怪,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奇怪,真奇怪……但当她看清了纸上的字后,一切嘀咕都消失了,果然……这家伙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于是,她猛地站起,咽了口唾沫,狠狠地瞪了那个“一刻不停地拼命榨取属下血汗”的家伙,心中不由得响起了一个声音:“恶魔,真是恶魔!不愧是‘戴眼镜的路西法’!”又一仰头,心中狠道:“你等着,早晚我要让你躺在我的解剖台上任我宰割!”然后便一把抓起那张招聘厕所清洁女工的单子,“噔噔噔”地走出了办公室。

  透过格开各个办公室的玻璃墙,看着谢卡的身影消失在空间转移站,男子的嘴边浮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拾起刚刚被谢卡扔在地上的那张纸,眼光轻轻扫过,打了个胜利的口哨,轻叹道:“其实……还是这个挣得多啊!”那张纸从他指间滑落,打了个飘儿,滑到了桌子底下,透明的玻璃把上面的字映得模模糊糊,只有一个小小的角儿露在外面,上面清楚地印着“招聘伴舞小姐”的字样……

  “还有什么问题吗?”男子舒服地伸了伸懒腰,然后双手抱在胸前,懒洋洋地说道。这一次,林亦幻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大步迈到男子面前,以非常标准的出示逮捕令的姿势将手中的纸伸到了他的鼻子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解释。“喂喂,别,别这样啊!你怎么能用审犯人的面孔来对着你的上司啊!”男子向后蹭了蹭,嚷嚷道。林亦幻从鼻孔里不屑地哼了一声,一动没动。“咳咳,呵呵,”男子脸上堆满了笑容,“你看啊,做保姆耶,照顾婴儿,你们女孩子温柔,最适合不过了……”

  闻听此言,“温柔”的林亦幻收回了把说话不负责任的上司逼到墙角去的胳膊,嘴角浮起了一丝阴森森的笑容,让她身后剩下的几个倒霉鬼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暗自为可怜婴儿日后的不幸命运哀悼。随后,警署最有名的“黑无常”便随着一股阴风飘离了办公室……

  松了一口气的男子活动了一下变得僵硬的身体,回头面向可怜巴巴望着他的柯轩,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可以说了。“表哥……索立德表哥……”柯轩尽可能地使自己看上去够可怜。“怎么还不走?”索立德一脸不耐烦。“表、表哥……”柯轩眼泪都快下来了。“怎么了,怎么了,”索立德更加不耐烦了,“不就是陪一个老太太说说话吗!又不是让你卖身,用得着这样吗?”柯轩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某女50,欲寻一年轻男性朋友”的单子,几乎要哭了出来:“表哥……”“喂喂喂,手松开,手松开!”索立德甩动着小腿,竭力想要把裤腿上的一双带着哀求意味的手弄下去。“表哥……”几乎只会说这一句话了的柯轩双眼噙泪,死死地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放手。“快松开!!”索立德咬着牙同表弟作着“艰苦卓绝”的斗争,试图从鼻涕和泪水中挽救出自己的裤子。“快拿了这个走!”索立德实在受不了了,抓起一张纸塞到柯轩手里,并趁机夺回了自己对裤腿的主动权。

  孰料到,本来马上要止住哭声的柯轩一看手中的单子哭得更厉害了双肩止不住地抖动着,又要来抓索立德才“解放”不久的裤腿,索立德一个急转身躲了开来,说道:“你不是不愿意陪老太太吗?这可是男的!哎,你不会是嫌他年龄太大了吧?”柯轩停止了抽噎,擦了擦眼泪,一把抓住第一张单子,愤恨地瞪了索立德一眼,扭头就走。“呼!总算是解决了!嗯?你们几个充什么愣呢!?还不快走!难不成嫌任务少不是?”索立德忽然发现两个实习生正呆呆地“看戏”,顿时怒从心头起,大喝一声。两个实习生吓得一个激灵,跑出了办公室。

  “但愿他不是去告状,你说呢,维歌?”索立德整了整衣服,喃喃地道。“哼,难哪!”不无讥讽的声音响起。“你连表弟都不放过,下一步要怎么‘处置’我这个亲弟弟呢?”“维歌!”“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和这个有关吧?”维歌坐起身来,哼了一声,没有理睬索立德,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并拿出一份材料。“呵呵,不愧是我弟弟啊!这么就……”索立德笑着说道,还没待他说完,额上的眼镜红光一闪,自动滑了下来。“呃,呃?二叔呀?我说二叔呀,这事儿不能怨我啊!柯轩……”“什么不能怨你?你又怎么捉弄柯轩了?”出现在联络器里的二叔的脸明显沉了下来。索立德这才明白是他自己往枪口上撞,忙赔笑道:“没什么啊!二叔,不过是一点小别扭,您也知道柯轩他小孩子脾气……对了,有任务吗?这么急。”二叔哼了一下,说道:“没错,其他人呢?你可不要告诉我全都被你贱价出售了!”“呸!哪个不长眼的,这时候犯事儿!要是叫我逮着……”索立德咬牙切齿的骂道。“嗯?这么说真没人了?呵呵,这个嫌疑人好大面子,竟劳得动星时特得二位总署长亲自出马啊?呵呵呵。”二叔自动忽略了侄儿话中表现出刑讯逼供倾向的一部分,半开玩笑地说道。“听着,”玩笑过后总是要谈工作,二叔忽地板起了脸,“经星际普通空间刑事警察总署提出申请,星际时空警察协会批准,将此案移交至星际时间特别执行警察总署,即日起生效。经过星际时空警察协会研究决定,咳咳,”说道这儿,二叔清了清嗓子,瞄了兄弟二人一眼,接着说道:“由星际时间特别执行警察总署派二名资深总署警官来执行此任务。喏,这是案件材料。”“什么狗屁案子!非要总署的人来办!?妈的!”索立德眼看着自己的《迫使维歌出去赚钱计划》又一次流产,也顾不得长期以来刻意营造的良好绅士风度了,随口就骂了出来。“哈哈,这回你们可别想赖掉了,上次那个派分署警员冒充总署警官执行任务的影响很坏啊!年轻轻的小警员,案子办砸了倒也罢,伤了胳膊腿儿的可就不好解释了!你们不知道,这件事儿在警界造成了多恶劣的影响!你们不知道,要不是我给你压着,你们这总署长的位置可就保不住了,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个位置看哪!你们又年轻,你们不……”真是年龄大了话就多了,索立德越听越不舒服,斜眼一看,那个维歌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地听下去!索立德终于忍不住了,接下话茬说道:“我们不知道!行了吧?二叔!这事儿真是个意外,雷吉那个笨蛋,我要他送个干了十年八年的,他脑子进水送了个毕业生来!”“你小子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干够了不是?”二叔玩笑道,“行了!多长时间没出过任务了?怕有两年了吧?活动活动!免费北宋游啊!”说罢,老头子的影像消失了。“死老头子。”索立德推上眼镜,骂道,“要真想让我活动活动你倒是批我一个月的假啊!”“做梦!”从耳朵里取出棉球的维歌连讽带刺地说道。“啊?你……你也不怕老头子……”索立德惊得舌头都打结了。“老年人嘛!只要一有个人儿听他说话了,自然就高兴得没心思去捉摸其它的了,而且……我早算好了,总会有个人来帮我打掩护的,不是吗?”维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索立德顿时哭笑不得。

  

字体: 字号: